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利益为先(下 )
    且探听一下他的虚实再说,胡小天故意压低声音道:“粮!”

    昝不留道:“现在大康周边诸国只怕无人敢和大康做粮草交易。( )”

    胡小天道:“先生不是说风险越大利益越大,商人以逐利为先,难道先生宁愿错过这个大好机会?”

    昝不留微笑道:“地域不同饮食习惯也大不相同,庸江以南以稻米为主,庸江以北却以面食谷物为主,再往北行,越过长城,到了胡人和突剌人的地盘,他们的主食却是牛羊肉。再往北魔黎人常吃的却是一种形如马铃的薯类。”

    胡小天听昝不留说到这里已经明白,昝不留所说的肯定是马铃薯。如果不是昝不留提起这件事胡小天几乎忽略了,他来到当今的时代的确没见过什么马铃薯西红柿之类的东西,在海运仍然不够发达的时代,各国的消息都相对闭塞,经贸望来要受到地域的限制。昝不留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在中原列国眼中,小麦、稻米才是老百姓赖以为生的主食,其实还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解决老百姓的吃饭问题。大雍虽然在背地里限制大康周边诸国和大康进行粮食贸易,可是并没有禁止大康所有的经贸往来,而这也应该能够算得上是古老的经济制裁了。

    胡小天道:“昝先生有把握搞到粮食?”

    昝不留道:“不敢说有百分百的把握,也不敢说能够解决大康在粮食方面所面临的巨大窟窿,可昝某应该有些能力将一些大雍并未明令禁止的谷物运送到大康。”

    胡小天微笑望着昝不留道:“昝先生有没有想过,如果这些事泄露chuqu……”

    昝不留道:“所以昝某不能出面,大雍想吞并大康的心思天下皆知,可是真yàoshi天下一统对我们这些商人来说未必是好事。”

    胡小天端起茶盏喝了一口,不露声色道:“愿闻其详。”

    昝不留道:“其实无论在大雍还是大康。商人都没有什么地位,皇室看重的绝非是你本人,而是你的身家财富,只要他们遇到了事情总会向你伸手,你若是慷慨解囊,那就是爱国忠君。否则就是心存异志。”他苦笑道:“在上位者的眼中,我们这些商人和猪羊无异,养肥待宰,他们何时想用何时就可以动手。”

    胡小天深以为然,其实金陵徐家何尝不是如此?在大康皇室的眼中金陵徐氏无疑也是一只大肥羊,现在已经磨刀霍霍了。[ 超多好看小说]

    昝不留道:“昝某虽然身在大雍,可我却是康人,我的祖上也曾经在大康为官,虽然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政绩。也没有名垂青史,可的确忠君爱国,甚至为大康牺牲了性命,大雍说起来过去也是大康的一部分,大雍开国君主薛九让实际上只是大康的一个叛将罢了。”

    胡小天道:“昝先生是想帮助大康了?”

    昝不留道:“大康气数已尽,昝某虽然没什么眼界,这件事也是能够看清楚的,既然大康早晚都要成为别人口中的肥肉。我们为何不抓住机会多咬几口,趁着别人没有下手之前先自己吃饱呢?”

    胡小天不禁笑了起来。无商不奸,昝不留称得上其中的典范。他点了点头道:“昝先生有什么想法?”

    昝不留道:“我和黒胡、突剌、魔黎之间都有过生意来往,我有把握从他们那边搞到你们需要的食物,可以从黒胡、突剌购入牛羊马匹,这些杀掉就是食物、可以从魔黎购入马铃薯,虽然比不上稻米小麦。可至少可以抵御饥饿,当然我不会出面,但是我有能力组织这些异国商人来大康经营。”

    胡小天道:“就算能够组织这些东西,可是如何将这些商品运入大康国内?路途遥远,若是绕过大雍恐怕还会花去成倍的时间。”昝不留的提议虽然具有相当的吸引力可是仔细一想并不现实。以黒胡为例,黒胡和大雍接壤,跟黒胡做生意最短的路途就是通过大雍,这样也至少需要三个月的路程,更不用说绕路,就算将粮食运到大康,只怕大康的饥荒已经爆发了。

    昝不留道:“生意要想到长久,如果从当地购入当然解决不了燃眉之急,可是胡大人不要忘了,黒胡商人在大雍内已有不少,如果这些生意人全都zhidào大康愿意重金收购粮食,那么他们就会蜂拥而至。”

    胡小天道:“你以为大雍皇帝会对这种现象坐视不理吗?”

