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三十二章当面摊牌(上)
    “为什么?”

    胡小天道:“不瞒皇上,臣过去曾经和李家的女儿李无忧有过婚约,还因为西川李氏自立的事情受过牵连,臣以为自己并不是适合前往西川出使的人选。”

    龙宣恩道:“这件事朕知道,西川李氏当初之所以自立乃是为了发兵勤王,李天衡向来忠心耿耿,他岂肯做一个为人唾骂的叛贼?”

    胡小天道:“既然如此,他因何现在仍然不愿回归大康?”

    龙宣恩微笑道:“只因他心存疑虑,担心朕会追究他昔日割据西川之责。”他从袖中拿出一封信,在胡小天面前晃了晃道:“朕决定派你前往出使,乃是因为收到了他的密函,李天衡在信中明确表示出愿意归附大康之意。”

    胡小天心中一怔,此事却未听说,李天衡居然主动来函表示愿意归顺。

    龙宣恩道:“放眼满朝官员,真正能够让朕信任的并不多,此次前往西川责任重大,封李天衡为王,需要一个身份地位适当的人选,朕思来想去,也只有你过去方才合适。”

    胡小天心中暗骂,信你才怪,谁知道你手中的这封信是不是真的?

    龙宣恩道:“西川不仅仅是大康的西南门户,更是大康重要的粮仓,得西川就可缓解大康的粮荒,胡小天,你可愿为大康效力,可愿为朕尽忠?”

    胡小天朗声道:“臣愿为陛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龙宣恩龙颜大悦,抚须道:“朕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从老皇帝那里出来,胡小天径直去了藏书阁,想从李云聪那里打听点消息,这老太监和老皇帝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或许从他那里能够得悉龙宣恩真正的目的。

    李云聪的气色比起之前明显好转了许多,只是因为失去了一只眼睛的缘故,表情不再像过去那般和善,显得有些狰狞,看到胡小天过来,李云聪阴测测笑道:“原来是未来的驸马爷,今儿不知是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胡小天笑眯眯道:“您老是在挖苦我!”

    李云聪道:“不敢不敢,杂家只是宫里的一个奴才,胡统领现在已经贵为当朝驸马,杂家怎敢挖苦未来的驸马爷。”

    胡小天道:“未来的事情谁会知道?正如人不知自己什么时候生病,什么时候死去。”

    李云聪独目之中闪烁着极其复杂的光芒:“你这句话好像很悲观呢。”

    胡小天道:“别人不清楚,您老还能不清楚,我只有半年的性命,就算和永阳公主订亲,也未必有福气活到娶她过门的时候。”他停顿了一下道:“这一切全都拜您老人家所赐。”

    李云聪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你心中仍然记恨着我。”

    胡小天道:“自己命苦怨不得别人,小天这次过来是特地向李公公辞行的。”

    李云聪愕然道:“你要走?”

    胡小天看出他的表情不像作伪,应该并不知道老皇帝派自己出使西川之事,他点了点头道:“皇上派我出使西川,恭贺李天衡五十大寿,顺便封他为王,怎么?李公公不知情?”

    李云聪皱了皱眉头道:“皇上重新登上皇位已有多日,李天衡非但没有率部归顺,甚至连丝毫的表示都没有,怎么?这次居然皇上主动要册封他为王?还要派你为他贺寿?”

    胡小天道:“我也不明白呢,皇上说李天衡已经派人送信表示愿意归顺大康,将西川重新纳入大康版图的意思,所以才会派我过去。”

    李云聪摇了摇头道:“政治上的事情杂家不懂,也从不去过问。”他也猜到胡小天此来的目的是为了从自己这里打探消息。

    胡小天道:“李公公对皇上忠心耿耿,如若不是公公舍生忘死,皇上也不会重登大宝。”

    李云聪道:“杂家可不敢居功,皇上能有今日是他自己洪福齐天。”

    胡小天道:“君心难测,皇上今次派我前往西川是福是祸还很难说。”

    李云聪望着胡小天道:“你怀疑皇上会对你不利?”

    胡小天道:“不是我多心,而是我怕皇上多心,担心皇上因为金陵徐家拒绝借粮的事情而迁怒于我们胡家。”

    李云聪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皇上若是当真生了气,杂家也爱莫能助。”

    胡小天忽然问道:“李公公知不知道皇上当年曾经和楚扶风是结拜兄弟?”

    李云聪闻言一怔:“什么?”

