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三十七章暗中斗法(下)
    若说面对薛灵君这种妖娆性感的尤物没有一丝一毫的欲念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胡小天又不真是太监,不过这厮的自控力还算出色。既然藏不住心底的**,不妨表现得更为肆无忌惮一些,胡小天也不闪避,事实上在狭窄的车厢内也避无可避,任凭薛灵君诱人的肉体依偎在自己的身边,目光俯视透过薛灵君领口的暴露部分落在她雪白细腻的前胸之上,隐然可以看到浑圆起伏。

    薛灵君自认为算得上了解男人,可是对这个年轻的小子实在是有些看不透,主要是剑萍当初的那番话让她先入为主了,她对剑萍是极其信任的,剑萍不可能欺骗自己,正因为此才让她格外迷惑,如果单从胡小天的种种表现来看,他绝对是个正常男人,而且还是一个游戏风尘的老手,可这小子实在太精明,隐藏得也实在太深。

    胡小天虽然美人在侧,却没有被她迷惑住,表面笑嘻嘻的,实则却倾听着外面的动静,追随马车的共有六名骑士,除了陪护薛灵君的四人,另外两个是梁英豪和唐铁鑫。刚才在百味楼遇到的那几名高手应该并未随行。

    薛灵君附在胡小天耳边吹气若兰道:“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西川?”

    胡小天笑道:“君姐之前不是说过了?你是专程过来游历的。”

    薛灵君小声道:“其实人家是想你了,这次来西川是专门为了跟你会面的。”

    胡小天暗叹这女人说谎脸都不红,眼睛都不眨一下,从雍都到西州路途遥远,薛灵君几乎和自己前后脚抵达西州,必然先行出发,按照常理来推算,她应该至少提前半个月动身,而且要日夜兼程方才可以做到,现在说这种话谁会相信?胡小天道:“难怪说千万不能欠女人的债,不然注定一辈子不得安宁,早知如此当初就应该在雍都帮君姐把重睑术给做了。”

    薛灵君看到这小子装傻卖呆,自己说东他偏偏扯西,娇滴滴道:“你知道欠我就好。”

    胡小天道:“不如咱们挑时间帮你把重睑术给做了,也省得君姐对此事念念不忘。”

    薛灵君白了他一眼道:“我刚来西州,你就要让我无法见人吗?胡小天啊胡小天,你心肠很是歹毒啊。”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君姐误会我了。”

    薛灵君道:“你已经是大康未来的驸马,心中哪还有这位苦命的姐姐。”言语间流露出无限哀怨,当真是我见尤怜。

    胡小天正想说话,那马车忽然停了下来,却是已经到了大雍使团所在的驿馆。胡小天本想送薛灵君到这里就回去,可薛灵君执意邀请他去里面坐坐。

    胡小天暗忖,既然到了大门口也不妨进去拜访一下,燕王薛胜景毕竟是自己的八拜之交,虽然当初这厮曾经害过自己,可是此一时彼一时,自己今次来到西州,凶吉未卜,需要多联系一些助力,以粉碎老皇帝的阴谋。

    跟着薛灵君走入了驿馆的大门,迎面一名大汉走了过来,正是刚才在百味楼所遇的那个,胡小天并没有猜错,百味楼发生的那一幕正是薛灵君一手导演,既然那大汉现身,显然薛灵君也不怕胡小天知道真相,她微笑介绍道:“这位是金鳞卫副统领郭震海,你们刚才已经见过面了。”

    郭震海向胡小天抱拳行礼:“胡大人好,刚才失礼之处多多见谅。”

    胡小天笑道:“郭副统领客气了,你对我没失礼,冒犯的其实是长公主殿下。”

    郭震海暗骂这小子够阴险,一句话就将火烧向自己,事实上,若非长公主授意,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做出刚才的行为。

    薛灵君当然明白胡小天想要烧一把火的意思,格格笑道:“郭震海,我这个小兄弟就是喜欢开玩笑,算了,这里没你事了,你退下吧。”一句话就轻易为郭震海化解了尴尬。

    郭震海离去的时候,薛灵君又想起了一件事:“对了,我皇兄回来了没有?”

    郭震海摇了摇头道:“燕王爷刚才被请去了帅府说是要用完晚宴才回来。”

    薛灵君道:“李大帅设宴吗?”说话的时候目光故意向胡小天看了看,意思是怎么没请你。

    胡小天只当没有领会她的意思。

    周围人退下之后,薛灵君邀请胡小天在园子里坐下,轻声道:“你抵达西川之后有没有见过李天衡?”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还无缘相见呢。”

    薛灵君道:“我在途中就听到一个消息不知是真是假?”

