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六十一章一网打尽(上)
    李天衡果然信守承诺,不但放任胡小天一行自由离去,而且还赠给了胡小天一枚通关令箭,凭借着这支令箭可以在西川境内畅通无阻。旭日东升之时,胡小天一行已经出了西州的东门,方才离开大门,就听到后方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转身望去,却见一队黑甲骑兵飞速向他们追赶而来。

    胡小天一行顿时警惕起来,熊天霸摘下悬挂在马鞍上的两只大锤,若是前来追杀,他第一个冲上去跟这帮人血拼到底。

    胡小天目力强劲,看到为首一人正是沙迦十二王子霍格,冷静道:“不用惊慌,我来应付。”虽然李天衡答应让他们离去,可是他们今次离开的队伍之中多了一个维萨,为了稳妥起见,唐铁鑫和梁英豪对车辆进行了改动,让维萨躲在车辆的底部夹层内,以免被人发现。

    胡小天调转马头,骑着小灰缓缓迎了上去,在距离对方还有十丈处停下脚步,双手抱拳,朗声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兄长来了!”

    霍格哈哈大笑,在他身边一名黑甲武士身材高瘦,脸色蜡黄,高鼻深目,一双蓝色眼眸眼波荡漾深不可测,鹰鼻之下生有两撇八字胡须,嘴唇极薄如同刀削。胡小天的目光只看了此人一眼就能够断定他就是那晚偷袭自己的摄魂师,慌忙回避对方的眼神,目光落在霍格脸上。

    霍格道:“兄弟,怎么走得这么匆忙?都不说一声就走,是不是眼中根本没有我这个当哥哥的?”

    胡小天笑道:“哥哥哪里的话?我是着急赶回康都复命,所以顾不上跟你道别了,还望大哥体谅我的难处,千万不要跟兄弟一般见识。”心中暗自警惕。霍格何以知道自己离开?自己凭借李天衡的通关令箭在门前并没有受到任何得盘问和留难,按理说李天衡也不会将消息透露给他,难道是李天衡身边的人走露了风声?

    霍格道:“兄弟不必担心,岳父大人已经说过,两国交兵不斩来使,也通报各处不得为难各国使团。”

    胡小天道:“大帅的伤情如何?”他故意这样问。意在探听霍格是否知道李天衡的真实状况。

    霍格叹了口气道:“据说性命无碍,不过还在帅府休养,连我都没有得到允许去探望呢。”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如果霍格所说属实,看来他并没有见过李天衡,也就是说这消息不是李天衡透露给他,十有**是李天衡身边亲近的人。胡小天道:“大哥从何处得知我离去的事情呢?”

    霍格道:“寿宴发生刺杀之后,整个西州城内风声鹤唳,我先是听说这件事可能和你有关。害得我好不担心,后来又听说此事与你无关,大帅又下令不可因此事而滋扰各大使团,我才放下心来,开始四处打听你的下落,宣宁驿馆我也去了几趟,可非但没有找到你,连你的手下也找不到了。于是我就派遣手下在西州四门等候,一旦发现兄弟的踪影就及时来报。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还是让我找到兄弟了。”

    胡小天才不会相信他的说辞,笑道:“我也是担心被人误会,所以找了个偏僻的地方藏了起来,得知大帅没有怀疑我们,同意使团自由离去。这才离开。多谢大哥挂怀,这份情谊兄弟铭记于心,不过今日我不能多留,以免夜长梦多。”

    霍格呵呵笑道:“明白,明白!”他向一旁伸出手去。手下武士将酒囊递给他,霍格拔开瓶塞,仰首灌了一半,然后递给胡小天道:“兄弟此去康都路途漫漫,千里迢迢,为兄仅以这囊水酒给你饯行了。”

    胡小天暗叹,沙迦人还真是不讲究卫生,你这是逼着我喝你的口水啊,不过胡小天也没有嫌弃,接过霍格递来的酒囊,也喝了两口,然后递给了霍格,暗自盘算,他既然敢先喝,酒里十有**不会下毒,而且自己的体质异乎常人,就算酒中有毒也害不到自己。胡小天向霍格抱拳道:“大哥留步,我先走了!”

    霍格抱拳还礼:“兄弟珍重!”

    胡小天拨马回头,向己方的车队奔去。

    霍格坐在马上望着胡小天一行远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他低声道:“多吉!”

    身边黑甲武士右手抚胸恭敬向他行礼:“王子殿下!”

    霍格道:“你认不认得他?”

    多吉深邃的蓝眼睛闪过一丝阴冷的光芒:“启禀殿下,我敢断定那晚劫持维萨的就是他!”

