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六十二章前后夹击(下)
    千钧一发之时,胡小天脚下的地面却突然坍陷下去,上天无路,入地有门,一直潜伏在地底展开游击战术的梁英豪早已察觉到局势不对,在胡小天遭遇前后夹击的关键时刻,打通他脚下的地面,胡小天的身躯从地洞中掉落下去。

    刀魔本来料定了胡小天无路可逃,却想不到突然又发生这样的变故,胡小天竟然从两人的夹击之中逃生。

    熊天霸眼前突然失去了目标,呆呆望着地洞,猛然抬起头来,正看到从烽火台上俯冲而下的刀魔,他暴吼一声,竟然扬起大铁锤照着刀魔当胸砸去。

    刀魔风行云对这个莽撞的黑小子并不了解,甚至搞不清熊天霸隶属的阵营,仓促之中扬起秀眉刀向铁锤劈去,风行云对刀气的运用也没有达到信手拈来随心所欲的地步,尤其是在这种近距离的情况下。

    秀眉刀和大铁锤硬碰硬对了一记,当的一声,火星四射,风行云手中秀眉刀反弹而起,如果不是他后撤一步,刀尖几乎就要伤到自己,风行云此时方才正视眼前这个黑黝黝的少年,在他的记忆之中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强劲膂力的对手,此子竟然是天生神力。

    熊天霸眼神直愣愣地望着自己的大锤,在刚才的碰撞之中,大铁锤被锋利的秀眉刀划出一道深痕,熊天霸对这双大铁锤爱到了极致,可以说他对铁锤的感情已经融入到了他的血液之中,看到铁锤竟然被划出深痕,心中痛惜无比,旋即痛惜就变成了愤怒。愤怒又变成了对刀魔风行云的仇恨,居然短时间内忘记了击杀胡小天的事情,一双血红的眼睛死死盯住刀魔,喉头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刀魔风行云看到他的目光也感觉有些不对,扬起手中秀眉刀低声道:“我们不是敌人!”他错以为熊天霸隶属沙迦人的阵营。

    熊天霸将牙齿咬得嘎嘣嘎嘣直响。向前跨出一步,双锤如同风车般向风行云兜头盖脸砸了过去。

    风行云开始之时并未对熊天霸产生杀心,可没想到这厮不通情理,上来就是要跟自己拼命的节奏,论武功论实战经验风行云无疑要超出熊天霸许多,可是熊天霸也有他的长处。本来就是个不怕死的莽汉,意识被摄魂师多吉所控制之后更是不惜一切,拥有排山倒海的天生神力,再加上此时六亲不认的猛劲儿,就算是风行云这种级数的高手也得选择避其锋芒。

    风行云被熊天霸一轮疯狂攻击逼迫得后退数步。他暗自着恼,再不管这厮是什么来头,利用灵活的步伐,突然绕到熊天霸的后方,扬起秀眉刀照着熊天霸的后心狠狠戳去。

    虽然熊天霸攻击力惊人,但是在风行云的眼中此子仍然不过是个莽夫罢了。刀锋戳中熊天霸的后心,却无法刺入他的背甲,风行云这才知道熊天霸所穿的外甲乃是不可多得的宝物。

    熊天霸凭借七重磷火甲挡住了风行云的致命一击。此时已经迅速转过身来,一锤照着风行云的脑袋问候了过来,嘴上还大吼着:“砸脑袋啊!”

    风行云不得不向后退去。熊天霸一旦得势绝不给对手喘息之机,一双大锤挥舞得霍霍生风,化为漫天锤影朝风行云招呼而去。

    风行云连连后退之时,后方地面却蓬!的一声从中洞开,胡小天的身躯破洞而出,手中藏锋直刺风行云的后心。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风行云报应不爽。刚刚偷袭胡小天,却想不到转眼之间自己也落入了前后夹击的境地。

    风行云身躯不可思议地拧转过来。手中秀眉刀划出一道光弧,刀气脱离秀眉刀飞掠而出,和胡小天发出的无形剑气于虚空中相撞,一声巨大的气爆声在暗夜中响起,旋即以撞击点为中心,翻腾的气浪向周围疯狂奔涌而去。刀魔风行云几乎用尽全力方才挡住胡小天的这一剑,此时熊天霸的大锤也来到了他的后心,危急之中,风行云身躯向左侧平移,饶是如此仍然被大锤的边缘扫了一下,虽然没有被击中要害,可是熊天霸的大锤何等份量,一扫之下,风行云左肋的肋骨已经被撞断了三根,只感到胸前一窒,痛得他险些晕厥过去。

    胡小天看到风行云的身形停顿下来,大喜过望,他岂肯放过铲除刀魔的良机,如果此人仍然活在世上以后必然还会找自己的麻烦,扬起藏锋照着风行云的颈部横削而去。

    风行云神情黯然,他万万想不到自己竟然会稀里糊涂地死在了两个年轻人的夹击之中,眼看剑锋就要切入他的咽喉,一只黑黝黝的大锤却从一旁撞击在剑身之上,咣!的一声巨响,把胡小天震得一愣。

    刀魔风行云却在这声震响中清醒了过来,原来是熊天霸在生死关头挡住了胡小天的大剑,救了刀魔的性命。

    风行云是彻底糊涂了,这傻小子究竟是何方阵营?根本分不清敌我,一会儿跟着自己一起攻击胡小天,一会儿跟着胡小天一起刺杀自己,而且全都是认认真真兢兢业业尽力而为,这厮莫不是个傻子不成?

