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四十七章顿悟(下)
    水球疯狂旋转,而且在飞行的过程中不断增大,风行云一刀刺入水球,内力聚集于刀尖之上,在刺入水球的刹那突然爆发,他本以为水球会被他的内力震碎成为水雾,消散于无形,然而让他诧异得是,内力竟然无法引爆水球,宛如石沉大海一般无影无踪,非但如此,水球疯狂旋转的力量险些将他手中的长刀扯走。

    胡小天此时已经完全稳住阵脚,若是单论内力之强大,当世之中已经少有人能够跟他相提并论,只是他如同一个坐拥金山的废柴,连挥霍都不懂得,过去只想着剑气外放,可是自己在这方面的进境缓慢,在刚才的生死决战之中方才灵机一动,意识到虚空大法可以聚拢外物。

    胡小天唇角现出一丝冷笑,老子拥有这座金山虽然不懂得如何消费,可就算搬起金砖我砸也要砸死你。花钱可以简单粗暴,内力也是如此。

    风行云不得不侧身躲过那水球。

    胡小天却在此时再度利用雨水凝结成为剑身,与其说他握着一把长剑还不如说他握着一杆长枪,雨水形成的剑身长度达到了惊人的三丈,手臂一抖,灵蛇九剑宛如长江大河一般滔滔不绝地使出。

    当初胡小天软剑在手的时候,因为剑气无法自如外放,攻击的范围有限,现在手中虽然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剑柄,却突然顿悟到了聚水为剑的窍门,长达三丈的剑身还在不停扩展,灵蛇剑法在这样的状况下竟然威力倍增,在空中曲折回旋,时而如同长枪,时而如同甩鞭。

    风行云以长刀接连劈斩在这雨水聚集成的长剑之上。他现在算是真正体会到何谓是抽刀断水水更流,让风行云真正心惊的是,每次刀剑相交,他的内力就会出现向外飞泻的状况。

    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这次是风行云的选择,灵蛇九剑之精妙并不逊色于他的刀法。胡小天刚开始的时候之所以完全处于下风是因为被兵器所累,刀剑之道,人刀合一,人剑合一只是进入高手状态,胡小天显然没有达到那种境界,可是再往前一步兵器就会成为负累,胡小天的灵蛇九剑之所以没有得到尽情的发挥是因为他没有找到真正衬手的兵器。

    吸雨成剑,这样的剑身比起任何的宝剑都要来得灵动。

    风行云深吸了一口气,望着在前方盘旋挥舞的透明水链他渐渐冷静了下来。必须冷静,收起刚刚开始时的小觑之心,刀气再度凝聚,长刀绽放出前所未有的雪亮光芒,斩天三式,风行云终于拿出了他压箱底的绝学,快如疾风般劈出三刀,无形刀气隔绝了面前的水流。在雨水弥漫的空间内形成了三道弧形的光带,彼此相互交叉。中心恰巧叠合在一起,以顺时针疯狂旋转起来搅动周围的雨水,如同风车一般飞速旋转,地上的积水也被这强力的旋转所引动,刀气形成的光幕在天地间不断扩展,地面被割裂开一道道深深的壕沟。

    胡小天虽然相隔遥远。却已经感觉到了这一击的强大威势,他大吼一声,使出一招万蛇狂舞,雨水形成的剑身炸裂开来,形成千万支透明的小剑。铺天盖地向刀气形成的光幕迎击而去。

    瞬时之间,完成了千万次的撞击,刀气弥散,千万支水剑化成蒸腾弥漫的雾气,现场水雾弥漫,夜色之中更是无法辨别周围的景物。

    风行云却在撞击的刹那猛然挥手,手中长刀脱手飞了出去,犹如孤月般回旋射出,破开雨雾直奔胡小天的咽喉,化实为虚,从虚返实,他不相信胡小天还可以躲过他的这一刀。

    胡小天虽然看不清周围的一切,可是他敏锐的感知力却笼罩了这座庭院的每一个角落,风行云投出这一刀应该是最后的杀招。

    胡小天伸出手去,伏虎擒龙手准确无误地抓住了刀柄。

    而在此时他耳边却传来一个声音道:“跟我来!”

    一只温软的小手抓住了他的手臂,胡小天听出是阎怒娇的声音,心中大慰,他们果然没有被倒塌的房屋所困。

    虽然抢了刀魔的长刀,胡小天却不敢保证可以战胜对方,趁着此时水雾弥漫的功夫,跟着阎怒娇一起进入那片坍塌的房屋之中。

    风行云的耳力也是极其聪敏,先是意识到自己的这一刀落空,然后又听到阎怒娇的声音,暗叫不妙,胡小天只怕要逃,连续挥掌,击飞面前弥漫的水雾,等到水雾散去方才发现眼前哪还有人在。

    风行云望着眼前的那片废墟,气得目眦欲裂,他非但没有如愿将胡小天杀死,最后还被胡小天逼得拿出了所有绝招,甚至连自己心爱的秀眉刀也被胡小天顺手牵羊给带走了,真可谓是奇耻大辱。

    四名座下弟子此时追杀回来,看到眼前一幕也是一怔,胡小天不知所踪,却不知是被师父毁尸灭迹了还是逃了?

