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三十章谁坑我(下)
    七七并没有给出答案,其实就算她不说胡小天也能猜到,十有八九是洪北漠的主意,搞不好还有太师文承焕。胡小天淡然笑道:“李天衡狼子野心,当初祭出发兵勤王的旗号,现在皇上重新登基,他却再也不提率军归附,将西川重新纳入大康版图之事,根本就是抱定自立为王之心,皇上难道还对此人抱有奢望?”

    七七叹了口气道:“大康现在四面楚歌,总不能到处树敌。“

    胡小天道:“所以皇上才想出了这么一个主意,封李天衡为王,以此来稳住他?”

    七七道:“既然西川已经在他事实上的控制之下,我们不妨做得慷慨一些,李天衡虽有谋反之心,可是此人表面上却仍然以忠臣自居,他将我皇叔软禁在西州,其用心不言自明,若然有一天陛下寿终正寝,他就会以大康正统自居,扶持并操纵一个傀儡政权。”

    胡小天此前已经听杨令奇说起过这件事,不由得点了点头道:“你的看法倒是和我的一位朋友不谋而合。”

    七七美眸一亮:“什么人?”

    胡小天道:“一位不得志的才子,他叫杨令奇,我正想将他举荐给朝廷呢。”

    七七道:“有机会安排我见见,朝廷正值用人之际,若是此人有真才实学,我可以破格任用。”

    胡小天点了点头:“出使西川我打算带他同去,他对时局的认识颇深,对我的西川之行肯定会帮助不小。”

    七七道:“使团的人员你自己挑选,需要什么条件,我会尽力满足。”

    胡小天道:“我总觉得这趟西川之行不会太平,有人只怕想我有去无回。”

    七七道:“不如我派权公公跟你同去,以他的武功必然可保你此行平安。”

    胡小天闻言慌忙摆手道:“免了,你派他跟我去不是保护我,只怕是要监视我。”

    七七禁不住笑了起来,轻声道:“在你心中我从来都是心机叵测。过去或许有可能,可是咱们订婚之后,彼此应该休戚与共,患难相随。”

    胡小天望着七七稚气未脱的俏脸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道:“对你来说只是一纸婚约。对我来说却是一道枷锁,我都已经答应要全心全意帮你做事,想不到你还不满足,非要让我成为你的驸马方才满足,驸马驸马。做牛做马,难不成我这辈子都是要被你骑的命运?”

    七七的俏脸上浮现出难得一见的羞涩,小声道:“你放心,只要你好好对我,我以后绝不会欺负你,也不会为难你的家人,更不会将你当成马骑。”

    胡小天道:“既然如此,先答应我一个条件。”

    七七眨了眨眼睛,充满警惕道:“你哪来的那么多的条件,此前不是已经答应饶你两次不死了吗?”

    胡小天道:“你先把我爹给放了。”

    七七听到是这个条件。对她来说自然不难,愉快点了点头道:“好!我这就让人去办,今晚就将胡大人送回府中。”

    七七说到做到,胡小天返回尚书府的时候,胡不为已经先于他一步回到了家中,两夫妇正在自己的房间内谈论着儿子的婚姻大事,听闻胡小天回来,连忙将他招至房内,询问胡小天的最终决定。

    胡小天看到父亲平安归来一颗心也终于放下,微笑道:“我刚刚见过永阳公主。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徐凤仪叹了口气道:“皇命难违,只是这样一来,你这辈子恐怕再无自由可言了。”儿子是娘心头的一块肉,徐凤仪对胡小天关爱异常。在她眼中即便七七是金枝玉叶,可仍然未必能够配得上自己的儿子。

    胡小天道:“成为驸马也是让天下人艳慕的美事,娘又何必不开心呢?”

    胡不为点了点头,向徐凤仪道:“凤仪,你先去歇息,我和天儿有些话单独相商。”

    徐凤仪摇了摇头。起身道:“我出去走走,你们爷俩儿什么事情都瞒着我。”

    徐凤仪离去之后,胡小天来到父亲身边坐下,微笑道:“爹没事吧?”

