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五十八章开脱(下)
    张子谦正准备回答,外面却突然传来脚步声。∈♀小,..o有人来到门前轻轻敲了敲门:“张大人在吗?”

    胡小天闻言内心一怔,这声音像极了众香楼的香琴,确切地说,应该就是香琴,胡小天看了看张子谦,没听说过这位西川第一谋士有逛窑子的爱好,即便是有这种爱好,按照他也不会口重到选择香琴的地步,香琴的每次出现都带有明确的目的,胡小天几乎能够断定,她和夕颜之间存在着相当密切的关系。

    张子谦道:“在!”

    “张大人还没吃饭吧?”

    张子谦看了胡小天一眼道:“不饿,我想静一静。”

    香琴嗯了一声:“那就不打扰大人了。”

    胡小天暗自松了一口气,以为香琴终于离去的时候,房门却被人一把推开了,香琴臃肿肥硕的身躯宛如一座小山般出现在门外,宽厚的背脊将晨光阻挡,她笑眯眯望着胡小天道:“原来有贵客登门!”

    胡小天毫不慌乱,笑眯眯望着香琴道:“这么巧,怎么在这里也会遇到妹子?你跟张大人关系很不一般嘛。”

    香琴双目盯住胡小天,乐呵呵道:“张大人是我的恩人,最近西州很不太平,所以我一直都在负责保护张大人的安全,可百密一疏,仍然被有些人钻了空子。”

    胡小天微笑diǎn头道:“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妹子觉得我会对张大人不利吗?如果我真心想那么做,你以为能够阻止我吗?”他和张子谦之间的距离不到一丈,香琴距离他却有两丈有余,以胡小天今时今日的武功,他有足够的把握在香琴出手之前率先干掉张子谦。

    香琴格格笑道:“你不敢!”她的表情充满了十足的把握。

    胡小天饶有兴趣道:“为何如此断定?”

    香琴道:“你若敢对张大人不利,周文举就无法活命。”

    胡小天听到她提起周文举的名字。内心不由得一沉,香琴这个胖妞虽然表面上生得蠢笨,可是头脑也是狡诈非常,居然利用周文举来要挟自己,显然早已察觉了自己的弱diǎn,周文举曾经救过他的性命。他绝不可以让周文举再因为自己的事情受到拖累。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这个理由倒是非常充分,其实我对张大人从未有过加害之心。”

    香琴道:“胡大人这两天躲到了哪里?我家小姐到处在找你。”

    胡小天明知故问道:“你家小姐又是哪一个?”

    香琴道:“张大人,可否借您的地方,我和胡大人单独说两句?”

    张子谦微笑道:“你们两个可真是喧宾夺主,也罢,我将这书斋让给你们就是,只有一个条件,千万不可损坏我的藏书。”

    张子谦也是老奸巨猾,这种时候当然是走为上策。胡小天今天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不过胡小天并没有阻止他离去的意思,等到张子谦离去之后,胡小天镇定自若道:“五仙教、环彩阁、众香楼、李天衡,这其中到底是怎样的关系?”

    香琴道:“环彩阁众香楼全都隶属于五仙教,李天衡和我们教主交情匪浅,这么说是不是容易理解一些?”

    胡小天道:“江湖门派大都远离庙堂,像五仙教这种热衷于政事的还真是不多。”

    香琴道:“我家小姐要见你。”

    胡小天嗤之以鼻道:“我凭什么要见她?今天心情不好,改日再说!”他起身准备离去。香琴却拦住他的去路,冷冷道:“你最好不要让我难做。”

    胡小天道:“你能奈我何?”

    香琴忽然一拳向胡小天当胸打去。她出手雷霆万钧,毫无征兆。

    胡小天却对她的出手早有预料,右脚向外一个侧滑,躲狗十八步施展开来,香琴一拳落空,再看胡小天已经退到书架处。冷哼一声,向前跨出一大步,脚掌落处,脚下青砖寸寸断裂,犹如猛虎出闸。双手化为虎爪,向前抓去,十道劲风破空鸣响,她短粗的手指拥有撕裂一切的力量。

    在狭窄的书斋之中,胡小天的身法灵动如猿,再度躲开香琴的攻击,香琴的双爪错失目标,全都击落在前方书架之上,书架之上顿时多出了十道触目惊心的爪痕,轰然一声,书架从中折断,上方书籍纷纷掉落。

    张子谦刚刚退出书斋就听到这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张面孔实在是难看之极,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一件事,离去之时若是不多说那句话或许还没事,胡小天一定是故意激怒香琴,毁坏自己的书斋,让他好好心疼一次。

    女子修习横练功夫的少之又少,香琴恰恰是这么一位,而且她的横练功夫极其霸道,胡小天因为昨晚被大雍金鳞卫副统领郭震海所伤,所以今天并没有采取和香琴硬碰硬的对撼,只是利用自己灵活的身法在书斋内来回穿梭,香琴虽然攻势如潮,虎虎生风,可是自始至终连胡小天的一片衣角都没沾到,反倒是误中了不少的目标,整个书斋内狼藉一片。

    香琴终于意识到身法方面自己和胡小天相差甚远,停下攻击,站在那里望着胡小天呼哧呼哧喘气,并非是累的,而是被这厮给气的,明摆着在戏弄自己。她咬牙切齿道:“有种你别逃!”

