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四十七章顿悟(上)
    胡小天凭借着驭翔术和灵蛇九剑同时吸引住五人的注意力,而阎怒娇和阎伯光兄妹二人把握住这难得的时机,两人相互使了一个眼色,搀扶着薛明君重新冲入房内,而没有选择逃离院落。

    风行云手中长刀向上迎击而去,刀尖刺中软剑的剑锋,尖端锋芒的碰撞火花四溅,软剑因为自身的柔韧和胡小天下冲的压力,挤压成一道夸张的弧线,然后又迅速挺直,胡小天丹田气海内形成无形气旋,一股强劲的吸力出现在刀剑交汇之处。

    风行云忽然感觉到内力外泄,内心不由得吃了一惊,身躯拧转,封闭丹田,发出的内力在刀尖剑锋交汇之处形成了一个气爆,震得刀剑脱离了原本的方位,胡小天意图利用虚空大法吸取风行云内力的想法顿时落空。

    风行云脚步侧滑接连向后退了三步,胡小天也趁此机会落在了地上,心中暗叫可惜,只怪风行云太过狡猾,虚空大法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施展就已经被他摆脱开来。

    风行云双目冷冷盯住胡小天:“鲸吞大法!”

    若是论到吸取别人功力最厉害的武功要数虚空大法,可是这门功夫知道的人实在太少,再加上当世之中很少有人会用,所以名气还不如鲸吞大法来得响亮,须弥天就懂得鲸吞大法,这门功夫同样可以吸取别人的功力为己身所用,只是鲸吞大法只能吸取功力低于自己的那些武者,面对内力强大过自己的就没有办法,哪比得上虚空大法蚂蚁吞大象的威力,只是威力越大危害也越大,胡小天现在就深受其害。

    此时外面传来喊杀之声,却是胡金牛率领着庄内数十名武士杀了进来。虽然人数众多,可是以他们的武功也只不过是前来送死罢了。胡小天大吼道:“速速离开这里,不要白白送死!”

    胡金牛闻言停下脚步,此时方才留意到不远处被劈成两半的那个竟然是屈光白,顿时被吓了一大跳,要知道屈光白乃是他心目中极其厉害的存在。是他眼中的高手,再看到他们青云山庄的几位高手已经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胡金牛此惊非同小可,听到胡小天的呼声,马上转身就溜。

    风行云做了个手势,手下四名刀手飞扑而出冲向那些青云山庄的武士,这是要斩尽杀绝一个不留。逃跑稍慢的已经被斩杀于当场,一时间哀嚎不断。

    胡小天虽然知道这青云山庄内的山贼大都不是好人,可是看到风行云下手如此冷血。心中也有些不忍,毕竟风行云是冲着自己而来,如果不是自己来到青云山庄也不会给他们带来这场无妄之灾。

    雨diǎn一滴滴落下,风行云手中长刀横指,黑色官服随风飘动,长眉之下,一双细眼迸射出阴森的杀机,他决定速战速决。结束今天的这场战斗。雨落在刀身之上反弹而起的水珠让刀光变得迷蒙,刀光却在不断地扩展。在雨水中不停延伸,延伸的并不是刀身本身,而是从刀身中蔓延扩展的刀气。

    面对一个将刀气操纵自如的对手,胡小天根本没有战胜他的把握,他并没有急于逃离,而是想方设法拖延时间。只要他拖住风行云,那么闫凤娇等人逃走的机会就更大一些。

    当风行云手中的刀芒扩展到两丈长度,他爆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手中长刀挥舞,无形刀气脱离刀身。向胡小天懒腰斩去,刀气斩断了密密匝匝的雨水,在落雨中形成一道白亮的光弧,这道光弧在运行之中迅速扩展,中途长度已经急速扩展到一倍,密集的雨水被霸道的刀气震碎,笼罩在光弧周围,形成一道凄迷的光晕,如此炫目如此美丽,可是美丽的背后却隐藏着霸道无匹的杀机。

    胡小天今天始终无法达到剑气外放,甚至连一次都没有成功引动。面对风行云威力奇大的外放刀气,胡小天不敢硬撼,唯有选择闪避,身躯再度飞升而起,刀气从他的双脚下方横掠而过,虽然没有击中胡小天,却横斩在后方的房屋之上,三间青砖筑就的房屋竟然从中被齐齐削断,屋dǐng坍塌下陷,在一片弥漫的烟尘中房屋轰然倒塌。

    胡小天身在空中,看到刀魔风行云竟然如此威势,一刀劈断了三间房屋,此等功力实在是惊世骇俗,让胡小天感到心惊的是刚才亲眼看到阎怒娇兄妹搀扶长公主薛灵君进入了房间内,若是他们仍然身在其中岂不是要被活埋?

