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六十章 匪夷所思(上)
    夜晚在不知不觉中到来,胡小天走出宫室的时候已经是繁星满天,仰望空中群星,眼前却浮现出父亲的面孔,根据时间来推算,父亲应该已经出海前往罗宋了,和他同行的还有萧天穆、展鹏和慕容飞烟,此行罗宋是为了打通海上粮运通道,可是父亲究竟有多少事情还在瞒着自己?那张航海图为何他一望即知?关于海图的事情,为何外婆连亲生女儿都不告诉,反而要告诉他?难道仅仅是不想让母亲担忧吗?

    胡小天此前从未怀疑过父亲的动机,可是在和李天衡的那番谈话之后往事纷纷涌上了他的心头,他忽然发现太多事经不起推敲,太多事存在着疑点,只是他一直选择忽视罢了。

    身在朝中,不但要面对昏庸无道的皇上,还要处处提防身边的同僚,这样步步惊心的环境才造就了父亲深沉的心机,胡小天在心底深处为父亲开解着,可是他始终无法给出一个父亲欺瞒自己的理由。

    就算当初他没有来得及向自己解释,可皇上特赦他之后,他完全有太多的机会向自己解释清楚,就算他有着太多犹豫,在这次自己前往西川出使之前,也应该告诉自己。

    然而父亲始终没说,胡小天摇了摇头,唇角现出一丝苦笑,父亲比自己想象中更加复杂。

    如果说龙曦月的离去让胡小天对爱情感到怀疑,这次父亲的做法无疑让他对亲情也产生了动摇,如果一个人拥有了谋朝篡位的野心,那么亲情在他的心目中又会占有多大的份量?

    身后传来轻盈的脚步声,胡小天转过身去。看到阎怒娇出现在自己的身后,她的手中还拿着一个小小的蓝印花布包裹,站在夜风中,因为操劳一天的缘故,表情显得有些疲惫。脸色也有些苍白,更显得人淡如菊。

    胡小天道:“你这是?”

    阎怒娇道:“殿下的情况已经稳定了,我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所以想早点回去,免得我二哥担心。”

    胡小天道:“我送你!”

    阎怒娇摇了摇头道:“不了。”

    胡小天道:“天色已晚,你一个人回去我不放心。”

    阎怒娇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胡小天临行之前又去探望了一下周王,周王通过换血和手术之后病情稳定了下来,躺在床上睡得非常安详。周文举始终守在左右,听闻胡小天要送阎怒娇回去,点了点头道:“胡大人尽管回去就是。这边我来照应,从脉相来看,周王殿下应该已经渡过了危险期,性命无碍了。”周文举也是松了一口气,如果周王有事,只怕他也逃不过一劫。

    胡小天交代之后和阎怒娇一起离开秋华宫,李天衡此前已经明确表示不会为难他们,而且同意只要胡小天愿意。他随时都可以离开西州。不过离去之前还是应该跟他当面说一声。

    李天衡对胡小天的离去并没有感到任何的惊奇,一切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微笑道:“为何急着要走?”

    胡小天道:“周王殿下的伤情已经稳定。我留下来也没有什么用处。”

    李天衡道:“如果你担心这样回去皇上会追究你的责任,你大可留在西川,据我所知,胡大人也离开了京城。”

    胡小天诧异于李天衡消息之灵通,看来朝廷内部也有他的内应,胡小天淡然道:“留在西川我还有什么价值?”

    李天衡听出胡小天话里有话:“看来贤侄志向远大。”

    胡小天道:“没什么远大的志向。可是形势逼人,明明知道皇上会对我不利。可是我必须要回去,我娘还在康都。身为人子怎么可以弃娘亲于不顾呢。”

    李天衡赞道:“你果然是个孝子。”

    胡小天道:“李帅既然放我一马,有件事我还是跟李帅说一声的好。”他将在大雍驿馆听到的霍格和薛胜景之间的对话向李天衡说了一遍。

    李天衡听他说完,面色变极其凝重,一直以来他对霍格这个外族女婿都并不相信,他在西川和沙迦人争斗了几十年,对沙迦人的性情是了解的,这是一个充满野心和侵略性的民族,和亲只能缓和一时,绝对换不来永久的和平。

    李天衡道:“贤侄,你担心我会和大雍结盟?”

