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四十三章风声鹤唳(下)
    薛灵君道:“李天衡对外宣称这些将领意图对大康使团不利,可据我所知,真实的情况却是这些将领意图反叛,计划在李天衡寿辰之日将之擒获,逼迫他答应回归大康。”

    胡小天内心一惊,只是不知道薛灵君为何会如此清楚内情。

    薛灵君道:“李天衡突然展开行动将这帮意图回归大康的将领全都抓起,其用意不言自明。”她叹了口气道:“我此次前来是提醒你早作准备。”

    胡小天点了点头,如果薛灵君所说的一切属实,那么李天衡无疑已经决定彻底和大康划清界限,那么自己这次前来大康封王岂不是就成了一个笑话?他低声道:“多谢君姐提醒。”

    薛灵君叹了口气道:“我对政事本来就没有什么兴趣,这次前来西川本想着到处游历一番,可刚到这里就遇到这种事情,看来天下间没有一个地方是太平的。”

    胡小天笑道:“君姐怎么突然也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

    薛灵君道:“只是被这西州的变故影响到了心情。”

    胡小天道:“君姐,反正我今儿也没什么事情,陪你去城中逛逛,放松一下心情如何?”

    薛灵君听他这样说顿时眉开眼笑,点了点头道:“好啊,我原本准备去西山进香,你陪我去当然最好不过。

    薛灵君今日乃是骑马而来,身边随行的几名武士正是那天在百味楼的那几个,胡小天和郭震海打了个招呼,此人乃是金鳞卫副统领,想必武功不在石川之下。

    薛灵君向郭震海几人道:“你们先回去吧,有胡大人陪我不会有什么问题。”

    郭震海闻言明显有些犹豫,薛灵君冷冷道:“怎么?我的话你们也敢不听?”

    郭震海无奈。向胡小天拱了拱手道:“胡大人,请照顾长公主殿下。”

    胡小天笑道:“放心吧,我一定将长公主安全送回去。”他翻身上了马背,薛灵君已经率先策马扬鞭向前方驰去,胡小天催动小灰,小灰甩开四蹄。顷刻间已经和薛灵君并驾齐驱。转身看了看郭震海几个,果然站在原地没有跟过来。

    胡小天道:“我敢打包票,他们肯定还会跟过来。”

    薛灵君淡然笑道:“不会的,他们都知道我的脾气,我说话他们不听,下场会很惨!”经过前方牌楼,她放缓了马速。向胡小天看了一眼道:“郭震海说你的武功已经超过了他,你应该会保护我对不对?”

    胡小天笑道:“既然君姐对我这么信任,小弟一定竭尽全力,保证君姐齐齐整整的回去。”

    薛灵君听他这样说不禁笑了起来:“你这小子说话真是欠打,什么叫齐齐整整。”

    胡小天正想解释。前方却有一队铁甲骑兵迎面而来,虽然两人在各自的国内身份都是皇亲国戚,可这里毕竟是西川,并非他们的势力范围。胡小天和薛灵君让到路边。

    胡小天看得真切,为首一人乃是李鸿翰。李鸿翰一脸阴沉,因为道路两旁挤满看热闹的人们,所以并没有留意到人群中的胡小天和薛灵君。

    铁甲骑兵队伍之中,有五名囚犯被锁在囚车之中。这五人全都是昔日李天衡的部下,如今都因涉及谋反而被擒获,发冠已经被摘去,头发蓬乱,满面血垢。

    囚车从人群中经过的时候,一人突然大声吼叫道:“李天衡,你这个乱臣贼子,拥兵自立,背叛圣上,假仁假义,你是大康的逆贼,千古的罪人……”

    话未说完,一名铁甲武士已经跃上囚车,一拳打得他口鼻喷血,牙齿都掉了几颗,行进在队伍最前方的李鸿翰皱了皱眉头,低声吩咐道:“把他们的嘴巴全都堵起来,休让他们胡说八道。”

    道路两旁的百姓只是旁观,谁也不敢说话,直到那押解囚车的队伍离去之后,一个个方才敢窃窃私语。

    胡小天和薛灵君重新来到大道之上,薛灵君道:“看来又是一场腥风血雨。”

    胡小天的心情不觉沉重了许多,形势比他预想中更加严峻,不知李天衡要怎么做?会不会产生加害自己的念头?那张仍然没有来得及宣读的诏书如今已经变成了烫手山芋,如果在李天衡的寿宴之上当众宣布,李天衡会不会将之视为对他的侮辱呢?