    胡不为笑道:“没什么事情,永阳公主对我还算客气,本来是要明天才放了我,想不到今晚就让人送我回来,估计是因为你的缘故。”他停顿了一下,凝望着儿子的面孔,意味深长道:“这次的事情,委屈你了。”

    胡小天道:“爹,孩儿没什么好委屈的。”

    胡不为叹了口气道:“你娘都跟我说了,其实你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子,此次提亲岂不是要让你的希望成为泡影。“

    胡小天道:“感情是一回事,婚姻又是另外一回事,看来大康的确是走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不然也不会主动和咱们胡家结亲。”

    胡不为点了点头,眯起双目道:“皇上虽然老了,可是他应该并不糊涂,最近表现出的种种昏庸行为,根本就是在迷惑外界。”

    胡小天道:“他和七七是在唱双簧,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皇上是要帮助七七在短时间内树立起威信,取得臣民对她的信心。”

    胡不为目光一亮,他想说的正是这些,想不到儿子已经将这件事看得如此透彻。胡不为道:“权德安来找我提起你们的亲事,我就知道皇上仍然没有放弃他的打算。”

    胡小天道:“我和七七订亲之后,咱们胡家和皇家成为一家,而金陵徐家无论情愿与否都得被绑在同一艘船上。”

    胡不为道:“这正是徐家最不想发生的事情。”

    胡小天道:“其实对我们而言并没有什么损失。”

    胡不为道:“你的意思是……”

    胡小天倾耳听去,房前屋后方圆五丈内的动静全都逃不过他的感知,确信无人在外面偷听,方才低声道:“爹,难道你没有发现,皇上费尽心机,真正的目的却是要捧七七上位?”

    胡不为抿了抿嘴唇,低声道:“我虽然有这种感觉,可是始终不敢断定,毕竟大康自开国以来从未有任何女子登上帝位,难道皇上当真有勇气破除祖上的规矩,选一位女子成为大康王朝的继承人?”

    胡小天道:“皇上年事已高,随时都可能寿终正寝,他不可能不考虑继任者的事情,放眼大康皇室,真正适合继承皇位的只有七七,而皇上最近所做的一切,明显是在为七七掌权做准备。”

    胡不为点了点头道:“听你这么一说应该不会有错。”

    胡小天道:“只是我有些猜不透皇上的这一步棋,他选择我来成为未来的驸马,应该不是通过这种方式将我们胡家和徐家捆绑在一条船上,共同扶持七七那么简单。”

    胡不为道:“如果你和永阳公主成亲,咱们胡家自当要为公主尽力了。”儿子和七七成亲,永阳公主就成为他们胡家的儿媳妇,从这一点上来讲,胡不为必然要为了儿子和儿媳的利益而尽力,如果老皇帝当真想将大康的权柄交给七七,七七能够成为大康女皇,大康的江山等于有了儿子的一半, 帮大康就是帮儿子。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七七虽然聪明可是论到心机和计谋仍然不及这老皇帝,爹,我仍然怀疑老皇帝没那么简单,他这边向咱们胡家提亲,让我和七七订婚,那边却又让我前往西川出使,宣布册封李天衡为王的事情。”

    胡不为听说儿子又要被派往西川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李天衡乃是他昔日的亲家,当初他将儿子送往西川,其目的就是为了给胡家留一条退路,后来李天衡拥兵自立,割据一方,成为西南霸主,胡家就是因为这件事而受到了牵连,险些遭遇灭门之灾。虽然他们胡家已经单方面毁掉了婚约,可是现在皇上派儿子前往西川,难保李天衡不会旧事重提,他要怎样对待自己的儿子都很难说。胡不为低声道:“皇上为何要这样做?”

    胡小天道:“据说有几位大臣联合保举我前往西川。”

    胡不为眉头紧皱道:“皇上的用意真是令人费解,为何一定要你去?”

    胡小天道:“孩儿也想不明白这其中的原因,只是有一点能够确定,此次前往西川必然不会太平。”

    胡不为道:“李天衡那个人野心勃勃,向来不甘心居于人下,皇上居然还奢望用封王之事将之感化。”

    胡小天道:“皇上可没指望感化他,只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暂时稳住李天衡,毕竟眼前大康和西川还有共同的利益,如果李天衡打破眼前的局面,必然会给大雍可乘之机。”

    胡不为道:“只是他为何偏偏要派你去?”

    养心殿内龙宣恩赤裸上身盘膝坐在白玉台子上,身上刺满金针,不少金针随着脉搏的跳动而不停颤抖。洪北漠看了一眼香炉内所剩不多的燃香,然后将龙宣恩身上的金针一根根拔除。

    龙宣恩长舒了一口气,缓缓睁开双目,低声道:“这金针刺穴的法子果然很好,每次做完针疗,朕都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洪北漠微笑道:“只要陛下坚持按照臣的办法去做,延年益寿绝无问题。”

    龙宣恩道:“朕现在最期待的就是爱卿所炼制的丹药,若是能够成功,朕就可以返老还童了。”

    洪北漠道:“只可惜《乾坤开物》的丹鼎篇始终没有找到,臣只能自行揣摩钻研,进展上慢了许多。”(未完待续。)R105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