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二十七章利益为先(上)
    慕容展道:“虎毒不食子,我怎会害你?”

    慕容飞烟道:“我和你早已恩断义绝,当年你抛弃我们母女,害得我娘亲含恨而死,现在又假惺惺做什么好人,如果你是奉命而来,那么就和我一战,胜了,就带着我的尸体回去,如果你败了,我必割掉你的首级,祭奠我娘亲在天之灵。”

    慕容展灰白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痛苦的光芒,他缓缓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你心中恨我,我也不求获得你的原谅,我来这里是想看看,因为只要你活着就不会放弃你娘亲的灵位。”

    慕容飞烟怒道:“你住口,不许你再提起我娘亲。”

    慕容展叹了口气道:“皇陵民乱,圣上震怒,你虽然侥幸逃离,可是绝不能让他人知道你仍然活在这个世上,不然朝廷绝不会放过你。”他的心中仍然还是关心着这个唯一的女儿。

    慕容飞烟道:“我的事情无需你过问。”

    慕容展道:“我知道你心中恨我,当初让你去守皇陵的确是我的主意,我并非有意要分开你和胡小天,所有人都知道,那胡小天乃是永阳公主的宠臣,他和永阳公主早有暧昧,此人心机深沉,伶牙俐齿,永阳公主只是一个情窦初开的无知少女,早已被他哄得神魂颠倒,胡小天的意图极( 其明显,想要通过攀附永阳公主这根高枝而成为驸马,你若是和他纠缠下去最终伤心的必然是你。”

    胡小天在屋后将慕容展的这番话听得清清楚楚,心中暗自苦笑,慕容展啊慕容展,老子跟七七可是清清白白的,你也算是一号人物,居然在背后说我的坏话。诋毁我和七七之间的关系,简直不是东西。

    慕容飞烟居然耐心听完了慕容展的这番话,平静道:“胡小天为人怎样我比你清楚。”

    “你怎会清楚?他过去在皇宫中当太监之时是如何获得姬飞花的信任?还不是全都依靠出卖色相!”

    胡小天真是天雷滚滚,我就曰了,慕容展啊慕容展,我过去好像没怎么得罪过你。你说我对姬飞花出卖色相,这不是说我跟姬飞花有一腿吗?姬飞花是个太监啊,刚才又说我对七七百般哄骗,在你慕容展的眼里,老子是男女通吃,概不忌口了。

    慕容飞烟怒道:“够了!不许你在我面前诋毁他,无论怎样他也比你要强得多,他不会在生死关头抛下自己的亲人不管。”

    慕容展内心中如同被针狠刺了一下,他抿了抿嘴唇。无话可说。

    慕容飞烟指着外面道:“你走,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慕容展缓缓点了点头道:“珍重,记住我的话尽快离开康都这个是非之地。”他说完足尖一点,身躯已经飞向院墙,站在院墙之上又看了女儿一眼,方才凌空掠向远方。

    直到慕容展走远,慕容飞烟方才捂住嘴唇,两行泪水缓缓滑落。香肩微微颤抖。感觉肩上被人轻轻拍了一下,慕容飞烟吓了一跳。转过身去,却见胡小天笑眯眯站在他的身后,一时间百感交集,扑入胡小天的怀中,无声啜泣起来。

    胡小天宽慰她道:“别哭,别怕。有我在你身边任何事都可以解决,天塌下来我顶着!”

    慕容飞烟止住泪水,忽然想起一件事,一伸手将胡小天的耳朵拧住,啐道:“你这臭小子。刚才一直都在偷听我们说话是不是?”

    胡小天惨叫道:“放手,放手,你手劲太大,我也是刚刚过来,什么都没听到,一个字都没听到。”

    慕容飞烟冷哼一声道:“你跟那个永阳公主是不是有一腿?”

    胡小天苦笑道:“何止一腿,三腿五腿也有,不过都是我在帮她跑腿,人家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这也值得你吃醋。”

    慕容飞烟放开了他的耳朵,这会儿功夫已经将胡小天的耳朵扭得通红,她下手也够辣的。

    胡小天一边揉着耳朵一边道:“此地不宜久留,离开这里再说。”

    慕容飞烟收拾好母亲的灵位,和胡小天一起离开了故宅,前往尚书府的途中仍然不时看到有羽林军经过,整个康都城都显得气氛紧张而沉重,慕容飞烟道:“看来我应该尽快离开这里,以免给你造成麻烦。”

    胡小天笑道:“哪有什么麻烦,什么人敢查到我的头上?”

    慕容飞烟道:“你爹娘怎样了?”

