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五十一章救救我(下)
    胡小天看了看阎怒娇,又看了看脱得只剩下一条**的阎伯光,要么就见死不救,如果要在两人之中选择救一个的话,他当然只能救阎怒娇。要说阎怒娇长得还真是不错,记得第一次见到这妮子的时候,她穿着超短裙露出一双修长美腿,一双绿宝石般的美眸忽闪忽闪的,着实让胡小天惊艳了一番,可惊艳归惊艳,自己在这种状态下跟人家做这种事毕竟有些不够厚道,有趁人之危之嫌。

    阎怒娇看到胡小天仍在犹豫,绿宝石般的美眸在黑暗中望着胡小天道:“胡大人,小女子知道自己容貌丑陋,出身卑微,我对大人也没有任何的企图,我并非汉人,没有你们汉人那么多的规矩和想法,就算大人垂怜,怒娇绝不会以此纠缠大人,更不需大人承担任何的责任,更不会寻死觅活,也不会从一而终,你放心,我仍然会寻找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将自己嫁了。”

    胡小天听她说得如此豁达,完全是一位现代女性的思潮,人家小姑娘都将这事儿看得这么开,自己还矫情什么?难道当真要见死不救?胡小天道:“我们汉人讲究男女授受不亲,可是我又不忍心看你们兄妹两人就这样死去,可……”他抬头看了看井口,有些为难道:“总不能就在这里吧?你二哥还在身边……”

    阎怒娇知%  道他终于答应要救自己,此时反倒感觉到有些害羞,她抬起手来将插在额头穴道的金针拔掉,小声道:“来不及了。”她扶着井壁来到二哥面前,扬起手中的金针用尽最后的力气插入他的穴道之中,确保他不会中途醒来。

    胡小天看到阎怒娇的举动,当真是有些头大了。逢场作戏他不反对,**他也不怕,可是当着人家哥哥的面在这口枯井里做这种事,苍天啊!这得要多强大的心理素质?胡小天心头一阵天雷滚滚,望着暂时丧失意识的阎伯光,第一次有种对不起这厮的感觉。

    阎怒娇拔除金针之后。马上就感觉到脸红心跳,她做事向来果断,很少拖泥带水,正是她的这种性子方才敢于在胡小天面前主动提出让他救自己,阎怒娇将心一横,从身后抱住了胡小天:“救我……”

    胡小天内心一颤,他还是头一次遇到如此主动的少女,或许正如阎怒娇自己所说,她并非汉家女子。对男女之间的事情本来就没有看得那么重要,人家都不在乎,自己又何必在这儿纠结矫情?如果想当一个所谓的正人君子,那么阎怒娇和阎伯光两人必然是死路一条,要说他们兄妹两人还真不应该出什么大事,毕竟阎伯光这厮的身体曾经被自己动过手脚,肯定是有心无力。

    阎怒娇灼热的樱唇亲吻着胡小天的颈部,柔声道:“难道你当真忍心看到我们死去吗?”

    胡小天咬了咬嘴唇。春风吹战鼓擂,老子今生怕过谁?今天不是我趁人之危。是我本着救死扶伤的医学人道主义精神治病救人,身为医生怎么可以眼睁睁看着病人死而置之不顾?此时感到身后窸窸窣窣的声音,却是阎怒娇将衣衫除去,赤裸的娇躯重新拥住胡小天半裸的身躯,胡小天虎躯一震,不得不震。再不震就不是个正常男人了,他叹了口气道:“阎姑娘,在下对你绝无邪念,如有亵渎之处,纯属无奈。”转过身去。却见阎怒娇身无寸缕,完美的娇躯毫无保留地呈现在他的面前,双眸紧闭,一副任君采撷的娇俏模样,胡小天原本就不是什么圣人君子,看到此情此境,这厮再无半点犹豫……

    阎伯光悠然醒转,他的内心中涌现出一个极其可怕的念头,慌忙坐起检查自己身上的衣服,却发现衣服仍然好端端穿在身上,抬起手臂,看到双手之上插着几根金针,伸手碰了碰额头,额头上也是如此,阎伯光骇然道:“怒娇……怒娇……”

    外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她在为你熬药去了。”却是胡小天缓步走入这件禅房。

    阎伯光看到胡小天,吓得慌忙坐起身来:“我妹妹呢?你对她做了什么?”

    胡小天听他这么一问毕竟心虚,一时间竟不知如何作答,此时阎怒娇端着刚刚熬好的草药走了进来,嗔道:“二哥,你不得胡说,胡大人是咱们的救命恩人。”

    阎伯光看到妹妹忽然感觉一阵心跳加速,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些罪大恶极的念头,赶紧捂住头颅,却不小心碰到了头上的金针,痛得他惨叫起来。

    阎怒娇来到他身边,将草药递给他道:“你喝了!”

