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二十四章格杀令(下)
    龙宣恩的格杀令让周睿渊心情沉重,走出宫室,外面的雨仍然在沥沥淅淅地下着,周睿渊的内心如同被灌满了雨水,沉甸甸的得透不过气来。文承焕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停下脚步道:“这场雨来得突然呢。”

    周睿渊看了文承焕一眼,听出他的言外之意,点了点头道:“夏天的雨都是这样,来得快,去得也快。”

    文承焕道:“这场雨似乎没那么快过去,不止是京城,今年大康各地的雨水都很充足,这场雨应该会延缓那帮乱民逃走的脚步。相信苏宇驰很快就能追赶上他们。”

    周睿渊道:“追赶上又怎样?”

    文承焕道:“陛下不是刚刚已经下了格杀令,要将这五万乱民全都斩杀,一个不留。”

    周睿渊叹了口气道:“五万乱民,他们有多少家人?杀了他们等于和五万户人家结仇,只怕以后会多出几十万,几百万的敌人。”

    文承焕道:“周丞相刚才为何不向陛下言明?”

    周睿渊道:“太师也应该明白这个道理。”他的意思是你怎么不说?还不是害怕得罪了气头上的皇帝。

    文承焕摇了摇头:“其实陛下现在只能听进去两个人的话。”一个自然就是洪北漠,还有一个就是永阳公主七七,现在朝廷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她在处理,如果今天不是皇陵被烧,老皇帝是不会亲自集结这帮臣子商讨对策的。

    两人正在交谈的时候,看到前方有三人走了过来,中间一人正是永阳公主七七,两人慌忙停下说话。上前行礼道:“公主殿下!”

    七七停下脚步,双眸在他们的脸上扫视了一眼,轻声道:“陛下生气了?”

    文承焕道:“龙颜震怒,臣等诚惶诚恐。”

    七七道:“周丞相留步,回头本宫找你还有事情商量。”

    周睿渊垂首道:“是!”

    文承焕心中暗叹。看来在这位永阳公主的心中对周睿渊显然更为信任一些。

    七七向权德安道:“权公公先请周丞相去玲珑斋小坐,我去看看陛下马上就回来。”

    众人全都离去之后,龙宣恩脸上的怒气却一扫而光,听闻七七到来,他屏退众人。

    七七进入宫中,来到龙宣恩面前。轻声道:“七七参见陛下!”

    龙宣恩低声道:“看来你也听到消息了。”

    七七点了点头,抬起双眸望着龙宣恩道:“陛下曾经说过,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也说过民乃国之根本,可是现在却为何为了皇陵而不惜得罪天下百姓?”

    龙宣恩并没有生气。和颜悦色道:“你以为朕在这件事上做得不妥?”

    七七道:“五万劳工若非被逼得走投无路怎会揭竿而起?陛下难道没有想过真正导致这场乱局的原因吗?”皇上在这件事的处置上并不妥当,下令格杀勿论恐怕会招来那些暴民更为强烈的反抗。

    龙宣恩道:“七七,这些日子,朕一直都在反思过去,若非是朕当年糊涂,大康也不至于走到如今的地步,朕虽然重新登上了皇位,可是覆水难收。已经失去的民心和信任是无论如何都找不回来了,这才是朕要将权力交到你手中,让你来承担如此重任的原因。”

    龙宣恩缓缓站起身来。颤巍巍走了一步:“这帮臣子虽然捧我出山,可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并非是因为他们忠于朕,而是因为朕才能代表他们的利益,只有朕坐在这张龙椅上,他们的利益才能够得到保障。朕虽然老了,可是并不糊涂。”

    七七咬了咬樱唇。似乎明白了他的苦心。

    龙宣恩道:“朕已经老了,精力一日不如一日。你却还年轻,又是一个女孩子,大康自古以来并没有女子辅政的先例,朕活着还能当你的后盾,可是朕若是死了又当如何?这帮臣子又岂肯服你!”

    七七道:“七七并没有掌控社稷的野心,只想保住这份祖宗基业,保住龙氏江山。”

    龙宣恩道:“这些日子,你的辛苦,朕看得到,皇陵方面的事情一直都是洪北漠在负责,这其中他不知经营了什么秘密,朕口口声声想要求长生,催促修建皇陵,目的只是为了迷惑他,避免他生出疑心。”

    七七低声道:“陛下,你已经察觉到了他的野心?”