    胡小天道:“不会有事,只是做做样子给皇上看。”

    慕容飞烟酸溜溜道:“永阳公主那小妮子对你还真是不错。”

    胡小天道:“什么永阳公主,就是那个七七,当年还是咱们救了她的性命,那小妮子对我只是出于利用,我们之间绝没有什么特别的关系。”

    慕容飞烟将信将疑地望着胡小天。

    胡小天道:“真的,她只是一个没发育的小丫头,哪比得上你妩媚性感。”

    慕容飞烟被他夸得俏脸发热,嗔道:“你休要胡说八道,信你才怪。”

    说话间已经来到胡府门前,刚好看到三辆马车从对面道路驶了过来,来到胡府门前停下,正中马车上车门推开,下来了一位中年男子,那男子朗声笑道:“胡大人,别来无恙啊!”

    胡小天举目望去,发现那人竟然是自己在雍都结识的商人昝不留,此人是兴隆行的大老板,也是天下间屈指可数的富商之一,当初在雍都的时候,两人曾经两度在宴席之上相遇,彼此也算投缘,当时昝不留就曾经说过,他日有时间会来大康拜访胡小天,想不到这么快就来了。

    胡小天哈哈大笑:“我觉得今日怎么天降喜雨,原来是贵客登门,昝先生别来无恙!”

    两人彼此抱拳行礼,胡小天将他请入府内。

    胡小天让梁大壮带慕容飞烟先去休息,自己则陪着昝不留来到花厅,昝不留先让随从将带来的礼物奉上,上好的貂皮玉石,装满了三大箱子,毕竟是天下闻名兴隆行的掌柜,出手也是非常豪绰。

    宾主就坐,仆人送上香茗,胡小天饮了口茶道:“昝先生何时抵达康都的?”

    昝不留道:“来了已经有两日了,先去看了看分号准备的情况,本来想昨天过来拜会,可又听说胡大人不在,所以才拖延到今日。”

    胡小天道:“昝先生此来是为了开设兴隆号分号的事情?”在雍都的时候他就听昝不留说起过这件事。

    昝不留微笑道:“的确为了这件事,此前已经筹备许久,可是今次来到康都却发现这边的情况和我预想中的有些不同。”大康目前的形势要比昝不留预想中更加恶劣,商人做生意虽然以利益为先,但是也需要考虑经商地点的方方面面的处境,不然就会造成有命赚钱没命拿走的困境。来胡小天这里拜访,绝不是单纯地为了叙叙旧情,更是为了从他这里得到第一手的消息。

    胡小天道:“何处与先生想像中不同呢?”

    昝不留道:“不知康都之中突然变得风声鹤唳满城戒严所为何事?”

    胡小天道:“先生难道没有听说?”

    昝不留笑道:“街头巷尾倒是有很多的传言,可是这些流言蜚语并不可信,还是从胡大人这里得到的消息更真实一些,确切一些。”

    胡小天心中暗忖,这昝不留毕竟是大雍商人,在大雍的时候就知道他和皇族之间过从甚密,如果他这次前来康都之时为了开设兴隆行分号倒算不上什么大事,可如果他打着经商的旗号做幌子,真正的目的却是为了刺探大康军情,那么还需谨慎提防。

    胡小天故意向两旁看了看,胡府的家人都颇有眼色,看到胡小天如此举动已经知道主人的意思,一个个悄然退了出去,昝不留也咳嗽了一声,跟他前来的那帮随从也退了下去。

    等到众人离去之后,昝不留低声道:“还请胡大人指教。”

    胡小天道:“昝先生都听说了些什么事情?”

    昝不留道:“据说是大康皇陵发生了民乱,五万多名劳工造反,放火焚烧了皇陵,一路北上去了。”

    胡小天道:“昝先生消息还算灵通,确有此事。”大康皇陵被烧原本就不是什么秘密,他也没必要隐瞒。

    昝不留道:“不瞒胡大人,我来康都之前就听说大康时局动荡,进入大康境内之后发现民乱四起,处处饥荒,大康眼前的形势似乎不妙啊。”

    胡小天道:“可不是嘛,现在四周群敌环伺,一个个都准备将大康分而食之。”

    昝不留道:“大康数百年基业应该不是说垮就垮,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根基一时半会儿动摇不得。”

    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昝先生比我对大康还要有信心呢,既然昝先生对我推心置腹,我也不瞒先生,大康现在的确是内忧外患,举步维艰,先生现在想在康都开设兴隆行的分号似乎不是时候。”

    昝不留微笑道:“对一个商者而言,越是动荡之时机会反倒越多,风险越大利益越大。”

    胡小天道:“昝先生准备和大康做什么生意呢?”

    昝不留道:“做生意说穿了就是需求的关系,只有知道大康需要什么,我才可提供什么。”

    胡小天心中一动,这昝不留难道当真是个想发国难财的奸商?可他毕竟是个雍人,焉能断定他真正的用心究竟是什么?(未完待续……)R129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