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五十章孤山寺(下)
    阎伯光兄妹两人护着薛灵君来到了后院,孤山寺荒废许久,寺内并没有僧人驻留,后院之中生满荒草。※%※%diǎn※%小※%说,..o阎伯光发现虽然大门处火光熊熊,也已经波及到两侧围墙,可是火势暂时没有蔓延到后院,更让他惊喜的是,后院还有个小门,阎伯光指着那小门道:“咱们从这里离开!”

    阎怒娇道:“胡大人不是说让咱们在这里等着他吗?”

    阎伯光道:“现在不走,恐怕待会儿就走不掉了。”他心中另有盘算,趁着胡小天拖住追兵,他们刚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离开孤山寺。阎伯光也不是傻子,今天就算侥幸脱险,也难保胡小天不找他的后账,什么杜天火要躲,刀魔要躲,胡小天也要躲。

    薛灵君道:“你又怎能断定外面没有埋伏?”她的话音刚落,却见外面的夜空之中,一道金色轨迹直射苍穹,然后绽放出一一朵五彩烟花,薛灵君的目光被那朵烟花所吸引,惊喜道:“援军来了!”

    阎伯光兄妹听到援军来了,也暗自惊喜,抬头向夜空中望去,期待有人过来相救。

    薛灵君从腰间取出一支五彩穿云箭,diǎn燃引线,再度向夜空中射去,以此作为回应。

    没过多久就看到一个黑影出现在他们的上方,却是一只俊伟的雪雕,雪雕体型极大,翼展在两丈左右,一名白衣男子骑跨在雪雕背上,犀利的目光不停搜索着下方的景物,燃烧的孤山寺在黑夜里格外分明。

    薛灵君生怕对方错过,双手不停挥舞,这会儿她的精神状态似乎恢复了许多。

    阎伯光兄妹二人知道援军到来,也跟着一起呼喊。

    那白衣男子唇角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操纵雪雕滑翔而下。雪雕俯冲下来,并未选择降落,而是在贴近地面的时候,那男子伸出手去一把将薛灵君的手臂握住,将她拉上雕背,那雪雕旋即爬升。震动双翅宛如流星一般飞入漆黑的夜空之中。

    阎伯光兄妹二人挥舞的双臂缓缓停了下来,两人的表情都是无比错愕,进而变成了失望,阎伯光望着在夜幕中已经变成一个白diǎn的雪雕,咬牙切齿道:“没义气,竟然不管我们就逃了!”

    阎怒娇虽然心中也感到失落,却没有像阎伯光这般激动,轻声道:“胡大人一样没走……”

    阎伯光道:“咱们走,他们才不会管咱们的死活。”抬头向夜空中望去。雪雕已经彻底消失不见,阎伯光充满怨毒道:“寡妇无情,**无义,我今天算是全都见识到了。”

    阎怒娇嗔道:“二哥,一只雪雕本来就载不走那么多人,也许她是去搬救兵,你何必这样诅咒人家。”

    阎伯光道:“就你善良,现在是咱们被人给丢下了。走吧,现在走还有一线机会。”

    阎怒娇道:“咱们既然答应了人家要同舟共济就要说到做到。做人不可以不信守承诺。”

    阎伯光看到妹子如此坚持也唯有跺脚的份儿,犹豫了一会儿,他终于下定决心:“你不走,我走!”居然自行向后门走去。

    阎怒娇道:“二哥,外面很可能还有埋伏,留在这里反倒安全一些。”

    阎伯光根本不听她的劝说。反而越走越快,他的手刚刚拉开院门,迎面光影一闪,却被早已埋伏在那里的一人一掌就击中了胸口,阎伯光惨叫着倒飞而起。扑通一声摔倒在泥泞之中。

    阎怒娇惊呼道:“二哥!”

    右手一抬,一支袖箭倏然向袭击者射去,袖箭的光芒稍闪即没,如同石沉大海踪影全无,一道宛如鬼魅般的黑影缓缓飘了进来,却是一个面目惨白的女人,她身穿黑色长裙,头戴黑纱,更映衬得一张面孔毫无血色,惨白之极,这样的夜晚出现了这样诡异的女人,让人从心底发毛。

    阎伯光留意到这女人的双脚并未移动步伐,竟然是一路滑行而来,他吓得向后不停挪动,颤声道:“你……你究竟是人是鬼?”

