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二十章打是亲(下)
    葆葆选位真是精准,一拧之下胡小天欲念全消,额头上冷汗直冒。葆葆也知道自己没这么大威力,看到胡小天凄惨的模样方才意识到有些不妙,关切道:“怎么了?这么痛?”

    胡小天丝丝吸着冷气:“丫头啊,我这儿被人射了一箭,还没痊愈呢,你倒是真舍得下手。”

    葆葆歉然道:“你又没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你这里受伤?”

    胡小天道:“我总不能一见面就脱裤子给你看这里吧?”

    葆葆红着脸道:“那倒是!痛不痛?”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要不要我脱下来给你看?”

    葆葆摇了摇头道:“还是不要了。”

    胡小天道:“我该走了,今天还得去见永阳公主呢。”

    葆葆道:“那个七七?”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

    葆葆道:“你跟她究竟是什么关系?是不是背着我早已勾搭在了一起?”

    胡小天苦笑道:“丫头,人家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你这脑子忒不纯洁了。”

    葆葆美眸圆睁恶狠狠望着胡小天,咬牙切齿来了一句:“禽/兽,连小姑娘你都不放过。”

    胡小天哭笑不得:“我是那种人吗?”

    “不是才怪!”

    胡小天抬头看了看日头:“真得走了,她现在可是我的衣食父母,若是我晚了,说不定她一怒之下会砍了我的脑袋。”

    葆葆道:“去吧!”

    胡小天站起身忽然又想起了一件事:“对了,那个林菀现在何处?”

    葆葆眼睛转了转,充满狐疑道:“莫非你跟她也有一腿?”

    胡小天笑道:“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是女人就要勾搭吗?”

    葆葆道:“她活得比我自在。”

    两人约好下次相见之日,胡小天这才离开,本想和洪北漠当面道别,却听说洪北漠已经去休息了。胡小天知道人家八成是在回避自己,于是悄然离开了天机局乘着自己的马车向神策府的旧址而去。

    葆葆送走了胡小天之后,来到位于观星台下方的星影斋,洪北漠正伏在书案上画图,听到葆葆的脚步声,他将手中狼毫搁在笔架之上。拿起桌上的白色面巾擦了擦手,微笑道:“葆葆来了!”

    “干爹!胡小天已经走了。”

    洪北漠diǎn了diǎn头,目光打量了一下葆葆的俏脸,他擅长从任何细微的变化举动来捕捉对方的心理,对这个干女儿他非常的了解,葆葆的心思瞒不过他老辣的眼睛。

    葆葆黑长的睫毛垂落下去。

    洪北漠道:“你喜欢他?”

    葆葆没说话,螓首垂得更低,在洪北漠眼中无异于是一种默认。洪北漠叹了口气道:“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若是你想跟他离去,我也不会阻止,还会将解药给你,成全你们。”

    葆葆道:“女儿的身份配不上人家。”

    洪北漠淡然笑道:“你嘴上这样说心里却未必这么想,胡小天的确是个出色的年轻人。”

    葆葆小心翼翼道:“干爹,您不恨他?”

    洪北漠摇了摇头道:“我的出发diǎn是为了大康皇朝的利益,他的出发diǎn是为了保全性命,我和他之间谈不上什么私怨。”他微笑望着葆葆道:“你不用担心我会干涉你们的交往。干爹不会将自己的意愿强加给你,只不过……”

    葆葆道:“不过什么?”

    洪北漠道:“永阳公主对他好像与众不同呢。”

    葆葆diǎn了diǎn头道:“的确对他不错。”

    洪北漠道:“公主就快十四岁了吧。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

    葆葆听出他的言外之意,咬了咬樱唇并未说话。

    洪北漠道:“你一直都是个聪明的孩子,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应该不用我来提醒你。”

    葆葆小声道:“干爹放心,葆葆绝不会将天机局内部的事情泄露给他。”

    洪北漠微笑道:“说了也没什么关系,天机局本身也没有多少的秘密。”

    再次来到神策府胡小天差diǎn没能认出这里。发现近百名工匠正在忙着修葺这里,门前神策府的匾额早已不见,走入院落中,看到荒草落叶也已经被清扫干净。

    七七正在权德安的陪同下视察工程的进展情况,看到胡小天来了。七七笑着朝他招了招手道:“小胡子,你过来!”

    当着这么多人被七七称呼为小胡子,胡小天多少有些不适应,缓步走了过去,倒不是他有意怠慢,而是因为大腿根伤势未愈。

    七七发现他一瘸一拐的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受伤了?”