    龙宣恩叹了一口气道:“有些东西明明知道有毒,可是为了苟延残喘却不得不将之吃下去,若是他察觉到朕已经怀疑他,不但是朕,就连你的安全也会受到危及,天下人都以为朕老糊涂了,相信什么长生不老,相信什么永垂不朽,人活一世,草木一秋,生老病死,新旧更替乃是亘古不变的规律,朕只是一个凡人,又岂可和天命抗衡,别人认为已经掌控你的时候,你最好装成一个傻子,只有他在麻痹大意对你完全放松戒备的时候方能给予他致命一击。”

    七七点了点头:“陛下用心良苦,为大康受委屈了。”

    龙宣恩摇了摇头道:“朕不觉得委屈,今天所有的一切都是朕造成的,皇陵劳工叛乱也超出朕的意料之外,朕不知道他们生存的环境竟会如此恶劣,也没有想到有人会在这件事上盘剥压榨他们。”

    七七道:“陛下当真要对他们赶尽杀绝吗?”

    龙宣恩望着七七的俏脸低声道:“既然所有人都认为朕是一个昏君,是一个暴君,那么朕也唯有将这个角色扮演下去,朕走到这步田地,就算是想改也改不了了,臣子对朕的信任一旦失去,再想找回难于登天,百姓对朕的拥戴亦然。而你却可以纠正朕的错误,并因此而获取臣民的尊敬和信心,唯有如此才可将江山稳固,大康社稷虽然千疮百孔,但是最紧缺的绝非是金钱和粮草,而是臣民对你的信心,只有恢复他们的信心,才能将大康百姓凝聚在一起,才能带领大康走出泥潭。”

    七七鼻子一酸,好不容易才抑制住流泪的冲动,她此前对龙宣恩还有重重的猜疑和不解,今日方才明白他的苦心,他是在利用另外的一种方式帮助自己,帮助大康。

    龙宣恩道:“还好洪北漠对国事没有太大的兴趣,不像姬飞花那般热衷于权力,七七,朕相信你一定能够带领大康走出困境。”

    七七道:“陛下,听说金陵徐家拒绝了您借粮的要求。”

    听到这件事,龙宣恩两道花白的眉毛拧在了一起,深邃的双目中迸射出两道阴冷的杀机:“徐老太当真以为朕不敢动她,竟然对朕的要求置之不理,这次朕一定要给她点颜色看看。”

    七七道:“可是七七却听到另外一件事情,金陵徐家之所以拒绝您的要求乃是因为他们不敢因此而得罪其他国家,若是徐家公然答应,只怕会招来报复,他们的商号遍布于天下,很可能会遭到致命打击。”

    龙宣恩冷冷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徐家也是大康的子民,国难当头还想着一己私利,这样的氏族留着又有何用?”

    七七道:“其实他们公然拒绝只是为了在天下人面前演戏,背地里已经指明了一条道路。”

    龙宣恩微微一怔:“你是说他们打算暗中相助?”

    七七点了点头:“陛下,此时必须秘密进行,决不可让太多人知道,否则非但徐氏会遭到报复,而且这条通路很可能会被敌国提前切断。”她低声将胡小天跟她说得那些事讲了一遍,虽然胡小天曾经特地嘱咐她不要讲此事告诉皇上,可是看眼前的形势必须要将这件事说出才能让皇上息怒。

    龙宣恩点了点头:“他想亲自前往罗宋?你不怕他趁机走了,一去不回?”龙宣恩想到的事情也是七七最为顾虑的,胡小天绝不是个安分守己的家伙,如果放松警惕,这小子不知会搞出什么花样。

    七七道:“我也是这么考虑的,不过既然是徐家提供的这条商路,如果我们不让胡家人前往,只怕徐家人会对此生疑,未必肯配合。”

    龙宣恩道:“那就让胡不为去,把他老婆儿子留在康都,谅他也不敢搞出什么花样。”

    七七道:“此事不宜动静过大,我已经想过,要从几大水师中分别调动一些船只,于指定地点汇集,对外只说是出海扫荡海盗平乱,等到了目的地点再宣布他们此行的目的。如果过早暴露,恐怕会遭到敌国破坏。”

    龙宣恩道:“此事你尽管去办,朕会尽一切可能为你扫除障碍。”

    七七道:“那五万劳工逃往兴州,依我看还不如放任他们进入兴州,兴州一代天灾不断,李光弼自己也面临着缺粮的危机,根本没可能负担这五万人,如果他收留了这五万劳工,恐怕兴州就会从内部乱起。只需派兵封锁他们东进和南进的通道,他们为了生存,唯有向西向北,那两边一处属于大雍,一处在西川实际控制范围内,大康无粮可抢,他们就只能选择向这两处寻找生机。”

    龙宣恩道:“你将自己的意思告诉苏宇驰,让他遵你的号令行事。”

    第一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