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六十五章 拔刀相助(上)
    胡小天道:“我听人说楚扶风却是被他的结拜兄弟设计而死。800</strong>”他并没有点明是老皇帝龙宣恩做得这件事。

    老叫花子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楚扶风学究天人,一手创建了天机局,为皇上登基立下汗马功劳,可是这世上的任何事都分为两极,想要保全自己,最好还是奉行中庸之道,一旦功高盖主,又或是掌握了别人的秘密,那么就会在不知不觉中招来杀身之祸。”

    胡小天心中暗忖,当年楚扶风之所以被害应该就是如此。

    老叫花子看了胡小天一眼道:“伴君如伴虎,以你今时今日的武功和实力,为何不尽早带着你的家人脱离朝廷,隐居于山水之间,也可落得逍遥快活。”

    胡小天微笑道:“多谢前辈提醒,晚辈也有这样的打算,只是身在乱世,就算隐居于山水之间也未必能够得到真正的太平,前辈大隐于市,是否真正做到逍遥自在,心无羁绊呢?”

    老叫花子被胡小天问住,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过了一会儿他方才叹了口气道:“世上的人心比你想象中要险恶得多。“

    “前辈能否多给小天一些启示?”胡小天虚心求教道。

    老叫花子道:“知道的越多你就越痛苦,其实很多时候聪明人都不如一个傻子来得快乐。”

    胡小天听出他话里有话,自己过去就是一个人事不知的傻子,根本不知愁为何物,难道老叫花子说得就是自己?有什么事情能让自己痛苦?为何他不言明?胡小天几乎能够断定老叫花子就是虚凌空,就是自己的外公。可是他也明白老叫花子绝不会轻易承认,胡小天道:“前辈说得不错,人心叵测。就算同胞兄妹,亲生父母也未必能够全信!”他是故意这样说。

    可老叫花子闻言却勃然色变,失声道:“你……你说什么?”

    胡小天道:“我是说父母双亲也可能会骗你。”

    老叫花子道:“你爹娘骗过你吗?”

    胡小天淡然笑道:“只是这样一说,我爹娘对我好的很,他们当然不会骗我。”

    老叫花子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长叹了一口气道:“说得不错。&#65288;&#56;&#48;&#48;&#23567;&#35828;&#32593;&#32;&#87;&#119;&#119;&#46;&#56;&#48;&#48;&#66;&#111;&#111;&#107;&#46;&#78;&#101;&#116;&#32;&#25552;&#20379;&#84;&#120;&#116;&#20813;&#36153;&#19979;&#36733;&#65289;情薄如纸,这世上唯有感情二字是最不可靠的。”

    胡小天道:“前辈是不是在感情上受过伤害,说起话来如此的悲观?”

    老叫花子道:“我向来如此悲观!”

    胡小天道:“我只是想不通,当年我外公为何会不辞而别,弃妻子儿女于不顾,你说他是不是太过绝情了?”

    老叫花子怒道:“你们家的事情我怎么知道?”他似乎真的有些生气了,霍然站起身来。

    胡小天道:“前辈别急着走,我还有话问您呢。”

    老叫花子跺了跺脚道:“问个屁啊,老子好好的心情全都被你给败坏了。”他转身指着胡小天的鼻子道:“若是珍惜你自己的性命。就尽早离开朝堂那个是非之地。”

    胡小天道:“前辈虽然武功高强,可是在这方面的心思却单纯得很。”

    老叫花子怒道:“老子哪里单纯了?”

    胡小天道:“我若是想走随时可走,可是我的爹娘怎么办?”

    老叫花子道:“你操心他们,他们未必需要你操心……”说完这句话,再不停留,宛如一溜烟般消失于围墙之外。

    胡小天呆呆站在原地,老叫花子最后的那句话久久回荡在他的耳边,你操心他们。他们未必需要你操心。在他心中已然认定老叫花子是自己的外公无疑,外公的武功应该算的上是当世屈指可数的人物。他为何眼睁睁看着胡氏落难而袖手旁观?还有金陵徐氏,徐老太太富可敌国,为何面对胡家的事情不闻不问?甚至连自己这个亲外孙净身入宫都没有任何的表示,这其中究竟藏有怎样的秘密?

    母亲应该对所有的事情都不清楚,可父亲应该知道不少的内幕,他为何不告诉自己知道呢?

    胡小天醒来的时候。发现外面已经是日上三竿,他昨晚二更方才返回客栈,可能是连日奔波的缘故,这一晚睡得实在香甜,原本想要一早起床动身的想法看来就要落空了。

    拉开房门走出门外。看到维萨走了过来,红扑扑的俏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主人醒了!”

    胡小天打了个哈欠道:“这么晚了,也不叫我!”