    胡小天道:“不小心扭到了脚踝,本来应该好好在家里卧床休息,可听说公主召唤,于是忍着痛就来了。”

    七七道:“你对我好像有些怨气呢,是说本宫不该将你叫来了。”

    胡小天陪笑道:“那倒不是。”

    权德安一旁露出笑意,悄然退到了一边。

    七七道:“听说你从天龙寺回来突然生了急病,当场晕了过去。”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多谢公主关心,的确有这件事,不过还好现在已经没事了。”

    七七道:“你平时壮得跟头牛犊子似的,想不到也有生病得时候。”

    “人吃五谷杂粮,谁能没病没灾,说起来可能是在天龙寺呆的这段时间有些辛苦,乍一放松反倒不适应了。”

    七七笑道:“我就说你是闲的,你这种人就不能有一刻闲着,不然肯定会闷出病来。”

    胡小天听她的话音好像是要给自己找事情做,慌忙道:“最近也的确累了一些,是时候好好调养调养身体了。”

    七七白了他一眼,这厮真是狡诈啊,自己还没说什么事情,他就已经听出了苗头。赶紧将自己的话给封住,真是岂有此理。她轻声道:“听说胡夫人这两天就要回来了。”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就是这两天的事情。”

    “等胡夫人回来,你安排一下,我要亲自去府上拜会她。”

    胡小天嘴上道:“那如何使得,还是我带我娘去拜会公主殿下。”心中却明白七七想见自己的老娘,其目的十有**还是为了金陵徐氏。刚才洪北漠说老太太已经拒绝了朝廷的要求,不知这件事是否属实,如果是真的,只怕有些麻烦,说不定会触怒皇上,老皇帝就算奈何不了徐家,可是他们一家三口却在老皇帝的掌控之中。万一老皇帝来一个杀鸡儆猴,拿他们开刀岂不是冤枉。

    七七道:“徐夫人是我的长辈,咱们又是朋友。我登门拜会也是理所当然。”

    胡小天道:“不瞒公主殿下,刚才我去了趟天机局。”

    七七的表情显得有些错愕:“你去见洪北漠?”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跟他见了一面,他说天龙寺发生的一切全都是皇上的授意。”

    七七柳眉倒竖道:“这老东西当真狂妄,竟然敢将所有的责任推到陛下的身上。”

    胡小天道:“他还跟我说了一件事,说皇上的要求被金陵徐氏拒绝了。”

    七七道:“原来你已经知道了。”

    胡小天内心不由得一沉,刚才洪北漠说起这件事他还不相信,可是七七既然这样说想来不会有错,金陵徐氏何其大胆竟然拒绝了皇上的要求。自己的这位外婆何其无情,这么做岂不是等于将他们一家三口重新推入水火之中。老皇帝不迁怒在他们身上才怪,想到此事可能引发的后果,胡小天内心不禁忐忑起来。

    七七道:“你不担心,陛下不会因为这件事而迁怒到你们胡家身上,你们父子为大康所做的一切,陛下看得到。更何况他现在已经将这件事全权交给我来处理,我清楚这件事跟你们没有关系。”

    胡小天听七七这样说顿时心中安稳了不少,恭敬道:“殿下英明。”

    七七道:“只是我希望徐氏还是能以大局为重,值此国家存亡之际,若是徐家坚持袖手旁观。本宫也不会毫无动作。就算他们是你的亲人,我也不会留情。”

    胡小天知道这小妮子生性绝情冷血,心头不由得一凛,低声道:“此事稍安勿躁,我看还是等到我娘回来问个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到时候咱们再考虑应对之策。”

    七七道:“如果朝廷和徐家发生冲突,你站在哪一边?”

    胡小天毫不犹豫道:“我站在公主的这一边。”言外之意就是,不论朝廷和徐家发生冲突,还是你跟老皇帝发生冲突,最后我都会站在你这一边。他已经下定决心,在目前的状况下唯有抱紧七七的大腿,事实证明别人都不靠谱,洪北漠和他因天龙寺结怨自不必说,李云聪为人阴险狡诈,从来都是坑他没商量,至于其他人似乎没有和这三人抗衡的实力。

    七七道:“这边的事情也要抓紧了,单靠我们几个可没有和天机局抗衡的能力。”

    胡小天道:“小天正在筹谋此事,手中也招揽了几位能人异士。”

    七七diǎn了diǎn头,美眸生光道:“有机会让我见见。”

    胡小天趁机道:“刚才小天过来的路上,遇到有人抓丁,问过之后方才知道是抓他们去修皇陵的,最近时常听到这方面的消息,皇上重新掌权不久,就大兴土木,修建皇陵地宫,在民间引起了许许多多的不满情绪,还望公主要多多留意这边的事情。”

    七七叹了口气道:“这件事本宫也听到不少人反映,这样吧,我回头就去找陛下跟他好好谈谈。”

    三更送上,求保底月票,应兄弟们的要求,章鱼决定今天冲击一下四更连爆,兄弟们给diǎn动力行不行,多来diǎn月票,今天五更也有可能!(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