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四十四章寻仇(上)
    西山叠岩寺乃是西州香火鼎盛之地,叠岩寺这座千年古刹之所以得名主要是因为背后的摩崖造像,薛灵君并没有选择前往叠岩寺进香,而是直接来到后方的摩崖造像,沿着曲折的幽谷栈道行走其间,却见两旁崖壁之上刻满大大小小的佛像,佛像雕工精美,栩栩如生,周边草木丰茂,山涧一路随行,胡小天也没有想到这里居然蕴藏着一处如此美妙的所在。

    和叠岩寺的人声鼎沸相比,这里明显冷清了许多,偶尔可以看到三三两两的香客,两人来到了半山腰的观音阁,在这里刻有一座千手观音造像,薛灵君来此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参拜观音。

    她在蒲团前跪下,双手合什,抵在下颌之上,默默祈祷念念有词。

    胡小天无意打扰她的虔诚参拜,站在一旁,静静观察着这尊观音造像,造像高十余丈,宽也有十余丈,宝相庄严,一千零八只佛手金光灿烂,掌心生有一目,共计一千零八只眼睛。

    胡小天感叹于则造像雕工之精美,等了一会儿看到薛灵君仍然跪在那里祈祷不停,真是没想到她居然是一位虔诚的信徒,终于有些不耐烦,起身来到观音阁外。

    看到前方平台之上,一位僧人正在清扫落叶,胡小天走了过去,那僧人看到胡小天将头低了下去,绕到一旁继续清扫。

    胡小天道:“这位师父,上面还有佛像吗?“

    那僧人道:“整座西山全都是,你要是一尊尊的参拜,七天七夜也拜不完。”

    胡小天道:“只是这里的香客好像比叠岩寺少了许多。”

    僧人道:“这里的佛像有千百年的历史了,两百多年前香火就冷清了下来,真要是想上香。可以去山顶的大佛岩,那里供奉着西山最大的卧佛。”他将落叶聚成一个小堆儿,装入背篓之中。背起背篓继续向山上走去,胡小天目光追逐着僧人的背影,总觉得他有话没说完。此时看到薛灵君从观音阁内走出,微笑迎了上去。

    薛灵君道:“是不是等得不耐烦了?”

    胡小天笑道:“能够陪伴君姐左右是我的荣幸。怎会不耐烦!”

    薛灵君知道他口是心非,指了指山上道:“到山顶似乎没多远了,咱们上去瞧瞧。”

    胡小天也难得空闲一天,兼之这里的景色的确让人心旷神怡,想起刚才僧人所说的卧佛,刚好去开开眼界,于是点了点头陪着薛灵君继续上行,走了一段,并没有看到那名扫地的僧人。距离山顶不远的地方,看到一座小小的寺院,匾额上书写着大佛岩三个字,寺院大门虚掩,胡小天从门缝儿往里面看了看,发现院落之中空无一人,正准备离去之时,却听到右侧传来脚步声。举目望去,只见一位中年僧人缓步走了过来。

    这里平时应该很少有香客到来。那中年僧人向两人笑了笑道:“阿弥陀佛,贫僧悟宁见过两位施主。”

    薛灵君和胡小天同时还礼,薛灵君道:“大师,我们来到宝刹特地想参拜卧佛,不知可否行个方便?”

    悟宁笑道:“自然可以。”推开大门道:“两位请随我来!”

    两人跟着悟宁走了进去,从外面看本以为寺庙很小。可是走进去却是道路幽深,经过三重院落,方才来到卧佛的入口,放眼望去,石阶蜿蜒曲折一路向下。那卧佛乃是雕琢在这山腹之中。

    沿着石阶走到尽头,看到五个相连的巨大拱形洞口,走入其中方才看到卧佛的全貌,卧佛安卧其中,长约三十余丈,气势恢宏,胡小天虽然也算得上见多识广,可是像如此巨大的卧佛还是头一次看到。

    薛灵君自然免不了虔诚参拜一番,进香之后,薛灵君又拿出了一张五万两的银票,赠给大佛岩,作为修缮这里的费用,也算得上是一件功德。

    悟宁连连称谢,请两人来到院内喝茶,胡小天知道薛灵君素有洁癖,本以为她会拒绝,却想不到她居然欣然应允。

    悟宁在佛法之上的修为颇深,薛灵君和他谈得颇为投机,胡小天本来没什么信仰,对他们的话题自然没有什么兴趣,端起茶盏默默喝了两杯茶。此时看到那扫地的僧人背着背篓走了进来,他也是这大佛岩的和尚。看到胡小天,他并没有打招呼,马上将目光投向远处,似乎在回避什么。

    悟宁向两人笑了笑道:“两位请稍待,贫僧去取两盘手珠赠给两位施主,去去就来。”

    望着两人离去的身影,胡小天低声向薛灵君道:“奇怪,我总觉得有些不对。”

    薛灵君笑道:“哪里不对?”

    胡小天道:“一个太过热情,一个显得鬼鬼祟祟。”

    薛灵君道:“方外之人大都是这个样子,你不能用世俗的眼光看待他们。”

    胡小天点了点头:“希望如此!”