    维萨道:“觉得主人奔波辛苦,所以想让您多睡一会儿。”她为胡小天打来热水洗脸,胡小天洗脸漱口的功夫,她将早饭也端了进来。

    胡小天道:“熊天霸他们几个呢?”

    维萨道:“他们一早就起来了,说是出去转转,现在应该回来了。”

    说话间梁英豪已经回来了,先来到胡小天的房内报到,胡小天看到熊天霸没有跟他一起回来,担心那小子生事。

    梁英豪道:“府主不用担心,杨先生跟他们在一起,就在临街上买些当地土产,熊天霸说是要带回去给父亲。”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倒是一个孝顺孩子。”

    梁英豪道:“府主,咱们何时动身?”

    胡小天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是正午了,本来打算一早离开燮州,可因为自己睡过了头,行程被他耽搁,胡小天想了想道:“今天不走了,在燮州多呆一天,明儿一早出发。”

    梁英豪笑道:“如此最好,大家刚好调整休息一天,我去通知他们。”

    胡小天向维萨道:“维萨,咱们也出去转转,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买些回来。”

    维萨点了点头,欢快如同小鸟一般。

    三人一起来到梁英豪口中的市集,胡小天陪着维萨慢慢逛街,梁英豪则跟他们分手去找熊天霸几人。

    维萨虽然已经是第二次来到中原,可是过去都是以女奴身份前来,根本没有机会好好体会这边的风土人情,更不用说悠然自得的逛街,而且过去无时无刻不是提心吊胆,现在有胡小天在她身边,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安全和踏实。维萨毕竟是异域美女,金发蓝眼一来到市集就吸引了无数路人的注目。

    维萨被人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胡小天却坦然的很,维萨小声对胡小天道:“咱们还是回去吧,好多人都在看我。”

    胡小天笑道:“那是因为你漂亮,眼睛长在别人身上,他们想看随便看就是。”

    维萨咬了咬樱唇道:“我感觉自己跟怪物似的。”

    胡小天笑道:“天下间有那么美丽的怪物吗?你不必在乎他人的眼神,只要记住在我眼中维萨是最漂亮的。”

    维萨俏脸绯红,小声道:“主人不觉得我奇怪就好,维萨不在乎他们的眼神,只要主人不讨厌维萨就够了!”说话的时候羞赧无比,娇羞的神态让胡小天一阵心猿意马。

    他指了指前方的首饰店:“走去看看,给你买些中原的饰品。”

    维萨摇了摇头道:“维萨不要,看看就好,不想主人为维萨破费。”

    胡小天哈哈大笑,这洋妞还真是淳朴呢。

    此时前方忽然一人匆匆跑了过来,后方传来呼喝追赶之声。

    “抓住那个吃白饭的,别让他跑了!”

    却是一个蓬头垢面的精壮青年,慌不择路地朝这边跑来,一边跑,一边啃着手里的烧鸡,后面跟着一群汉子,手握菜刀棍棒,正是从不远处酒楼内追出来的。

    胡小天看到那青年不由得一怔,原来那青年他认识,正是青云县曾经追随过他的柳阔海,却不知他为何会沦落到如今的境地。

    胡小天上前拦住柳阔海的道路,柳阔海忙着逃走根本没看清楚眼前人是谁,挥手就是一拳,大吼道:“让开!”

    胡小天眼疾手快,一把就将他的手腕握住,柳阔海被胡小天攥住手腕,感觉如同被铁钳夹住,腕骨似乎都要断了,痛得他呲牙咧嘴,方才知道自己可能遇到高手了,举目望去,不能置信地将一双眼睛瞪得滚圆,继而眼圈红了,嘶哑这喉咙叫道:“胡大人……当真是你吗?阔海不是做梦吧?”

    胡小天见他认出自己方才放开他的手腕道:“阔海,怎么回事?”

    此时那帮追杀者已经来到近前,柳阔海道:“胡大人,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您只当没有遇到过我!”他将手中烧鸡扔在地上,扬起双拳怒吼道:“老子没钱咋地,全都上来,让我痛痛快快打上一场。”

    胡小天心中暗笑,这柳阔海真是一个莽汉,没钱吃白饭还那么理直气壮。既然可以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算问题,他拍了拍柳阔海的肩膀,来到他身边,向那群人道:“我这位小兄弟故意跟你们开了个玩笑,我跟他打赌,他若是敢吃白饭不给钱跑到这里,我就输给他五两金子。”他从腰间掏出一锭黄金扔给了那群讨债之人。那群人其实都是酒楼内的厨师伙计,追出来也不过是为了讨要饭钱,这锭黄金付柳阔海的饭钱肯定是绰绰有余,那群人得了金子自然心满意足,点了点头转身离去。(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