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四十三章风声鹤唳(上)
    李天衡此时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缓缓将手中业已冷却的茶盏放了下去,深邃的目光盯住张子谦道:“子谦兄怎么看?”在西川他最为倚重的那个人就是张子谦。每次面临抉择的重大关头他都会求教于张子谦,正是因为张子谦的帮助,他才得以走到今日。

    张子谦道:“大帅必须要做出决断了。”

    李天衡道:“所以才想问问你的意思。”

    张子谦道:“拖得越久,越是容易生出变故,对于想要谋反的将领,必须当机立断,毫不犹豫地给予镇压,不可以让事情继续扩散,要找出根源,查清他们的同党,并将之一网打尽。”说到这里张子谦停顿了一下,低声道:“依我看,这件事必然和大康方面有关,朝廷也明白这个道理,若是控制住了大帅,或许就可以重新掌控西川的形势,大帅需要小心了。”

    李天衡默然不语,张子谦虽然说得婉转,可是李天衡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西川虽然在李氏的掌握之中,可是他的基础并不稳固,过去让将士心服,民心所向是因为他打着效忠朝廷的旗号,一旦军民发现了他真正的目的是要谋反自立,那么内部的分化就在所难免了,凭着多年积累下来的威势或许可以镇得住这帮军民,但是如果自己出了事情,那么会发生怎样的状况实在难说。

    李天衡起身缓缓走了几步,低声道:“我应该怎样对待周王?”

    张子谦道:“陛下昏庸,大康之所以会有今日全都因为他昏庸无道,何不让周王写下一封征讨诏书,历数昏君的罪状,拥周王为帝。打着匡扶正统铲除国贼的旗号?”

    李天衡表情显得有些犹豫,不无顾虑道:“可陛下才是大康的国之正统。”

    张子谦道:“昔日有姬飞花乱政,今日就有洪北漠篡权,只要想写,我可以写出他们千条罪状,让他们为天下人万夫所指!”

    李天衡闻言心头大悦。他重重点了点头道:“我得子谦兄相助,如鱼得水,若不是子谦兄为我指点迷津,天衡不知何去何从!”

    张子谦恭敬道:“大帅乃天命所向,天降大任于大帅,还望大帅把握眼前的机会,千万不可优柔寡断,做出明确抉择,保住西川土地造福一方百姓。”

    李天衡连连点头。他沉声道:“今晚我就要将那帮叛将一网打尽,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本事!”他本想放长线钓大鱼,查清林泽丰和赵彦江的全部同党之后再着手打击。可是张子谦的这番话让他突然改变了主意。

    西州的这个夜晚颇不平静,胡小天并没有觉察到外面的变化,返回驿馆之后就酣然大睡,一觉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首先找到镜子看了看自己的面孔,昨晚黑甲人给他的一拳着实不轻。不过经过一个晚上的休息,脸上的肌肤只剩下少许的淤青。如果不仔细看是察觉不到的,看来自己的这张脸皮的抗击打能力还算优秀。

    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得到应允之后,熊天霸和唐铁鑫一起走了进来,熊天霸一进门就咋呼道:“三叔,外面出大事了。到处都是全副武装的士兵。”

    胡小天内心一惊:“什么?”他以为是冲着他们过来的。

    唐铁鑫补充道:“不是冲着咱们来的,据听说是有人想要对前来恭贺的使团不利,所以被李大帅给抓了。”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道:“什么人?”

    两人同时摇了摇头。

    熊天霸看到地上的护甲不由得目光一亮,上前抓起一块护甲在自己的身上比划了一下:“三叔,这护甲不错。您从哪儿弄来的?”

    胡小天道:“捡的!”

    熊天霸充满羡慕道:“这种好事怎么没被我遇上?”

    胡小天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喜欢这套护甲,笑道:“这套护甲少了一片胸甲,你若是不嫌弃就拿去用吧。”

    熊天霸乐不可支:“谢谢三叔,俺不用胸甲,俺有大锤呢!什么胸甲也不如俺的大锤结实!”

    胡小天打了个哈欠道:“你们继续打探情况,有什么消息尽快回来禀报,记住,千万不要闹事!”

    两人刚走了不久,熊天霸就回来了,向胡小天通报,却是大雍长公主薛灵君到了。

    胡小天刚刚洗漱完毕,点了点头让熊天霸将她请进来。

    薛灵君今次前来仍然是一身男装打扮,像她这种妩媚娇柔的女人,就算是一身男装也掩饰不住她的万种风情。

    胡小天趁着这会儿功夫喝了一碗清粥,看到薛灵君进来,起身相迎道:“君姐来得好早啊!”

