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一十六章病来如山倒(下)
    以胡小天的身板儿本不至于如此,可他的表现却如同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姑娘,不但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胡小天昏迷了整整两个时辰,他生病的事情首先就惊动了老爹胡不为,胡不为得到消息后匆匆从水井儿胡同赶回了户部尚书府。

    胡府的家人也因为胡小天生病的事情遍请京城名医,展鹏就在胡府休息,得知这件事之后,亲自前往易元堂将袁士卿请了过来,可几名医生为胡小天诊脉之后做出的诊断都不统一,对如何用药意见自然不可能一致,相互之间争论不停。

    胡不为毕竟见惯风浪,他将梁大壮叫来,让他即刻前往玄天馆请人过来。

    就在此时玄天馆的秦雨瞳主动登门来了。

    京城虽然有三大医馆,易元堂、青牛堂、玄天馆,可是玄天馆却始终都是无可争议的老大,只是玄天馆门槛甚高,普通百姓很少能够付得起玄天馆高额的诊金,所以玄天馆平日里收治的病人反而不及另外两家医馆多,但是在医术方面其余两家是不敢和玄天馆相提并论的。

    秦雨瞳一到,所有人都停下了争论,其实他们虽然为胡小天诊过脉,却都没有正确判断出胡小天的脉象。

    秦雨瞳来到胡不为面前恭敬道:“胡大人好!”

    胡不为也是满面忧色:“秦姑娘,您能来实在太好了。”他虽然知道秦雨瞳是玄天馆馆主任天擎的得意弟子,但是他们之间并没有打过太多的交道,心中也有些纳闷,秦雨瞳究竟是从何处得到的消息?

    秦雨瞳道:“我先看看胡统领的情况。”

    胡不为抱拳道:“有劳秦姑娘了。”亲自引领着秦雨瞳来到房间内,和秦雨瞳一起前来的还有方芳,她曾经被胡小天所救。后来又给了她一笔银子,让她去玄天馆就医,如今方芳不但治好了眼睛,而且还有幸被玄天馆收为弟子,现在更是已经成为秦雨瞳的助手。看到恩公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不知是死是活。方芳也是满面关切之色。

    秦雨瞳留意到床前有一名男子在照顾胡小天,她的目光何其犀利,一看就知道那男子所戴的面具乃是自己送给胡小天的,胡小天居然拿来借花献佛,目光在霍胜男身上扫视了一下,很快就判断出这男子应该是女扮男装。秦雨瞳最开始甚至想到了安平公主,可是霍胜男的身材高挑,要比龙曦月高出一些,从身形上已经排除了这种可能。

    秦雨瞳并不diǎn破。来到胡小天身边,展鹏过来为她送上一张椅子,目光和一旁的方芳相遇,diǎn了diǎn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秦雨瞳伸出右手将中指搭在胡小天的脉门上,停了一会儿,秀眉不由得颦起,低声道:“最近他有没有受过伤?”

    霍胜男闻言心中不由得一颤,难道胡小天是因为自己刚刚误伤所致?她犹豫是不是要承认。一旁梁大壮道:“这就不清楚了。少爷今天早晨才回来,此前一个月全都在天龙寺陪着皇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也不清楚。”

    秦雨瞳道:“劳烦各位先退下。”她的目光望向胡不为,显然是请胡不为也选择回避,胡不为diǎn了diǎn头率先转身离去。

    霍胜男也准备跟随离去,却听秦雨瞳又道:“你留下!”

    霍胜男颇为诧异,不知秦雨瞳为何要让自己留下?难道是因为自己刚刚露出了什么破绽?可是既然秦雨瞳diǎn了自己的名字,她也只能留在房内。

    秦雨瞳道:“刚才一直都是你在照顾他?”

    霍胜男diǎn了diǎn头道:“不错!”

    “他何时昏迷过去?”

    “大概有两个时辰了。”

    秦雨瞳道:“有没有检查过他身上是否有伤口?”

    霍胜男摇了摇头。

    秦雨瞳道:“帮我将他的衣服脱下来。”

    霍胜男虽然心中尴尬。可是目前也只能硬着头皮帮她做这件事,其实脱胡小天的衣服也不是第一次了,脱去他的上衣,秦雨瞳的目光首先被胡小天胸膛上的箭创吸引了过去。虽然这伤口看起来触目惊心,但仔细一看就知道是皮肉伤。不会造成太大的伤害。

    霍胜男提醒自己一定要镇定,千万不可在秦雨瞳的面前露出马脚。还好秦雨瞳这会儿并没有留意她,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胡小天的身上,她发现胡小天的小腹部有一处淤青的印记。

    霍胜男也发现了这一diǎn,从伤痕的印记来看应该是拳印,伤处恰恰在胡小天的丹田气海,怪不得秦雨瞳要为胡小天验伤,她果然心思缜密。

    秦雨瞳伸出手指以指背轻轻贴在胡小天腹部的伤痕上,轻声道:“怪不得他会昏迷过去,他应该早就受了内伤。”明澈的双目盯住霍胜男道:“他究竟是怎样受的伤?”

