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五十五章长夜漫漫(下)
    薛灵君除去罗衫,进入浴桶之中,温暖清澈的水面之上洒满了玫瑰花瓣,她一向追求完美,在生活上的要求几乎到了苛刻的地步,洁白无瑕的娇躯浸入水中犹如一朵静静绽放的白莲,她正是女人最好的年龄,美丽成熟的时光,抚摸着自己娇嫩柔滑的肌肤,薛灵君却又生出一丝难言的感伤,女人的时光又是短暂的,她也不会例外,用不了多久,她也将红颜老去,若是无人关注的平凡女子倒也心安理得,可是她生来就活在别人的目光之下,习惯了别人的仰慕和尊敬,若是有一天,当她鹤发鸡皮出现在人前,当仰慕和热情变成了鄙夷和冷漠,那将是怎样的悲哀。↑小,..o

    若然有那样的一天,毋宁去死!

    薛灵君仰首靠在浴桶之上,纤长的手指从坚挺丰满的胸膛缓缓滑落,感受着起伏的曲线,落在平坦的小腹之上,双眸紧闭,整个人在这一刻仿佛脱离了尘世的羁绊,水的浮力让她有种升入云端的错觉,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轻松的感觉了,薛灵君长舒了一口气,睁开迷蒙的美眸,却发现一个黑影就站在自己的对面。

    薛灵君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眨了眨眼睛,然后张嘴就要呼救,黑影从阴暗中猛然冲了过来,一把就掩住了她的嘴巴。这是一张丑陋而猥琐的面孔,冷酷而带着嘲讽的目光落在薛灵君的俏脸之上,薛灵君**的胸膛随着他目光的游移而剧烈起伏着,她感觉对方的目光犹如两把锋利的剃刀在自己的肌肤上来回摩擦。

    薛灵君的情绪很快就平复了下来,目光中的恐惧也在瞬间变成了一种柔媚。她仔细从对方的脸上寻找着一切熟悉的特征,很快她就能够断定,自己从未见过张面孔。

    丑陋猥琐的男子向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抽出匕首。刀锋距离她的面孔仅有半寸的距离,多数女人珍惜容貌胜过自己的性命,对薛灵君来说尤其如此,她看了看刀锋,知道了对方的用意,低声道:“你想要什么?”刻意压制的声音透出了一种别有风情的味道。明显在引人犯罪。说话的时候故意屈起了右腿,迷人的长腿多半露出了水面。

    男子的目光却始终盯着她的双目,嘶哑着喉头道:“刺客是不是你们派去的?”

    薛灵君微微一怔,美眸盯住对方的双目,似乎想从对方的目光中分辨出他的身份,一个人外表可以伪装,可是双眼却隐藏不了。虽然男子的问话给她某种暗示,似乎他是来自李天衡的阵营,可仔细一想根本没有任何可能。薛灵君忽然想起了什么,唇角露出一丝充满诱惑的笑意,柔声道:“你以为呢?”

    男子低声道:“我没有耐心,也没有时间,你最好老老实实地交代,不然……”

    “不然怎样?杀了我?还是强/暴我?”薛灵君的表情妩媚至极:“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我都不会反抗,只有一个条件。把你这张丑陋的面具给摘掉。”

    男子凶神恶煞道:“我没兴趣跟你开玩笑。”

    薛灵君叹了口气道:“你虽然改变了容貌,可是你身上的那股味道骗不了我。就算你可以掩饰身上的味道,你的眼神也骗不了我?胡小天,你想见我又何必花费那么大的心思!”

    薛灵君果然没有认错,眼前人正是胡小天所扮,胡小天虽然在事前也预想到可能会被薛灵君认出,却没想到她这么快就识破了自己的身份。味道?老子身上有味道吗?明明没有啊!

    薛灵君道:“我知道你心中一定因为昨晚的事情而埋怨我,其实人家也是身不由己,我被救回之后,就被二皇兄禁足,虽然我想救你。却有心无力,你知不知道人家离开之后无时无刻心中不在牵挂着你,可我又知道你绝不会出事,像你这么本事的男人谁也困不住你。”

    胡小天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她识破,再伪装下去也没有必要,收回手中匕首道:“能让长公主牵肠挂肚真是荣幸之至,我今晚前来的目的你应该知道。”

    薛灵君俏脸泛起两片嫣红,咬了咬鲜艳欲滴的樱唇,娇滴滴道:“知道,人家对不起你嘛,你今晚想怎样对我都行……”说到这里螓首低垂,显得娇羞无限。

    胡小天暗骂薛灵君,却明白此女心机之深前所未见,她所流露出的媚态无非是为了迷惑自己罢了,胡小天道:“这世上的事情真是无巧不成书,咱们在西山石窟这么巧就遇到了淫僧,解药又刚巧在青云山庄。”

    薛灵君幽然叹了口气道:“你定是怀疑昨日发生的一切全都是我在事先策划,无论你信与不信,大佛岩之事根本与我无关。”

    胡小天道:“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我且问你,今日在大帅府寿宴之上发生了什么?”