    风行云咬牙切齿道:“给我搜!就算将这里翻个底朝天,我也要将他们找出来!”

    地道的入口并不难找,他们没费太大功夫就在房屋的废墟中找到,可是入口却被厚重的石板封住,和地面严丝合缝,想要从外面开启几乎没有可能。

    胡小天的眼前现出火光,却是阎怒娇燃亮了火折子,他们正处在青云山庄的地下,胡小天看到不远处阎伯光诚惶诚恐的站在那里,长公主薛灵君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显然还是处在昏迷之中,胡小天冲了上去,怒视阎伯光。

    阎伯光惶恐道:“跟我没关系。”

    阎怒娇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是我diǎn了她的穴道,让她好好睡上一会儿。”

    胡小天这才放下心来,起身忽然将秀眉刀扬起抵住了阎伯光的咽喉,阎伯光吓得魂不附体,颤声道:“我……我冤枉……我根本就没有见过她……我对天发誓……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她……”

    阎怒娇紧张地握住刀柄,想要冲上去救二哥,可是心中又明白自己不可能是胡小天的对手。

    胡小天道:“把鸳鸯合欢散的解药交出来。”

    阎伯光道:“她根本就不是中了鸳鸯合欢散,你为何会找上我?”

    胡小天心中一怔,低声道:“大佛岩的悟宁和尚是不是你的手下?”

    阎伯光道:“有些来往,可他的事情跟我无关……”

    阎怒娇在一旁道:“我二哥应该不会说谎,事情都到了这种地步,他如果有解药不可能不拿出来。”

    胡小天收回秀眉刀,向阎怒娇看了一眼道:“天下间也只有你肯相信这个混蛋!”

    阎怒娇咬了咬嘴唇,却又不好驳斥胡小天,她这个哥哥实在是太不争气,做的事情也太为人所不齿。

    胡小天将薛灵君从地上抱起,向阎伯光道:“你在前面带路,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阎伯光知道自己的性命暂时算是保住了,其实刚才他一力阻拦妹子上去引胡小天进入密道,可阎怒娇偏偏要把这个煞星给带进来,现在麻烦了,阎伯光手举火把走在最前方,此时头dǐng传来叮叮咣咣的声音,显然是刀魔风行云等人开始掘地,阎伯光不屑道:“我这青云山庄的地下密道四通八达,极其复杂,想要挖掘进来,没有三五天功夫是做不到的,就算他能够进来,也不可能找到咱们。”

    胡小天环视周围,冷冷道:“你挖了这个地道在这里是不是准备做坏事?”

    阎伯光道:“天地良心,我早已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了。”

    “那些被你关在地窖中的民女又作何解释?”

    阎伯光顿时无言以对,胡小天抬脚在他屁股上踢了一记:“快走,还不去把那帮民女放出来!”

    阎伯光道:“这里无法到达地窖。”

    胡小天冷笑道:“你刚才不是说四通八达吗?现在怎么又变了?”

    阎伯光向妹妹看了一眼想要求助,阎怒娇道:“二哥,这次我不能帮你,你不可以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把她们放了吧。”

    阎伯光叹了口气道:“我发誓,我只是抓了她们,可是我一个都没有动过。”

    他的这番话胡小天倒是相信,阎伯光现在就算是想动,也没有哪个能力。

    阎伯光带着他们沿着曲曲折折的地道来到地窖附近,先通过通气孔听了听动静,然后他搬动机关,从墙壁上现出一个小门,经由这里可以通往地道,可是地窖之中却空无一人,那些被他抓来的民女全都不知所踪,阎伯光也是大吃一惊。

    胡小天气得又给了他一脚,怒道:“你居然使诈!”

    阎伯光叫苦不迭道:“天地良心,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胡小天咬牙切齿道:“你狗日的还有良心。”

    阎怒娇听在耳朵里不由得直皱眉头,她最讨厌男人爆粗口,胡小天骂她二哥岂不是等于将她一起骂了进去。阎怒娇道:“她们或许是逃了,有没有见到她们的尸体,当务之急咱们应该携手合作,先行离开青云山庄。”

    阎伯光diǎn了diǎn头道:“是啊!是啊!危难关头,咱们应该携手合作。”他的目光朝胡小天怀中的薛灵君看了一眼道:“不如我告诉你怎样救她。”

    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