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六十四章月满则亏(下)
    胡小天其实已经完全想通了其中的道理,月满则亏,水满则溢,如果能够做到将身体变成调节水量的水库,那么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射日真经无疑就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老叫花子道:“有一门功夫叫神魔灭世拳,威力巨大,可是却少有人修炼,一是因为对修炼者内功要求极高,二是因为此路拳法对内力损耗巨大,真正有资格修炼神魔灭世拳的全都称得上高手,而这级数的高手又懂得权衡利弊,很少有人会去修炼这种损耗内力的武功。”

    胡小天道:“我不怕损耗,损耗的越多越好。”

    老叫花子道:“你着什么急?我说过一定要教你吗?”

    胡小天笑道:“您老不会是刚巧出现在这里的吧?在我心中您比我亲爹对我还好,如果不是我爷爷早就死了,我肯定认为您就是我亲爷爷。”他看到老叫花子脸上的表情非常古怪,停顿了一下又道:“对了,我还有个外公的,只是离家出走四十年了,你该不是我外公吧?”

    老叫花子皱了皱眉头:“臭小子,你少跟我攀亲,我老叫花子终身未娶,孤身一人,哪有什么亲人!”

    胡小天道:“终身未娶并不代表着一辈子没碰过女人,看您老当益壮,威风凛凛的样子,年轻的时候想必也是一位高大威猛,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翩翩美少年,想追求你的美女肯定数不胜数。”

    老叫花子被这通马屁拍得居然是相当的舒服,点了点头道:“这话倒是没有说错,我年轻的时候要比你长得英俊,人品比你更是端正得多。”

    胡小天道:“可这天下间没有坐怀不乱的真君子。您当年那么英俊,招蜂引蝶是免不了的,年轻人血气方刚,一时把持不住玩个**啥的也常见,搞不好就有几位红颜知己珠胎暗结。给你生下几个私生子私生女啥的,您老虽然不知道,可说不定早已子孙遍天下了。”

    老叫花子气得满脸通红:“你放屁!老子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胡小天才不怕他,呵呵笑道:“您老现在当然不是那么随便的人,毕竟年纪大了,有心无力。这方面已经没有需求了,可年轻时候肝火旺盛,除非是太监,不然不可能没有这方面的要求……”

    老叫花子结结巴巴道:“放屁!放屁!简直是一派胡言,你当我像你一样勾三搭四。处处留情?”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我也觉得自己实在是多情了一点。“

    “何止是多情,简直是滥情!”老叫化总算找到了一个报复的机会,说话毫不留情。

    胡小天道:“奇怪啊,人家都说儿女的性情得之于父母,我爹却是一个重情重义的老实人,他只有我娘一个老婆,别的女人连一眼都不会多看,我娘也是只对我爹好。更是一心一意,所以我得从他们上一代找原因,据说我爷爷也是个至情至圣的真君子。所以毛病就出在我外公身上了。”胡小天偷瞥了老叫花子一眼,看到老叫花子抓耳挠腮,显得很不自在。

    胡小天心中暗笑,十有八九这老叫花子就是自己的外公虚凌空,不然他何以会对自己如此之好。胡小天道:“要说我外公也是一个大大有名的人物,他叫虚凌空。当年也是英俊潇洒,年少多金。不过他生性多情,喜新厌旧。勾三搭四,对家庭也是极不负责,四十年前居然扔下糟糠之妻,撇下儿女,离家出走,自此以后人间蒸发,杳无音讯。”

    老叫花子道:“此人当真混账,不过你外公不是姓徐吗?怎么会变成了姓虚?”

    胡小天道:“我也是好不容易才查到,原来虚凌空是我亲外公,不怕你笑话,我总觉得你就是虚凌空,你就是我那个不负责任的外公呢。”

    “放屁!一派胡言!”老叫花子似乎除了这句话就没有别的反驳手段了。

    胡小天道:“不然你会那么好心帮我?”

    老叫花子忍不住骂道:“娘的!遇见你这个没良心的龟孙子算老叫花子倒了八辈子霉,老子念你可怜,好心做善事,你居然把我往坏处想?你你你……真是气死我也……”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前辈,不瞒您说,我原本对这个世界已经充满绝望,以为人间全都是尔虞我诈,唯利是图,阴谋算计,今天见到您方才明白,原来这人世间还是有真情在的,还有好人在的。”

    老叫花子嘴巴一撇:“那是当然!”

    胡小天道:“虽然我知道您不可能是我外公,可我心中仍然希望您是,我若是能有您这样的外公,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老叫花子道:“废话少说,神魔灭世拳你到底学还是不学?”