    胡小天道:“你不追我就不逃,你不是说你家小姐要见我,难道就要用这种方式将我请过去?”他环视狼藉一片的书斋:“妹子好像忘了张先生的交代了,这些书籍可都是他的心肝宝贝啊。”

    香琴此时方才明白胡小天是故意激怒自己,真正的用意是要将这书斋掀个底儿朝天,借此来捉弄一下张子谦,自己中了他的奸计。她恨恨diǎn了diǎn头道:“跟我走!”

    胡小天道:“我虽然答应跟她见面,可地diǎn却得由我来挑选,一个时辰之后,我去众香楼找她!”

    香琴道:“可……”

    胡小天打断她的话道:“没有商量的余地,帮我转告她,最好别再设计陷害我,不然我绝不会对客气。”胡小天说完,腾空飞掠而起,撞开格窗,冲出书斋。

    香琴也没有追赶,张子谦此时折返回来出现在书斋门前,望着已经面目全非的书斋,捶胸顿足道:“你们两个怎么把我的书斋折腾成了这个样子……”

    夕颜静静坐在众香楼的后花园内,整个院落中除了她以外空无一人,微风轻动,吹拂起她黑长的秀发,宛如丝缎般拂动,明澈双眸泛起轻微的涟漪,望着院门的方向道:“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相见?”

    胡小天从院门处走了进来,他并没有易容,大摇大摆堂堂正正地从大门而入,因此也证明西川李氏并没有针对他展开搜捕行动。或许李天衡念及昔日和胡家的交情对他网开一面,又或者自己在人家的眼中原本就没有那么重要。

    夕颜望着胡小天,俏脸之上流露出会心的笑意,艳若桃李,胡小天却在心中暗自叹道,虽然长得美丽,怎奈心如蛇蝎,这妮子不愧出身五仙教,行事不计手段。

    夕颜道:“我还以为你只是骗我,不敢来呢。”

    胡小天道:“有那个必要吗?”

    夕颜指了指凉亭内:“坐,我给你泡茶!”

    胡小天笑道:“谢了,我还是不喝了。”

    “你怕我下毒啊?”

    胡小天毫不掩饰地diǎn了diǎn头道:“怕!”

    夕颜叹了口气道:“你认识我这么久,我何时害过你?”

    胡小天道:“反正我没占过便宜。”

    夕颜因他的这句话格格笑了起来,啐道:“讨厌!”薄怒轻嗔,风姿无限,她向胡小天凑近了一些:“你找我是为了什么?”

    胡小天道:“不是你想见我吗?”

    夕颜道:“难道你心中就没有一diǎndiǎn想见我的意思?”

    胡小天道:“顾不上,我现在满脑子里想得都是如何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夕颜道:“你想走随时都可以走,没有要针对你,不过你这么走了,说不定会有遗憾呢。”

    胡小天道:“什么遗憾?”心中暗忖,我就算这辈子再不跟你见面也不会有什么遗憾。

    夕颜道:“周文举你应该认识吧?”

    胡小天听她提起周文举,不由得心中一沉,冷冷道:“你想针对我只管对着我来,若是敢牵涉无辜,我绝不会……”

    “怎样?”夕颜将高耸的胸膛向他一挺,一副毫不畏惧的样子。

    胡小天吞了口唾沫道:“利用这样的手段是不是下作了一些?”

    夕颜冷笑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只要能够达到目的,又何必计较手段?你能够走到今时今日,敢说自己始终光明磊落?你敢说自己做一切事情都堂堂正正?”

    胡小天被她问得无可对答,叹了口气道:“你将周先生他怎么了?”周文举当年在燮州曾经舍身相救,胡小天心底始终亏欠着他,如果他遇到了麻烦,胡小天会竭尽一切可能去营救,夕颜显然算准了这一diǎn,方才利用周文举来要挟自己。

    夕颜道:“不是我将他怎样,而是有一个人受了伤,必须要他去救,他若无力救回那人的性命,就必须要为那人陪葬。”

    胡小天闻言一惊,难道夕颜所说的那个人是李天衡?(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