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二十二章手足之情(下)
    皇陵位于康都东南二百三十里,坐落于栖霞山麓。此地风水绝佳,也是大康历代帝王埋骨之处,周围山势此起彼伏,远远望去犹如一条条长龙首尾相连,这里又被大康百姓称之为卧龙岭,因山形而得名。

    胡小天抵达这里的时候已经是黄昏,藏身密林之中从树枝的缝隙中望去,却见前方的黄土大道上,成千上万名苦力正在那里运送石材木料。期间不断有苦力因身体不支而倒在地上,马上就有兵卫冲上去扬起皮鞭棍棒就打。胡小天心中暗叹,大康国运真得已经走到了尽头,百姓食不果腹,还要被迫来到这里修建皇陵,一旦他们的忍耐达到了极限,就会爆发起一场不可预估的风暴。

    胡小天来此的目的只为了慕容飞烟,这一带都是丘陵地带,并没有什么凶猛的野兽出没,他拍了拍小灰的臀部,低声道:“小灰,你就在这儿等着我,我去去就来。”他并没有叫任何帮手前来,毕竟他来见慕容飞烟的事情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小灰打了个响鼻,明白了胡小天的话,迈着不慌不忙的步子去林中的草地吃草。

    胡小天悄然将外袍脱掉,换上了事先准备好的破旧衣服,趁着薄暮笼罩,悄然混入搬运石材的队伍之中,众人用滚木垫在下方,推动一块足有三丈见方的巨石往山坡上行进,前方有数十人牵拉,后方还有几十人往上推动,依靠圆木的滚动将巨石一diǎndiǎn移动。

    两名兵卫环绕巨石不停走动,看到有人偷懒冲上去就是一鞭。一人骂道:“这帮贱民不打就是不行,耽误了工期,皇上怪罪下来,你们全都要死。”

    那帮苦力一个个目光中都要喷出火来。对这些残暴的兵卫显然怨恨到了极diǎn。因为场面混乱,不断有人倒下,有人上来替换,所以竟然无人注意到胡小天的加入。

    此时胡小天身边一名瘦弱的中年人因为体力不支摔倒在地,刚刚倒下,就被兵卫发现。那兵卫凶神恶煞般冲了上来,扬起手中的皮鞭照着那中年人狠狠抽了过去,一道身影扑了上去,大呼道:“别打我爹!”

    却是一个年轻人及时冲上来挡在那中年人的身前,皮鞭啪!的一声抽打在那年轻人的身上,顿时将他后背的衣衫抽裂,露出后背的肌肉,一道血红色的鞭痕触目惊心。

    那兵卫怒道:“混账,竟然敢挡!”他重新扬起了鞭子。马上第二鞭抽了出去。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他真是有些看不过去了。

    此时另外一名兵卫也赶了过来,扬起手中的木棍照着那父子二人就打,年轻人不顾一切护住父亲,后来的兵卫下手极重,木棍砸在那年轻人的身上嘭嘭有声。他似乎还觉得没出心头的恶气,扬起木棍瞄准年轻人的脑袋砸了过去,若是这一棍落实。那年轻人至少也是个头破血流的下场。

    胡小天正准备出面阻止的时候,斜刺里一只粗壮的臂膀伸了出去。格挡住全力落下的木棍,喀嚓一声,木棍从中断裂。

    众人望去,却见一名三十多岁的中年汉子及时挡住了木棍。

    兵卫怒道:“娘的!罗石峰,你一个石匠也敢多管闲事?”原来那中年汉子是这里的石匠头领罗石峰,因为这块巨岩难以运送。所以他和手下的一群石匠也被叫来帮忙。

    罗石峰赔着笑道:“大人,这孩子不懂事,您大人不计小人过,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

    那兵卫冷哼一声:“滚开!你算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说话?再敢拦着我,信不信我将你们全都抓起来?”

    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大人不妨将我们全都抓起来。可真要是这样谁来运这块大石头?难道大人亲自来做?”

    众人举目望去,却见一个丑陋的年轻人在那里说话,此人正是改头换面的胡小天,他利用内力改变面部肌肉的形状,周围人虽然觉得他很陌生,不过大家都是来自四面八方,每天都有人死去,每天都会有新的苦力补充进来,不认识也是正常。

    那兵卫握着半截木棍恶狠狠盯住胡小天道:“你又是什么东西?竟敢多管闲事?”

    胡小天道:“小的只是一个苦力,当然入不得大人的法眼,大人别说将我们全都抓起,就算将我们全都杀了我们也不敢反抗,只是这样一来难免会耽搁皇上的工期,皇上震怒之下掉脑袋的恐怕不仅仅是我们吧?”