    胡小天笑道:“君姐但说无妨。”

    “我听说你此次前来乃是为了封李天衡为王。”

    胡小天点了点头,此事并不是什么秘密,早在老皇帝决定封李天衡为王之时,就将这个消息故意散布出去,其目的就是在道义上给李天衡施压,他此次的任务可谓是天下皆知。

    薛灵君叹了口气道:“李天衡割据自立,野心勃勃,难道你不怕他抗旨不尊,甚至一怒之下杀了你?”

    胡小天道:“他乃是大康的臣子,一直以来都忠于朝廷,当初之所以造反也是因为龙烨霖篡位的缘故。”

    薛灵君一双明眸盯住胡小天的双眼,似乎想看透他内心中真正的想法,轻声道:“若是你当真那么认为,恐怕你的麻烦大了。”

    胡小天道:“君姐的意思是李天衡会对我不利?”

    薛灵君道:“本来大康内部的事情我一个外人是不想过问的,可是我一直将你当成是我的兄弟,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而不顾,所以还是得提醒你一下。”

    胡小天装出一幅谨然受教的样子,恭敬道:“君姐请为小弟指点迷津。”

    薛灵君道:“据我所知,李天衡手下的不少将士都在纷纷奉劝他早做决断,让他和大康彻底划清界限。如果李天衡做出了决定,很可能会做出对你不利的事情。”

    胡小天道:“君姐莫不是劝我尽早逃走?我若是逃走,那就是有负圣托,回去必然是一个死罪,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将圣旨颁布之后才能离去呢。”

    “我可没劝你逃走,只是好心提醒你要多多戒备。”

    胡小天道:“大雍方面最不希望看到的局面就是李天衡率部回归大康吧?”

    薛灵君听他这么说,一张俏脸转冷:“我好心提醒你,你却以为我另有目的,志在破坏大康和西川之间的关系吗?”

    胡小天笑道:“君姐千万不要误会,我只是就事论事,既然君姐待我如此坦诚,我自当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

    薛灵君道:“我向来不关心政治上的事情,我是个女人,最讨厌那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事情,我更没有什么雄心壮志,从未想过要一统天下,生命何其有限,女人的好时光更是短暂,将这么好的时光挥霍在虚无缥缈的争权夺利上何其的浪费?就算得到了天下,成为宇内至尊又能怎样?到头来还不是红颜老去,最终成为一抔尘土。”一双秋波笼罩胡小天的面庞,意味深长道:“女人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找到一个自己喜欢,同时有喜欢自己,还靠得住的男人。”说话间又流露出骚媚入骨的神态。

    胡小天低声道:“君姐觉得我靠不靠得住?”

    薛灵君格格笑了起来:“你?天下间最靠不住得就是你。”

    胡小天对薛灵君的这番话一点都不相信,以他对薛灵君的了解,这位大雍长公主深得大雍皇帝薛胜康的信任,在薛胜康心目中的地位只怕还要超过燕王薛胜康,她来西川绝不是为了游山玩水,而是抱着明确的政治目的。胡小天可以断定,大雍使团今次前来就是为了拉拢西川孤立大康,胡小天微笑道:“靠不靠得住只有试过才知道。”

    以薛灵君的性情对胡小天的这句话都有些消受不起了,这小子明显是在挑逗自己,一双美眸柔软的就要滴出水来,轻声道:“你想怎样试呢?不妨说给人家听听……”

    胡小天感觉内心一热,此女果然非同凡响,若是换成其他的女孩子只怕羞得躲起来,她分明跟自己棋逢对手,丝毫不落半点下风,若是当真和她展开一场盘肠大战,却不知是如何激烈的场面,真是想想都让人激动呢。

    胡小天道:“君姐难道看不出,就算李天衡不肯回归大康,也不至于和大康兵戎相见,抛开道义不言,就算是出于他的自身利益,他也不会这样做。”

    薛灵君笑盈盈道:“愿闻其详。”

    胡小天道:“大康现在的情况的确不容乐观,若是大雍和西川联合灭掉大康将之分而食之必然是手到擒来之事,可是我听说贵国皇上早就立下宏图大志,有生之年要一统中原呢。”

    薛灵君笑得越发娇艳。

    胡小天道:“大康若是亡了,下一个就是西川,正所谓唇亡齿寒,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以为李天衡会看不出来?”R115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