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失败二十一章未雨绸缪(下)
    胡小天闻言心中也是踏实了许多,看来老太太心中还是有他们胡家的,想想她现在也的确是面临着两难的境地,若是公然帮助大康,必然会引起列国仇视,金陵徐家会成为众矢之的,如果不帮大康,毕竟根基就在这里,又怕遭到大康皇帝的报复,所以才想出这样的办法,为得就是掩人耳目。

    胡不为道:“此事决不可让你娘知道,免得她担心。”

    胡小天凑过看了看那封信,却见信上根本没有一个字,乃是一幅海图。胡小天道:“爹,这件事您打算告诉皇上吗?”

    胡不为diǎn了diǎn头道:“我这就入宫跟皇上说清楚。”自从徐老太太拒绝皇上的要求之后,胡不为始终处于不安的状态,好不容易才重新找回的幸福,他更加不想失去,尤其不想自己的宝贝儿子会有任何的损失。

    胡小天却摇了摇头道:“此事不可操之过急,皇上现在基本上不过问政事,几乎将所有的事情全都交给了永阳公主,我看这件事还需先通报永阳公主更好。”

    胡不为对永阳公主并没有太深的了解,自然没有儿子这样的信心,他也并不认为一个未满十四岁的小姑娘能够挽救这岌岌可危的大康王朝于危难之中。

    胡小天道:“爹,皇上身边最相信的人只有两个,一是天机局的洪北漠,还有一个就是永阳公主,咱们胡家想要保全自己,必须要在其中做出选择。”

    胡不为目光一亮,他本以为儿子只是一时意气用事,却没有想到他已经经过了深思熟虑。他低声道:“你想卖给永阳公主一个人情?”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不仅如此,爹,伴君如伴虎。皇上生性多疑,时常朝令夕改,他现在根本无心朝政,所有的精力都放在皇陵和长生的事情上了,洪北漠非但不劝他关注国事,反而助纣为虐。帮助他加紧皇陵的进度。大康百姓生活于水火之中,老百姓的耐性始终有限,一旦超出忍耐的极限,那么大康距离内乱也就不远了。”

    胡不为diǎn了diǎn头道:“你想获取永阳公主的信任,让她帮助保住咱们胡家?”在他看来永阳公主绝不可能是洪北漠的对手。

    胡小天道:“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难道爹还看不出来,依靠谁都没有用处,大康皇室根本就自身难保,他们又有什么能力保全咱们?遇到麻烦才会想起咱们父子,若是朝政稳固。大康中兴,说不定第一批想要斩尽杀绝的就是咱们。”

    胡不为黯然叹了一口气,儿子的这番话说到了他的心坎上。难得这小子看得这么透彻,只是不知道他心中对于未来到底是什么想法?

    胡小天道:“爹,照这样下去,大康就是不被他国吞掉,早晚也会从内部土崩瓦解,咱们必须抓紧机会壮大自身的实力。掌握住大康的国运命脉,让他们按照咱们的规则来做事。”

    胡不为有些震惊地望着儿子。不愧是我胡不为的儿子,儿子心中原来早已有了宏图壮志,颠覆朝廷,图霸天下,连自己都不敢有这样的想法。

    胡小天也没有图霸天下的想法,只是命运在一步步逼迫他。他越来越发现,想要在乱世求生,掌控自己的命运,就必须要不断壮大自己的实力,依靠任何人都没有用处。唯有依靠自己才是最真实可行的。乱世之中,唯有强者可以生存,只要拥有足够的实力,在任何地方都能够自由自在的生存下去。

    胡不为低声道:“你想怎么做?”

    胡小天道:“大康缺粮,外婆表面上已经拒绝了他们,可背地里却拿这张图给咱们,谁掌握了这条海路就能挽救大康垂危的国运,这条路必须牢牢控制在咱们胡家的手中。”

    胡不为diǎn了diǎn头道:“难道你想亲自走这一趟?”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最合适的人选不是我,而是你。”

    “我?”胡不为真正有些糊涂了。

    胡小天道:“永阳公主现在对我极为倚重,又将组建神策府的事情交给我负责,我看她未必肯轻易放我离去,对孩儿来说,组建神策府也是一个绝好的机会,我可以借着这件事趁机发展壮大我的力量,爹前往打通这条商路,可以带着我娘离开康都这个是非之地,如果此行结果并不如意,您和娘就可以趁机避祸于海外,你们平安无事,孩儿自然再无牵挂,想要从大康脱身绝非难事。如果一切顺利,您掌握了这条商路,等于将大康皇朝的命脉牢牢掌握在咱们的手中,就算皇帝见到你也得陪着三分小心。”

