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三十四章叙旧(上)
    胡小天本以为秦雨瞳要和蒙自在一起离去,却想不到走得只是蒙自在,秦雨瞳继续与他同行前往西州,这让胡小天越发怀疑起她的动机,送走蒙自在,胡小天忍不住问道:“秦姑娘也去西州?”

    秦雨瞳点了点头。

    “这么巧?”

    秦雨瞳道:“是不是又在怀疑我别有用心?胡大人尽管将心放踏实了,雨瞳前往西州乃是为了和师父会面。”言语之间明显在讥讽胡小天多疑。

    胡小天讪讪一笑:“秦姑娘不要误会,能与姑娘同行实属求之不得,只是到了这里不由得想起你我相识的种种,在下有件事心中始终都不明白,秦姑娘当年为何要从燮州匆匆离去?”

    秦雨瞳道:“原来胡大人始终惦记着当年发生的事情,是不是因为雨瞳当年的不辞而别而耿耿于怀呢?”

    胡小天呵呵笑道:“我可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只是有些想不通罢了,以我对秦姑娘的了解,姑娘应该是看破红尘世事的那种,清高孤傲,当年何以会对朝廷的事情感兴趣呢?”

    秦雨瞳冷冷道:“你很了解我吗?”

    一句话将胡小天噎住了。

    胡小天虽然认识秦雨瞳时间不短,可是了解两个字绝谈不上,想了一会儿方才答道:“秦姑娘是个好人。”

    秦雨瞳道:“一个人的好坏绝不能用外表来判断,任何事情也不能只看表面,春风得意马蹄疾,可这种时候却往往最容易马失前蹄。”

    胡小天微笑道:“秦姑娘在暗示我什么!”

    秦雨瞳道:“胡大人多心了!”她说完纵马向前方飞奔而去,转瞬之间已经在远方的天际成为一个小黑点。

    胡小天望着秦雨瞳远去的身影不由得摇了摇头,身后熊天霸和梁英豪两人同时赶了上来,熊天霸道:“三叔,秦姑娘怎么走了?生气了吗?”

    胡小天轻声叹了口气道:“我怎么清楚,女人的心思比六月的天气变化更快。”

    梁英豪道:“府主,要不要派人跟上去?”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不用,她做事理智得很,是走是留她心中明白。”

    秦雨瞳此去并未回头,胡小天一行顺风顺水来到了西州,他们这群人都是第一次来到这里,胡小天虽然曾经在西川青云为官,可是未曾来及到西州拜会未来的岳丈,就发生西川兵变,想起当初逃离西川的惊险情形仍然历历在目,如果不是西川神医周文举仗义相救,只怕自己根本没有逃出燮州返回大康的机会,当然还要多亏了秦雨瞳送给自己的人皮面具。

    西州乃是西川首府,也是大康西南最大的城池,城墙高阔,城外有幕清河环绕,河水从怒沙江引流而来,当初筑城的工匠巧妙利用了当地的山势,地势的落差造成水流湍急,成为西州最大的屏障,西州四周群山环绕,因为山形像极了七位老人,被成为七老山,在山峰之上驻扎了不少的军队,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外敌入侵,若是西州有难,驻扎在七老山的军队会在第一时间内前往城池增援,构筑成西州的钢铁防线。

    西州城墙无论高度还是宽度都可与皇城康都相提并论,据当地人所说,西州城墙之上可以容纳四辆马车并排行进。

    胡小天一行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西州东门,门前数十名盔甲鲜明的士兵正在一丝不苟地检查过往行人客商。

    胡小天让梁英豪上前将他们的身份说明,那群守门的士兵听说之后,马上通报当值守将。其实广大西川将士的内心都迷惘的很,过去他们随同李天衡从大康分裂出去,所打得旗号是替天行道,铲除逆贼,入京勤王,李天衡指责龙烨霖阴谋篡位,颠覆大康皇权,可谓是理直气壮。可谁也没有想到短短一年的功夫,皇位再次易主,这次是老皇帝重新登上皇位。也就是说李天衡之前割据自立的理由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如果李天衡是他自己所标榜的忠臣,那么就应该在龙宣恩重登大宝之后马上率部回归,可是李天衡却迟迟没有做出明确的表态,正是因为他这种暧昧莫名的态度让西川的军民感到迷惘,甚至不清楚他们现在还究竟是不是大康的子民。

    在多数人心中,西川还是大康的一部分,至少李天衡并未公开谋反称王,大康的周王殿下如今还在西川,李天衡专门为他修建了西川最为豪华的周王府。

    大约过了一袋烟的功夫,东门守将刘义慌忙过来相见,大步来到胡小天的面前,拱手道:“不知钦差大人到来,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胡小天微笑道:“将军客气了,我等奉皇上之命前来西川,专程为了恭贺李大人五十寿辰。”

