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六十章匪夷所思(下)
    阎伯光仗着人多,腰杆硬气了不少,冷笑道:“李天衡遇刺应该跟你们脱不开干系,若是惹火了我,我把你们全都送官。☆→☆→diǎn☆→小☆→说,..o”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道:“阎伯光,你要是带种就只管去告密,到时候看看他们会来抓谁?”阎伯光乃是出身天狼山的马匪,包括他老子阎魁在内都是西川通缉的要犯,他去报官等于自投罗网。

    阎怒娇好不容易才将阎伯光给拉走,杨令奇望着这群离去的山贼不由得摇头叹息,低声道:“府主,这里绝非久留之地,这帮山贼良莠不齐,很难说他们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胡小天笑道:“没事,咱们明天就走!”

    听到明天就可以离开西州,几人都是欣喜异常,毕竟西州的事情层出不穷,他们的处境变得越来越不利。胡小天对于营救周王的事情并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哪怕是阎怒娇也不清楚他救得究竟是谁?此事非同小可,万万不可泄露出去,一旦让龙宣恩知道是自己救了周王,坏了他的大计,恐怕会不惜一切代价报复胡家。

    胡小天向几人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李天衡不会追究咱们的事情,会放咱们顺顺利利返回大康。”

    熊天霸愕然道:“他会那么好心?”

    胡小天道:“此事不会有诈。”

    熊天霸乐道:“那敢情好啊,我刚好可以回驿馆将落在哪里的东西带走。”

    胡小天道:“当然可以,现在就可以回去收拾东西。”其实留在这里和返回驿馆完全一样,胡小天和李天衡见面之后已经明白,自己对李天衡根本不会构成任何的威胁。

    杨令奇已经觉察到了什么,等到熊天霸离去之后,低声向胡小天道:“那位维萨姑娘醒了。”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看了看维萨的房间,房间亮着灯光,灯光投射出维萨美丽的剪影映在格窗之上。

    杨令奇道:“府主去看看她吧!”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

    维萨静静坐在桌前,冰蓝色的美眸呆呆望着跳动的烛火,整个人的精神仿佛仍然游离于**之外。直到听到敲门声方才如梦初醒般眨了眨眼睛,起身去开门。看到胡小天出现在门外,美眸之中瞬间涌出晶莹的泪花,颤声道:“主人!”

    胡小天听到她这样称呼自己,知道她的神智果然已经恢复,微笑道:“你总算记得我了!”

    维萨比起在青云分别之时清减了许多,不过若说她发生最大的变化还是语言方面,记得分别的时候她对汉话一句不通,现在居然可以流利表达自己的意思,虽然口音上仍然充满了异国风味。可是本身的音质绝佳,如黄鹂鸟般悦耳。

    维萨和胡小天久别重逢,自然感到亲切无比,她将自己和胡小天别后的经历告诉了他,胡小天离开青云之时本来说去十几天就回,可是走了之后就一去不回,后来西川就风云突变,慕容飞烟也走了。临走之前给了她一些盘缠让她去投亲,维萨在当地举目无亲。再加上她金发碧眼和中原人全然不同,本想前往域蓝国,经由那里返回家乡,可是还没等她离去,就被人抓住,原来沙迦国师摩挲利看到周王将维萨送给胡小天之后一直心有不甘。派人就潜伏在青云,过去慕容飞烟在的时候,他们不敢妄动,看到慕容飞烟走了,自然无所顾忌。趁机将维萨掳走。

    就这样维萨又被带回了沙迦,原本沙迦王子霍格对她有意,可霍格回程之中带了李天衡的女儿李莫愁一起,也不敢对她妄动心思,李莫愁看到她长得漂亮就要来当了侍女,维萨本以为从此以后可以侍奉王妃左右,了却残生,却想不到王妃怀孕之时,霍格耐不住寂寞对她动手动脚,被王妃发现,王妃迁怒于维萨,于是逼着霍格将维萨带来送给她哥哥当礼物,霍格无奈之下只能将维萨带到西川,他虽然没有违背李莫愁的意思,可也没完全依从她,将维萨送给了燕王薛胜景,反正妻子只想将维萨打发出去,等回去之后只要告诉她燕王非得讨要,自己不好拒绝就能蒙混过去。

    维萨不甘心这样的命运,途中几度寻死,霍格让摄魂师控制了她的心智,这一路之上都迷迷糊糊的,幸亏遇到了胡小天,方才逃过噩运。

    胡小天听完之后,也是感触颇深,维萨的命运实在是颠沛流离,他安慰维萨道:“你不用担心,以后就跟在我的身边,绝不会再让你受半diǎn的委屈。”

    维萨含泪道:“主人,以后维萨哪里都不去,就跟在主人身边伺候。”

    胡小天想起那个摄魂师仍然心有余悸,以自己的定力,那天几乎都被摄魂师所控制,低声道:“那摄魂师是什么人?霍格身边有几名这样的高手?”

