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三十七章暗中斗法(上)
    让薛灵君意外的是,胡小天居然不闪不避,任凭她将这半杯酒全都泼在脸上,其实也没有多少。这小子做事总是让人出乎意料,薛灵君本来被他激起的怒火,这下烟消云散了,非但烟消云散反而还有那么点的小理亏,明明是自己设局在先,被胡小天识破之后,又被他成功激起了怒气,局面完全被胡小天掌控,在重逢之后的首度交锋之中,薛灵君可谓是落尽下风。

    胡小天被泼之后仍然嬉皮笑脸,仿佛被泼得不是他,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角的酒渍,砸了砸嘴道:“香,真的很香!”

    薛灵君望着胡小天的样子心中真是有些迷惘了,这小子的表现根本就是一个情场老手,可是在雍都之时,她曾经让贴身侍婢剑萍试探过他,而且贴身为他沐浴,剑萍信誓旦旦地对她说过胡小天是个如假包换的太监,压根就没有子孙根,可后来大康传来的消息却说胡小天是个假太监,到后来胡小天甚至和永阳公主订亲成为了未来大康驸马,这就让薛灵君真正产生了怀疑,按理说老皇帝不可能将亲孙女嫁给一个太监,难道他忍心将自己的亲孙女一手推入火坑?可政治上的事情又怎能知道?为了自身的利益,又有哪个君主真正会念及到亲情。

    薛灵君笑靥如花道:“你这小子说出来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说话间端起酒壶帮助胡小天将他面前的酒杯斟满,等于间接表达了自己刚刚泼他的歉意。

    胡小天道:“我对君姐可没有任何欺瞒。”他端起酒杯喝了半口酒,递给薛灵君道:“这酒的味道好像有些不对啊,君姐该不是在其中给我下药了?”

    薛灵君意味深长地望着他。以她的头脑焉能看不住这小滑头的目的,一报还一报,刚才自己用半杯残酒泼他,现在他反过来逼着自己饮下他喝剩下的半杯残酒,可谓是现世报。薛灵君本可以拒绝。可是转念一想,若是拒绝岂不是等于甘拜下风?望着胡小天充满挑衅的目光,薛灵君莞尔一笑,接过他递来的酒杯仰首一饮而尽,轻声道:“这酒没什么不对,是你多心了。”

    胡小天一脸坏笑。这杯残酒无论薛灵君喝与不喝都等于他占了上风,任你是大雍长公主,遇到我胡小天也唯有低头的份儿。他故意道:“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君姐这次有没有带剑萍一起过来?”他是故意提起剑萍,知道薛灵君上次派剑萍试探自己。而自己恰恰用提阴缩阳骗过了剑萍,即便是聪明如薛灵君肯定也会糊涂了。

    薛灵君笑道:“你想那妮子了?其实我在大雍就已经看出你喜欢她,当时就要将她送给你,你还假惺惺地推辞,怎么?现在又念及她的好处了?”

    胡小天道:“剑萍的推拿手法真是不错,想起上次她伺候我入浴的情景仿佛就在昨日呢。”

    薛灵君美眸流转道:“其实她会的那些全都是我教给她的。”分明在暗示胡小天,剑萍会的我全都会,而且我若是做起来肯定要比她更加地到位。

    胡小天笑道:“有机会真是要好好尝试一下呢。”**裸的目光直视薛灵君。丝毫没有顾忌。

    薛灵君暗骂这小子够无耻,她见过形形色色的男子,其中情场高手也有不少。可是没有一个像胡小天这般老道,这般无耻,小小年纪怎会如此厉害?薛灵君今天可谓是极尽风情,施展了浑身解数,可胡小天却丝毫没有被她迷惑,但凡是个正常男人不可能不动心。结合此前剑萍告诉她的真相,薛灵君可以断定胡小天是个真太监无疑。像薛灵君这种女人对自身魅力具有着相当的信心。正因为如此才会走入误区。赞叹胡小天精明的同时,又不禁有些惋惜。不得不承认胡小天的身上充满了许多吸引女性的魅力,可惜他的真身却是一个太监。

    薛灵君迷蒙的目光渐渐变得清明,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变得矜持而高贵,再不像刚才那般妩媚妖娆,拿起酒壶将两只空杯添满,轻声道:“我二皇兄来了!”

    胡小天佯装惊喜道:“大哥来了,我理当去拜会他。”

    薛灵君道:“他这两日忙得很,只怕抽不出时间见你。”

    胡小天道:“和李天衡会面吗?”

