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三十章谁坑我(上)
    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胡小天过去从来对这番话都是嗤之以鼻的,可今天却意识到自己仍然免不了要坠入这个俗套,在自己目前所处的这个年代想要追求所谓的婚姻自由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原本他还琢磨着如何能够让身边的诸位红颜知己和谐相处,将来三妻四妾左拥右抱,左右逢源,可皇上派吴敬善登门提亲等若给了他当头一棒,这一棒将他刚刚编织的美梦全都砸碎。

    驸马爷!听起来很美,当真成了驸马爷只怕今生今世纳妾无望,以七七那乖戾的性子,只怕连自己多看其他女人一眼都不会答应。

    吴敬善看到胡小天沉思良久,终忍不住问道:“胡老弟,此事你倒是给我一个明白的话儿,也让我好去回复皇上。”

    胡小天道:“吴大人想要怎样明白的话?”

    吴敬善笑道:“胡老弟是明知故问啊。”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不瞒吴大人,这件事我是没什么意见,只是不知道公主那边是什么意思。虽然是皇上让您来提亲,可是皇上未必能够当得了公主的家,若是我这边答应了下来,永阳公主却反悔不从,我岂不是什么面子都没有了?”

    吴敬善道:“老弟的意思是……”

    胡小天道:“我想先去问问永阳公主的意思,她若是答应,我自然没什么问题。“

    吴敬善笑道:“那就是你已经答应了,我这就去回禀皇上。”

    吴敬善离去之后,胡小天马上就去了永阳王府,事不宜迟。必须要当面见过七七,说个清楚,问个明白。

    胡小天抵达永阳王府之时,正看到七七的座驾回来,于是翻身下马。就在路边候着。

    七七从里面掀开车帘,看到了路边的胡小天,向他招了招手。

    胡小天缓步走了过去,抱拳道:“公主殿下金安!”

    七七道:“你又来找我作甚?不是已经将你娘送回去了吗?”

    胡小天道:“这次不是为了我娘,而是为了另外的那件事而来。”他悄然观察七七的表情,发现七七脸上的表情并无异样。甚至没有发现任何的羞赧之色,按理说女孩子遇到未来的夫婿怎么都要感到有些害羞,可她却还像平时一样,这小妮子的心态怎么就如此淡定。

    七七当然知道他所说的另外那件事是什么事情,点了点头道:“你进来吧!”

    胡小天跟着进入永阳王府内。七七让人引他去花园水榭内坐了,这一坐就是多半个时辰,一直到夜幕降临也没见七七过来相见,胡小天等得焦躁,在水榭内来回踱步之时,看到两个小宫女端着酒菜送了上来。胡小天道:“公主殿下呢?”

    一名宫女道:“公主殿下正在沐浴更衣,让我们先准备酒菜,留胡统领在这里吃饭。”

    胡小天心中暗忖。女为悦己者容,七七虽然年龄不大可毕竟是个女人,看来她应该是对自己产生了情愫。不然何以会对自己如此礼遇?既来之则安之,且看看这小妮子今天要说些什么?

    酒菜上齐之后,看到七七身穿白色长裙,宛如出水芙蓉般出现在他的面前,女大十八变,在胡小天认识她这一年多的时间里。这小妮子也发生了让人惊艳的变化,首先是身高。从过去到胡小天肩头已经到了他的眉头,约有一米七零左右了。眉眼也长开了,虽然眉间仍有稚气,可是眉目如画,五官精致得无可挑剔,若说缺憾,就是胸部的发育明显没有跟得上身高的节奏,胡小天目测七七胸部的规模绝对比不上自己。还有她的身上仍然欠缺女人的妩媚和风情,好比一朵鲜花开得娇艳却欠缺馥郁的芬芳。

    女人味绝对是需要修炼和沉淀的,除非夕颜那种天生媚态的祸水,很少有人能够在这么小的年纪就能够达到那么深的道行。

    七七看到胡小天双目直愣愣地盯着自己,芳心中不禁一阵慌乱,这在过去还从未有过,不过她并没有将自己的慌乱表露在外,啐道:“没见过?盯着我看什么?”

