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四十章一剑穿心(上)
    眼看完颜天岳的手臂越来越贴近桌面,胡小天喜不自胜,薛胜景也是唇角现出笑意,可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完颜天岳爆发出一声大吼:“嗨!”局势突然逆转,香琴好像突然间就放弃了反抗,完颜天岳手腕一翻就将她的手臂反制,死死压在石几之上,完颜天岳气喘吁吁,双目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香琴,别人不清楚他还能不清楚,本以为自己就要输了,可最后关头香琴突然放水,才让他逆转赢得了比赛。

    香琴没事人一样,轻描淡写道:“这位公子赢了,佩服佩服!”

    周围人都愣了,胡小天和薛胜景两人大眼瞪小眼,这俩货可都是人精儿,人精儿也有失算的时候,薛胜景失算在太信任胡小天的头脑,胡小天却是压根没想到香琴关键时刻能摆自己一道,想想这事儿也正常,谁让刚才自己答应香琴输了,自己替她受罚,应该从那时起她就有了这方面的打算,做好了铺垫,自己一时大意方才钻入了这个圈套,愿赌服输,胡小天点了点头道:“技不如人,愿赌服输!”说话的时候却是望着香琴,不是香琴败了,是他败给了香琴。

    胡小天端起一坛酒,爽快笑道:“我将这两坛酒干了!”自己押宝一坛,香琴输了一坛。

    看到胡小天如此痛快地认输,薛胜景也<不好抵赖,也端起一坛酒道:“我陪兄弟!”

    霍格一旁叫好道:“痛快,实在是痛快!看到你们如此痛快,我也心痒难忍,我陪大哥兄弟也喝一坛。”本来没他的事情,非要掺和进来,这其中也有想和薛胜景攀交的意思。霍格也是个粗中有细的人物。

    三人抱着酒坛一起饮下,反倒是霍格第一个喝完,胡小天第二个,他放下空酒坛,拿起了第二个,别人一坛就完成了任务。他却要两坛,正准备继续饮下的时候,花园内却传来动静,乃是一名身穿灰色长袍的男子缓步走了进来。

    门前武士本想拦住,那灰袍男子足下移动,只见清影一晃已经绕过两名武士的阻拦走入花园之中,身法如同鬼魅一般灵动。

    灰袍男子四十多岁的样子,表情阴鸷,双目深陷。目光充满怨毒地望着香琴道:“刚才是谁打伤了我家少爷?”

    香琴道:“你家少爷?噢!原来那个出言不逊,满口喷粪的混蛋是你们家的少爷!”

    灰袍男子乃是杨元杰的授业恩师冯闲林,此人也算得上一号人物,出身于剑宫,乃是剑宫主人邱闲光的师弟,单就武功上的造诣来说他并不次于邱闲光,当年也曾经为了剑宫主人之位和邱闲光明争暗斗,失败之后。心灰意冷干脆离开了剑宫,辗转来到西川。后来投在燮州太守杨道全的手下,成为他儿子的师父,冯闲林武功虽然很高,可是他却不会教授学生,杨元杰拜师十多年,武功仍然不入流。这和冯闲林本身怪戾的性情有关,当然和杨元杰自身的惰性和悟性也有一定的关系,一来二去冯闲林也丧失了教授他的兴趣,多数时候更像是杨元杰的保镖。

    冯闲林冷哼一声:“贱人找死!”

    香琴这次没有表现出刚才的凶悍,非但如此。反而吓得尖叫一声,转身就逃躲到了胡小天的身后,装得如同受惊小鸟一般,颤声道:“公子救我,公子救我!”

    胡小天当然明白,她根本是要把自己拉下水的意思。谁再说女人头发长见识短老子就跟他急!其实除了胡小天之外其余几人都带了护卫前来,可没有人会在这种时候率先出头,毕竟对方是冲着一个风尘女子来的,如果是为了一位美女仗义出头,勇于护花,那还算说得过去,可就香琴这种姿色,要是传出去为她挺身而出和别人大打出手,传出去岂不是要让天下人笑掉大牙。

    更何况现场还有燕王薛胜景,他负责做东,他不发话,大家也不好轻举妄动。薛胜景故意向胡小天道:“兄弟,别人的恩怨咱们还是不要插手了。”他不愧是一只老狐狸,表面上劝胡小天不要多事,可实际上却在当众表明自己的态度,顺便暗示众人自己是不会插手这件事的,其实以薛胜景的身份,也的确犯不着为一个风尘女子出头。

    薛胜景这样一说,其他人也就不再说话,完颜天岳刚才已经领教过香琴的真正实力,知道刚才之所以能够赢她,根本是香琴故意放水,不然自己肯定会输得很难看,眼前冯闲林虽然来势汹汹,可他和香琴交手未必能够讨得到好去。

