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六十六章 性命垂危(上)
    万廷盛低声笑道:“怕什么?我爹去我姑父府上做客,我哥去了兰香院,这半个多月都住在那里呢。”

    李香芝不由又叹了口气道:“这狼心狗肺的东西,魂儿都被那小贱人勾得不见了。”

    胡小天闻言暗叫不妙,原来万家父子全都不在这里,目光撇到熊天霸和柳阔海两人向这边悄悄靠拢过来,慌忙做了个手势,让他们耐心等待,且听这对奸夫淫妇说些什么。

    万廷盛道:“嫂子对他还真是一往情深呢。”

    李香芝啐道:“那没良心的东西哪比得上你。”

    万廷盛嘿嘿笑道:“他哪里比不上我?”

    李香芝娇滴滴道:“哪里都比不上你,你身上有着他没有的长处!”浪荡之情溢于言表。

    万廷盛淫笑道:“那嫂子倒是说说看,我有什么长处?”

    胡小天心中暗叹,万家一门老小简直个个都不是东西。

    万廷盛一把将李香芝拉入怀中,大手在她胸前揉搓。

    李香芝道:“别急,等我将灯熄了再说。”

    万廷盛道:“不必熄灯,我就喜欢看嫂子的一身白肉。”

    李香芝被他揉捏的娇嘘喘喘,却在关键之时抓住他的手道:“我听说你下个月要前往南越国吗?”

    万廷盛被她打断,点了点头道:“不错!我爹让我去南越国做一笔大生意。”

    李香芝道:“不如我跟你走好不好?”

    万廷盛道:“香芝,现在时机还不成熟,若是被我爹他们发觉反倒不好。”

    李香芝推开万廷盛叹了口气道:“你当我不明白你的心意,你们万家人全都是吃饱了抹嘴就溜的货色。”

    万廷盛道:“可分明都是嫂子在吃我呢。”他上前搂住李香芝。李香芝骂了声死相,这次没有挣脱,抓着万廷盛的手道:“你这次去南越路过青云的时候可不可以带上我娘家兄弟?让他跟你学着做做生意。”

    万廷盛摇了摇头道:“不成!”

    李香芝气得又将他推开:“为何不成?”

    万廷盛道:“嫂子难道不知道,我爹和天狼山的阎魁已经反目成仇,天狼山的通道再不能畅通无阻。我这次前往南越就是从西川南部绕行,重新打通一条商路。”

    李香芝道:“为何要反目成仇?”

    万廷盛道:“只怪那阎魁贪得无厌,所求无度,若是答应他的要求,我们万家都要沦为他的苦力,白白为他干活了。”

    胡小天过去都怀疑万伯平和马贼素有勾结。现在终于得到证实,难怪万家的经营一直可以在天狼山畅通无阻,却是这个缘故,胡小天悄然退回熊天霸两人身边,柳阔海压低声音道:“大人。怎样?”

    胡小天以传音入密道:“万廷昌不在这里……”此时他忽然感觉屋顶有动静,慌忙示意两人躲好,却见西侧屋顶之上出现了五道黑影,五道黑影全都黑衣蒙面,手中握着明晃晃的长刀,正中一人做了一个手势,五人分头行动,其中一人直接奔向了李香芝所住的东厢。

    熊天霸和柳阔海被眼前的一幕弄糊涂了。敢情除了他们三个还有人潜入万家?

    熊天霸有些迫不及待道:“三叔,咱们也上吧?”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耐心看着!”

    此时听到房间内传来惨呼之声,那五人显然已经展开了杀戮。

    胡小天让两人不必插手。带着他们悄然退了出去,他们来到外面,胡小天道:“万廷昌在兰香院。”

    柳阔海听到仇人的消息,马上道:“大人,咱们这就过去杀了那个混账!”

    胡小天转身看了看万府的方向,只见万府已经亮起了火光。那些潜入万府的杀手在杀人之后又点燃了宅院,从这帮人的手段来看应该是精于此道的劫匪。胡小天不由得想起刚才万廷盛和李香芝的对话,难道是天狼山的马匪追踪到此?

