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六十七章 真相残酷(上)
    杨令奇、维萨等人在七七离去之后方才回到了尚书府,听闻胡小天已经回来了,他们方才放心,又听说胡夫人病入膏肓,命在旦夕,一个个也都顾不上去休息全都守在徐凤仪所住的院落之外。

    正午时分,周默闻讯赶了过来,见到胡小天时发现他的双目已经红肿,显然刚刚哭过,他这位兄弟向来乐观坚强,看来胡夫人的病情不容乐观,周默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劝他,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三弟,伯母吉人自有天相,你也无需担心太多了。”

    胡小天点了点头,此时霍胜男从房内奔了出来,却是徐凤仪又醒了,口口声声要见胡小天。

    胡小天慌忙返回房间,来到母亲身边关切道:“娘!孩儿没走,就守在您身边。”

    徐凤仪显得焦急无比:“你为何还不走?你赶快走,他们都要害你,他们全都要害你……儿啊,你快走……”她伸手去推胡小天的胸口,怎奈久病之身虚弱无力。

    胡小天道:“娘,您别急,等您养好了病,孩儿就带着您一起离开。”他端起一旁的药碗道:“娘,我喂您吃药好不好?”

    徐凤仪摇了摇头道:“为娘……还能见你一面,已经死而无憾了,你若是还听娘的话,就赶紧离开康都,不要再见你爹,不要再见徐家的任何人……他们……他们全都会害你……”说到最后徐凤仪竟然泣不成声。

    胡小天满心迷惑,低声道:“娘,我爹和我外婆他们为何要害我?”他心中并不相信,认为母亲十有**是精神错乱了。

    徐凤仪道:“你千万不要相信他们……他们……他们全都不是好人……”

    胡小天认定母亲必然有秘密隐瞒着。他附在母亲耳边道:“娘,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您告诉我。”

    “你不必问,总之……你记住娘的话……尽快离开就好……”徐凤仪的意识看来仍然清醒得很,她并没有透露给胡小天任何的信息,只是逼他离开。无论胡小天怎样奉劝。徐凤仪都坚持不愿吃药,性命已经危在旦夕。其实就算她肯吃,现在的状况也已经无济于事,她的身体已经处于油尽灯枯的状态,任何药石都无力回天。

    胡小天心中已经绝望,知道母亲对人世再无留恋。只怕时间已经不多了,胡小天来到门外,众人全都关切地围拢上来,胡小天摆了摆手,此时他没有心情回应任何人的询问。也不需要任何安慰,独自一人走到长廊的尽头,呆呆望着前方,脑海中乱成一团,自己离开康都的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会导致父母反目,让母亲伤心绝望断绝生念,具体发生了什么,也许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父亲去了罗宋,至今音信全无,母亲明显隐瞒着内情。不愿将这个秘密告诉自己。

    身后想起轻盈的脚步声,胡小天转过身去,却见维萨捧着一件外袍朝自己走来,看到胡小天霍然回头,吓得停下了脚步,俏脸之上流露出惶恐不安的神情。她是看到胡小天穿得单薄,担心他着凉。可是看到胡小天阴沉沉的表情又有些害怕,以为他在责怪自己打扰了他。

    胡小天望着维萨忐忑不安的样子。心中不免有些歉疚,目光落在维萨海样深蓝般的眼眸上忽然灵光闪现,维萨不是修炼了摄魂术?也许她可以帮自己从母亲那里问出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小天想出这样的主意实在是逼不得已,母亲性命垂危,只怕现在不问,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他绝不可以让母亲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

    胡小天向维萨招了招手,让她来到自己的身边,低声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她,维萨的脸上流露出为难之色,用摄魂的方法对待一个性命垂危的老人他总觉得不好,可是维萨又不愿违逆胡小天的意思,小声道:“主人当真想我这样做?”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如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这辈子心理都不会好过。”

    维萨咬了咬樱唇,终于下定决心,点了点头道:“主人若是决定了,维萨一定会帮你。”

    胡小天将维萨带到了母亲床边,让其他人全都退了出去,徐凤仪望着眼前的异域美女,虚弱无力道:“她是谁?你媳妇儿吗?”