    胡小天道:“其实李帅应该比我更清楚,大雍如果灭掉大康,下一个目标就会指向西川。”

    李天衡叹了口气道:“我并无扩张的野心,只想偏安一隅,保住西川一方百姓之安宁就已足够,大康的事情我无意插手,也不会主动攻击,更不会和大雍联手。”

    胡小天心中暗叹,李天衡若是真是这样想就错了,当今乱世,并不是你不招惹别人,别人就会放弃侵略你吞并你的想法,西川地理位置何其重要,扼守中原大地的西南门户,沙迦对西川一直虎视眈眈,如果大雍一旦发兵南下,沙迦很可能会趁机击破域蓝国,到时候和大雍前后夹击,西川只怕也难以保全。

    胡小天道:“李伯伯还需多多小心,小侄言尽于此。”他必须要提醒李天衡提防沙迦在背后的动作,这不仅仅是关系到西川,更关系到未来中原的形势,这还是寿宴之后他第一次称呼李天衡为伯伯。

    李天衡望着胡小天,缓缓点了点头道:“你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只是有些时候想做大事,不可以顾忌太多。”

    胡小天微笑道:“在李伯伯的眼中,做大事难道就一定要孤家寡人六亲不认吗?”

    李天衡抿了抿嘴唇,叹了口气道:“我不瞒你,其实有人曾经委托我将你留在西川。”

    胡小天心中一怔,难道李天衡所说的是自己的父亲?看来父亲还是关心自己的,只是他这样做,有没有考虑到仍然留在康都的娘亲?他不怕皇上一怒之下将母亲杀死?以报复他们父子的离去?他低声道:“是谁?”

    李天衡道:“徐老太太!你的外婆!”

    胡小天目瞪口呆,他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天下间又有哪个母亲会狠心将自己的女儿送上绝路,自己的这个外婆还真是与众不同,做事实在是匪夷所思。

    李天衡道:“小天,如果你愿意留下,我仍然可以将无忧嫁给你。”他的目光中充满了诚意,从他的这句话足以看出他对胡小天的喜爱和欣赏。

    胡小天摇了摇头。

    “莫非你嫌弃无忧双腿残疾?”

    胡小天向李天衡深深一揖道:“李伯伯,您对我的大恩大德贤侄没齿难忘,小天绝没有嫌弃无忧妹子的意思,只是我娘仍然在京城等我,我若是不回去,我娘必死无疑。”

    李天衡道:“就算你回去你也未必能够改变她的命运,你……”李天衡欲言又止,长叹了一口气。

    胡小天隐然觉察到李天衡必然有隐瞒自己的事情,他想起刚才李天衡我无意中说出父亲离开京城的事情,这件事极其隐秘,就算皇上知道,他也没理由泄露给李天衡,七七更不会说,难道是父亲自己泄露了秘密?胡小天想起了自己交给李天衡的那封信,他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没事先偷看一眼。徐老太太、父亲他们的行事迥异常人,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在瞒着母亲?难道母亲在他们的眼中根本就无足轻重?如果连母亲都是如此,那么自己呢?

    李天衡看到胡小天心意已决,也不再劝说,胡小天临走之前,李天衡道:“无忧很喜欢你,若是你在康都遇到了什么麻烦,你随时可以回来。”

    李天衡的这句话始终回荡在胡小天的耳边,让他有些感动,可带给他更多的却是迷惑,他和李无忧只见过一面,何以会让李无忧生出这样的情感,李天衡对自己的关爱明显是受了李无忧的影响。换成过去,胡小天或许会厚着脸皮将一切归之于自己的魅力无法抵挡。可最近发生的事情却让他认清了现实,对待感情,女人永远要比男人理智的多。

    护送阎怒娇返回向阳街落脚点的时候也是小心谨慎,生怕有人随行,还好一路之上并没有发现有人尾随跟踪,顺利回到了落脚点。

    两人回去的时候,阎伯光率领一帮手下正在和熊天霸等人发生冲突,却是阎伯光看到妹妹跟随胡小天离去之后这么久都没回来,所以要出门寻找,熊天霸却坚守原则,始终记住胡小天交代的话,在他和阎怒娇回来之前任何人不得让任何人离开。阎伯光虽然对胡小天心存畏惧,可是对他的这帮部下却并不买账,更何况他手下陆续来到这边会合,人数上已经占优。

    杨令奇和梁英豪两人当然不想现在这种时候发生内部冲突的事情,两人正在劝说,刚巧胡小天回来了。

    阎伯光看到妹妹平安归来这才放下心来,指着熊天霸威胁道:“小猴子,你给我小心点。”看到熊天霸又黑又瘦所以这样称呼他。

    熊天霸性情暴烈,哪能忍受这厮的侮辱,怒吼一声道:“娘的,我这就把你揍回娘胎里去!”挥拳准备冲上的时候,却被胡小天喝止。

    阎怒娇那边也拉住了这位喜好生事的兄长。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