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四十八章血腥将至(上)
    胡小天神情稍稍缓和,diǎn了diǎn头,阎伯光凑到他耳边低声道:“其实再厉害的催情药物只要欢好之后就能解除药力,不如你找个无人之处帮她……”话没说完,鼻子上已经挨了一拳,胡小天一拳把他打得鼻血长流。

    阎伯光捂着鼻子惨叫道:“我好心帮你,你居然打我……”

    阎怒娇慌忙跑过来护住哥哥。

    胡小天冷笑道:“真把老子想得跟你一样无耻吗?”

    阎怒娇看到哥哥鼻血长流,不由得有些心疼,斥道:“你怎么可以不由分说出手伤人呢?”

    胡小天道:“他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你居然还袒护他,根本是为虎作伥,想想他祸害了多少良家妇女,你也是女人,比我更能理解那些受害者的痛苦。”

    阎怒娇咬了咬嘴唇,心中暗叹,自己的哥哥实在是做了太多丧尽天良的事情。

    阎伯光擦净鼻血继续上路。

    从青云山庄的密道一直可以通往旁边的岩谷山,临近出口的时候感到脚下已经踩到了水面,越走越深,往往密道的开口都会选择在水流聚集之地或者藤蔓丰茂之处,这是防止被别人轻易发现。

    青云山庄的密道也是如此,开口就在岩谷山脚下的溧河岸边,洞口处在水下,这一diǎn的设计和大康皇宫密道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三人带着薛灵君一起从水下游了出来,阎怒娇率先浮出水面,此时天空中的雨势已经停歇许多,遥望青云山庄的方向竟然燃起了熊熊火光,阎伯光和胡小天也随后浮出水面,阎伯光看到青云山庄失火。哀叹不已道:“好好的一座庄子就这么毁了!”在他心中自然认为全都是胡小天的缘故,不然刀魔风行云也不会追踪而至,进而迁怒于他们。可阎伯光又慑于胡小天的威势,只能在心底默默埋怨了。

    几人爬上河岸,胡小天让阎怒娇解开薛灵君的穴道,没多久薛灵君就悠然醒转。她感觉头痛欲裂,但是意识比起此前清醒了许多,右手捂住额头,望着身边的三人,最终目光定格在胡小天的脸上:“我……我这是在哪里?”

    胡小天站起身来,举目四望,青云山庄的方向火光冲天,看来刀魔风行云因为找不到他们而恼羞成怒,将山庄燃烧殆尽。

    阎怒娇黯然道:“不知其他人有没有逃出来?”

    阎伯光道:“咱们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再说。”

    胡小天道:“现在还不是离开的时候。咱们还是以静制动,等到天亮之时再考虑离开。”

    阎怒娇diǎn了diǎn头道:“不错,那些人显然是有备而来,说不定各个路口都有他们的人在……”

    “啊!”阎怒娇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薛灵君的尖叫声打断,三人慌忙围了过去,却见薛灵君拼命摇摆着手臂,阎怒娇冲上前去,拉开她的衣袖。之间薛灵君雪白如同莲藕般的手臂上趴着一条色彩斑斓的大蜈蚣。

    几人不由得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阎怒娇沉声道:“别动!”她迅速从腰间皮囊中取出一个瓷瓶。拔开瓶塞,倒了些许白色的粉末在蜈蚣身上,那蜈蚣沾染粉末之后身体迅速缩小,转瞬之间已经化为一滩黏液。

    薛灵君本来所中迷药的药效已经减退了大半,被这毒虫一吓更是出了一身的冷汗,此时整个人顿时清醒了。颤声道:“蜈蚣……蜈蚣……”

    阎怒娇握住她的手臂,帮助她平息下来,关切道:“有没有咬到你?”

    薛灵君摇了摇头,渐渐从惶恐中镇定了下来。

    胡小天确信她没事这才稍稍放下心来,阎怒娇带着薛灵君回到河边。用河水洗去手臂上的黏液。

    阎伯光显然非常害怕和胡小天单独相处,目光四处游移不敢和他正面相视。这厮局促不安,想要走到一旁,却听胡小天道:“哪里去?”

    阎伯光颤声道:“方便……”

    “一起!”

    阎伯光心中不情愿可又不敢提出反对,只能和胡小天一起来到树丛深处,胡小天倒也没有骗他,解开腰带就开始哗哗放水,阎伯光站在胡小天身边感觉压力山大,再偷看胡小天的时候,却遭遇胡小天横眉怒视,爆发出一声怒吼道:“尿!”

    阎伯光被他吓得一哆嗦,这下更尿不出来了。

    胡小天冷笑道:“骗我?”

    阎伯光的表情纠结之极,苦着脸道:“我没骗……”

    胡小天猛一瞪眼:“那你特马倒是尿给我看!”

    阎伯光真是欲哭无泪:“你盯着我……我,我……尿不出来!”

