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六十六章性命垂危(下)
    徐凤仪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这位雍容华贵的美丽妇人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位白发苍苍形容枯槁的老人,胡小天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母亲何以在三个月内发生这么大的变化,究竟是什么疾病将她折磨成了这般模样。√∟小,..o

    霍胜男一直守在徐凤仪的身边,看到胡小天终于回来了,眼圈发红,美眸中荡漾着晶莹的泪光。

    热泪宛如大河决堤,看到母亲如此摸样胡小天的内心几近崩溃,握住母亲干枯的左手,察觉到母亲体温犹在,脉搏微弱,气若游丝,胡小天进门时的大呼并没有成功将她唤醒。

    “怎么回事?”胡小天抬起头望向霍胜男。

    霍胜男咬了咬樱唇道:“你走后不久夫人就病了,开始的时候并不严重,可是后来胡大人离开的时候,两人突然发生了一场激烈的争吵,第二天大人就离开,夫人从那日开始就变得心事重重,我们为她请来大夫,全都被她赶了出去,她不吃不喝,身体更是每况愈下。我们轮番劝她进食,她仍然是坚决不从,眼看着她的头发由黑变白,人也变得虚弱无力,无奈之下我制住她的穴道请来大夫,可是京城内有名望的大夫我们都请来了,都说夫人乃是心病,是她自己万念俱灰了无生念,针药可以治病,却无法改变她的内心。”

    胡小天听到这里又不禁落泪,他哽咽道:“我娘一定是担心拖累我,所以才选择了这条绝路。”

    霍胜男道:“我看到夫人情绪低落,担心她做傻事,所以几乎日夜不停的盯着她,果然有一天,她趁着夜深人静竟然想悬梁自尽。被我及时阻止,我劝夫人等你回来,夫人却说任何人都不想见。就这样坚持了一个月,夫人已经变得奄奄一息,后来传来西川李天衡拒绝封王的消息,我们将消息告诉了她。她关心你的下落,忽然说就算是死也要在死前见上你一面,方才勉强吃一些东西,只是夫人再不肯开口说话,也拒绝任何郎中的治疗,这两天情况变得越发严重,神智模糊,不时呼喊,听郎中说。夫人只怕撑不过三天了……”

    此时徐凤仪长长叹了一口气,带着泣声道:“我可怜的儿啊……”

    胡小天慌忙跪倒在母亲床前:“娘!孩儿回来了,孩儿就在你身边。”握住母亲的双手,看到她的模样内心如同刀割。一连喊了三声,徐凤仪方才清醒了过来,睁开双目,眼前浮现出一个模糊的面孔,她颤声道:“小天……是……是你回来了吗?”她伸出手想要去抚摸儿子的面孔。胡小天向前凑近了一些,抓住母亲的手放在自己的脸上。

    徐凤仪颤巍巍抚摸着胡小天的面庞。她抽噎着却已经流不出泪水:“儿啊……你……你果然回来了……”眼前的影像渐渐变得清晰,看到胡小天流满泪水的脸,她轻声道:“不哭!娘没事,不哭……”

    胡小天道:“娘,您一定要好起来,孩儿回来了。以后再不会离开您。”

    徐凤仪缓缓摇了摇头道:“总会离开的……儿子,你这就走……再也不要回来……”

    胡小天道:“娘,等您好了,我带您一起走,等我爹回来。咱们一家人一起离开。”

    “不要!”徐凤仪尖声叫道,声音中透着莫大的惊恐,瘦骨嶙峋的双手下意识地抓紧了胡小天的手臂,掐得如此用力,指甲深深陷入胡小天的肌肤之中,胡小天忍者疼痛,不知自己提起父亲为何会激起母亲这么大的反应。

    徐凤仪颤声道:“不要……他不会回来了……他不会管你的死活……他是个骗子……他是个骗子……”她的情绪顿时激动了起来,胸口剧烈起伏着,双目瞪得滚圆,脸上的表情显得极其可怖。

    胡小天不知父母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在他的印象中父母一直是举案齐眉,恩爱互敬的,父亲做了什么事情才会让母亲如此绝望,才会让母亲如此仇视他?想起离开西川之时李天衡那番满怀深意的对话,想起老叫花子让他不必担心父母的事情,难道父亲果然是李天衡所说的奸臣,他和李天衡一直都在密谋反叛,而这一切他都瞒着母亲瞒着自己,可即便是如此也不至于让母亲如此害怕,大康皇帝昏庸无道,就算是父亲生出反心也是正常。母亲却不至于因此而选择绝路,就算他趁着这次出海的机会一去不返,抛弃了他们两母子,母亲至少还有自己在身边,又为何如此绝望?

