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六十九章 五七(下)
    霍胜男和维萨两人悄然选择离去,七七对霍胜男已经非常熟悉,一直当她只是神策府的副座黄飞鸿,霍胜男在外从来都是易容后示人,做事谨慎,并没有引起外界的怀疑。七七对维萨这位异域美女今天才提起了关注,虽然此前几次相见就有惊艳之感,可是当时因为都在忙于徐凤仪的丧事所以没顾得上询问,她向胡小天道:“还以为你在这里忍受清苦,原来身边有一位金发蓝眼的美人儿相伴,怪不得不舍得回去呢。”

    胡小天淡淡笑了笑道:“她是我的婢女,我从西川把她救了出来,为了报恩就一直跟在我的身边伺候我。”他并不想做太多解释,七七爱怎么想就怎么想。

    七七心里虽然隐隐有些不舒服,可是她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轻声道:“听说你在落云山下买了一座庄园,真打算在此地长留下去了?”

    胡小天道:“康都那座宅子是皇上赐给我爹的,我爹走了,我娘也不在了,我也没什么资格继续赖在那里,我看到这边山清水秀,很是喜欢,所以才买下了那座山庄,离我娘近一些,也好让她不太孤单,自己守灵扫墓也来得方便。”他的这个借口倒是极其充分。

    七七向前方走了几步,俯视山脚下的凤仪山庄,意味深长道:“真打算当个看破红尘不问世事的世外高人?”

    胡小天道:“滚滚红尘又有谁能够真正看破?小隐于野,大隐于朝,真正的隐士反而不会选择这里。”

    七七道:“那你为何不愿当个真正的隐士呢?”

    胡小天所问非所答道:“公主又瘦了!”七七从昔日那个娇小的小丫头,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个身材颀长的少女。她的身高几乎和胡小天相若了,只是身材的发育明显跟不上身高的速度,至少胸部的海拔连胡小天都比不上,虽然很美,但是过于骨感了。

    七七道:“严冬将至。粮荒却仍然没有缓解的迹象,这段时间我都是寝食难安。”西川没有收复,胡不为的那条海上粮运通道也已经基本泡汤,现在的大康只能紧衣缩食,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七七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大康境内狼烟四起,几乎每天都会有民乱的消息传来。康都周边还算暂时安定,在这样下去,连士兵的粮饷都会产生问题,如果出现军队哗变。后果则不堪设想。

    胡小天道:“皇上都不着急,公主又何必如此忧心。”

    七七道:“大康传承数百年,是我龙氏先祖付出无数心血和努力方才有今日之规模,如今却要断送在我们这一代的手上,这让我有何颜面去面对列祖列宗。”

    胡小天淡然道:“你只是一个公主罢了,无需为大康今日之事承担责任,我娘去世之后,我忽然想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世上有很多事并不是人力能够挽回的,一个人如果一心求死,就算神仙也难以救治。一个国家若是当真想要灭亡,那么任何人都无回天之力。”

    七七道:“我不信什么上天注定,我只相信人定胜天!”明澈的美眸中迸射出倔强不屈的光芒。

    胡小天知道她素来要强,微笑道:“我在这里守灵一月,每天都听到官道那边怨声载道,凄惨哭号。那些人是被抓去修建皇陵的苦力,百姓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却仍然要被逼迫前去修筑皇陵,皇上口口声声爱民如子。他对自己的子女难道就是这个样子吗?”胡小天遥望远方康都的方向道:“难道公主看不出大康已经回天无力了吗?”

    七七道:“只要熬过这个严冬,也许就会有办法。”

    胡小天毫不客气地拆穿道:“其实你根本没什么办法,皇上也没有。”

    七七幽然叹了口气道:“北疆传来消息,大雍方面在庸江操练水师,目前已经集结了十万水军,而且仍然在不断增加中。”

    胡小天道:“看来大雍终于忍不住了,准备南下入侵江南。”

    七七道:“西川也在边界沿线布下重兵提防大康难民冲破边界。”

    胡小天道:“国以民为本,民以食为天,大康百姓吃不上饭总不能眼睁睁留在这里饿死,他们想要逃出大康讨口饭吃也是无奈之举。”