    霍格道:“相貌全然不同,你怎敢断定?”

    多吉道:“一个人的样貌可以改变,可是眼神却无法伪装,更何况他根本不敢和我的目光正面接触,分明是对我抱有极大的戒心。”

    霍格缓缓diǎn了diǎn头道:“你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多吉道:“王子殿下尽管放心!”

    胡小天返回队伍之后,马上下令众人急速行进,中途不可耽搁,他们沿着官道一路狂奔,梁英豪和熊天霸一左一右跟在胡小天的两旁,熊天霸道:“三叔,为什么走得那么急?担心有追兵吗?”

    胡小天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我看他这次送行必有目的。”

    熊天霸豪情万丈道:“只要他们敢追上来,我就将他们的脑袋全都当成西瓜给轰了。”

    胡小天道:“他们不敢在西州附近下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还是尽量争取摆脱他们。”

    中午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开西州百里之遥,胡小天担心藏身在车底的维萨禁受不住长途颠簸,让众人停下来稍事休息,又让熊天霸折返回头去刺探有无追兵。

    确信周围无人,方才将维萨从车底的夹层中放了出来,维萨经过这一路颠簸,骨头都要散架了,不过她终于可以逃脱牢笼,再次追随在主人身边,心中的喜悦让她忘记了颠簸之苦。

    杨令奇来到胡小天身边,低声道:“府主担心沙迦人会对咱们不利?”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如果我没猜错,我带维萨离开的事情已经败露了。”

    杨令奇道:“何以见得?府主前往营救之时不是易容了吗?”

    胡小天道:“霍格身边的那个沙迦人非常厉害,他是沙迦摄魂师,可以通过眼神控制人的意识,刚才我有意识避过他的目光,已经露出了破绽。”

    杨令奇道:“难道府主认为他们会为了一个女奴就会不惜代价来追杀你?”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霍格这个人粗中有细,大智若愚,别看他表面粗犷豪放,可心机很深,他真正担心的是那天晚上他和薛胜景的谈话内容可能被我听到,为了确保他们的秘密不会泄露出去,他会不惜代价来除掉我。”

    杨令奇倒吸了一口冷气,胡小天说得没错,如果霍格认定胡小天听到了两国密谋的内容,那么不排除杀人灭口的可能。就算西川方面没有介入,单单是霍格刚才带来的那群武士就已经十倍于他们,想必会面临一场恶战,不过霍格应该不敢公开围剿他们,杨令奇道:“如果逃得快,咱们或许还可以摆脱他们。”

    此时熊天霸过来禀报,他向后行了五里并没有看到有人追踪他们,可能是他们行进的速度太快已经将沙迦人摆脱了,当然也可能是霍格并未派人追杀。

    维萨此时过来给几人送水,她始终以婢女的身份自居,刚刚获得自由就不忘照顾主人。

    胡小天接过水囊喝了一口,维萨精巧的鼻翼翕动了一下,轻声道:“主人喝了千里香?”

    胡小天微微一怔:“什么?”忽然想起刚才霍格敬他的酒,难道那酒中果真有毒?

    维萨道:“千里香是沙迦人特制的一种酒,饮用后身上会有种淡淡的清香,往往要历经多日才能散去,这种味道普通人是闻不出来的。”

    胡小天低头闻了闻,他自己当然闻不到任何的味道,熊天霸也好奇地凑上来闻了闻:“就是有股酒味啊,没什么特别!”

    维萨道:“沙迦人在放牧的时候,往往会在牛羊的身上撒上一些,但凡沾染上千里香的牛羊,就算走得再远,牧羊犬都可以将它们找到。”

    熊天霸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三叔!三叔,感情那帮沙迦人把你当成牛羊一样放牧呢。”

    其余人却没有笑,维萨道出的这件事绝不好笑,胡小天喝了千里香之后,等于给沙迦人留下了追踪的线索,也就是说霍格根本没有放弃对他们的追杀。胡小天心中暗骂,霍格啊霍格,别让老子再遇到你。

    几人的目光全都望向胡小天,等待他的决断,胡小天让梁英豪拿来地图,因为服下了千里香,想要摆脱沙迦人的追踪应该没有可能,按照维萨的说法,除非等这股味道自然散去,通过清洗或者是掩盖的方法根本无法去除这种味道。

    胡小天伸手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儿:“既然他们一心想要追踪咱们,咱们也不能回避,前面不远处就是六角城,我们就在这里等着,只要他们赶来,就将他们一网打尽!”胡小天握紧拳头捶打在地图之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