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四十四章寻仇(下)
    悟宁以为胡小天又要踩断他的左腿,叫得惨无人声:“我发誓没有撒谎,我发誓……”

    胡小天道:“你少主是谁?现在身在何处?”

    悟宁道:“我家少主人乃是天狼山少寨主阎伯光……”

    胡小天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一怔,正可谓不是冤家不聚头,阎伯光岂不就是那个天狼山贼首阎魁的宝贝儿子,当初在青云县,这混账东西意图掳走乐瑶,幸亏被自己撞破,捅了他一刀,天狼山群贼为了救他的性命劫走了周文举,胁迫他的药僮将自己骗去为阎伯光疗伤,胡小天当时一不做二不休,挽救他性命的同时悄悄在他身上做了手脚,结扎了他海绵体内的动脉,让他下半生不举,想不到他如今已经恢复了健康,而且死性不改,仍然弄出这种丧尽天良的迷药残害良家妇女。

    此时长公主薛灵君似乎就要苏醒,嘤咛叫了一声,当真是酥媚入骨。

    胡小天暗叹果真是一代尤物,虽然你需要的解药我身上就有,可是我胡小天好歹也有些节操,决不可做这种趁人之危的事情,胡小天冷哼一声:“你老老实实跟我交代那阎伯光现在何处?”

    悟宁道:“他……他就住在西州城南的青云山庄。”悟宁并没有撒谎,青云山庄乃是天狼山在西州?  的一个据点,阎伯光不喜天狼山的枯燥乏味,喜好繁华生活,这段时间一直住在西州,当然还有一个羞于启齿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自从青云采花失败之后,命根子就萎靡不振,来到西州也是为了寻访名医,解决这难言之隐。阎伯光生就好色,如果让他这样如同活太监一样渡过一生还不如将他杀了。

    在悟宁看来青云山庄卧虎藏龙,阎魁为了保证儿子的安全派出了不少的高手在其中护卫,胡小天虽然厉害,可是如果前往那里也是死路一条,将胡小天引到那里也等于间接报了大仇。

    胡小天点了点头。脚下又是一用力,咔嚓一声踩断了悟宁的左腿,悟宁痛得惨叫一声:“你……你……说过扰我性命……”

    胡小天冷笑道:“我何时说过?”他转身将长公主薛灵君从地上抱了起来,临行之前又一脚踏在悟宁的右臂之上,在悟宁的惨叫声中离开了大佛岩。就算不杀悟宁,也不能任由这种祸害危害人间,今天废去悟宁双腿一臂,让他残疾终生,谅他以后也不敢再为非作歹。

    抱着长公主薛灵君离开大佛岩。来到山间小溪旁,将薛灵君的面孔浸入水中,薛灵君被冷水一激,顿时清醒了过来,娇嘘喘喘,俏脸潮红,一双美眸目光迷离望着胡小天道:“小天……我……我这是怎么了?”只感觉心中仿若有一支羽毛在不停撩拨,奇痒难耐。恨不能抱紧了胡小天,跟他狠狠厮磨一番。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只怪我马虎大意。刚才那恶僧在茶水中下毒。”

    薛灵君道:“我……我还不如你喝得多。”看到胡小天反而没事,她心中也是非常奇怪。

    胡小天道:“可能那些焚香之中也掺杂了催情迷药。“

    薛灵君听到催情迷药四个字,当然明白意味着什么,心中不由得恨到了极点,怒道:“回头我绝饶不了那淫僧,要将他们碎尸万段。将这里夷为平地……”说到这里明显有些气息不足,不由得娇嘘喘喘,慌忙将俏脸浸入溪水之中,头脑方才恢复些许清明。

    胡小天从腰间找出一颗洗血丹给她服下,虽然明知并不对症。至少能够起到一些心理安慰作用。他向薛灵君道:“咱们必须马上去找解药。”

    薛灵君此时也不由得有些惶恐:“我……我会不会死?”

    胡小天蹲下身去,示意她爬到自己的背上,背着薛灵君快步向山下走去,低声回应道:“死倒是不会,不过如果找不到解药,我可不敢担保你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薛灵君在胡小天背后咬了咬樱唇,当然明白他的话意味着什么,默默趴在胡小天坚实的脊背之上,强迫自己驱散杂念。

    胡小天迅速来到他们寄存马匹的地方,薛灵君现在的状态显然是无法骑马的,只能两人共乘,胡小天翻身上马,然后一伸手将薛灵君拉了上去,问明青云山庄的方向,纵马狂奔。

    薛灵君在身后抱着胡小天越抱越紧,她所中的催情药物极其厉害,刚才全都依靠溪水好不容易才换得短暂的冷静,这会儿药性又开始发作,而且尤甚此前。

    胡小天感觉两团软绵绵充满弹性的物体用力挤压着自己的后背,这货不用回头也知道是什么给自己的压力,心中无奈并快乐着,薛灵君啊薛灵君,这可不是我趁虚而入,是你占我便宜。

    薛灵君趴在他的肩膀上丰胸不停摩擦他的后背,一双美腿也下意识地夹紧,小灰可不知道什么情况,一边咴律律嘶鸣,一边撒开四蹄狂奔,胡小天只觉得两旁的景物飞速后退,只剩下模糊的树影,耳边听到薛灵君诱人的娇吟:“小天……我好难受……”

    胡小天道:“难受也得忍着!”

