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七十二章大漠秋思曲(上)
    虚凌空没有回答胡小天的问题,他转身就走,留给胡小天一个苍凉而落寞的背影。

    胡小天在他的身后叫道:“前辈!”

    虚凌空没有回头。

    “外公!保重!”

    虚凌空的脚步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低声道:“给你一个忠告,离洪北漠远一些。”

    杨令奇的手术非常成功,不过他又有几日无法用手了,胡小天让他暂时留在凤仪山庄养伤,杨令奇分明有些放心不+++m下,胡小天这次返回康都只怕要面临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自己虽然手不能动,可毕竟头脑还是顶用的,可以帮助胡小天分析形势,出点主意。

    胡小天知道杨令奇的心思,微笑安慰他道:“我这次回去不是为了做官,也不是为了报仇,只是想去家里看看,离开的时候太过匆忙,有很多东西都留在那里了。”

    杨令奇道:“府主可否明告于我,您这次回去会不会接手神策府?”

    胡小天道:“神策府只是一个名号罢了,现在也只有周大哥在那边主持,虽然永阳公主雄心勃勃,想要招贤纳士,可是大康现在这种情景,有本事的人谁还肯来,谁还愿意去辅佐一个即将崩塌的王朝?”神策府成立也有一段时间,可是组建的情况并不理想,当初分成风雨雷电星五部,其骨干力量还是他们这些人,并没有招纳到真正有能力的人。

    杨令奇道:“永阳公主想府主回去的目的就是想你辅佐她,继续昔日未完的大业。”

    胡小天道:“她虽然野心不小,可毕竟是个女孩子,眼界方面终究欠缺了一些,现在回头想想,当初和洪北漠为敌并不明智。”

    杨令奇道:“府主不妨考虑我的建议。”

    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杨令奇已经多次怂恿自己娶了七七,尽快将驸马的身份坐实,胡小天道:“现在提出来,不但皇上会以为我别有用心,连公主也会看低我,令奇兄。你只管安心养病,我这次回康都不会太久,而且凡事都会小心谨慎,绝不介入宫内纷争。”

    胡小天此次返回康都只带了维萨和梁英豪两人,从凤仪山庄到康都也需整整半日路程。抵达康都之后,胡小天并没有急于去见七七,而是先回到尚书府内,来到父亲平日里久居的博轩楼,让梁英豪仔细查探。这博轩楼内部究竟有无异常之处,胡小天认为父亲既然早有预谋,必然会在家中留下一些蛛丝马迹,虚凌空已经明白地告诉了他,胡不为去了天香国,除此以外并没有透露给他太多的信息,父亲因何会选择天香国,他既然选择天香国作为落脚的地方。那么他此前就应该和天香国实权人物有所联络。

    胡小天忽然想起了龙曦月,记得她在海州不辞而别之后。大哥周默曾经分析过,她很有可能前往天香国投奔她的姑母,天香国太后龙宣娇。胡小天一度因为这个消息而心痛不已,他从未想过温柔善良如龙曦月也会背叛自己,可现在回想起来,龙曦月的不辞而别却存在着太多的疑点。她一个柔弱女子竟然用迷药制住了周默、展鹏这些武功高手。

    展鹏周默都是出生入死的弟兄。当初展鹏为了救自己,不惜冒着砍头的危险。周默是自己的结拜兄弟,他和萧天穆与自己在青云结拜,千里迢迢从西川来到康都营救自己,又陪同自己前往大雍。

    为母亲守孝的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胡小天几乎每天都在回忆着过去发生过的点点滴滴,他意识到自己从一开始就忽略了一件事,他并不清楚周默和萧天穆两位结拜兄弟的来历,他所知道的一切全都是通过他们得来,他们结拜从一开始就是为了相互利用。胡小天开始考虑,为何初到青云,他们就会找上自己,以周默的武功当初率领二百名虎头营猛士,为何会在天狼山马匪的手下败得如此一败涂地?周默为何做出龙曦月逃亡天香国的推断?萧天穆又为何主动请缨随同胡不为前往罗宋开拓海路?这一个个的问题形成了一个个疑点,胡小天的内心早已动摇了。

    维萨敲了敲房门,打断了胡小天的沉思,她轻声道:“主人,酒菜都已经准备好了,梁大壮也去请周爷了,他们应该很快就会到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维萨!”

    维萨道:“主人还有什么吩咐?”

    胡小天道:“回头,我和大哥喝酒的时候,你能不能为我们吹笛助兴?”

    维萨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下头去:“只要主人喜欢,维萨当然愿意,不知主人喜欢听什么曲子?”