    胡小天真是哭笑不得,熊天霸在关键时刻坏了自己的好事,他大吼道:“熊孩子,你醒醒!”

    熊孩子没醒过来,风行云却趁机飘出两丈开外,看到熊天霸状如疯魔一般挥舞大锤向胡小天疯狂攻击,他惊魂未定,喘息了两口,感觉呼吸之时牵动左肋伤处,刺痛连连,风行云从腰间取出一颗红色丹药塞入口中,嚼碎之后,一股清凉的津液顺着他的喉头滑落,顷刻之间疼痛顿时消失,他挺起秀眉刀,准备再次发动攻击。

    此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阵低沉嘶哑的吟诵之声,有些像是诵经之声,可仔细倾听又不是太像,那声音似乎有种魔力,丝丝缕缕地钻入耳廓之中,虽然声音聒噪,可仍然忍不住想去听,风行云举目望去,方才发现那声音是从黑衣人阵营中传出,伴随着这一声声的吟诵,随之传来金钵敲击之声,刀魔忽然感到一阵脸红心跳,心跳的节奏竟然随着对方敲击金钵的声音而动。

    刀魔风行云暗叫不妙,他用力闭上双目,一狠心将舌尖咬破,疼痛让他短时间内清醒过来,以双手掩住耳朵,甚至连秀眉刀掉落在地都顾不上看,没命地向远方奔去。

    熊天霸被多吉迷魂在先,脑海中之认准了要杀胡小天,反倒没有受到这声音的干扰,反倒是胡小天听到这声音,不由得呆了一下,他一直提防对方用眼睛摄魂,始终不敢和对方目光相对,却想不到在对方的阵营之中竟然还另有摄魂高手存在。

    嘶哑的声音越来越大,胡小天强行收敛心神,忍受着这古怪聒噪的声音,一声声金钵敲响的声音越来越急,如同有人用针不停扎在内心深处。胡小天的丹田气海内气息剧烈翻腾,如同巨浪连连,他不得不将大部分的精力用来对抗突然变得汹涌澎湃的内息。

    熊天霸的攻势却比起刚才更加凶猛,胡小天在潜意识之中变换着躲狗十八步,完全出自本能躲避着熊天霸的疯狂攻击,翻腾飞舞的两只大锤幻化出漫天锤影,宛如浊浪滔天的海洋,而胡小天已经成为海洋中颠沛流离的孤舟,随时都有覆舟之危。

    多吉从另外一侧纵马行出,他的手中举着一颗夜明珠,托在胸前,照亮他一双变幻莫测的蓝色眼眸。嘶哑的诵念声越来越急,金钵的敲击声也变得密集如同雨点。

    胡小天的承受能力就要达到极限,他的步伐开始变得涣散起来,心跳节奏被金钵声带得不断加速,丹田气海之中诸多异种真气相互冲突抵触,感觉丹田即将就要爆裂,经脉之中真气乱窜,身体的每一部分似乎就要撕裂开来。

    一曲悠扬的笛声从六角城内响起,犹如春风化雨,滋润了胡小天的心田,这神奇的乐曲让胡小天狂奔乱跳的内心在顷刻间平息了下来,即将燃烧爆裂的丹田也被这场春雨浇灭了烈火,那笛声轻柔婉转,犹如秋日少女的呢喃,又如三月温柔的春风,虽然声音不大,却轻易就压制住那聒噪的吟诵声。

    熊天霸的大锤距离胡小天的脑袋只有一尺,如果胡小天清醒得再晚上一刻,只怕脑袋就要跟大铁锤比拼一下硬度了。胡小天双脚在地上猛然一蹬,身躯凌空飞起,施展驭翔术在半空中一个转折俯冲而下。

    多吉抬起头来,目光盯住胡小天的面门,胡小天在他抬起双目之前已经认准了他的方向,在空中挥舞大剑藏锋,爆发出一声发自内心的怒吼,藏锋划破夜空,一道无形剑气脱离剑身力劈而出。

    多吉坐在马上,忽然身体挺直,先是看到他手中的夜明珠掉落在地上,然后他的身体对折向后倒下,上半截身体跌落在黄土地上,坐骑此时方才惊恐地发出一声嘶鸣,带着仍然在喷射鲜血的下半身向远方逃去。

    又是三更送上,已经出现在更新榜上,勤快的老章鱼还是值得投票的,敢投满二百张月票吗?今天我就再来一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