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四十一章浣花溪(下)
    因为溪流蜿蜒转折,树影刚好将放河灯的位置挡住,胡小天看了看夜空,判断出已经过了午夜相见之时,别说夕颜未曾露面,就算是香琴也没有过来。

    胡小天沿着小溪溯流而上,那一盏盏的荷花灯为他指引着道路,绕过前方的树丛,看到浣花溪旁一位白衣少女茕茕孑立,正将身边的莲花灯点燃,一盏盏放入小溪之中。

    胡小天并没有打扰她,静静站在一旁,凝望着她绝美的轮廓,一举一动都美得让人窒息,美景如画,人在画中,胡小天望着眼前的情景不由得有些痴了。

    白衣少女将手中的最后一个荷花灯放入浣花溪中,美眸追逐着花灯的的轨迹,轻声道:“你是不是上辈子没见过女人?”

    胡小天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女人见过很多像你这么特别的却是头一次见到。”夕颜这妖女的确与众不同。

    夕颜缓缓转过身去,将一张精致得没有半分瑕疵的俏脸展示于月光之下,一双美眸宛如星光一般灵动:“那里特别?”

    胡小天道:“不像人!”

    “夸我还是骂我?”夕颜咬着樱唇,一双秀眉已经颦起,这小子向来没什么好话,可明知他不会说什么好话还是偏偏想听,女孩子家的心思很多时候就是那么矛盾。

    胡小天道:“午夜时分,一身白衣,站在这里,知道的以为你在放河灯,不知道的还以为女鬼显灵。”

    “我呸!就知道你没什么好话。”

    “不过这么漂亮的女鬼估计阎王爷看了也会心动,更不用说我这个俗人了。”

    夕颜听他这么说,唇角不由露出一丝笑意:“你何时又成了俗人?这身份走马灯一般变化搞得我都看不懂了,纨绔子、青云县令、李家女婿、皇宫太监、遣婚使者、御前侍卫,现如今又摇身一变成了大康驸马。居然还是个俗人,天下间若论到最善变之人,肯定就是你了。”

    胡小天笑眯眯道:“彼此彼此!”

    夕颜一张俏脸却突然冷若冰霜:“你说什么混账话?以为我和你一样吗?”

    胡小天道:“我错了,以我的头脑真敢和姑娘相提并论!”

    夕颜焉能听不出他话里的讽刺味道,轻声叹了口气道:“你一个大男人,心眼还真是够小。”

    胡小天道:“不是心眼小。是吃一堑长一智,被人坑得次数多了,得到的教训自然也就多了一些。”

    夕颜道:“我知道怎样解释都是无用,你当我是坏人也罢,当我三番两次的骗你也罢,我懒得跟你解释,我今天找你是要问你,你既然跟我拜了天地,因何又要答应成了别人的驸马?”

    胡小天被她问得一时语塞:“这……”

    夕颜道:“背信弃义。忘恩负义,喜新厌旧,始乱终弃,胡小天啊胡小天,你就是天下第一号混蛋王八蛋!”

    胡小天道:“你过去不是不承认咱们拜过天地吗?”

    夕颜道:“我就算说不,可发生过的事情毕竟是事实,我可以否认,你不能否认!”

    胡小天知道女人一向不讲理。可是像夕颜这般不讲理的女人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个话题似乎自己理亏。这厮决定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下去,岔开话题道:“还别说,你穿这身衣服还挺好看。”

    夕颜冷冷道:“难道你看不出我穿得是孝服?”

    胡小天道:“呃,真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有亲人去世,丫头。究竟是哪位亲人身故?”

    夕颜道:“我那背信弃义的夫君!”

    “呃……”胡小天再度无语。

    夕颜一双美眸充满杀机地盯住胡小天。

    胡小天道:“你要杀我?”

    “不可以吗?”夕颜的声音又变得轻柔而妩媚,想要杀人都能让被杀者感觉到楚楚可怜的她也算得上是第一个。

    胡小天道:“其实也没什么不可以的,只是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好,许多心愿未了,不如多等几年。我亲自送上门让你杀好不好?”

    夕颜摇了摇头,娇声道:“可是人家等不及了!若是不杀了你,我寝食难安。”

    胡小天道:“丫头,我还有爹娘啊!”

    “我帮你照顾,既然拜过天地,我就是你的妻子,你爹娘就是我爹娘,你死了,他们自当由我来照顾。”

    “我还有不少红颜知己呢,我死了她们岂不是要悲痛欲绝……”反正是不要脸了,胡小天什么话都敢说出来。

    夕颜道:“你放心,我不会给别的女人为我丈夫伤心的机会,但凡跟你勾搭过的女人,我肯定会将她们斩杀殆尽,一个不留,至于你那个未过门的公主老婆,我会将她送到众香楼将她捧成第一红牌。”

    胡小天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妞儿不是说真的吧?女人发起疯来果然失去理智,胡小天笑道:“我好像没那么出色,不值得你为我这么做!”