    胡小天背起双手转过身去,低声道:“不是吹给我听,我要你吹给我大哥听,吹一首你最擅长的**曲。”

    维萨眨了眨冰蓝色的美眸,目光中充满了不可思议,在她的印象中胡小天和周默两人乃是生死与共的兄弟,却不知胡小天为何要对他的结拜大哥使用这样的方法,难道他们的友谊出现了问题?

    胡小天道:“我怀疑他对我隐瞒了一些事,所以我想你帮我证明。”

    维萨道:“周爷的为人忠厚诚实,应该……”

    胡小天淡然道:“我曾经以为我的父亲是这世上最关心我的人,可事实却给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

    维萨道:“主人的事情就是维萨的事情,维萨会尽量做好这件事。”

    胡小天道:“维萨,你一定要拿出你最厉害的本事,力求将他的心神控制住,一会儿就好。”

    维萨点了点头。

    胡小天心中暗暗对自己道:“希望你是错的!”

    周默在接到梁大壮的通报后,第一时间跟随他来到了尚书府,胡小天在后花园内设下酒宴,后花园内,满园菊花开得正艳,秋风吹过,满地金黄。

    周默踏着这金黄色的花瓣大步来到胡小天的面前,伸出双臂拍了拍胡小天宽阔的肩膀,抿了抿嘴唇道:“三弟!你总算回来了!”

    胡小天微笑道:“我娘虽然走了,可我毕竟还要继续活下去,不能让你们这帮兄弟为我担心。”

    周默欣慰道:“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你也该把胡子刮一刮了,生得比我还要茂盛一些,如果咱们两兄弟这样走出去,都不知道谁是大哥了。”

    胡小天呵呵笑了一声,可笑容又很快收敛道:“也不知二哥如今怎样了?”

    周默也跟着叹了一口气。

    胡小天道:“先不谈这些,大哥,很久没一起喝酒了,我让人备了些酒菜,咱们今天好好喝上几杯。”

    周默点了点头,两兄弟来到凉亭中坐下,胡小天主动拿起酒壶将两人面前的酒碗斟满,周默酒量很大,跟他喝酒都是用大碗,胡小天端起酒碗道:“干!”

    周默端起酒碗一饮而尽,胡小天也是仰首将酒喝了,不由想起周默陪同他前往大雍,多次陪他出生入死的场景,心中泛起一阵复杂难言的滋味,香醇的美酒到了嘴里也变得苦涩难咽。

    周默放下酒碗,抢着将酒倒上了:“三弟有什么打算?是不是准备回来主持神策府?”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我爹至今没有任何的消息,二哥、飞烟都在船上,五十艘战船就不声不响的人间蒸发了。”

    周默道:“这段时间,我仔细研究了一下航海图,根据目前所收集到的消息,也许船队折返去了天香国海域。”

    胡小天道:“我爹不会这么做!”

    周默道:“三弟不要忘了,除了胡伯父和咱们的人之外,船上共计有一万名精锐水师,在茫茫大海之上,起到关键作用的还是他们。”

    胡小天点了点头:“这么久了,仍然没有半点消息。”

    周默道:“我打算亲自去天香国走一趟,去查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阵冷风吹过,送来阵阵菊花香气,胡小天静静望着花园内的菊花,低声诵道:“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

    周默赞道:“好诗,愚兄虽然胸无墨水,可是这首诗听起来也是豪气干云,痛快得很呢。”

    胡小天道:“咱们暂且不提这些事情,今晚好好放松一下心情,喝酒,喝酒!”

    周默道:“不错,是时候该放松一下心情了,只要三弟愿意,愚兄今晚舍命陪君子,陪你喝上个一醉方休。”

    胡小天道:“那是自然,不过咱们就这样一碗一碗地喝未免太单调了一些,不如我叫维萨吹个曲儿给咱们助助酒兴。”

    周默笑道:“兄弟别麻烦人家小姑娘了,我又不懂的音律,你就算叫她过来也是对牛弹琴。”

    胡小天已经扬声叫起了维萨。

    没多久看到维萨拿着玉笛走了过来,向两人行礼。

    胡小天让她在一旁坐下,微笑道:“我跟大哥说你笛子吹得特别好,让你过来给我们吹个曲儿助助酒兴。”

    维萨一双冰蓝色的美眸望着周默道:“不知周爷想听什么曲子?”

    周默苦笑道:“我根本就不懂音律,还是让我兄弟说。”

    胡小天道:“那就吹一首你们当地的曲子吧。”

    维萨道:“那我就吹一首《大漠秋思曲》给你们听听吧!”

    第二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