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五十九章醍醐灌顶(上)
    夕颜凝望胡小天的双目道:“若是你能够挽救此人的性命,我可以保证你和你的手下全都可以平安离开西州,周文举也会平安无事。…小,..o”

    胡小天道:“为什么一定要选中我?”

    夕颜道:“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现在就离开,如果你走了,周文举必死无疑,你说不定会抱憾终生。”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我真恨我自己,为什么是个好人。”

    夕颜笑道:“你才不是什么好人,只不过还有些良心罢了。”

    “你得先告诉我什么人受了伤?”

    夕颜道:“龙烨方!”

    龙烨方躺在秋华宫内,这里过去曾经是大康皇室的行宫,龙烨方羁留西川之后,就被长期软禁在这里。

    龙烨方是在李天衡寿宴当日遇刺,在李天衡寿宴遇刺的同时,有人潜入这里刺杀龙烨方,两名杀手进入秋华宫斩杀秋华宫负责保护龙烨方安全的十八名高手,龙烨方被连刺两刀,这位可怜的皇子居然没有命丧当场。

    虽然没有查明杀手的身份,胡小天却已经猜到了这件事背后的阴谋,他几乎可以断定,杀手来自大雍,刺杀龙烨方也是龙宣恩的计划之一,龙烨方已经成为李天衡手上的一张王牌,他随时可以围绕龙烨方建立起另外一个政权中心,一国岂可有二君,铲除龙烨方就等于毁去了李天衡手中的王牌。

    胡小天已经完全明白龙宣恩的计划,一环紧扣一环,自己在这一计划中只是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龙宣恩最主要的目的一是杀掉李天衡,二是铲除他的亲生儿子龙烨方,两者计划只要完成其一。就可以动摇西川的民心。

    周文举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威胁,这一天一夜他都在忙于挽救周王的性命,甚至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胡小天到来,颇感差异,这种时候胡小天的处境变得极其微妙。他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胡小天向周文举diǎn了diǎn头,低声道:“病人的情况怎样?”

    周文举道:“身上有两处刀伤,一在右胸,一在左腹,伤口极深,而且行刺的刀锋之上全都喂有剧毒。”

    胡小天举目望去,却见周王龙烨方披头散发地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唇色乌青。眼神涣散,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伸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体温较低,手脚冰冷,掀开覆盖在龙烨方伤口的敷料,看到两处刀伤全都是触目惊心,刀口周围已经变成了乌黑色。

    胡小天对外伤还有些把握。可是对解毒却并没有太多的办法,他向周文举道:“有没有查出他所中的是什么毒?”

    周文举摇了摇头道:“不清楚。毒性很厉害,已经用了化毒保元丹,可是没什么效果。”周文举口中的化毒保元丹乃是五仙教特制的解毒丹药,对于中毒拥有奇效,可是今次用在周王的身上却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

    周文举道:“周王殿下体内应该还有出血的地方,需不需要为他做手术。将体内的出血止住?”

    胡小天道:“他的状况很差,只怕无法承受手术,而且,就算做手术也需要先将他体内的毒性控制住,不然只会加速毒血运行。反倒会影响到他的性命。”他从怀中取出洗血丹,这是神农社柳长生送给他的解毒药,虽然未必能够起到太大的作用,总能有些帮助。

    周文举忧心忡忡道:“若是任由这样的状况继续下去,恐怕周王殿下撑不到明天这个时候。”

    胡小天探望完周王的病情来到门外,夕颜就在外面等着他,从胡小天凝重的表情就已经明白龙烨方的情况不容乐观,她轻声道:“如何?你有多大把握救活他?”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治好他的外伤我还有些把握,可是对解毒我不懂行,这方面应该是你的强项。”

    夕颜道:“我擅长下毒,可对解毒也没有什么办法,已经给他服下了化毒保元丹,现在看来也没起到什么效果。”

    胡小天道:“你不是出身五仙教吗?”

    夕颜道:“术业有专攻,若是我师父在这里或许还能救他一命,可现在……”她不由得叹了口气。

    胡小天忽然想到了阎怒娇,阎怒娇似乎在解毒方面颇有研究,也许她能够帮的上忙,正准备向夕颜说明之时,却见香琴朝他们走了过来,她附在夕颜的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

    夕颜道:“有人想要见你!”