    “那就是骗我,骗我我就把你卵蛋给割下来,让你以后再也不能祸害良家妇女。”

    阎伯光被他一吓,赶紧转过身去,这次居然真的尿出来了,他惊喜万分道:“我……我尿出来了……”

    胡小天冷冷道:“你为非作歹,作恶多端,不知祸害了多少无辜少女。”

    阎伯光道:“天地良心,那些民女不是我抓来的,是屈光白为了讨好我,可是我现在对女色根本不感兴趣。”

    “你骗谁?”

    阎伯光道:“我若是撒谎,天打雷劈不得好死,青云我在万府受伤之后,就再也不能行男女之事,我就算想也是有心无力。我这辈子做过的唯一采花之事也就是前往万家,可结果我也是毛也没捞到一根,赔了夫人又折兵,我过去虽然风流,可是我从未做过偷香窃玉之事,我手里有使不完的银子,想要找女人还不容易。”说到这里他又叹了口气道:“现在就算给我一个天仙我也是只能看不能碰。”

    胡小天看到阎伯光愁眉苦脸的样子不由得想笑,两人方便之后从树林中走出来,看到阎怒娇一脸关切地站在外面,自然是处于对二哥的关心,刚才在树林外就听到两人的对话,其中的内容实在是过于不堪,阎怒娇一个女孩子家总不好意思冲进去看看发生了什么情况,看到二哥好端端地出来,这才放下心来。

    薛灵君刚刚洗完脸,整个人虽然清醒了,可是却显得懵懵懂懂。

    阎伯光低声道:“难道咱们就在这里一直等着吗?万一刀魔寻来岂不是坐以待毙?”

    胡小天道:“这附近的地形你最为熟悉,有没有什么可靠的藏身之处?”

    阎伯光道:“地洞里最好,咱们若是一直都留在地洞里不出来最好。”

    胡小天不屑道:“那不是成了缩头乌龟?”其实心中却认同阎伯光的想法,相比较而言,呆在地洞里不出来要比在外面安全得多。

    阎怒娇道:“这里非常偏僻,距离青云山庄有一段距离,他们应该想不到咱们会藏身在这里。”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但愿如此。”他来到薛灵君身边,轻声道:“君姐,你感觉怎样?”

    薛灵君听到他的声音方才如梦初醒般舒了口气,她对发生过的事情记忆不清,脑子里只有一些支零破碎的片段,刚才的沉默正是在努力将这一切片段组织起来,她向胡小天勉强笑了笑道:“没事,就是有些口渴!”

    阎怒娇道:“这里的山泉水很甜,我去帮你取来。”

    薛灵君道:“不用,我自己去!”她脚步蹒跚地来到河水旁,捧起河水正准备饮用,却发现那河水的颜色竟然全都是红色,宛如鲜血一般,吓得薛灵君大声尖叫起来。

    胡小天一个箭步来到薛灵君身边,却见薛灵君一张俏脸吓得毫无血色,指着那已经完全被染红成为血色的河水,颤声道:“血……血……”话没说完,感觉到眼前金星乱冒,双腿一软就向河水中倒去。

    胡小天及时出手将她抱住,看到那突然染红成为血色的河面,心中也是震惊不已,他不知这河水因何会在短时间内发生这样的变化。

    阎怒娇也来到他们身边,看到河水的颜色,吸了一口气,低声道:“坏了,这河水已经被人下毒。”

    胡小天闻言一惊,低头看了看薛灵君,却见薛灵君雪白的俏脸之上蒙上了一层黑气,看样子应该是中毒了。他向阎怒娇道:“你可知道这河水之中究竟被下了什么毒?”

    阎怒娇举目向河水中望去,却见上游河面一片白花花的东西沿着河水顺水漂来,定睛一看,那白花花的物体全都是死鱼。

    身后阎伯光颤声道:“蜘蛛,好多蜘蛛……”

    胡小天转身望去,却见远处黑压压一片向他们迅速靠近,全都是拇指大小的蜘蛛,阎伯光吓得朝他们跑了过来,惊呼道:“快逃,快逃……”

    阎怒娇道:“去河的对岸!”

    阎伯光闻言第一个向河水中冲去,阎怒娇一把将他抓住,紧张道:“你不想活了?”河水变红乃是被人撒入了毒药,这种毒药只要沾染肌肤就会从毛孔渗入体内,薛灵君虽然未饮河水,可是她的手触及被毒素污染后的河水,马上中招。

    以阎伯光的轻功根本没办法越过这近七丈宽度的河面,唯有沿着河岸往上游寻找狭窄的地方再跳过去,正在踌躇之时,手臂忽然被人抓住,却是胡小天老鹰抓小鸡一般抓住了他,用力一扔,阎伯光宛如腾云驾雾般飞起,惨叫着从血色弥漫的河面上方飞过,胡小天一手抱住薛灵君,一手揽住阎怒娇的纤腰,腾空跃起,内息收放之间,身躯宛如大鸟般飞掠过七丈河面。(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