    胡小天连连点头道:“学,当然要学!可是您应该不会白白教我这门武功,该不是有什么条件吧?”

    老叫花子嘿嘿笑道:“果然聪明,天下间哪有免费的午餐。”

    胡小天双手捂胸故作惊慌道:“咱们有言在先,牺牲色相我无论如何都不答应!”

    老叫花子被这厮弄得真是哭笑不得了,指着他的鼻子道:“你撒泡尿看看你的熊样,是公是母我还分得清楚。”

    胡小天笑道:“您老这意思是因为我是个爷们所以才断了念想?如果我是个黄花大闺女您岂不是就色胆从心生?”

    “我呸!胡不为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歪瓜裂枣!”

    胡小天道:“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事儿不怪我爹,全都是他老丈人不好。”他心中认定了老叫花子就是自己的外公虚凌空,所以故意这样说刺激对方。

    换成别人早就拂袖而去,老叫花子居然逆来顺受听了这么多不敬的话,还肯留下来教胡小天神魔灭世拳,两人来到后院之中,老叫花子道:“这套神魔灭世拳乃是前朝高手姬天行所创,姬天行死后三百年中没有任何人练成。”

    胡小天插口道:“你老也没练成?”

    老叫花子双目一瞪:“当然没有练成?我有大把的武功秘籍去练,何苦去练这种杀人一万自损五千的功夫!”

    胡小天道:“那这三百年如何传承下来的?”这倒是问到了关键所在,既然出了姬天行之外无人修炼成功,那么这门功夫究竟是如何传承的呢?

    老叫花子道:“十多年前,我偶然在一座石窟内发现了这套拳谱,那石窟正是当年姬天行闭关练功的地方,我看到这套拳法威力惊人,但是对自身内力损耗极大,往往使用一次就会损耗掉许多内力,可以说除非内力登峰造极之人修炼这套武功有害无益,我并没有修炼只是将拳谱抄录下来。”

    胡小天听他说得认真也就收起了玩笑,老老实实跟老叫花子学习起了这套神魔灭世拳,这套拳法重在内力的运用,老叫花子只是教给胡小天招式和动作,至于内力运用之法,他将拳谱背诵一遍,让胡小天牢牢记下,真正的修炼还要靠胡小天自己。教给胡小天这套拳法的本意就是让他消耗内力,胡小天现在的内力称得上是登峰造极,当世之中罕有人可以匹敌,连老叫花子也比不上,只是在内力的运用方面,胡小天还差太多火候。

    胡小天将整套拳法记下已经是一更时分,老叫花子在一旁看着他将招式打得丝毫不差,满意地点了点头,拿起酒葫芦又灌了几口。

    胡小天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来到他身边坐下:“前辈知道虚凌空吗?”

    老叫花子点了点头道:“听说过这号人物,只是从未有过什么交往。”

    胡小天道:“楚扶风呢?”

    “也听说,据说楚扶风乃是天下间第一号奇人异士,上知天文,下通地理,术数星相无数不通。”

    胡小天道:“洪北漠这个人前辈熟不熟悉?”

    “洪北漠?你说得可是统领天机局的洪北漠?”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正是!”

    “他好像是楚扶风身边炼丹的药僮吧。”

    胡小天道:“前辈知不知道楚扶风、虚凌空和当今皇上乃是结拜兄弟?”

    老叫花子又灌了一口酒,双目露出迷惘之色:“此事倒是听说过一些,可是江湖传言未必可信。”

    胡小天道:“前辈听说过什么传言不妨跟我说说,你我毕竟是师徒一场。”

    老叫花子冷冷道:“你不是我徒弟,我帮你也是受人之托。”他将酒葫芦放下,抬头凝望空中的夜月,若有所思,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听说楚扶风写了一本《乾坤开物》这本乾坤开物之中凝聚了他毕生的心血,楚扶风去世之时唯独少了其中的一部分。”

    胡小天道:“可是丹鼎篇?”

    老叫花子点了点头道:“看来你知道这件事。”

    胡小天道:“在天龙寺听说了一些,有人说楚扶风悟出了长生不老之道,丹鼎篇中记载得就是这方面的内容。”

    老叫花子道:“我没看过什么乾坤开物,更加没有机会见到其中的丹鼎篇,所以长生不老的事情是真是假我也无从得知,不过这世上万事万物都有自己的受限,别说是人,就算是山川草木也没可能永垂不朽。”

    三更送上,诚恳求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