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二十八章生存之道(上)
    杨令奇道:“有没有这种可能,皇上故意在人前扮演出一个失道者的角色,犯下一个有一个的错误,而这些错误却要由永阳王来纠正,长此以往,永阳王在臣民的心中威信就会得以提升呢?”

    胡小天听到这里内心一动,他就没有想到过这一层,老皇帝和七七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这一老一小联手做戏的可能性很大,再联想起他们在父母这件事上的处理,正是老皇帝出面当坏人,让七七出来做人情收买人心。如果杨令奇所分析的一切属实,那么他们还真算得上是用心良苦。

    杨令奇道:“胡大人切莫忽略了一件事情,陛下既然打破大康数百年之惯例,封永阳公主为王,就证明陛下已经下定决心力排众议,他很可能是要选择永阳公主作为自己的继承人。”

    胡小天的确也这样想过,既然大康可以出现历时上第一位女性王爷,就有可能出现历史上的第一位女皇帝,只是胡小天始终想不通,为何老皇帝会对七七如此关爱?是出于亲情还是因为某种不为人知的特殊感情?胡小天道:“谁成为皇上的继承人并不重要,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现在无论任何人坐在这个位置上都会一筹莫展。”

    杨令奇道:“如果皇上真是这么想,那么他还算是明智,他在位的这些年,倒行逆施,庸碌无为,臣民早已对他失去了信心,民心一旦失去有如覆水难收,他或许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道理,所以才会推永阳王出来。让臣民对永阳王产生信心,。”

    胡小天道:“从他目前的做法来看,的确有这种可能。”

    杨令奇道:“其实大康远未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如果朝廷能够认清现实,勇于打破弊制。推陈出新,未尝不会有重整旗鼓的机会。”

    胡小天饶有兴趣道:“杨大哥说来听听。”

    杨令奇谦虚一笑道:“一家之言,胡大人听听就是,千万不要当真,大康眼前面临最大的困境就是粮荒,从种种迹象来看。今秋的收成应该不会太好,如果大范围的饥荒一旦爆发,国内必将陷入混乱之中,民以食为天,当老百姓食不果腹的时候。就会造反。周围诸国无不对大康虎视眈眈,一旦大康发生内乱,必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胡小天道:“你有什么办法化解危机?”

    杨令奇道:“无论大康承认与否,昔日的广阔版图已经四分五裂,而且不断缩小,如今的疆域只剩下全盛时的一半都不到,如今中原真正的霸主乃是大雍,周边小国无不慑于他的压力不敢和大康做任何的粮食交易。这乃是导致大康粮荒的外因。大康目前陷入粮荒的境遇,但是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想要从外部改变也有几种方法。一是高价买粮,无论国家的制度如何严酷,可是民间交易历来是无法禁止的,可以鼓励国内的商人从各种途径购入粮食,朝廷再给予他们一定的奖赏,尽量保证商人的利益”

    胡小天道:“只靠小打小敲的民间交易只怕无法解决问题。而且大康的国库已经空虚,没有那么多的金钱去补贴这些商人。”

    杨令奇道:“的确如此。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方法,还有一个办法就是从周围小国获得粮源。”

    胡小天心说看来自己也是高估了杨令奇。说的办法都是别人想过的,而且事实证明并不可行,根本解决不了大康的问题,他淡然笑道:“你都说过周边小国不敢和大康做粮食交易,因何又提出这样的建议?”

    杨令奇道:“他们不敢说是因为慑于大雍的威势,大康虽然衰败,可并不是人见人欺的纸老虎,大雍既然敢威胁他们,大康也能做同样的事情。找到盟友,共同对付最具威胁的敌人。”

    胡小天道:“大康眼前的这种状况可谓是墙倒众人推,哪还有什么盟友?”

    杨令奇道:“这世上只有永恒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大雍之所以选择和多年的宿敌黒胡化敌为友,缔结同盟,真正的用意还不是为了稳固后方,才可以腾出手来对付大康。然黒胡四皇子遇害之后,大雍和黒胡的结盟之事已经成为空谈,黒胡人也不是傻子,他们一直以来都想挥师南下,就算没有四皇子完颜赤雄被害的事情,黒胡人也不会真心和大雍结盟,如果大雍顺利灭掉大康,一统中原之后,黒胡人只怕再也无力与之抗衡。”

    杨令奇说到这里笑了笑道:“我提议和黒胡人结盟并不是牺牲咱们汉人的利益,而是要利用黒胡人在北方牵制大雍。还有一件更为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稳固西川。”