    阎怒娇反倒比兄长表现得更加勇敢一些,她咬了咬樱唇:“装神弄鬼!”手臂一抖又是一支袖箭射出。

    那黑衣女人身躯宛如灵蛇一般扭曲游移,袖箭贴着她的身边飞走,黑衣女人阴冷的目光望着阎怒娇道:“小贱人,还我儿命来!”此女乃是水火无情杜天火的妻子苗映红,苗映红虽然不是斑斓门的亲传弟子,但是她也是用毒高手,婚后更是从丈夫那里学来了不少的用毒秘术,虽然在江湖之中没什么名气,可是真正的水准绝不次于北泽老怪的十大弟子,两人的独生儿子被阎怒娇杀死,两人悲痛欲绝,自然下定决心就算寻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阎怒娇给儿子报仇。

    阎怒娇抽出弯刀向苗映红冲去,一刀向苗映红斩落,苗映红身若游鱼,步伐灵动,轻易就避过阎怒娇的这一刀,一掌击在阎怒娇的后心,阎怒娇被她这一掌打得踉踉跄跄向后方退去,不过苗映红的内力应该不深,这一掌只是将阎怒娇击退,而不足以将她打伤。

    阎伯光此时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趁着苗映红攻击妹妹之时,一拳向苗映红的后心攻去,拳头触及苗映红的身体,却感觉她的身体如同抹了黄油一样,根本毫不着力,阎伯光的拳头嗤!地就滑到了一边。

    苗映红转身去拿阎伯光的咽喉,此时阎怒娇稳住步伐,挥刀再度攻上,两兄妹左右夹击,竟然将苗映红逼得步步后退。阎伯光此时意识到苗映红无非是身法厉害,武功最多也就是三流,不由得振奋精神,大吼道:“妹子,咱们杀了这个装神弄鬼的老妖妇。”

    苗映红边打边退,两兄妹却是越战越勇,虽然连续攻击都未碰到苗映红的衣角,可是却将苗映红逼退到院墙的角落,眼看苗映红就要退无可退。阎伯光向妹妹使了个眼色,决定同时发动进攻将苗映红彻底击垮,两人同时向前迈了一步,脚下却感觉突然一软,他们脚下的地面塌陷下去,原来苗映红边走边退却是将他们引入了一个事先布置好的陷坑。

    两兄妹此时察觉上当已经太晚,同时惊呼一声,跌落下去,落入这个足有五丈深度的枯井之中,还好井底松软,没有摔成重伤。

    苗映红站在枯井边缘呵呵怪笑,宛如夜枭鸣叫,刺耳无比。

    阎伯光大吼道:“老妖婆,你阴谋诡计陷害我们,算什么英雄好汉?”

    苗映红冷笑道:“我本来就不是什么英雄好汉,小贱人,你害死了我的儿子,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方解心头之恨。”

    阎怒娇仰望上方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害我哥哥作甚,要杀你就杀我!”

    苗映红疯狂笑道:“杀你?岂不是太过便宜你了?就算杀了你,我儿子也回不来了……”说到这里她不由得肝肠寸断,呜呜哭了起来,抽噎了两下方才止住哭声道:“你们都要死,不过我不会让你们死的那么容易!”

    空中落下阵阵雨雾,阎伯光似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不知是什么,用力吸了一口。阎怒娇也察觉气味不对,慌忙提醒他道:“好像有毒,千万别吸进去。”阎伯光听她提醒赶紧用手捂住鼻子,可是那味道却仍然无孔不入地钻入他的鼻孔之中。

    苗映红道:“这叫七度桃花雨,名字是不是很好听?这是世上最厉害的催情药物之一,但凡闻到它的味道就会欲火焚身,若是有幸被七度桃花雨淋湿了身体,那么药效就更加的强烈,什么父女兄妹,什么母子伦常全都会抛之于脑后。阎伯光,放着这么美丽的妹子难道你就不动心?”

    阎伯光听到苗映红所说的这番话,整个人吓得脸都白了,他大吼道:“贱人,你无耻之尤,竟然想出那么恶毒的主意来报复我们,小心天打雷劈!”

    苗映红冷冷道:“天打雷劈又如何?只要能为我儿子报仇,哪怕再疯狂的事情我都做得出来。中了七度桃花雨,唯有在三个时辰之内交欢解毒,不然就只有死路一条。”

    阎怒娇默默无语,望着枯井上方,忽然她举起弯刀向自己的颈部划去,刚刚举起,一道黑色鞭影从上方突袭而至,从她手中卷起弯刀扯了上去。

    阎怒娇颤声道:“你好歹毒……”

    苗映红道:“想死没那么容易,其实就算你死了也是一样,中了七度桃花雨,就是一只欲血沸腾的禽兽,才不会管你是不是他嫡亲的妹子,才不管你是死是活。”

    阎怒娇紧咬樱唇,美眸之中无声留下泪水。

    阎伯光向后靠着墙壁,目光和妹妹相遇,马上明白她想什么,他摇了摇头道:“没事……我们可以扛得住……我们不会有事……”他现在跟个活太监没有任何分别,就算中了七度桃花雨也不可能做出那种疯狂的事情,可是阎伯光更清楚,药性发作之后,他根本无法掌控自己的行为。

    阎怒娇低声道:“二哥,趁着药性没发作之前,我们自杀……她奈何不了咱们……”

    阎伯光拼命摇头,他不想死,只要有一线希望他都不想死。

    第一更送上,今天还会继续还账,说句不怕得罪其他作者的话,起diǎn比老章鱼厚道的真心不多!(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