    胡小天道:“没见过公主洗澡的样子……”这话冲口而出,这厮说出之后恨不能给自己一个嘴巴子,胡小天啊胡小天,你也忒没节操了,对人家一个小姑娘怎能说出这种话。这话对霍胜男、夕颜、飞烟她们说那就是调情,对七七说那就是不敬。

    果不其然,七七一双凤目杀机凛然,冷冷望着胡小天道:“胡小天,就冲着你这句话,本宫就能砍了你的脑袋。”

    胡小天道:“女人还是别那么凶,小心你嫁不出去。”他在桌旁大剌剌坐了下去,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饮尽,浑然没有将七七的威胁当成一回事。

    七七也在他对面坐下:“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明说吧。”

    胡小天道:“我来是想当面问公主殿下几句话,希望公主殿下能老老实实地回答我。”

    七七道:“好啊,你问吧!”

    “咱们订亲的事情究竟是你的意思还是陛下的意思?”胡小天开门见山。

    七七道:“陛下的意思。”

    胡小天道:“你自己是什么意思?”

    七七道:“反正早晚都得把亲事定下来,与其找个毫不了解的陌生人,还不如找你,更何况陛下做主,圣命难违。”

    胡小天道:“你喜不喜欢我?”

    七七呵呵笑道:“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

    胡小天觉得有些头疼,又斟了一杯酒,一口饮尽,酒壮英雄胆,他壮着胆子道:“你知不知道男女之情代表什么?”

    七七摇了摇头:“我不在乎,任何的感情都比不上大康的生死存亡,我就算和你订亲也并不代表什么,我不可能像别人那样跟你海誓山盟,更不可能做个相夫教子的女人,至于为你付出为你而死更是无从谈起。”

    胡小天道:“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原来咱们只是走走形势,做对表面夫妻?”

    七七道:“看你的样子好像很不情愿这门亲事。”

    “圣命难违!”

    听到胡小天这样说七七的双眸中掠过一丝寒光,不过稍闪即逝,她低声道:“你已经有了心上人?”

    胡小天没说话,只是嘿嘿笑了一声。

    七七微笑道:“可不可以告诉我她是谁?我或许可以帮忙成全你们呢。”

    胡小天道:“不敢说。”

    七七道:“你担心我会对她不利?呵呵,你只管放心,我才不会管你的闲事。”

    胡小天道:“女人一旦嫉妒起来就会失去理性。”

    七七淡然笑道:“我不会因你而生出任何的嫉妒之心,你不说我也知道你的心上人是谁,她是我姑姑对不对?”

    听到七七提起龙曦月,胡小天的目光瞬间变得黯淡了下去,三分做戏,七分却是真实心情的写照。龙曦月的不辞而别已经成为胡小天心头的一块伤疤,他甚至不愿再想起这件事。

    七七道:“你对我姑姑倒也算得上有些情意。”

    胡小天道:“你知不知道,两个没感情的人如果成亲将来生活在一起将会是这世上最为痛苦的事情。”

    七七道:“你不用危言耸听,我和谁生活在一起都无所谓,若是你将来敢做对不起我的事情,大不了我一刀将你杀了。”她语气虽然轻松,可是其中却蕴含着不容置疑的强大决心。

    胡小天听得心里有些发毛,低声道:“你所谓的对不起你的事情是……”

    七七道:“对不起大康就是对不起我!你不要以为我看不出你们父子两人在打什么算盘。”

    胡小天道:“咱们订了婚,以后就是一家人,我爹就是你爹,你对我爹我娘最好还是客气一些。”

    七七道:“我已经让人送你娘回府,明日就会还你爹自由,这下你总该满意了?”

    胡小天道:“我爹年纪这么大了,现在咱们又已经订了亲,你看出海前往罗宋的事情是不是可以重新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

    “由我替我爹出海走这一趟。”

    七七摇了摇头道:“你另有重任在身。”

    “什么事情?”

    “下个月二十三,是西川李天衡的五十寿辰,皇上已经决定让你前往西川去一趟,为李天衡拜寿。”

    胡小天愕然道:“什么?”

    七七道:“我也没想你过去,只是这是皇上定下来的事情,一来你和我定下婚约就是未来的大康驸马,派你前去才显得隆重,皇上准备封李天衡为川王。”

    胡小天叫苦不迭道:“你当真不知道我和李天衡之间的关系吗?”

    “知道,他差一点就成为了你的岳父。”

    胡小天苦笑道:“你既然知道还要将我派到西川?难道你不怕还没成亲就先当上寡妇吗?”

    七七道:“决定这件事的是皇上,他对此次的出使极为看重,必须找一个拥有重要身份地位的人,这个人还需有勇有谋,多番斟酌方才选定了你,而且几位朝廷大臣全都推荐你过去。”

    胡小天道:“谁这么坑我?你说来听听,到底都有谁?”(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