    冯闲林虽然过来的目的是为了杨元杰讨还公道,可他也知道但凡能够来到众香楼的非富即贵,来得都不是寻常人物,他向众人抱了抱拳道:“在下冯闲林,徒弟无辜被人所伤,特来为弟子讨还公道,此事和诸位无关,叨扰之处多多见谅。”他这番话说得也算是给足了众人面子。

    薛胜景听到冯闲林的名字内心一动,剑宫本身就在大雍,冯闲林之名当初曾经和邱闲光并称,他号称一剑穿心,其剑法可见一斑,薛胜景心中暗叹,想不到这么厉害的剑手居然会在此地出现。

    胡小天并不知道冯闲林的大名,站在香琴身前,倒不是他主动护住香琴,而是因为香琴躲在了他的身后,强迫他成为出头鸟。

    冯闲林目光落在胡小天的脸上:“这位公子,此事与你无关,还望公子不要插手。”

    胡小天笑道:“她是我点的美人,谁找她的晦气就是跟我过不去。”说话间寸步不让,显然是要为香琴出头到底的意思。

    冯闲林脸上瞬间笼上一层冰霜,冷冷道:“敢问公子高姓大名,出身何派?”

    胡小天道:“你不是想为徒弟出头吗?那就放马过来,哪有那么多的废话!”本来胡小天也不想将事情闹大,尤其是在察觉香琴故意想要将他拖下水去,心中顿时有了将计就计的想法,反正有那么多人在,不怕把事情闹大,真要是惊动了李天衡,大家都没什么面子,最没面子的那个肯定是薛胜景,这厮当初曾经让人在途中追杀自己,这笔帐还一直没跟他算呢。

    冯闲林见胡小天如此狂傲,心中怒火更炽,怒视胡小天道:“这位公子识相的话,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虽然生气,可是毕竟不想多树强敌。

    一旁薛胜景故意提醒胡小天道:“兄弟,这位是江湖上有一剑穿心之称的冯闲林冯大侠,乃是出身剑宫。”

    冯闲林闻言一怔,想不到这位胖乎乎的中年男子已经认出了自己的身份,他过去虽然出身剑宫,但是一直无缘和薛胜景相见,所以并不熟悉。

    胡小天原本还有些犹豫,听到剑宫之名,顿时变得异常坚定起来,冷笑道:“现在随便什么么人都敢称大侠了吗?就算是剑宫主人邱闲光来了一样是我的手下败将。”

    冯闲林闻言大怒:“小子狂妄!”

    胡小天笑道:“一贯如此,你若是识相,现在就给这位姑娘道歉,或许我还可以考虑放你一马,不然的话,我一定打得你亲爹都不认识你。”

    冯闲林被胡小天气得七窍生烟,他本来就不善言辞,恼怒之下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指着胡小天然后狠狠指了指地下。

    香琴不怕事大,一旁格格笑道:“公子你好帅,你好厉害,人家都爱死你了!”

    胡小天心中暗自冷笑,今天的事情全都是你这丫头故意挑起,香琴出现在这里说明夕颜十有八九就在附近。

    薛胜景假惺惺道:“兄弟,不必冲动。”

    胡小天已经举步向前方空旷之处走去,背身朝着冯闲林道:“既然叫一剑穿心,想必你的剑法必有过人之处,来吧,就让我领教一下剑宫高招!”

    冯闲林被一个年轻的后辈当面挑战,若是他不应战,肯定是颜面尽失,其实冯闲林虽然号称一剑穿心,但是他并不轻易出剑,出剑就要见血,往往对手就会送命。

    胡小天身体缓缓转了过来,从腰间锵!的一声抽出一柄软剑,软剑又如一条银蛇在月光下不停颤动,如霜的月光在剑身之上不停跃动,在众人的眼中,那柄软剑似乎有了生命。

    冯闲林看到胡小天居然率先拔剑,一双瞳孔骤然收缩,逼人的寒芒迸射而出,他的手也落在了剑柄之上,冯闲林抽剑的动作很慢,他的这柄剑古朴而陈旧,甚至显得有些寒酸,剑柄之上只是用普通的麻绳编织缠绕,而且磨损严重,剑身细窄,长约三尺七寸,剑身韧性极好。单从冯闲林所用的兵器来看,他的剑法也应该走得是轻灵快捷一路。

    胡小天不等冯闲林完全将剑抽出,手中软件一抖,嗤!软剑挺得笔直,破空向冯闲林的心口刺去,灵蛇九剑乃是须弥天教给他的高招,绝不是闹着玩的,胡小天一上来就送上一招灵蛇钻心,先下手为强,看看是你冯闲林的一剑穿心厉害还是我的灵蛇钻心强大。

    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I129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