    风行云一刀劈空之后,旋即收刀劈出第二记,长刀在虚空中留下万千残影,在胡小天的视野中犹如形成了一朵绽放的菊花,花朵由远而近向胡小天迅速迫近,宛如一张展开的大网铺天盖地向胡小天笼罩而来。胡小天纵然能够发动剑气,也无法达到瞬间接连发出的地步,以刀气组合成无形刀网更没有任何可能。

    幸亏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将无形刀气化成有形,让胡小天有迹可循,他手中软剑一抖,向迎面飞来的刀网封去,身躯却不敢做丝毫停留,深吸一口气,丹田气海内息膨胀,凌空飞起于刀网之上。

    锵!的一声,软剑和刀网碰了个正着,有形的软剑遭遇无形刀气竟然被刀气斩断,胡小天狼狈不堪地避过刀网落在围墙之上的时候,再看手中的软剑,剑身已经齐柄而断,手中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剑柄。

    风行云从牙缝中挤出一个阴冷的声音:“受死吧!”向前跨出一个箭步,右脚重重落在地面之上,整个庭院的地面都位置颤动,然后他的身躯借着这一顿之力犹如雄鹰展翅般飞起,改为双手握刀,以力劈华山之势向胡小天攻去,越是简单的方法越是威力无穷,任何的武功练到了最高境界都是化繁为简,返璞归真,看简简单单的一个劈斩动作其中却蕴含了无数玄机和变化。

    胡小天望着远远攻来的这一刀,虽然相隔遥远,可是却感觉一股无形的压力从四面八方向自己涌来,将自己包围其中,似乎逃向哪个方向都无法躲过对方的这一刀。

    气势逼人!风行云的这一刀已经达到了大巧若拙,势不可挡的地步。

    逃!似乎逃脱不了刀气的笼罩,放弃!唯有死路一条,剩下的只有硬碰硬接对手的一刀,可是胡小天手中的软剑却已经折断,仅凭着一个光秃秃的剑柄又如何与风行云霸道的刀气相抗衡?

    胡小天今天对敌的过程中没有一次成功将剑气外放,有剑之时尚且如此次,无剑岂不是更加难以达到,内息无法外放,自己的虚空大法却又无法吸取风行云的内力,难道苍天真要让我死在这里?胡小天想到这里忽然心头一亮,虽然内息无法外放,可是我还有虚空大法。手中剑柄缓缓旋转,丹田气海之中以惊人的速度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气旋,所有的吸引力全都作用于剑柄之上,纷纷坠落的雨水忽然加快了速度,节奏一致地向胡小天落去。

    风行云即将发出刀气的刹那,却发现周围的风雨比起刚才狂暴了不少,而且所有雨水坠落的方向全都朝向胡小天,确切地说不仅仅是坠落,而是疯狂飞扑,似乎被一股强大无匹的力量所吸引,周围的雨水都向胡小天聚集,让风行云诧异的是,胡小天手中业已断裂的剑柄之上,一柄透明的大剑正在迅速形成,并非剑气,而是雨水聚拢而成,剑身透明,大剑无锋。

    胡小天头dǐng的发冠也被狂风卷起,露出新近长出的短发,宛如刺猬般一根根竖立,双目圆睁,爆发出一声怒吼。

    短暂的错愕之后,风行云手中长刀挥舞,一道长达三丈的白练从刀身之上激射而出,此时黑暗的天幕中一道耀眼夺目的闪电宛如长蛇一般将黑沉沉的天幕撕成两半。

    胡小天挥动剑柄,雨水聚拢而成的剑身短时间内已经长达两丈,他右手挥动,一剑迎出,透明的剑身犹如一条扭曲长蛇,脱离剑柄飞出,在虚空中宛如活物,旋转飞行之时,周围雨水落叶纷纷向剑身会聚,迎击在风行云发出的刀气之上。

    两股力量在风行云和胡小天中diǎn的位置完成碰撞,发出一声沉闷之极的震响,如同两条长蛇相互纠缠在一起,彼此撕咬吞噬,又在同时爆炸,化成漫天雨滴,四散射去。

    风行云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还被他打得抱头鼠窜的胡小天竟在一瞬间战力倍增,居然可以挡住自己凝聚全力的一击。

    胡小天手中剑柄之上短时间内又吸纳了无数雨水,雨水汇集这次形状如同一个圆球,胡小天反守为攻,剑柄一抖,一个头颅大小的透明水球滴溜溜乱转,破开风雨向风行云攻去。

    风行云身躯仍在半空,他举刀俯冲了下去,刀身直指那个水球,他要一举破开胡小天的这次攻击,一刀穿透这厮的胸膛。

    眼看着月票就要掉到榜外去了,兄弟姐妹们,帮帮我!(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