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三十二章大礼(下)
    众人齐齐循声望去,却见是永阳公主七七出现在大门处,和她一起出来的还有丞相周睿渊,太师文承焕。¢£¢£diǎn¢£小¢£说,..o

    洪北漠微笑道:“洪某参见公主殿下!”

    七七冷冷道:“今天神策府重新开门,广招天下贤士,为朝廷遴选才能,洪先生登门挑衅却是为了何故?”

    洪北漠呵呵笑道:“公主误会了,我今次前来乃是为了恭贺神策府破而后立,开门大吉,特地送上皇上御笔亲书的牌匾,本想让手下帮忙换上,怎奈胡统领曲解了我的好意。”

    七七道:“洪先生的好意本宫心领了,这块牌匾乃是由本宫亲笔书写,你这么做的意思是嫌弃本宫的书法登不得大雅之堂?”

    洪北漠笑道:“公主殿下误会了,老夫只是一片好意,既然如此,这幅牌匾就留在这里,老夫心意已到,告辞!”他向周睿渊和文承焕微微颔首示意,转身就走。

    身后响起七七的声音道:“洪先生不请出你手下的暗器高手让我等见识见识吗?”

    洪北漠的脚步却未曾停留,微笑道:“公主面前岂敢放肆,他日自有机会请公主欣赏。”

    望着洪北漠一行人远去的背影,七七俏脸之上笼上一层严霜,周睿渊和文承焕两人对望了一眼,彼此都流露出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目光,洪北漠竟敢公然来到这里挑衅,可见其居功自傲嚣张到了何等地步,大康王朝妖孽层出不穷,除掉了一个姬飞花,又多了一个洪北漠,可见大康的气运的确走到了尽头,眼前的这种局面。绝不是单凭一人之力可以扭转的。永阳公主虽然聪明,可是毕竟年龄尚幼,在朝中的根基势力较浅,能有今日的权势全都依靠皇上为她撑腰。

    至于她的这个未婚夫婿胡小天,并不为周睿渊等人所看好,因为金陵徐氏的事情。皇上对胡家的真正态度究竟如何还不得而知,别看胡家目前暂时风光,说不定哪天皇上心情不好就会跟他们秋后算账。

    洪北漠离去之后,前来恭贺的嘉宾也都纷纷告辞离去,多数人对洪北漠还是非常忌惮的,胡小天笑容依旧,正在忙着送别之时,身边周默忽然道:“府主,你看!”

    胡小天举目望去。却见从正南方向,一片乌云迅速向神策府的位置移动而来,可马上又想到云层不可能移动得如此迅速,定睛望去,方才发现那片所谓的乌云乃是一群乌鸦组队而成,黑压压一片,成千上万的乌鸦转瞬之间已经来到了神策府的上方。

    乌鸦在当今的时代往往代表着不吉利,通常和喜鹊盈门相互对应。尤其是喜庆开业之类的时候,若是乌鸦登门就预示着祸事降临。

    胡小天虽然不信这些。可是周围人大都相信,看到眼前乌云压dǐng的局面,胡小天的表情也变得凝重起来,他敢断定,这成千上万只乌鸦绝不是凑巧来到这里,而是有驭兽师有意操纵。这件事应该是洪北漠授意而为。

    乌鸦组成的黑云将神策府上方的天空笼罩,遮天蔽日,乌云压dǐng,前来捧场的宾客看到眼前情景也不由得为之色变,一个个匆匆告辞。

    七七仰首凝望着头dǐng盘旋萦绕的乌云。美眸中闪烁着凛冽的杀机,她咬牙切齿道:“都给我听着,将这些孽障全都给我射死一个不留!”

    胡小天来不及阻止,七七手下的那帮护卫就已经弯弓搭箭向天空中射去,一时间羽箭纷纷射入鸟群阵列之中,数十只乌鸦中箭之后凄惨鸣叫着坠落下来,这下如同捅了马蜂窝,原本在空中盘旋的乌鸦在同伴被射杀之后,瞬间被diǎn燃了仇恨,一只只从半空中俯冲而下,疯狂攻击下方的人群。

    就算加上前来恭贺的嘉宾,神策府目前也不过只有五百余人,这天上的乌鸦至少有十倍之数,而且还在不断增加之中。再加上现场不懂武功的大有人在,看到这铺天盖地发起攻击的乌鸦已经被吓得胆战心惊,捂着脑袋只顾逃命,现场顿时乱成一团。

    到处都是乌鸦凄厉的聒噪声,黑色的羽毛在空中四处翻飞,神策府内外弥漫着一股血腥混杂鸟屎的味道,熏人欲呕。

    胡小天保护七七返回府内暂避,周默和展鹏率领一众武士在外面驱散乌鸦,其实这些乌鸦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只是这样一搞,弄得天昏地暗,原本神策府开张大吉的喜庆事弄的大煞风景,七七和胡小天自然颜面无光。

    七七返回白虎堂,气得俏脸煞白,紧咬银牙,狠狠在茶几上拍了一记,怒道:“洪北漠实在过分,竟敢这样羞辱于我!”