    刘义满脸堆笑道:“钦差大人里面请,末将已经让人前往通报李将军。”

    胡小天一行进入西州城不久,就看到前方一对黑甲骑士迎面而来,为首一名将领身材魁梧,相貌英俊,威风凛凛,骑在马上犹如一道黑色闪电般飞驰而来,正是李天衡的长子李鸿翰,胡小天和李鸿翰在当年逃出西川的时候就打过交道,当时李鸿翰将他困在燮州行宫,如果不是周文举舍身相救,恐怕他根本没有离开西川的机会。

    时过境迁,如今的胡小天再不是昔日吴下阿蒙,重回西川已经拥有了大康钦差的身份。抛开朝廷赐予他的这个身份,以他如今的武功也可以跻身一流高手之列。

    李鸿翰在距离大康使团约有三丈之处勒住马缰,胯下乌云骢发出一声咴律律的鸣叫,胡小天胯下的小灰也跟着江昂江昂叫了起来。前来的西川将士看到眼前的场面不由得笑了起来,胡小天胯下所骑得这匹应该是头骡子吧?怎么都是一位钦差大臣,居然坐骑如此寒酸,当真好笑之极,还有人想,难怪多说大康衰败,看来果然如此了。

    李鸿翰有些不满地向周围扫视,一干手下对他非常敬畏,显然意识到此时不应发笑,一个个畏惧地将目光垂落下去。

    李鸿翰的目光落在胡小天的脸上,唇角流露出淡淡的笑意,在马上抱拳道:“原来是胡大人,果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他语气冷淡,其中隐含着些许的不屑。

    胡小天笑得却如春风般温暖,抱拳还礼道:“李大哥好,我这次是奉了皇上之命专程来给李伯伯拜寿的。”他这句话既点明了我此次前来是为了公事,同时又提醒了李鸿翰,胡李两家是世交的关系。

    李鸿翰闻言,神情顿时缓和了许多,微笑点了点头道:“先去驿馆休息吧,回头我会安排父亲和你见面。”

    两人对当年发生在燮州的事情全都只字不提,其实都心领神会。

    在礼数上李鸿翰还算做得周全,率领手下武士将胡小天一行护送到宣宁驿馆,驿馆方面也做足了准备,明显可以看出他们已经准备了不少的时日,并不是仓促应对,胡小天由此推测出西川方面应该早就已经得到了他们要来这里贺寿的消息。

    李鸿翰安排胡小天一行入住之后,并没有逗留,辞别胡小天之后离去。

    胡小天这边刚刚安顿下来,就有一位昔日的老熟人过来拜会,此人正是西州长史张子谦。早在胡小天在青云担任县丞之时,他就和张子谦相识,只是那时张子谦是代表李天衡过来考察他这个未来女婿的,那时龙烨霖还未篡位,李天衡还未割据自立,西川仍然属于大康治下,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内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胡小天对张子谦还算是有些了解的,知道张子谦乃是李天衡手下的第一谋士,这些年为西川的经略出谋划策奉献了不少力量。张子谦现在过来绝非是为了跟自己聊叙旧情,其真正的用意就是打探自己前来西川的目的。

    胡小天已经换上便装,让梁英豪将张子谦请到自己的房间内相聚。

    张子谦未着官府,身穿葛黄色儒衫,手持羽扇,笑眯眯步入房内,人还未进入房间内,洪亮的声音就先传了进来:“胡老弟,真是想煞我也!”

    胡小天早已起身静候,快步迎向门前,拱手行礼道:“晚辈给张先生行礼了。”

    张子谦哈哈大笑伸手握住胡小天的双手道:“南桥头二渡如梭,横织江中锦绣。”

    胡小天微笑道:“西岸尾一塔似笔,直写天上文章。”

    两人所对的正是初次相逢,张子谦扮成老渔翁载胡小天一行过河前往青云的对子,张子谦对此记忆犹新,正是这幅对子让他对这个年轻人的才华深深叹服。

    两人同时大笑,胡小天道:“难为张先生还记得这幅对子。”

    张子谦道:“千古绝对,岂能轻忘,这段时间老夫时常念起胡老弟的才华,康都事变之后,就失去了胡公子的下落,当时老夫托人到处打听,却始终没有结果,正在担心之时,方才听说胡老弟在康都落罪的消息,真是让老夫好不担心啊!”他声情并茂,表情显得极其真挚,胡小天却心如明镜,热情只限于表面,他们现在立场不同,可谓是各为其主,张子谦可不会担心自己的死活。

    第一更送上,求推荐票支持!R115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