    薛灵君微笑道:“他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胡小天端起酒杯跟她碰了碰道:“大雍这次真是给足了李氏面子,居然派出燕王和长公主两位大人物过来为他贺寿。”

    薛灵君道:“李天衡毕竟是一方霸主,据西川之利,现在的西川方方面面的实力只怕比大康还要强大得多。”

    胡小天原本凑到唇边的酒杯停顿下来,不屑道:“李天衡仍然是大康的臣子,西川仍然是大康的土地,难道君姐不知道这个天下皆知的事实?”

    薛灵君道:“我听说得却是李天衡割据自立,现在的西川已经和大康划清界限了。”

    胡小天笑道:“君姐这次前来又是为了什么?”

    薛灵君道:“我听说西川山灵水秀,所以特地跟二哥一起过来游历,不过二哥这次过来却有重任在肩。”

    胡小天道:“不是为了贺寿吗?”

    薛灵君道:“好像是商谈和西川联盟的事情呢。”她是故意抛出这个消息,看胡小天的反应。

    胡小天表情淡然:“早这样想就对了,联盟好,大家都交好联盟,最好整个中原成为一体,建立一个联盟共和国那就最好不过了,何必争来斗去,打打杀杀。”

    薛灵君有些愕然地望着胡小天,联盟共和国?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未听说过?

    胡小天心想就算我说了你也不懂,大雍此番派使团前来,名为祝寿,实际上却是要联盟西川,其用心不言自明,若是大雍当真可以和西川联盟,大康就会面临腹背受敌的局面,亡国之日必不久也。只是李天衡应该没那么傻,大雍皇帝薛胜康野心勃勃,他的雄心绝不止吞并大康疆土那么简单,灭掉大康之后,下一个目标说不定就是西川。胡小天道:“李家女儿倒是不少。”

    薛灵君听他突然冒出这样一句话不由得愣了一下,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格格笑了起来,美眸闪烁道:“我听说你和李家的小女儿李无忧有过婚约?”

    胡小天淡然道:“老黄历了。”

    薛灵君道:“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你这么聪明当然明白自己的选择,娶公主当驸马当然要威风得多。”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当驸马真的好吗?怎么我听说驸马不是受气就是短命呢……”这番话脱口而出,却在无意中触及了薛灵君的痛处,她贵为大雍长公主,当年就曾经嫁给大雍才子洪兴廉,新婚不到三月洪兴廉就暴病而死,不到半年,洪兴廉的父母兄弟接连身故,自此以后,薛灵君克夫之名远播,一代妖娆尤物竟然被举国上下视为洪水猛兽,即便是有人欣赏也只敢远观不敢接近。

    薛灵君忍无可忍,咬牙切齿道:“胡小天,你当真是个小混蛋!”

    胡小天刚才真是无心,却想不到无心之言戳在了薛灵君的痛处,他笑道:“君姐何必跟我一般见识,小弟乃是无心之过。”

    薛灵君道:“你就是存心故意的。”

    胡小天道:“天色不早了,我送君姐回去。”

    薛灵君气哼哼站起身来,扬声道:“结账!”

    胡小天笑道:“今天是小弟做东,理当由小弟来办。”

    此时那小二屁颠屁颠跑了过来,笑眯眯道:“这位公子你们的帐已经结过了。”

    胡小天不觉有些好奇,转念一想应该是霍格离去之时会过了账,这位结拜大哥做事还算慷慨,不知是不是冲着薛灵君的面子呢。

    薛灵君气呼呼上了马车,关上车门,却又将车帘拉开,一张迷死人不赔命的俏脸露了出来,朝胡小天勾了勾手指道:“你上来!”

    胡小天道:“小弟还是骑马护送……“

    “让你上来你就上来,少废话!”

    在一旁候着的几名武士不禁莞尔,胡小天无奈摇了摇头,将小灰交给了梁英豪,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马车内以粉红的色调为主,显得旖旎浪漫,一看就是女子所用,车厢内弥散着淡淡的芳香,这些芳香来自于薛灵君的身上。胡小天还算恪守礼节,尽量靠着左侧和薛灵君之间保持着大约两拳的距离。

    薛灵君美眸朝两人之间撇了一下,看到中间的空隙,唇角不觉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娇躯一歪,翘臀轻轻挪动了一下,已经将两人间的空隙填补,一股芬芳迫近了胡小天。

    胡小天心中暗笑,欲擒故纵,难道这么简单的计策你都没有看破?薛灵君啊薛灵君,既然你执意要跟我斗法,那我就不客气了,送上门的便宜不占白不占。

    薛灵君近距离打量着胡小天,以她对男人的了解,真正能够做到坐怀不乱的只有太监,一个人藏得再深,也藏不住眼中的**。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