    胡小天三人前往兰香院。并没有进入其中,而是选择兰香院前往万家的必经之路埋伏,按照胡小天的估计,万家失火的消息很快就会传到万廷昌的耳中,果然不出胡小天所料,三人埋伏好没多久,就看到万廷昌从兰香院上了一辆马车,匆匆向万家的方向而去。

    暗夜之中,那辆马车向燮州城南飞奔而去,胡小天使了个眼色,熊天霸和柳阔海二人同时绷紧绳索,绳索恒更在道路之中,拉车的两匹健马被绳索绊住,发出阵阵嘶鸣,马失前蹄,扑通一声摔到在地,马车因为惯性竟然整个翻滚起来,车轮朝上摔倒在地上,车夫被甩到一边,车厢内的万廷昌被摔得七荤八素,头昏脑胀,还没有搞清发生什么事情,一只强壮有力的大手就拽开车门,将他从车内拖了出来。

    万廷昌惊慌失措,颤声道:“好汉……饶命……您要多少钱……我都给……”

    噗!柳阔海朝他脸上啐了口唾沫,然后拔出匕首,狠狠刺入他的心口。

    万廷昌的身躯接连抽搐了几下,便停止了动弹。柳阔海看到大仇终于得报,虎目之中不禁流淌出两行热泪,胡小天担心夜长梦多,用不了多久这里的事情就会惊动城内守卫,他拍了拍柳阔海的肩膀,柳阔海这才扔下万廷昌的尸首,转身和他们一起消失在夜色之中。想来这次万廷昌被杀和万家失火之事全都被记在那群杀手的身上,十有八九那群人应该来自天狼山,追踪到燮州就是为了报复万伯平。

    胡小天帮助柳阔海顺利复仇之后,一行人在三河镇会合,翻越蓬阴山直奔康都而去,进入大康境内之后,所有人的心情都放松了下来,一边往回赶,一边顺路欣赏沿途风光,可是他们所看到的却大都是百姓流离失所,哀鸿遍野,田野荒芜的景象。

    虽然这一路之上再未遇到任何的凶险,可是每个人的心情都因为看到大康百姓的苦难状况而变得异常沉重,离开的时候还是夏日,抵达康都之时却已经到了深秋时分。

    康都城外的官道之上落叶纷纷,远远望去犹如铺成了一条黄金通道,如此美丽的深秋景色,却因为心情的缘故而无心欣赏。

    维萨骑在一匹胭脂马之上和胡小天并辔而行,看到胡小天表情凝重,剑眉紧锁,柔声问道:“主人,前方就是康都了,为何你显得不开心呢?”

    胡小天抬起头举目望去,以他的目力已经可以看到康都巍峨的城郭,可是他的内心却没有丝毫的喜悦,返回康都并不意味着此次任务结束,等待他的肯定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风骤雨,老皇帝没有得偿所愿收回西川,肯定会生出新的阴谋针对自己,不知父亲出海之后还顺利吗?

    胡小天这些天始终在做着同一个噩梦,他梦到父亲的船队在海上遭遇了风浪,他梦到慕容飞烟惨白的面孔,无神的双眼,胡小天甚至不敢细想下去,长舒了一口气道:“就快到了。”

    杨令奇骑马从后方赶了上来,低声道:“府主是担心皇上的态度吧?”

    胡小天道:“他教给我的使命我已经完成,就算是找我麻烦也需要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杨令奇道:“府主应该先去见见永阳公主。”

    胡小天点了点头,他也是这么想,想要无风无浪地渡过这场危机,必须要七七出面,自己的这位小未婚妻应该还不想这么早就当了寡妇。

    前方有人纵马向这边飞驰而来,胡小天第一个认出来人竟然是梁大壮,心中不由得感到奇怪,这厮怎么知道自己回来?他们回程尽量保持低调,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具体的归程。

    梁大壮奔到他们面前,翻身下马,扑通一声就跪在胡小天的马前,气喘吁吁道:“少爷,您总算回来了……夫人……夫人……她不行了……”

    胡小天如同被晴空霹雳击中,不能置信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梁大壮含泪道:“少爷走后没几天,夫人就病了,然后老爷又走了,夫人的病情不断加重,我托人往西川送信,却不知为何没有找到少爷,我们遍请名医,夫人的情况却始终没有任何好转,这两天情况越来越差,如果不是等着少爷回来,恐怕她根本支持不到现在,于是我就在这城外守着,等少爷归来,皇天有眼,少爷您……”身边却如同一阵旋风刮过,却是胡小天纵马扬鞭,骑着小灰如同一道灰色闪电风驰电掣般向康都城的方向狂奔而去。

    胡小天不敢相信,离去之时母亲的身体明明是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生病,而且会病得如此严重?眼前浮现出母亲慈祥的面容,想起自己离家之时,母亲依依不舍的酸楚面容,胡小天心如刀割,如果知道事情会是这个样子,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去西川。这些日子自己始终心情沉重,看来心中早有预感,为何自己归程如此缓慢,如果早几天过来那该有多好。

    胡小天一路狂奔回到了尚书府,进入府门仍然纵马狂奔,惊得一帮下人纷纷闪避,来到父母所住的院落,胡小天翻身下马,大声道:“娘!娘!不孝儿小天回来了!”

    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