    夕颜道:“值不值得我自己知道,我从小就不喜欢和别人分享东西,就算是痛苦也是一样。”说到这里,她的娇躯宛如鬼魅般向胡小天冲去,胡小天吃了一惊,他知道夕颜素来喜怒无常,就算是干出怎样的事情都不奇怪,所以一直都提防她的突袭,夕颜出手之时,胡小天第一时间做出反应,身躯向后飞掠而起,不等他的双脚落在岸边,夕颜张开五指五道寒芒向胡小天射去。

    胡小天不得已只能再提了一口气,即将落地的身躯再度提升而起,躲过夕颜的射杀,陀螺般旋转,向浣花溪内落去,落点却是浣花溪内的一盏荷花灯,胡小天虽然无法做到缘空那般可以漂浮空中的境界,但是在他跟随不悟学会驭翔术之后,登萍渡水,踏雪无痕应该不在话下,踩在莲花灯之上而不下沉更是不在话下。

    夕颜虽然知道胡小天的武功不弱,但是没想到分别的这数月之间他的武功又提升得如此离开,足可用突飞猛进来形容。惊得夕颜一双美眸瞪得滚圆,尽显错愕之色,足尖一点如影随行,娇躯在空中螺旋飞升,伴随着她的飞升,一朵朵五彩缤纷的鲜花从空中落下,向胡小天兜头盖脸笼罩而去。

    胡小天望着空中美轮美奂的景象,悠然神往,真是美女啊,打架都打得那么小资,打得那么有情调,打得那么漂亮,胡小天道:“老婆!天女散花吗?”说话之时却发现那一朵朵的鲜花中突然飞出一只只宛如琥珀般透明的蜜蜂,胡小天惊呼一声,夕颜的手段他太清楚了,若是单比武功,他当然敢和夕颜放手一搏,可是夕颜是一个用毒高手,加上她智慧高绝,诡计多端,真正打起来自己绝对占不到任何的便宜。更何况自己对夕颜有着斩不断理还乱的复杂情愫,又舍不得将真正的杀招用来对付她。

    一只只的蜜蜂迅速集结成阵,向胡小天疯狂发起攻击,胡小天从一个荷花灯跳到另外一个荷花灯,夕颜实在是太彪悍了!小龙女的传人吗?居然连驱策蜜蜂都学会了!胡小天逃得虽然够快,可是那蜜蜂越来越多,眼看就从四面八方向他包绕而来,胡小天暗叹倒霉,眼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投身河水之中,蜜蜂怕水,只有进入水中才能躲过蜜蜂的疯狂追击。

    胡小天想到这里,再不顾忌什么风度面子,一脑袋就扎进了浣花溪中,他所在的位置河水还算深,大概两丈左右,胡小天一口气沉到了河底,心中暗自庆幸,得亏我水性好,不然今天肯定要被蛰成猪头了。

    他的高兴劲儿还没过去,就感觉周围水波荡动,举目望去,却见一条条黑色的蛇影向他悄然靠拢而来,胡小天大吃一惊,夕颜翻脸果然比翻书还快,水下原来也有埋伏。胡小天慌忙从腰间抽出软剑,猛然挥出,将一条率先游到他身边的水蛇斩断,焉知这些水蛇有没有毒,本以为躲到水下就能转危为安,却想不到水下要比陆地危险更大。

    胡小天慌不择路,与其在水底被群蛇围攻,还不如冲上岸和蜂群大战脱身的机会更大一些。他拼命向岸上游去,就在头颅露出河面的刹那,眼前却陡然强光一闪,胡小天的双目在强光的刺激下,出现了短暂失明的状况,他本以为是夕颜作怪,可是耳边却突然传来夕颜惊恐的声音:“小心!”

    河边的垂柳之上,一名身穿黑甲的男子宛如猛虎般扑向胡小天,铁甲笼罩的右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了胡小天的面门,这一拳将胡小天打得重新沉入了河水之中。

    胡小天感觉自己的脑袋嗡的一下,眼前金星乱冒,脑子里瞬间变得混沌一片,这场袭击发生的太过突然,先是遭遇强光射目,让他出现暂时性的失明,然后潜伏在暗处的对手发动袭击,这一拳倾尽全力,显然是想要将自己一拳毙命,换成旁人只怕现在已经颅骨尽碎脑浆迸裂,胡小天在危急关头做出了自我保护,头部后撤,卸去了对方四分力量,而他强大的抗击打能力,也保证了他在遭遇对方重拳之后仍然能够存活下来。耳边回荡着夕颜惊恐至极的那声小心,胡小天昏沉沉的脑子也能够推断出,袭击者应该不是夕颜所派。

    求月票!(未完待续……)I129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