    维萨俏脸绯红,小声道:“启禀夫人,我叫维萨是公子的女奴。”

    徐凤仪盯住维萨叹了口气道:“好美丽的姑娘……我死后,你要帮我多多照顾小天……”

    胡小天听得心酸,忍不住将头扭到一边,热泪涌出虎目。

    维萨盯住徐凤仪的双眸,徐凤仪被她冰蓝色的美眸所吸引,越看越是想看,感觉目光如同陷入一个无尽深渊,无法自拔,维萨轻声道:“夫人,你听不听得到我的声音?”

    徐凤仪呆呆望着维萨,喃喃道:“听得到……”

    胡小天转过身来,以传音入密向她道:“你问问我娘,她和我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离去之前究竟做了什么?”

    维萨按照胡小天的话问道:“夫人,胡大人离去之前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徐凤仪本来就是病弱之躯,意志已经相当薄弱,这也是维萨的摄魂术轻易就能控制她的原因,她喘了口气道:“他是个禽兽,他此次出海不会回来,这次的……罗宋之行……根本是他和徐氏的合谋……”

    “他为何要这样做?”

    徐凤仪道:“一直以来他都在和徐氏勾结,里应外合……针对大康……”她咳嗽了几声方道:“他从未放弃过谋夺大康江山的想法,原本打算和李天衡……里应外合……可是不巧龙烨霖谋朝篡位,他们的计划败露……”

    胡小天心中暗叹,父亲果然不简单,李天衡并没有骗自己,其实在胡小天看来,谋夺大康江山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父亲是个奸臣也罢,野心家也罢,他都能接受,只是这并不成为母亲自寻短见的理由。

    他让维萨继续问道:“为何他们要瞒着你?徐氏为什么要帮助胡大人而不管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呢?”这是胡小天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金陵徐氏乃是母亲的娘家,按理说娘家人应该心疼自己的这个女儿才对,为何他们更偏重于这个女婿,这么多的秘密都瞒着女儿,明明知道胡不为此次出海可能不回来,这件事很可能会带给胡小天母子杀身之祸,他们为什么还要帮助胡不为?这件事根本不能用常理来解释。

    徐凤仪道:“他们一直都在瞒着我……一直都在……胡不为是这世上最虚伪之人,徐老太太是这世上最恶毒之人……”

    胡小天越发糊涂了,骂丈夫就算了,何以连亲娘都骂上了,而且母亲字字啼血,显然对娘家和自己的丈夫恨到了极点。

    “为什么?他们究竟做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伤心?”

    徐凤仪用力摇了摇头,她的潜意识在拼命抗拒着这个问题,维萨盯住她的双目,让她无法摆脱自己目光的控制。胡小天看到母亲这副样子心中不忍,可是他又对这件事抱有太大的好奇,如果不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只怕他今生都难以安寝。

    维萨柔声道:“有什么事情你说出来好不好,我跟你分担好不好?”她的声音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魔力。

    徐凤仪在挣扎了一会儿之后终于重新屈服了,她干枯的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因为……因为胡不为才是她亲生的儿子……”

    胡小天听到这里犹如五雷轰顶,整个人被震骇得呆在那里,什么?老爹才是徐老太太的亲生儿子,难怪徐老太对他的珍视甚至超过了自己的女儿外孙,不对!如果老爹是她的亲生儿子,那么老娘是谁?

    维萨显然也被徐凤仪的这番话给震惊到了,愣了好一会儿,方才听到胡小天以传音入密道:“你问问我娘,她……她是谁?她和徐老太太究竟是什么关系?”

    徐凤仪道:“她不是我娘……”

    胡小天听到这句话方才从心底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徐老太太就算再糊涂也不可能做出让自己的女儿嫁给儿子的混账事情。

    徐凤仪道:“如果不是有人告诉了我这个秘密,我至今仍然被蒙在鼓里……我小时候就被徐家抱到家中,我一直以为我是她的亲生女儿……”

    胡小天点了点头,心中却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如果老爹才是徐老太太的亲生儿子,那么自己就变成了徐老太太的嫡孙,不对啊,她就算狠心不管自己的儿媳,总不能对自己这个亲孙子的死活坐视不理?这又是怎么回事?

    徐凤仪说了这么多,不由得喘息起来,休息了一会儿方才又道:“我爹四十年前离家出走,的确是为了一个女人……可是他并未想过要抛妻弃子,徐老太太查出这件事之后不露声色,趁着我爹出门办事之时将那可怜的女人骗来害死,当时那女人已经怀有身孕……”

    第二更送上,求月票!还差一张月票满一百张,凑够一百张,晚上再来一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