    七七道:“周边各国都看清了大康如今面临的窘境,非但不愿伸手援助,反而严密封锁边界,禁止大康灾民进入其国境,虽然他们没有正式联盟,但是却似乎已经形成了默契。”说起大康的形势,七七的心情是压抑而沉重的,随着时间的推进大康的境况在变得不断恶劣,这段时间甚至在她心中已经开始滋生出绝望,此前她从未对未来丧失过希望。

    胡小天点了点头,这段时间他虽然在这里守灵,可是从未放弃过对天下局势的关注,七七所说的这些事他都已经知道,而且也和杨令奇探讨过,他们都认为在开春之前不会有国家主动入侵大康,一来这并不是出兵的最好时机,二来这个严冬对大康来说是异常空前严峻的考验,大康岌岌可危的政权或许熬不过这个严冬就会从内部分裂,饥寒交迫的将士会丧失最后一丝对大康王朝的奢望和信心,他们的忠诚会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消失殆尽。

    胡小天道:“公主可知道兴州那边发生的事情?”

    七七点了点头道:“听说了,此前在皇陵造反的五万苦力前往兴州投奔郭光弼,途中饿死病死过半,最后只有两万余人平安抵达兴州。”

    胡小天道:“开始大家都以为这些苦力进入兴州之后势必造成兴州粮食紧缺,却想不到他们非但收纳了则两万多人,而且还保证了他们的吃穿。”

    七七道:“郭光弼还不是四处烧杀抢掠才筹集到的粮饷。”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他烧杀抢掠的对象却不是大康,因为大康无粮可抢,他们居然烧了大雍江月城的水寨,抢了大雍补给的军粮,然后又退回兴州,因为筹谋周到,大雍方面又过于大意,居然让他们得手。”

    七七道:“大雍水师已经重兵集结在江月城,只怕开春就会进攻兴州。”

    胡小天道:“早晚都要死,不如当一个饱死鬼来得痛快。”

    七七道:“你是要劝我效仿那些反贼的行径,四处烧杀抢掠吗?”

    胡小天道:“公主何等身份,又岂肯为之。大康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乃是疆土太大,百姓太多,而国内连年天灾不断,存粮已经无法负担这么多的百姓,正所谓尾大不掉,殿下若是当真想保住龙氏江山,非常之时需做非常之事。”

    七七道:“何谓非常之时需做非常之事?”非常之时她当然明白,可是胡小天所说的非常之事是什么?

    胡小天道:“可以预见,在经历这场寒冬内耗之后,大康即将面临得就是列强分而食之,以大康目前的状况根本无力反抗。既然国破不可避免,不如尽早打算寻找破而后立之道。”这是他一个月以来反反复复和杨令奇探讨得出的结论。

    七七道:“何谓破而后立?”

    胡小天道:“现在大康人心思变,大康的朝廷已经形同虚设,无论统治力还是公信力都已经下降到前所未有的低点,外敌入侵尚能激起百姓同仇敌忾之心,可是若是从内部发生动乱,那么社稷必然崩塌。我思来想去,其实西川独立出去反倒是一件好事,至少可以暂时保住西川一方百姓的平安,如今这种情况必须要有所舍弃。”这番话他也就只敢在七七的面前说,如果当着老皇帝的面说出来,一定会被认为是大逆不道,说不定老皇帝会治他一个阴谋叛逆之罪。

    七七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要以地换粮!”

    胡小天微微一怔,自己还没有说完,七七怎么会知道。

    七七道:“其实在你之前文太师已经提出了这个办法,要用庸江沿岸十六座城池向大雍换取过冬之粮。”

    胡小天道:“庸江沿岸十六城若是送给大雍,等于主动放弃了庸江天险,和将门户向大雍敞开又有何异?如果此事成真,那么大雍的铁骑不消等到明年春天,今冬就可以横扫大康。”

    七七道:“原来你也明白这件事的利害,我激烈反对,陛下也没有答应。”

    胡小天道:“我所说的破而后立和文承焕不同,庸江防线绝不能丢,大康的核心区域绝不可以舍弃,但是和西川交界之地,和南越、天香国交界之地,可以适当地放手一部分。”

    七七道:“只怕现在没人会答应用粮食换取大康的土地。”

    胡小天道:“我说得可不是将土地白白送给外人,既然皇上的当初能够封李天衡为王,现在同样可以这样做,将大康的疆域化整为零,分封出去。”

    七七道:“你是说要分封诸侯,那日后若是割据自立,又或是他们携带土地投奔他国又该如何是好?”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推荐票支持!(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