    因为天气炎热,薛灵君也很快喝光了杯中的茶水,她拎起茶壶又倒了一杯,忽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竟然一头向地上栽倒,胡小天心中吃了一惊,慌忙一把将她扶住,第一反应就是这茶水中有毒。他有过多次奇遇,身体的抗毒性很强,普通的毒素已经对他造不成任何的伤害,所以才会没有任何异常反应,薛灵君却没有他的本事。

    胡小天抱住薛灵君的同时,不由得想起当初第一次来西川的时候,在兰若寺的经历,那帮和尚也是用毒将他们迷倒,自己侥幸避过,他决定故伎重演,将计就计,如果不装成晕倒在地,恐怕那两名恶僧不会现身。于是就势抱着薛灵君装出也中毒的样子,瘫倒在了地上。

    不一会儿就听到远处传来一阵乐呵呵的声音道:“倒也!倒也!”

    悟宁和那名扫地僧人同时现出身来。

    此时薛灵君牙关紧闭已经晕厥过去,胡小天也闭上双眼,仅凭双耳就能够准确把握对方的一举一动。

    悟宁道:“你可看清了,是不是他?”

    那名扫地僧人咬牙切齿道:“他就算化成灰我都认得,就是他。是他害死了师父,害死了我的师兄师弟,就是这个小子。”

    胡小天心中暗奇,扫地僧人说得肯定就是自己了,可自己实在想不起跟此人有什么过节?难道是那次在兰若寺侥幸逃离的余孽?

    那名扫地僧人接下来的话果然证实了胡小天的猜测,他一脸怨毒道:“本来我们和师父在兰若寺好好的。不知多么逍遥快活,就是这小子来到兰若寺杀掉了师父,师叔,我要为师父报仇!杀了他们两个!”

    悟宁嘿嘿笑道:“你师父是我的师兄,我当然要为他报仇,这小子交给你,另外一个交给我了。”

    扫地僧人愕然道:“师叔难道不想斩草除根?”

    悟宁道:“你难道看不出她是个绝色的美人吗?就这么杀了岂不是可惜?等我快活之后,再将她送给少主,还能获得不少的赏赐。嘿嘿!”

    两人已经来到胡小天的身边,此时胡小天突然将双眼睁开了,目光直视那扫地僧人,把扫地僧人吓了一跳,他伸手从腰间抽出匕首,扬起匕首向胡小天戳去,胡小天一把将他的手腕握住,用力一拧。咔嚓一声,硬生生将他的手腕折断。断裂的白骨刺破皮肤钻了出来,扫地僧人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叫声未完,胡小天已经握着他的手将匕首狠狠刺入了他的胸口,叫声戛然而止,扫地僧直挺挺倒了下去。顿时一命呜呼。

    悟宁一个箭步向地上的薛灵君冲去,虽然在危急关头,他的头脑并不糊涂,唯有抓紧时间制住薛灵君,方才有活命的希望。多数人在这种状况下往往会只顾着逃命,在这一点上悟宁还是很清醒的。

    只可惜他的速度根本无法和胡小天相比,胡小天干脆利落地干掉了扫地僧之后,转而冲向悟宁,悟宁只觉得眼前一花,就看到胡小天出现在眼前,右手一扬,一把黑灰向胡小天面门撒去,胡小天噗!地喷出一口气,他现在的内息如何强大,又如狂风卷过,将黑灰涤荡殆尽,全都反向扑到了悟宁的脸上,悟宁惨叫一声,双手护住双目,那黑灰有毒,进入眼睛之中灼热异常,顷刻之间,他的面门都鼓起了黄豆大小的水泡。

    胡小天恼他下手歹毒,走上前去,一脚踩在他的右腿之上,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之后,悟宁的一条右腿被他硬生生踩断,悟宁哀嚎道:“施主饶命,施主饶命……”

    胡小天冷笑道:“此时方知害怕是不是太晚了?”

    悟宁惨叫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和施主无怨无仇,还望施主慈悲为怀饶了我的性命。”

    胡小天道:“你这恶僧,刚才在茶水之中下药之时可曾想过慈悲二字,现在怎么有脸面说出口?”

    悟宁一双眼睛已经无法视物,双手胡乱挥舞:“施主饶命,施主饶命……贫僧只是受了恶人蛊惑,绝没有伤害施主性命的意思……”

    胡小天道:“废话少说,先将解药拿来!”

    悟宁道:“施主,你们所中的是鸳鸯合欢散,我并无解药。”

    胡小天一听名字就知道是催情药物之类,不由得勃然大怒:“混账东西,你再不交出解药,信不信我现在就送你去见佛祖。”

    悟宁哀嚎道:“施主,我的确没有解药,这药物乃是少主赏给我的,解药只有他那里才有,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只要你们共度春宵就能解去体内之毒。”

    胡小天骂道:“老套,骗老子没见过世面吗?”一脚又踩在悟宁的左腿之上。

    第一更送上,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I129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