    胡小天道:“这消息我是在天龙寺一位双目失明的僧人那里听来的。”

    李云聪面色阴沉道:“当初你为何不说?”

    胡小天道:“李公公也没有让我潜入天龙寺的真正用意说明,想要别人真诚首先自己得表示出真诚,你说是不是?”

    李云聪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心中却明白这小子在天龙寺必然发现了一些秘密,肯定有许多事情瞒着自己。

    胡小天道:“那位僧人法名叫做不悟,就是我跟你所说的那个怪人,他问出当年天龙寺藏经阁丢失了三本秘籍之后就杀死假皇帝离开,就是他告诉了我这些事,还说当年跟皇上结拜的还有一个虚凌空。”

    李云聪道:“这些事情杂家从未听说过。”

    胡小天道:“那《乾坤开物》当真如此神奇吗?皇上和洪北漠居然花费这么大的精力去找,缺失的丹鼎篇难道真的记载了长生之道?不然他们何以会寻找整整四十年?”

    李云聪冷冷道:“你还听说了什么?”

    胡小天道:“不悟武功很高,差点把我杀死,正是他发现了我修炼得乃是虚空大法而不是什么无相神功。”

    李云聪听到这里不禁脸上勃然色变,低声道:“他还说了什么?”

    胡小天道:“他说他之所以被困天龙寺三十年全都是拜他的亲兄弟所赐,当年他的兄弟害死了他的家人,又将他骗入天龙寺,害得他被僧人所困,而他的兄弟却趁机从天龙寺中盗走了几本秘籍。”到了现在胡小天完全能够确定李云聪就是当年残害不悟的那个人,他就是不悟的同胞兄弟。

    李云聪一只独目凶光毕露,充满杀机地望着胡小天道:“你又说了什么?”

    胡小天的脸上毫无惧色,笑眯眯道:“他告诉我他的兄弟叫做穆雨明,还问我有没有见过这个人?不过当时他还不知道天龙寺究竟丢失了什么秘籍,更不知道这其中就有《虚空大法》在内,否则我恐怕无法活着离开天龙寺了。”

    李云聪道:“很好……”

    胡小天道:“木子为李,雨从云生,聪明绝顶,如果真是聪明人就不会起这样简单的名字,让人稍一琢磨就能想到他的真身。”

    李云聪咬牙冷笑。

    胡小天道:“他还说他的那位兄弟胯下之物奇大,想要将这么明显的物事藏起来,恐怕并不容易,不过人若是想保住性命,任何事情都是做得出来的,说不定会挥刀自宫,一切了之,李公公你说对不对?”

    李云聪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道:“不错!”他已经明白胡小天对自己的身份已经了如指掌了。

    胡小天微笑道:“你现在是不是很想杀我灭口?”

    李云聪点了点头道:“很想,简直是想到极点。”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你被姬飞花所伤,不但成了独眼龙,而且武功大打折扣,我虽然性命只剩下半年,可是我去天龙寺却机缘巧合,武功内力增长数倍,有道是拳怕少壮,想杀一个不怕死的人,你首先要不怕死。”说到这里他又摇了摇头道:“你若是不怕死又何必忍受屈辱在这宫中呆了三十年?”

    李云聪桀桀笑道:“你忘了一件事,三十年可以改变很多事,当年杂家或许怕死,可现在已经无所畏惧。”

    胡小天道:“江山易改禀性难移,不过你也不用害怕,你虽然坑我害我,可我最后还是以德报怨,不悟问我虚空大法从何处学来的时候,我告诉他……”

    李云聪听到关键之处突然中断,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急切起来,呼吸也变得急促,以他的修为实在是太不应该。

    胡小天微笑道:“我说是洪北漠!”

    李云聪低声道:“当真?”

    胡小天道:“我若是将你的名字说出来,你以为还会潇潇洒洒地活到现在?不悟可以在高手如云的天龙寺中来去自如,区区皇宫一样拦不住他。”

    李云聪沉默了下去,隐藏三十年的秘密竟然被一个少年当面揭穿,此时他内心中的滋味五味俱全。胡小天有句话并没有说错,以他现在的状况就算是想杀胡小天灭口,也是有心无力。胡小天深谙攻心之道,只有将秘密掌握在手中方能成为要挟对方的武器,他并没有将这件事公诸于众,事实上李云聪的秘密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痛痒。

    李云聪沉思良久,身上的杀气已经消失于无形,长叹了一口气道:“这么说杂家欠了你一个人情。”

    胡小天道:“何止一个,你欠我的实在太多。”R115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