    薛灵君的意识都开始模糊,看到胡小天的脖子就在前方,俏脸向前贴在他的脖子上,樱唇轻启,鲜红柔嫩的舌尖探伸了出来,舔在胡小天脖子的肌肤上,胡小天打了个机灵,姥姥的,这就无法自控了?这是在马背上呢。

    薛灵君呼吸急促,灼热的气息一下下喷在胡小天的颈侧,胡小天知道她已经意乱情迷,一手牵着马缰,一手将水囊打开,向后泼了过去,兜头盖脸地泼在薛灵君的脸上,薛灵君被水一泼似乎清醒了一些,想起现在的窘态,实在是又羞又恼,可短暂的清明过后,内心中又酥痒难耐。

    胡小天道:“你忍一忍,前面就是青云山庄了。”

    薛灵君嗯了一声,双眸盯住了胡小天的脖子,忽然张开樱唇,轻启贝齿,一口狠狠咬了下去,胡小天万万想不到她会咬自己,被咬得惨叫了一声,险些没一把将薛灵君给扔出去。

    听到胡小天的这声惨叫,薛灵君心底居然感到舒服了一些,在胡小天流血的脖子上啄了一口道:“我就要死了……”

    胡小天苦笑道:“再这样下去你没死,我要先死了。”

    薛灵君紧紧抱着他,娇滴滴道:“小天,小天,你想怎样都可以……人家想你对我粗暴一点……”

    胡小天暗叹,真是啊,可惜你遇到得是我这个坐怀不乱的君子,胡小天倒不是介意逢场作戏,更不会介意舍身救人,可对方是大雍长公主,乱性的后果那是极其严重的,想到后果胡小天就不得不做一个君子,远方的地平线已经出现了一片规模不小的山庄,胡小天心底松了一口气,总算可以解脱了,只要找到阎伯光,不怕他不交出解药。

    可此时薛灵君的一只手却探到了他的双腿之间,一把抓住了胡小天的命根子,怪只怪胡小天定力太差,被薛灵君这会儿撩拨的心急火燎,有些反应也实属正常,他也没想到薛灵君在这种状况下仍然可以找准重点,人性本能实在是太强大。

    胡小天虎躯一震,薛灵君迷迷糊糊道:“这是什么?你怎么还别着一根棍子……”

    胡小天脸红了,大姐,不要说的那么直白好不好。

    薛灵君用力一拽:“给我看看……”

    胡小天这个郁闷啊,真当我带着个烧火棍出来啊,让你拽走了老子岂不是成了太监?苦口婆心劝道:“君姐,别闹!”

    薛灵君这会儿脑子已经完全糊涂了,格格笑道:“你是个坏蛋,想占我便宜是不是,我要用棍子敲你的头……狠狠教训你……敲你的头……”

    胡小天感到天雷滚滚,这世道彻底乱了,要用我的棍子敲我的头,这难度可不是一星半点,胡小天终于忍无可忍,扬起左拳,反手一拳击中了薛灵君的面门,这一拳果然奏效,打得薛灵君眼前一黑晕了过去,胡小天在她摔下马背之前一把将她抓住,拉到身前横放在马鞍之上,这一拳把薛灵君的左眼都给打青了,胡小天叹了口气,心中暗忖,不是我心狠,我若是还不辣手摧花,今日就反被辣花摧残,要用我的棍子敲我的头,是可忍孰不可忍!打你是给你一个教训,让你知道,男人也是有自尊有底线的。

    薛灵君此时已经人事不知,静静躺在马背之上,绯红的俏脸娇艳如花,别说胡小天,就算是菩萨看到如此娇艳妩媚的美女只怕也会心动,胡小天深吸了一口气,做人难,做男人更难,做个坐怀不乱,假仁假义的男人更是难上加难,一伸手将薛灵君的身体掉了个个儿,让她趴在马背之上,省得看着她魅惑的俏脸引人犯罪。

    可这样一来视线中出现了她的翘臀,伴随着小灰的狂奔,翘臀一上一下的跳动更是惹火诱人,胡小天叹了口气,伸出手去在上面拍了拍,手感不错,权当是你刚才非礼我的补偿。

    第二更送上,恳请月票支持,始终徘徊在榜单末尾,这心里不好受啊!(未完待续……)I129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