    胡小天走了过去,一探手从七七头上捏下一根乌鸦的羽毛,七七怒视他道:“你不生气?”

    胡小天笑道:“事已至此,气有何用?洪北漠那老乌龟深得皇上的信任,就算你去皇上那里参他一本,皇上也未必肯降罪于他。”

    七七道:“这件事不能这样就算了。”

    胡小天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咱们神策府刚刚组建,论实力还无法和天机局抗衡,更何况我们也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些乌鸦就是洪北漠所操纵。”

    七七diǎn了diǎn头,决定听从胡小天的奉劝,暂时忍下这口气。

    夜幕降临,胡小天和父亲并肩站在博轩楼上,胡不为也听说了日间在神策府发生的事情,低声叹了口气道:“永阳公主让你出来担任神策府的府主,等于将你推出来公然和洪北漠对立了。”

    胡小天微笑道:“她心机颇深,从头到尾都是在算计和利用我,这次的婚约应该也是她和皇上的计划。”

    胡不为忧心忡忡道:“西川之行风险重重,我担心皇上会对你不利。”

    胡小天眯起双目凝望空中的diǎndiǎn繁星,经历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他已经完全改变了来到这个世上的初衷,来到这样一个乱世,想要过上无忧无虑的平静生活只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若是想随波逐流,最终必然会被他人掌控自己的命运,唯有奋起反抗,才能真正将命运把握在自己的手中。胡小天道:“我始终看不透皇上真正的想法,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想扶植七七。”

    胡不为道:“从他的种种表现来看,似乎想要将帝位传给永阳公主,让她成为大康第一位女皇。”

    胡小天道:“也许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而故布疑阵,千万不可低估了他的谋略,连姬飞花这种聪明绝dǐng的人物都栽在他的手里。”

    胡不为目光闪烁:“你担心连永阳公主都只是他的一颗棋子。”

    胡小天道:“若是他当真想要全力扶植七七,洪北漠也不敢做出如此嚣张的事情,我实在是想不透,洪北漠为何会对他如此忠心?”

    胡不为摇了摇头道:“洪北漠身世神秘,关于他的身世鲜有人知。”

    胡小天道:“我本以为皇上想通过婚姻笼络咱们胡家,进而将金陵徐氏拉到同一艘船上,可是他马上又派我前往西川,证明他给我这个驸马身份根本就是为了这次出使做准备。”

    胡不为道:“如果仅仅是派你出使应该不用花费这么大的精力,难道皇上另有所图?”他眉头紧锁,霍然圆睁双目道:“不好!”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父亲应该猜到了老皇帝真正的目的。

    胡不为道:“难道他想借着这次的西川之行将你除掉?”

    胡小天道:“很有可能,目前能够让大康尽快走出困境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收复西川!”

    胡不为道:“不错,唯有收复西川方才能以西川储备的粮食缓解整个大康的粮荒。可是李天衡野心勃勃,他绝不肯轻易将西川拱手相送。”

    胡小天道:“爹,如果你是皇上,你会怎么做?”

    胡不为抚须望月,沉思良久方才道:“西川虽然在李天衡的掌控之中,可是他过去以勤王之名独立,也算是师出有名,现在皇上重新夺回皇位,他却迟迟没有表明态度,显然是不肯重新纳入大康版图,向皇上俯首称臣,这么做势必会让西川的不少将士心中产生迷惑。若是李天衡死了,那么收复西川也未必没有可能。”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不错,杀掉李天衡就等于成功了一半,西川臣民心中他们仍然是大康的子民,李天衡若是伏诛,臣民就理所当然地回归大康,皇上巴不得将李天衡杀之后快,又为何派我前去传旨封王?以他的智慧难道不清楚若是封李天衡为王,就等于给了他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皇上绝不会那么糊涂。”

    胡不为道:“李天衡也巴不得皇上死去,若是皇上死了,他手中的周王就可以发挥巨大的作用。”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若是驸马被李天衡所杀,那么李天衡就坐实了谋逆的罪名。”

    胡不为握紧双拳重重在凭栏上砸了一下道:“老匹夫当真阴险歹毒,竟然想起这样一箭双雕的毒计。”想起儿子被皇上如此设计,胡不为怒火填膺,对他再无半diǎn敬意。

    胡小天道:“一直以来,皇上都是在故布疑阵,什么借粮都解决不了大康根本的问题,唯有收回西川方才可以让大康转危为安。”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