    两名兵卫虽然残暴,可是论到头脑心计岂是胡小天的对手,听到胡小天的这番话,心中不由得开始露怯,他们当然不是害怕这群苦工,可若是真要是耽搁了皇上的工期,他们绝对担待不起。

    此时一名骑士向这边飞奔而来,看服饰应该是个小头目,远远喝道:“为何停下来了?耽误了皇上的工期尔等担待得起吗?是不是不想要脑袋了?”

    两名兵卫慌忙眉开眼笑低头哈腰地赔罪,转向苦工却是另外一幅面孔,恶狠狠道:“还不赶紧干活?”

    众人重新围到巨石旁边,胡小天恰巧和石匠罗石峰走在一处,两人共同用力的时候,罗石峰低声道:“这位小兄弟怎么称呼?”

    胡小天道:“霍元甲!”

    罗石峰道:“霍兄弟刚才仗义出头,勇气可嘉啊,可是这帮兵卫性情凶残,得罪了他们以后不会有好果子吃。”

    胡小天道:“这帮人全都是狐假虎威,有本事为何不去战场杀敌?除了欺负咱们这些平民百姓还有什么能耐?”

    罗石峰叹了口气道:“霍兄弟说的是,咱们老百姓太苦了。”

    巨石缓缓移动已经接近工地,来回巡视的兵卫越来越多,罗石峰担心被人看到他们交谈,停下说话。此时夜幕渐渐降临,周边燃起篝火,将整个工地照亮,他们又艰难挪动了一个时辰方才将那块巨石运送到指定的位置。这群苦力都已经筋疲力尽,胡小天没什么感觉,他不停观察周围的情况,希望能够发现慕容飞烟。

    因为工期很紧,所以夜晚还会继续开工,他们这群苦力被允许休息两个时辰,苦力们前往吃饭,大康国内四处都在闹粮荒,这里也不例外。胡小天望着那碗清澈见底的白米粥,甚至连里面有几粒米都能够查清楚,心中不由得暗叹,如此恶劣的生存条件还要完成如此艰苦的工作,这些民工的处境实在是太惨了。

    刚才被打的那对父子坐在篝火旁,父亲将手中的那晚米粥给了儿子:“春生,你吃!”

    那叫春生的小伙子摇了摇头道:“爹,我不饿,您吃吧!”

    罗石峰叹了口气,一群人都来到篝火旁坐下。

    那个叫春生的小伙子低声道:“罗师傅,咱们再这样下去肯定要全都死在这里,俺们村一共被抓来了六十七个,现在只剩下六个还活着。”

    那帮苦力全都唉声叹气,显然心中已经完全断绝了希望。

    罗石峰低声道:“大家说话要小心,万一传到那些官人的耳朵里麻烦就大了。”

    春生道:“我不怕什么麻烦,留在这里不是饿死就是累死,横竖都是一死,还不如逃走呢。”

    罗石峰警惕地向周围张望,看到有兵卫正在观察着这边,慌忙提醒众人不要说话,几人都端起了饭碗装成喝粥的样子,等兵卫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罗石峰才敢说话,他低声道:“你说得轻巧,逃到哪里去?天下乌鸦一般黑,哪里还不是一个样子?”

    众人纷纷道:“罗大哥,你说怎么办?咱们都听你的。”

    胡小天坐在那里听着,总觉得今晚的气氛有些不对,这些苦力已经被大康王朝压榨到崩溃的边缘,现在只差一把火,只要有人diǎn火,必然形成一场燎原之火,其势不可挡也,只有身在其中方才能够真切感受到这些苦力对大康王朝的刻骨仇恨。

    罗石峰又向周围看了看,压低声音道:“一个人逃必然难免一死,可是咱们若是集中起来就不一样了。”

    胡小天内心一沉,罗石峰分明在策动这帮苦力造反,虽然胡小天同情这些苦力,可是他来此的目的绝不是要参与一场农民起义,而是要找到慕容飞烟并将她带出困境。

    有人道:“罗师傅,您就带我们干吧,与其留在这里等死,不如咱们自己杀出一条血路逃出去。”

    罗石峰此时目光投向胡小天道:“霍兄弟怎么不说话?”

    胡小天知道自己如果再不表示必然会引起众人疑心,他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想呆在这里等死,只是我哥还在这里,我若是逃了,他怎么办?”他又向周围看了一眼道:“他们这么多训练有素的兵卫,咱们根本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

    罗石峰道:“咱们有几万人,他们才有千余人,就算一人一口唾沫也能将他们淹死。”

    胡小天越听越是心惊,罗石峰显然筹谋造反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但愿他们定下来的举义之日不是今天。

    春生道:“罗师傅,您只要招呼一声,我第一个跟您干!”

    罗石峰笑道:“我哪有那个能力,不过……”

    此时远处一名兵卫指着他们的方向道:“你!出来!”

    众人都是一惊,顺着那兵卫所指的方向望去,目光全都集中在了胡小天的身上。

    第二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