    薛灵君娇媚笑道:“我又不像你们这些男人,晚上还要去风流快活,早早就睡了,自然起得早。”

    胡小天呵呵笑了笑,从她的这句话就能够推断出薛灵君应该是知道了昨晚燕王请他们前往众香楼喝花酒的事情了。

    薛灵君道:“看你的样子,昨晚玩得肯定非常开心!”

    胡小天道:“如果不是被人中途打扰倒也应该开心,只可惜被一个有眼无珠的混账搅了我们的酒兴。”

    薛灵君观察入微,居然留意到了胡小天脸上的淤青,伸出手去,毫不避讳地摸了摸胡小天的面孔,作心疼状:“你怎么了?这儿怎么会受伤?”

    胡小天心中暗叹,熊天霸和唐铁鑫两个马大哈都没有看出来自己脸部受伤,薛灵君一来到就发现了,到底是女人心细,他笑道:“昨晚喝多了,回来的时候没看清道路,一头撞在了柱子上。”

    薛灵君并没有生疑,悠然叹道:“痛不痛?这么英俊的面庞若是撞坏了岂不是可惜?”两只手捧住胡小天的面庞,胡小天有种被人大占便宜的感觉,近距离望着薛灵君美轮美奂的俏脸,她双眼中的万缕柔情将胡小天困住,一双美眸勾魂摄魄,娇滴滴道:“不知为何?昨晚人家一整夜都在梦到你。”

    胡小天笑道:“真是巧啊,昨晚我也梦了君姐一整夜。”

    薛灵君俏脸微红,更显妩媚动人,吹气若兰道:“你梦到我什么?”

    “君姐先说!”

    薛灵君咬了咬樱唇,秋波流转道:“人家梦到你……嗯……还是不说了,总之你不是好人!”

    胡小天感觉自己某处好像有了些反应,赶紧在头脑中驱散非分的念头,薛灵君啊薛灵君,你果然是一号人物,幸亏我定力过人,若是换成其他男人,岂不是要被你迷得晕三倒四,连亲爹亲娘是谁都忘了。胡小天道:“看来君姐和我想到了一处,我梦里也做了坏事。”什么坏事他不说,这种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你薛灵君既然能说出口,我也不含糊。

    薛灵君霞飞双颊,啐道:“早就知道你不是好人!”伸出手指在胡小天的额头点了一下。

    胡小天趁机伸手将她的纤手抓在手中,入手柔弱无骨,滑腻温软,实在是一种莫大的享受,薛灵君却轻轻挣脱开他的执掌,转身来到椅子上坐下。

    胡小天若是用强,她哪有挣脱的机会,可是薛灵君的身份摆在那里,借胡小天一个胆子他也不敢,笑眯眯陪着薛灵君坐下:“君姐,你来找我难道只为了这件事?”

    薛灵君道:“你这个坏小子,一见面就占姐姐的便宜,搞得姐姐心乱如麻,把重要的事情都忘了。”

    胡小天道:“怪只怪姐姐生得太美丽动人,实在是引人犯罪!”

    薛灵君笑靥如花,俏脸之上浮现出两个浅浅梨涡,轻声道:“你想犯罪吗?”

    胡小天道:“姐姐所说的正事是?”

    薛灵君本想再逗弄他一会儿,却想不到这小子突然就回归了正经,从他清朗的眼神就能够推断出,刚才色授魂与的样子根本就是在做戏,薛灵君牙根都痒痒了,臭小子,居然跟我来这套,我卖弄了半天风情,你居然只是在敷衍我,是人就会有好胜心,薛灵君一向自负美貌,这些年来不知有多少男子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又不知多少人因为她而送命,如今遇到了胡小天却有种遭遇克星的感觉,按照剑萍所说胡小天就是个太监,可是外界传言胡小天却是个正常男人,从他的种种表现来看也不像太监,这让薛灵君深感迷惑。她伸手拢了一下腮边的秀发,正色道:“你知不知道昨晚西州发生了什么事情?”

    胡小天道:“不知道,只是听说西州城内突然遍布兵马,刚刚让人打听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呢。”

    薛灵君道:“李天衡的两名得力手下,林泽丰和赵彦江密谋叛乱,计划提前被李天衡提前洞悉,于是下令将这些叛将一网打尽,据说昨晚有十多名涉事将领被抓呢,整个西州城风声鹤唳,人心惶惶。”

    胡小天道:“人家的事情咱们还是不要过问,毕竟咱们此次前来的目的只是为了拜寿。”

    薛灵君盯着胡小天的眼睛,意味深长道:“别人可以不关心,你却不能不关心,这件事或许跟你有关系呢。”

    胡小天不由得笑了起来:“君姐这话什么意思?”

    第三更送上,再求月票!(未完待续……)I129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