    徐凤仪紧紧抓住胡小天的臂膀:“小天,你走,你现在就走,答应娘,永远不要再见你爹,永远不要……”

    胡小天心中暗叹,母亲病糊涂了,看来神智已经错乱,他轻声安慰道:“娘,您好好休养,等养好了身体,孩儿陪您离开好不好?”

    徐凤仪用力摇了摇头道:“不好,儿啊,你仔细听着,无论是你爹还是徐家都不不可信,他们都不是好人……他们全都不是好人……”

    霍胜男使了个眼色,连同几位丫鬟全都退了出去,这些话让外人听到毕竟不好。

    胡小天温言哄劝道:“娘,孩儿听您的话,不见他们好不好?”

    徐凤仪diǎn了diǎn头,这才放开胡小天的手臂,说了这番话她已经耗尽了气力,躺在床上剧烈喘息着,许久方才平静,喃喃道:“你走……你这就走……”因为太过虚弱,沉沉睡了过去。

    胡小天抹干腮边的泪水,退出门外,看到霍胜男一直都在外面等着他,这段时间因为日以继日照顾母亲的缘故,霍胜男明显憔悴了许多,胡小天感动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霍胜男柔声道:“你我之间何须说这种客套话。”在她心中早就将自己当成了胡家的一份子。

    胡小天正想询问,忽然听到外面传来通报之声,却是永阳公主七七到了,霍胜男小声道:“这些天永阳公主几乎每天都会过来探望。”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七七还算有些良心,她现在辅佐皇上处理朝政,称得上日理万机,百忙之中能够抽出时间过来探望已经实属难得。霍胜男选择回避,她离开不久就看到七七在权德安的陪同下走了进来,和她一起过来的还有太医院首席太医汪正伦,汪正伦也是出身玄天馆,说起来还是玄天馆主任天擎的师弟。

    这段时间汪正伦每天都会过来为徐凤仪诊脉,可是让这位首席太医无奈得是病人根本就不配合他的治疗。

    胡小天向七七抱了抱拳,轻声道:“参见公主殿下!”

    七七美眸盯住他泪痕仍在的面孔,目光中流露出几分同情,少有温柔地说道:“回来了就好!”

    胡小天陪同汪正伦先去为母亲诊脉,汪正伦诊脉完毕抚了抚须,叹了口气,和胡小天来到外面,胡小天恭敬道:“汪太医,我娘的情况如何?”他在外科学方面造诣精深,但是在处治母亲这种慢性消耗性疾病方面却并非他之所长。

    汪正伦叹了口气道:“统领大人,实不相瞒,徐夫人的这场病乃是因心而起,最早只是感染风寒,可是徐夫人坚决不愿诊治,甚至拒绝进食,迁延至今,病情自然是越来越重。医者怕得不是疾病,最怕的乃是患者失去了生念,一旦如此,就算是大罗金仙前来,也一样束手无策。”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

    汪正伦道:“统领大人回来了就好,不如你劝劝徐夫人,鼓舞她产生活下去的信心,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胡小天道:“以汪先生看,我娘还有多大希望?”

    汪正伦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徐夫人的状况已经油尽灯枯,除非有奇迹出现,不然就算是我师兄回来,也一样回天无力。”

    胡小天谢过汪正伦,让管家胡佛引着他去开药方配药。

    七七来到胡小天的身边,想要劝他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胡小天道:“我爹走了多少天了?”

    七七道:“你离开康都的第八天。”

    胡小天道:“有没有消息?”

    七七摇了摇头道:“开始的一个月还有飞鸽传书,可此后就再无任何消息传来。”

    胡小天低声道:“如果他们顺利抵达罗宋,现在也应该返程了。”内心中隐然觉得不妥,可是又不知到底哪里不对。

    七七欲言又止,她看出胡小天的心情极其恶劣,现在并不是探讨这个问题的时候。轻声道:“你刚刚回来,有什么事情以后再说,当务之急是解除徐夫人的心病,让她尽快好起来。”七七却明白徐凤仪已经命不久也,一个人如果一心寻死,就不是医药所能救治的。、

    胡小天道:“劳烦公主为我在皇上面前告假,等过了这两天,我自会去向陛下请罪,将西川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做个交代。”

    七七叹了口气道:“那件事的责任本来就不在你,有任何事我都会为你担待。”虽然只是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却充分表明了和胡小天共同进退的决心。

    胡小天不禁向她看了一眼,七七又瘦了,眼睛显得很大,明澈动人,渐渐脱去了稚气出落成一位处处动人的青春少女了。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