    维萨想了想道:“摄魂师只有那一个,不过沙迦像这样的人很多。”胡小天暗叹,希望以后不要遇到这帮人为好,就他目前的状况而言还缺乏有效对付摄魂师的方法。

    此时外面传来动静,胡小天让维萨早些休息,出门一看,却是唐铁鑫回来了,按照胡小天的吩咐,唐铁鑫已经准备好车马行装,随时都可以出发。

    胡小天这边积极准备离去的时候,胡金牛探头探脑过来查探情况。他刚一露头就被熊天霸发现,揪住衣领给拽了过来,挥拳喝道:“奸细,信不信老子捶扁你!”熊天霸刚才和阎伯光发生冲突,那口气到现在都没出,正想找个人狠揍一顿。

    胡金牛慌忙道:“自己人,自己人!”

    “谁跟你是自己人?”

    胡金牛指了指胡小天。

    胡小天笑道:“我们是本家,一笔写不出两个胡字。”

    熊天霸这才放了胡金牛,胡金牛笑容可掬地来到胡小天面前,看了看周围,低声道:“老弟,咱们找个清净的地方说话。”

    胡小天叫他来到自己的房间内,胡金牛将房门关上,神神秘秘道:“老弟,你们这是要走了吗?”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明天一早出发,省得给你们添麻烦啊!”

    胡金牛道:“回康都吗?”

    胡小天有些警惕地看了他一眼:“怎么?问得这么详细有什么目的啊?”

    胡金牛慌忙陪着笑道:“老弟千万别多心,咱们是堂兄弟,同宗同族,我害谁也不可能害你,我就是随口那么一问。”

    胡小天道:“你真打算在天狼山当一辈子马匪?”

    胡金牛道:“没办法,得养家糊口啊。”

    胡小天从腰间解下一个钱袋子朝他扔了过去,里面满满的全都是金叶子。

    胡金牛接过一看,被黄灿灿的金叶子晃花了眼睛,他赶紧又将钱袋子放在桌上:“使不得,使不得,我要这钱也没什么用处,让别人看到也不好,还以为我贪墨了山寨的东西。”

    胡小天道:“这些钱是给你家里人的,打家劫舍终究不是长久之计,你一心留在天狼山我也不拦你,不过你要是混不下去,随时可以来康都找我。”

    胡金牛连连diǎn头,到底是本家兄弟,对他还真是不错。

    胡小天道:“我走之后,你们最好离开这里,虽然这里非常隐秘,可毕竟不是久留之地,早日离开西州方才能够保证安全。还有,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胡金牛道:“兄弟只管说。”

    胡小天将钱袋子拿起,再次交到胡金牛的手中,胡金牛这次没有拒绝。

    胡小天道:“帮我看着阎怒娇!”

    “啥?”胡金牛满头雾水地望着胡小天。

    胡小天道:“她如果有什么事情,你务必要第一时间捎信给我。”

    胡金牛愕然道:“她能有什么事情?”

    胡小天道:“比如说嫁人,比如说生子之类的事情。我欠她一个很大的人情,必须要补上。”胡小天担心胡金牛胡思乱想,所以才这样说,不过他也没有撒谎,的确欠阎怒娇一个大人情,虽然阎怒娇不愿再提这件事,也无需他负责任,胡小天却总觉得有些不安,甚至想过,万一上次春风两度,珠胎暗结,那自己必须负担起这个责任,可是他今次离去,不知何日才能返回西川,和阎怒娇更不知会不会有相见的机会,所以只能寄希望于胡金牛给自己通风报讯了。

    胡金牛重重diǎn了diǎn头道:“兄弟放心,这事儿我一定搁心里头。”他也不敢在胡小天这里多呆,担心阎伯光那边产生怀疑,说了几句匆匆走了。

    翌日清晨,胡小天醒来之后,听到一个消息,阎伯光等人一夜之间走了个干干净净,他们是经由密道连夜离开的,应该是不想被他们连累。毕竟这帮马贼都不清楚内情,以为胡小天和李天衡遇刺一事有关,生怕官兵早晚找上门来。

    胡小天听到这个消息多少有些失落,手下人已经开始准备行装,梁英豪进来请示道:“府主,咱们今天要离开吗?”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走!现在就走!”

    第二更送上!(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