    昝不留道:“胡大人大概不zhidào,因为黒胡四皇子的事情,bixià刚刚和黒胡人签署了一个协定,主yàoshi针对黒胡商人的,他答应会给予黒胡商人最优惠的待遇,不会干涉黒胡人通过大雍南下经商。”他停顿了一下道:“黒胡和大康过去互为世仇,大雍独立之后,大康和黒胡被大雍分隔开来,可以说大雍为大康抵挡住了不少的战火,这百年来,黒胡和大康之间却鲜有贸易往来,我愿为两国搭起这座桥梁。”

    胡小天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昝不留的真正意图,他是要帮助大康和黒胡进行经济上的联合,共同应付日益强大的大雍,身为一个大雍子民做出这种事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想要对大雍不利,他的出发点是不是帮助大康并不好说,不过有一点胡小天能够断定,昝不留很可能是黒胡间谍。

    胡小天道:“你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昝不留道:“不瞒胡大人,黒胡人获得利益的三成。”

    胡小天心说你丫够黑的,什么都不干,就是当个中间人牵牵线,就从中拿走三成利润,归根结底还是坑大康啊,黒胡人送来的那些商品无疑都会趁机卖个高价,不过眼前这种局面,大康就算是有钱也买不到粮食,否则也不会想着走海路南下罗宋打通这条梁运商路了,若是向南打通海路,向北能够和黒胡人实现贸易往来,即便是高价买来一些食品也是值得的。一个快要饿死的人,你让他搬一座金山换一个馒头他也愿意。

    胡小天道:“昝先生只管放心去做,胡某必然会给先生提供一切可能的便利。”

    送走了昝不留,胡小天转身回府的时候,遇到了已经焕然一新的杨令奇。杨令奇身穿青色儒衫,虽然身形稍嫌单薄了一些,可是眉清目秀,只有一股文人的儒雅气度,看到胡小天,杨令奇慌忙抱拳行礼,深深一躬。

    胡小天笑道:“杨大哥跟我不用如此客气,怎样?在我这里还住得惯吗?”

    杨令奇道:“承蒙胡大人关照,令奇感激涕零。”

    胡小天道:“太客气!这两天遇到了不少事情,不然我早就去看杨大哥呢。”

    杨令奇道:“胡大人遇到了什么事情?不知令奇可否为你分忧呢?”

    胡小天zhidào他足智多谋,对天下大势有着超人一等的见解,于是叫他在院子里的石桌旁坐下,低声道:“昨晚大康皇陵发生民乱,五万劳工造反,皇上震怒之下派出军队前往追杀,已经下了格杀令,闹得风声鹤唳,好不紧张呢。”

    杨令奇道:“得民心者的天下,皇上这么做却是要将老百姓越推越远啊,奇怪,他本不该如此,此前跌过这么大的跟头,为何还没有从中吸取教训?”

    胡小天道:“只怕是老糊涂了。”

    杨令奇道:“大人身在朝中看到的事情听到的事情和我们所看到的不同。”

    胡小天笑道:“你是说我当局者迷了?”

    杨令奇道:“不是这个意思,bixià复辟之后所做的事情表明他还是很想将大康带出泥潭,比如说他仍然任用这些朝中旧臣,也没有急于追究昔日bèipàn  他臣子的责任,又比如说他将自己的私库拿出了不少金银,免除了不少赋税,这才过去了多少时间,怎么突然之间又会变成这个样子?”杨令奇眉头紧皱有些不解。

    胡小天道:“他本来就是喜怒无常,刚刚复辟的时候想要收买人心,现在皇位稳固了,马上故态复萌,甚至变本加厉地盘剥百姓。”

    杨令奇道:“他能够在位这么多年不能说一无是处,他也曾经做过一些对大康有利的事情,胡大人所说的却有可能,可是我总觉得还有一种可能。”

    胡小天眨了眨眼睛:“愿闻其详!”

    杨令奇道:“不知胡大人有没有注意到,皇上已经很少公开露面,对外的很多事情都是永阳王在做。”

    胡小天道:“皇上的精力不济,而且他无心政事,所以才会将朝政交给永阳王帮忙处理。”

    杨令奇道:“不仅仅是这个原因吧,我虽然对永阳王不慎了解,可是既然皇上能够放心将大康的朝政教给她,这个十四岁的小姑娘想必有过人之能,皇上虽然将权力交给了她,可是永阳王的年龄和经验并不足以服众,胡大人可能并未留意,几次惠及百姓的事情全都是永阳王亲自颁发命令,其实这些事皇上完全可以自己亲自去做,可是他仍然将赢取民心的机会交给了永阳王,这证明皇上是在扶植永阳王,树立她在臣子心中的威信啊!”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要说他对七七的确bucuo。”

    目前在甘南旅游,最近更新少了一些,希望大家多多谅解,估计会持续十天左右,章鱼尽量做到不断更,难得偷闲一次,请诸君多多包涵!(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