    胡小天并没有想到要见自己的人居然是李天衡,李天衡就在隔壁的小院里,未着官服,穿着青色儒衫,表情严肃地站在一棵古槐树下。看到胡小天进来,他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贤侄来了!”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李天衡在这里出现一切都已经明了,证明昨天的寿宴之上的那场刺杀只不过是他自导自演的一场戏罢了,这些野心家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李天衡如此,薛胜景如此,龙宣恩更是如此。

    胡小天心中暗忖,李天衡居然胆敢和自己单独相见,在这样的距离下,若是自己出手,应该说有百分百的把握,李天衡难道对自己毫无戒心?又或是他本身就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有足够的信心可以自保?

    胡小天当然不会刺杀李天衡,因为这样做对他没有任何的好处,他之所以落入今时今日的境地,全都是龙宣恩那个老乌龟在设计自己,在他心底深处更恨的那个人是龙宣恩。

    李天衡道:“贤侄心中是不是怪我?”

    胡小天道:“小天从不怨天尤人,相信每个人做任何事都有他的理由。”

    李天衡diǎn了diǎn头:“我若率部回归大康,我李氏一族免不了被抄家灭门的下场,西川百姓也会因为这个决定而置身水火之中。”他叹了口气道:“我做了这么多年的大康臣子,皇上的性情我是清楚的,他不相信任何人,为了自身利益可以牺牲一切。”他的目光向周王寝宫望了一眼道:“甚至包括他的亲生儿女。”

    胡小天道:“大帅想救周王?”

    李天衡抿了抿嘴唇:“我承认,将周王软禁于西川是有我的目的,可是当初如果我没有将他留在西川,任由他返回康都,龙烨霖早就杀了他,他绝对活不到今日!”

    胡小天暗自感叹,李天衡以为这样做就比龙氏高尚吗?虽然给了周王苟延残喘的机会,可是却将他变成了一个傀儡,一个人所有的命运都被别人操纵在手中那将是一种怎样的悲哀,龙烨霖不甘于此,虽然登上帝位最终仍然拼命一搏,对周王来说何尝不是一样,也许对他来说活着比死去更加痛苦。

    李天衡道:“大康国运已经走到尽头,就算我不起事,早晚大康也会断送在别国的手中,我不认为自己的决定有何错处,牺牲我一人声誉,成就西川千万百姓,纵然身后为千夫所指,我也不会犹豫。”

    胡小天道:“大帅其实没必要告诉我这些事情,我来西川只是受皇上的差遣,对大帅并无加害之心,我只想尽自己所能保住我胡氏一门。”

    李天衡道:“难道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当初你爹为何要将你送往西川?不是因为你在京城惹事,而是要让你远离是非,龙宣恩昏庸无道,疑心极重,如果没有龙烨霖篡位,他恐怕早已着手对付我和你爹。”

    胡小天内心一怔,这件事他从未听父亲说过。

    李天衡从胡小天的表情已经猜到他对这些事情并不知情,叹了口气道:“看来你爹并未告诉你实情,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在你和无忧订婚之前,我和你爹就已经看透了当今时局,那时就决定要将西川独立,脱离大康。”

    胡小天双目瞪得滚圆,虽然他一直都有怀疑父亲和李天衡之间有些秘密,却从未怀疑过父亲想要谋反,并非因为他麻痹大意,而是因为越是至亲之人,往往越是不会去怀疑,李天衡的这番话如同醍醐灌dǐng,将胡小天彻底diǎn醒过来。胡李两家联姻绝非偶然,不是因为门当户对,而是出于政治利益上的考虑,李天衡统领重兵雄踞西川,父亲身为大康户部大臣,执掌大康财政,两人的联盟如虎添翼。按照李天衡的说法,他们早就谋定要叛出大康,只是他们并没有考虑到龙烨霖的中途杀出,这位大皇子的篡位彻底打乱了两人事先拟定的计划。

    父亲无法从容将家人转移,更没来得及逃离康都,而李天衡在这种突发状况下也不得不选择仓促自立。他说得没错,以龙宣恩多疑的性情,不可能不对两家的联姻产生戒心。

    可无论怎样,李天衡都是利益的获得者,而身处京城的胡家却不得不单独承受这场暴风骤雨的洗涤,侥幸活到今日,一是靠了自己的努力,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运气了。

    老皇帝这次派他前来西川,就是要报仇,他要借着李天衡的手害死自己,让李氏和胡氏之间结下深仇。整个过程中,父亲始终都是最清醒的一个,可是他为何不将这一切告诉自己?为什么对自己的亲生儿子还不坦诚?他的心底到底藏有多少秘密?

    两更送上,求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