    胡小天道:“西川却是在李天衡的控制之中啊。”

    杨令奇道:“李天衡自立为王,当初他打得是出兵勤王的旗号,现在大康皇上重新复辟,所谓的勤王也就失去了存在的理由,李天衡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率部归顺的表示,证明他早就想割据一方,根本不想再听大康皇上的号令。不过李天衡此人又是一个很爱惜名声的人,他应该是不想背上谋反的罪名,直到现在都没有自立为王。其实皇上应该利用他此时的心理,反正西川在李氏手中掌握已经成为事实,还不如顺水推舟,直接封他为王,承认西川独立的事实,这样一来,李天衡反倒抹不开这张面子。”

    胡小天道:“李天衡狼子野心天下皆知,他之所以能够有恃无恐,不仅仅是因为他据有西川之地,而且他手中还有一张王牌。”

    杨令奇道:“你是说周王龙烨方。”

    胡小天点了点头。

    杨令奇道:“李天衡早晚都会造反,龙烨方正是他手中的一张王牌,不过这张牌必须要等到皇上百年之后才能起到最大的作用。”

    胡小天也是这样想,老皇帝若是死了,龙烨方就是最有资格继承大统的人,李天衡就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顺势掌控整个大康。

    杨令奇道:“李天衡想要图谋得是整个大康,所以他并不想让大康被其他人吞掉,只要抓住他的心理,将李天衡变成另外一个盟友并不困难。”

    胡小天道:“就算黒胡和李天衡都愿意和大康结盟,可是他们也违背肯帮助大康解决粮荒的问题。”

    杨令奇笑道:“结盟并非是为了解决粮荒,而是为了稳住根基,让大雍短时间内打消挥兵南下的念头,至于这些百姓,大康若是养不活他们,也需要给他们一条生路,可以考虑开放一些边界关卡,让老百姓去周边的一些小国讨一条活路。”

    胡小天道:“这么多饥民拥入他国,恐怕人家未必肯让他们入内。”

    杨令奇道:“这些小国的实力根本无法和大康相提并论,若是他们放这些饥民进入国境,等于间接为大康缓解了压力,若是他们不肯,坚拒饥民入境,大康一样可以在这些事上做文章,趁机发兵将之灭掉。战争虽然不是什么好事,可是却可以转移国内的矛盾和危机。”

    胡小天道:“这就是远交近攻?”

    杨令奇低声道:“确切地说应该是稳住强缘打击弱小,这本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大康走到如今的地步,唯有将生存放在第一位,就不能计较手段。”

    胡小天点了点头,杨令奇的这番话的确在理,国家如此,人也是如此,如果一个人连生存都无法保障,又何须去计较谋生的手段。杨令奇的意思再明显不过,越是在眼前这种状况下越是要看重外交的手段,联合同盟共同制衡大雍。在国内粮荒的前提下选择扩张侵略,入侵那些周边的小国,甚至包括昔日的属国和盟国,毕竟他们背信弃义在先,在大康遭遇危机的时候慑于大雍的威势非但拒绝提供帮助,甚至连公平的粮食交易都不愿进行。

    胡小天道:“这两天我会安排你和永阳王见上一面。”

    杨令奇道:“胡大人,令奇得蒙胡大人看重,愿意始终追随胡大人。”

    胡小天笑道:“杨兄是真正的大才,我现在只是御前侍卫副统领,你跟在我的身边难道想当个普普通通的御前侍卫吗?”

    杨令奇唇角现出一丝苦笑,他双手残疾,别说这个样子,就算他双手好端端地,百无一用是书生,他仍然还是手无缚鸡之力。在这样的乱世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又谈什么去保护别人,甚至连生存都成为问题。

    胡小天道:“我将杨兄推荐给永阳王,是想你的抱负有真正可以施展的地方,你我一见如故,以后就以兄弟相称。”

    杨令奇慌忙又谢过胡小天。

    此时霍胜男过来找胡小天,却是因为听说了胡小天父母的事情,她也非常的担心。杨令奇离去之后,胡小天方才将刚才去见过七七的事情说了,霍胜男秀眉微颦道:“这么说永阳公主是想利用他们要挟你了?”

    胡小天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她和老皇帝两人是在唱双簧,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看情形是不会让我离开的,我娘想要离开也没那么容易,倒是我爹必须要去罗宋走一趟。”

    忽然想起今天是周一,求点推荐票,估计还得十天才能到家,旅游期间章鱼尽量保证不断更,至于爆发,只能等到回家之后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