    阎伯光对妹妹的话倒是顺从,端起草药咕嘟咕嘟喝了个干干净净,抹干嘴唇将空碗递给妹妹。阎怒娇趁他不备,又点了他的穴道,阎伯光软绵绵倒在地上,再度陷入人事不省的状态。

    胡小天望着地上的阎伯光,低声道:“他体内的毒当真可解?”

    阎怒娇点了点头道:“我放出了他不少的鲜血,加上这些药汤应该可以中和体内的毒素,不过完全肃清体内的余毒可能需要几天的时间,性命应该无碍了。”美眸望着胡小天道:“谢谢你!”

    胡小天有种无地自容的感觉,本想说不用谢,可话到唇边又觉得不妥,对阎怒娇笑了笑。

    阎怒娇转身离开,脚步明显有些踉跄,胡小天突然想到了什么,快步跟上她:“有什么事情我去做,你……不方便……还是好好歇着。”

    阎怒娇俏脸一直红到了耳根,这厮为何又要提起这件事,其实她这会儿脑海中满满的全都是刚才在枯井中的情景,如果说第一次胡小天是为了救她,可第二次又是为了什么?人家初经人事,他居然不懂得怜香惜玉,真是……粗暴,可是回想起刚才的情景,心中却无半点埋怨,却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甜蜜。

    阎怒娇道:“我没事……”

    胡小天道:“刚才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我……我没想到你是第一次。”他并没有说谎,阎怒娇求他相救之时表现出的豁达和开通,让胡小天误以为这丫头迥异于这一时代的传统女性,却想不到人家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呢,刚才自己的表现实在是有些粗暴了,或许是自己太久没有得到释放的原因,又或者自己是急于救人,没有考虑到太多其他的事情。

    阎怒娇猛然转过身来,怒视胡小天的双目道:“你当我什么?水性杨花的荡妇吗?”

    胡小天慌忙摆手道:“我绝没有这个意思,只是……”这货今晚占了大便宜,总觉得心虚,向来巧舌如簧的他居然变得结结巴巴了。

    阎怒娇咬了咬樱唇道:“你放心,我说到做到,今晚的事情我不会向任何人提起,你也不许,你我之间只当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胡小天心说这不是自欺欺人吗?发生过的事情毕竟发生过,不过要说刚才枯井中的感受真是前所未有,阎伯光这个事实上的大舅子躺在一旁,想想实在是刺激呢,这次的事情证明,我的心理素质当世之中罕有人及,胡小天习惯于给自己脸上抹光,可心底却有个声音告诉自己,你这张脸皮才是天下间无人能及。

    胡小天道:“阎姑娘,万一你要是……”他的目光看了看阎怒娇的肚子,万一春风一度让她珠胎暗结,自己总不能一走了之,不负责任。再看阎怒娇还真是别有风情,带回家当个老婆倒也不错。更重要的是,这妮子虽然出身匪窝,却出淤泥而不染,难得保持着善良的本性。

    阎怒娇道:“万一我要是有了身孕,我也有办法解决,不劳大人费心。”她抬起头看了看外面潇潇夜雨,轻声道:“胡大人不必将今晚之事放在心上,更无需承担任何的责任,你是为了救人,事情因我而起,我自然懂得如何去做,我只有一个请求,从现在开始,咱们再也不要提起这件事。”

    阎怒娇的豁达性情反倒让胡小天产生了不少的爱怜,这性情在当今时代实在是太少见了,有性格的独立女性,还真是惹人疼爱。

    胡小天和阎怒娇并肩站在屋檐下,望着外面的夜雨,低声道:“这场雨不知下到什么时候。”

    阎怒娇道:“大人为何不走?”

    胡小天道:“想在这里陪你避避雨,顺便等等看,会不会有人过来救援。”想起薛灵君的不顾而去,胡小天心中暗自叹息,虽然他也明白大难临头各自飞的道理,可是薛灵君脱困之后,整整过去了两个时辰,都不见有人过来救援,要么薛灵君再次遇到了麻烦,要么她对自己的死活坐视不理。后者的可能更大一些,想想薛灵君此前在自己面前表现出的百般妩媚,万种风情,全都是虚伪的假象,胡小天的内心顿时变得心冷若冰了。

    阎怒娇还以为胡小天担心薛灵君的安危,轻声道:“她应该不会有事,有人骑着雪雕将她就走,现在应该到了安全地带。”停顿了一下又道:“你是不是等她找人过来救你?”

    胡小天淡然笑道:“我从不把希望寄托在别人的身上!”

    第三更送上,还欠三更!(未完待续……)I129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