    胡不为道:“老皇上生性多疑,未必肯放我走。”

    胡小天道:“此事不牢爹爹操心,孩儿自有办法说服永阳公主,让她出面来促成这件事。”

    当天下午胡小天就前往紫兰宫去见七七。

    七七听闻徐凤仪已经回来了,脸上现出惊喜之色:“胡夫人回来了,也不早说,我跟你一起去接她。”

    胡小天当然知道自己老娘没有那么大的面子,她和七七过去也素未谋面,七七之所以表现出如此的亲近还不是因为金陵徐家的关系,胡小天道:“怎敢劳公主大驾。”

    七七闻言面孔顿时冷了下来:“你这话什么意思?此前不是答应过本宫吗?”

    胡小天微笑道:“公主殿下千万不要误会,我娘今日刚刚回来旅途劳顿,所以卑职想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我是去迎接她又不是去折腾她,怎会耽搁她休息?”

    胡小天道:“公主殿下是金枝玉叶,又是御赐亲封的永阳王,我娘见到公主岂不是要诚惶诚恐,依着规矩,我娘还要给您行跪拜之礼呢。”

    七七毕竟年幼没有想到这一层,皱了皱眉头道:“我去接她自然是以长辈之礼事之,怎会受她如此大礼,胡小天是你自己多心了。”

    胡小天道:“其实小天明白,公主这么急着想见我娘无非是因为金陵徐家的关系。”

    七七怒道:“在你心中本宫做任何事都有目的。”

    胡小天微笑道:“公主请恕在下直言,大康目前的境况并不乐观,我也明白公主的苦衷。只是小天也想请公主体谅在下,我娘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妇道人家,她对朝廷的事情一无所知,我也不想给她增添心思,不想让她担惊受怕。”

    七七冷哼一声,转身回到椅子上坐下,目光盯住胡小天道:“真看不出你还是个孝子。”

    胡小天道:“不敢说自己是个孝子,可小天为了家人可以做任何的事情,谁要是胆敢伤害我的家人,我就算豁出性命也会讨还一个公道。”

    七七美丽的瞳孔骤然收缩:“你是在威胁本宫吗?”

    胡小天道:“不敢,公主对小天恩重如山,又怎会伤害我的家人?”

    七七听他这样说,神情稍稍缓和,轻声道:“你不用如此警惕,我之所以想见胡夫人只是想询问一下金陵徐家的真实态度,外界的传言虽然有很多,可是我始终不甚相信,金陵徐家乃是大康的臣民,值此国家危亡之际,难道他们不肯为国出力?”

    胡小天恭敬道:“国家兴亡匹夫有责,连贩夫走卒都知道的道理,徐家怎能不懂?只是现在这种状况,换成是我也要有一些私心了。”

    七七眨了眨双眸:“你把话说明白一些。”

    胡小天道:“公主应该清楚,大康目前的粮荒和国内天灾不断连年欠收有关,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周边邻国无人愿意和大康做生意,比如南越国乃是鱼米之乡,物产丰富,一直都北向大康称臣,可是现在居然也不愿和大康做粮食贸易,归根结底是害怕将粮食提供给大康得罪了大康周围的强邻。”

    七七diǎn了diǎn头,轻声叹了口气道:“据本宫所知,大雍已经派人威胁南越,若是南越胆敢提供粮食给大康,灭掉大康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挥兵南进屠尽南越。”

    胡小天道:“抱有这样心思的人并不在少数,西川李天衡还不是一样,他们都等着吞食大康的土地,当然不想大康恢复元气。”

    七七道:“胡小天,民乃国之根本,民以食为天,若是连饭都吃不饱了,还有谁能够安心当我大康的子民,士兵饿着肚子又怎能为国效忠,若非面临窘境,我堂堂皇室又岂肯低头求助于一个商人?”

    胡小天道:“公主殿下有没有想过,连南越都不敢得罪的强国一个普通商贾之家又怎敢这么做,若是金陵徐氏敢为大康解决海路,只怕过不了多久的时间,徐氏子孙会尽遭屠戮,徐氏遍布列国的产业也必然会被摧垮。”

    七七淡然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若是大康完了,金陵徐氏还有什么立足之地?”其实她心中明白,金陵徐氏的贸易遍布天下,就算脱离大康他们一样能够生存。

    胡小天道:“能为大康国运忧心者唯有公主殿下了,小天倒是有个办法。”

    七七道:“你说!”

    胡小天走上前去,将随身带来的航海图在七七面前徐徐展开,用手指从康都到海州然后入海画出了一条线路:“求人不如求己,其实咱们完全可以自己解决这件事。”(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