    薛灵君慵懒地将秀发拢到双肩之后,充满幽怨道:“难道你就让我这样跟你说话?”

    胡小天微笑道:“这样还坦诚一些。”

    薛灵君啐道:“你这小子真是色胆包天,人家什么都让你看到了,你让本宫以后如何嫁人?”

    胡小天笑道:“长公主殿下还是少害无辜性命的好。”

    薛灵君闻言不由得柳眉倒竖,怒道:“你说什么?”

    胡小天道:“都说长公主克夫,今日我方才明白到底因为什么缘故。”目光向水中一掠。

    薛灵君俏脸羞得通红,一双秀眉却愤怒地竖立起来,胡小天分明是在嘲讽她,薛灵君一直就有不为人知的难言之隐,白虎克夫,过去这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如今已经被胡小天知道了。

    胡小天根本是在故意触怒薛灵君,薛灵君脸上的怒气稍闪即逝,旋即又化成了满脸的柔媚,轻声道:“你这么大的胆子也会相信这种无聊的传言吗?想人家对你坦诚,你为何不坦诚一些,要不要进来陪我一起洗洗呢?”

    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

    薛灵君的俏脸再度涨红了,她意识到自己的媚态根本没有奏效,在胡小天面前的表演竟然被他视为了一个笑话,简直是奇耻大辱。

    胡小天道:“不敢,我害怕被你吃掉!”

    薛灵君道:“信不信我现在就呼救?”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信!”

    薛灵君道:“你不敢杀我!”

    胡小天道:“我虽然不敢杀你,可是我敢把今晚之所见传遍天下,到时候长公主克夫的真相也就人尽皆知了。”

    “无耻!”薛灵君彻底被胡小天激起了真怒。

    胡小天笑着站起身来:“彼此,彼此!”

    薛灵君从水中站起身来,宛如出水芙蓉,不得不承认她的魔鬼身材实在对一个男人拥有着致命的杀伤力,胡小天却明白眼前的薛灵君更是一个蛇蝎美人,她绝不可能对任何人产生感情,她表露出的一切只不过是为了完成政治目的的一个手段。胡小天来到太师椅上坐下,静静望着薛灵君披上浴袍,他不怕薛灵君呼救,更不怕她逃走,薛灵君是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她绝不会做任何的傻事。

    薛灵君第一次感觉到衣服能够带给女人尊严,**着双脚踩在地板上,居高临下望着胡小天,脸上的妩媚一扫而光,取而代之得却是凛冽的杀机和愤怒。

    胡小天若无其事地坐在那里,静静欣赏着出浴后的薛灵君,美人如玉,眉目如画,明眸皓齿,洗去铅华之后的薛灵君感觉比平时还要美丽,此等绝色尤物的确世间少有。

    薛灵君很快就感到不自然了,这厮的目光实在太有穿透性,让她感觉自己穿着衣服仍然如同赤身**站在他面前一样。

    胡小天轻声道:“我一直认为咱们并不是敌人!”

    薛灵君道:“现在还不是!”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我没想过忠君爱国,也什么勃勃野心,我只想保我家门平安,奈何你们却要对我苦苦相逼。”

    薛灵君摇了摇头道:“针对你的不是我们,你只是大康和西川之间博弈的牺牲品,龙宣恩给了你驸马身份,想你死在西川,因此李天衡就会坐实欺君背叛之名,李天衡提前洞悉了内部叛乱的计划,将那些意图谋反的叛将一网打尽,他一样想杀你,要将所有的一切推卸到你的头上。”

    胡小天道:“想不到我居然这么讨厌,落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抬起双眼望着薛灵君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今天寿宴之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薛灵君道:“你离去不久,李天衡就被人刺杀,当时的情况很混乱,杀手武功很高,逃出大厅,乘雪雕离去。”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李天衡的情况怎么样?”种种迹象表明李天衡肯定没死,如果李天衡死了,这些前往贺寿的嘉宾也没那么容易回来。

    薛灵君道:“不清楚,当时他被刺杀之后,出了很多血,周围武士很快就将他保护起来,我们根本没机会接触到他。”

    胡小天沉思片刻,低声道:“会不会是故布疑阵,贼喊捉贼?”(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