    霍胜男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

    秦雨瞳也没有继续追问,从药箱中取出一个针盒,从中抽出三根金针分别扎在胡小天的三处穴道,以泻针法帮助胡小天平复体内纷乱的内息,然后又取出一颗药丸塞入胡小天的嘴里。

    胡小天的眼皮动了动,忽然从床上坐起身来,猛然吸了一大口气,如梦初醒般叫道:“曦月……”

    霍胜男芳心中不由一动,曦月岂不是安平公主的闺名?

    秦雨瞳的目光却依然如古井不波,仿佛没听到胡小天的这声呼喊一样。

    胡小天叫了这一声之后,马上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的身边还有两人在,其中一人居然是秦雨瞳,他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缘由,肯定是自己气急攻心昏迷过去,所以家人才将秦雨瞳请了过来。

    秦雨瞳将金针拔下,重新纳入针盒之中,轻声道:“你受了内伤,只怕短时间内无法复原。”

    胡小天皱了皱眉头,他本以为自己是因为龙曦月不辞而别深受刺激所以晕过去,现在看来却不是那么回事儿,不由得回忆起在藏书阁发生的事情,归根结底还是不悟的那一拳留下的隐患,当时虽然他并没有什么感觉,可不悟的功力非同一般,这一拳之威震动了他的丹田气海,让他好不容易才平息的内息重新紊乱起来。

    秦雨瞳有句话并没有向胡小天明言,其实胡小天的经脉已经出现了走火入魔的征兆,秦雨瞳也想不通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当着霍胜男的面,她也没有追问,淡然道:“你好好休息吧,最近几天不要妄动真气。”又将一个瓷瓶放下:“这里面是玄天馆秘制的养息丸,你每天服用一颗,接连服用七日,应该对你的内伤有所帮助,有什么事情,让人去玄天馆找我。”她背起药箱准备离去。

    胡小天道:“多谢秦姑娘!”他想要起身相送,却不意触动了腿部的伤势,痛得他呲牙咧嘴。

    秦雨瞳朝胡小天的左腿看了一眼,却没有说话,默默向门外走去。

    霍胜男跟着秦雨瞳送了出来,来到门外秦雨瞳轻声道:“姑娘请留步。”

    霍胜男目光流露出几分错愕,此时方才知道原来秦雨瞳早已识破了自己女扮男装的秘密,还好外面并没有人在,不然只怕所有人都要知道了。

    秦雨瞳向霍胜男diǎn了diǎn头道:“你不必好奇,这张面具原本就是我送给他的。”

    秦雨瞳离去之后,胡不为等人纷纷进来探望胡小天,胡小天这场病来得快去得也快,醒来之后马上就跟好人一样。众人不禁暗暗好奇,唯有展鹏心中明白,这场病十有**是因为安平公主所起,胡小天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方才换得她的平安,却想不到最后竟是一个不辞而别的结局。

    胡不为看到儿子没事,也是倍感欣慰,等到众人离去之后,父子两人在房内坐了,胡小天将自己在天龙寺的经历简单说了一遍,对于其中的凶险全都略过不提,因为担心老爹担心,只是重diǎn提起了楚扶风和虚凌空的名字,胡不为听到胡小天说起这两人的名字,表情也不禁变得凝重起来,他起身缓缓踱了几步。

    胡小天道:“爹,那虚凌空当真是我嫡亲的外公吗?”

    胡不为道:“徐家的事情我也不清楚,我和你娘成亲三十年,她只是说你外公早在四十年前就已经抛妻弃子离家出走,至今都杳无音讯,你说你老爷姓虚,我还从未听说过呢。”

    胡小天望着父亲,心中将信将疑,老爹可不是个糊涂人物,跟老娘当了三十年的夫妻,居然不知道她到底姓什么?这事儿必有蹊跷,如果一切属实,老娘也实在太不坦白了,对自己的丈夫居然都可以隐瞒三十年?这天下的女人还有一个可以信任吗?

    胡不为道:“天儿,这些事还是等你娘回来之后咱们再问清楚,你重病初愈千万不要考虑太多的事情,一切都等你病好了再说。”

    胡小天笑道:“本来也没什么大病,可能是在天龙寺过得实在太清苦,回到家里反倒有些不适应了。”

    胡不为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道:“好好休息。”

    “爹,您也回去休息吧,您不会再回水井儿胡同吧?”

    胡不为道:“在那里呆久了,离开反倒睡不着,总觉得只有那里才是我的家,你娘这两天就会回来了,她肯定还是要先回那里的。”

    第三更送上,求月票支持!(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