    李天衡将张子谦连夜写好的那封征讨檄文放在周王龙烨方的面前。

    龙烨方有些忐忑地望着那封檄文:“李将军,这是什么?”

    李天衡微笑道:“殿下请看。

    龙烨方拿起檄文缓缓展开,却见上面写道:盖闻明主图危以制变,忠臣虑难以立权。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立非常之功。

    夫非常者,固非常人所拟也。曩者,大康衰落,奸臣执柄,**朝权,威福由己;时人迫胁,莫敢正言,身处三公之位,而行桀虏之态,污国害民,毒施人鬼!加其细致惨苛,科防互设;罾缴充蹊,坑阱塞路;举手挂网罗,动足触机陷:是以兖、豫有无聊之民,帝都有吁嗟之怨。

    烨方乃大康正统,奉先帝之成业,荷本朝之厚恩。宋微子之兴悲,良有以也;袁君山之流涕,岂徒然哉!是用气愤风云,志安社稷。因天下之失望,顺宇内之推心。爰举大旗,以清妖孽。

    南连百越,北尽三河;铁骑成群,玉轴相接。海陵红粟,仓储之积靡穷;江浦黄旗,匡复之功何远!班声动而北风起,剑气冲而南斗平。喑呜则山岳崩颓,叱吒则风云变色。以此制敌,何敌不摧?以此图功,何功不克?公等或居汉地,或协周亲;或膺重寄于话言,或受顾命于宣室。言犹在耳,忠岂忘心。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倘能转祸为福,送往事居,共立勤王之勋,无废大君之命,凡诸爵赏,同指山河。若其眷恋穷城,徘徊歧路,坐昧先几之兆,必贻后至之诛。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移檄州郡,咸使知闻……

    龙烨方看完不由惊得魂飞魄散,颤声道:“你……你这是要逼本王谋反吗?”

    李天衡阴测测笑道:“殿下此言差矣,殿下宅心仁厚,爱民如子,深得西川百姓拥戴,拥殿下为大康新皇乃是西川乃至整个大康臣民心中所愿,大康朝纲混乱,奸佞横行,殿下身为龙氏子孙,大康正统,理当应该在此时站出来力挽狂澜,重振大康社稷,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成就一代不世之功!”

    龙烨方用力摇了摇头道:“可是……可是我父皇仍然健在,一国岂可有两位君主……”他虽然生性懦弱,可是却并不愚蠢,早已看清了李天衡真正的目的何在,李天衡是要扶植自己当傀儡皇帝,这样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割据自立,成为真正的霸主。

    李天衡道:“陛下老迈昏庸,任用奸佞之臣,横征暴敛,残害百姓,所以大康才会沦落到如今的困境,天怒人怨,灾害连连,若是这样下去,大康必亡,身为大康之孙,殿下若是还不站出来承担国之重任,社稷危矣,大康危矣!”

    龙烨方用力摇了摇头道:“我岂可当一个不忠不孝之人!你不必多说,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做!“

    李天衡道:“殿下难道就忍心眼睁睁看着大康就此亡国?”

    龙烨方道:“就算我答应你的要求,大康一样要亡。”

    李天衡道:“殿下风华正茂难道真得甘心就这样了却一生?”脸上流露出阴冷的杀机,他无需伪装,**裸开始威胁。

    龙烨方被李天衡凛冽的杀气吓得打了个冷颤,一时间竟不敢正眼相向。

    李天衡道:“殿下还是好好考虑,此事不急,明天就是臣的五十寿辰,明日正午之前,还望殿下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龙烨方满面凄苦道:“李将军,我父皇已经重新掌权,你不是一直都期待着这一天,为何不携西川将士重新回归大康,此等不世之功必然可以名垂青史,我父皇也一定会重重赏赐于你,我可以帮忙奏请父皇让他封你为王……”

    李天衡呵呵笑了起来。

    龙烨方被他的笑声打断,充满惶恐地望着他。他知道自己的性命完全掌控在这个人的手中,只要李天衡不高兴,随时都可以夺走自己的生命。被软禁在西州的这段时间,龙烨方无数次想到过死,可是他却没有自杀的勇气,他也清楚李天衡留下自己性命的目的,就是要等到有一天扶植一个傀儡,而现在李天衡终于等不及了。

    李天衡道:“我效忠的乃是大康不是皇上,身为大康之臣,怎能眼睁睁看着社稷危亡于不顾,百姓身处水火之中而不闻不问,殿下,大势不可违,识时务者为俊杰!”他的目光在龙烨方面前的征讨檄文上扫了一眼:“我的耐性有限,希望殿下早些考虑清楚,尽快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

    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I640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