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一十五章玩火(下)
    胡小天仓促之间挥起手中半截矛头,当!的一声将羽箭磕飞,却想不到那支羽箭竟然是螺旋飞出,矛头并没有成功将之击落,只是令羽箭改变了飞行的轨迹,斜向上射入胡小天的大腿根处,胡小天惨叫一声,四仰八叉地躺倒在地面上。

    霍胜男其实从胡小天第一声惨叫就听出这声音有些熟悉,等到胡小天二次惨叫,她几乎能够断定这人是胡小天所扮,可是已经射出的箭又岂能收得回来,一颗芳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她引弓搭箭,这第三箭就没有射出去,一个箭步冲到胡小天面前,镞尖寒光闪闪瞄准了胡小天的咽喉。

    胡小天现在是狼狈不堪,真可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本想跟霍胜男玩diǎn小情趣,却不曾想玩火不成反被烧,胸前划出一道血口尚且罢了。霍胜男的第二箭就射在他的左腿根处,如果再往中间偏一寸估计他的下半身幸福会就此终结了。饶是如此这一箭射得也不轻,整个镞尖都没入肉中,胡小天空有一身内力,却没有达到收放自如的境界,护体罡气更是无从谈起,还好箭镞入肉之后激起了他体内的本能反应,应激而生的真气多少起到了一些阻挡箭镞的作用,这才不至于被这一箭射入骨髓。

    胡小天清晰感觉到霍胜男的这一箭竟然蕴含了内力,这在过去是从未有过的,想不到这短短一个月期间,霍胜男竟然进步如此之大。

    霍胜男望着眼前的这个驼子,俏脸上写满迷惑之色,一个人的容貌可以改变,可是身形却很难改变,听声音明明是胡小天。可是样貌体型千差万别。

    这会儿功夫就听到噼啪的关节脆响,不一会儿功夫胡小天就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模样,苦笑道:“你下手真够黑的,哎呦,疼死我了……”

    霍胜男这才确认这前鸡胸后罗锅的丑陋男子的确是胡小天本人,惊得将手中弓箭也扔在地上了。慌忙上前搀扶起胡小天道:“你怎么样?我去叫郎中。”

    胡小天苦着脸道:“叫个屁的郎中,我就是郎中,别声张,丢人!”这厮还是顾及这张脸面的,若是让人知道他刚才的行为,恐怕会传为笑谈。

    霍胜男咬了咬樱唇,如果知道他是胡小天所扮,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对他痛下杀手,看到那箭镞仍然插在胡小天的大腿根儿。一时间不知他伤得究竟怎样,只能先搀扶他进了房间。

    看到胡小天左边的裤腿已经被鲜血染红,霍胜男心中更是歉疚,颤声道:“我真不是故意的。”

    胡小天忍着痛道:“把箭取出来再说。“他让霍胜男将自己的手术器械箱拿了出来。

    在胡小天的指diǎn下,霍胜男将他的左侧裤腿用剪刀剪开,用烈酒消毒,胡小天接过手术刀,过去都是给别人开刀。今天轮到自己了。他用刀锋切开部分皮肤,让霍胜男将镞尖拔了出来。一时间血如泉涌,用纱布压住鲜血,让霍胜男拿了一些柳长生送给他的金创药涂上,金创药极其灵验,涂上之后立竿见影,马上就止住了出血。最后用墨玉生肌膏将伤口贴上。

    胸口被箭镞划出的血口已经凝血。消毒后也涂上金创药。做完这一切,胡小天又让霍胜男找出一身干净的衣服给自己换上。

    霍胜男表现得尽心尽力,无论这场喋血事件起因如何,胡小天都是最终受害者,作为直接施暴方。她当然要承担责任。帮着胡小天脱裤子的时候,霍胜男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自己怎么就想起射他这个地方,小声道:“你痛不痛?”

    胡小天道:“废话,能不痛吗?”

    “哪儿痛?”

    胡小天趁机捉住霍胜男的柔荑:“射在我身上痛在我心底,我胸也痛,心也痛,头也痛,腿也痛,这里也痛……”这货一边说一边牵着霍胜男的手在自己身上游移,最后一下将霍胜男的手放在自己双腿之间了。

    霍胜男可能是出于内疚,一开始并没有领悟到这厮险恶动机,等她明白过来的时候,手已经落在那里了,俏脸发热,充满羞赧道:“你要不要脸,放开我!”她猛地将手抽了回去。

    胡小天却沮丧地叹了口气道:“完了!”

    霍胜男眨了眨美眸:“什么完了?”

    胡小天道:“我是说我这下面可能被你射坏了。”

    霍胜男含羞朝他双腿间瞄了一眼,啐道:“胡说八道,我明明射在了你的左腿根部。”

    胡小天道:“牵一发都能动全身,更何况你射得那么近,过去我见到你它多少都会有些反应,可今天你摸了它一下都没有任何动静呢。”

    霍胜男咬了咬樱唇,羞不自胜道:“你有没有反应我怎么知道?”

    胡小天拉着她的手道:“不信你摸摸。”

    倘若在平时霍胜男只怕早就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了,可今天居然没有生气,伸手在他胯下一摸,马上又如同触电般缩了回来,好像感觉跟上次完全不同啊,霍胜男又羞又怕,心中忐忑到了极diǎn,如果今天当真一箭把胡小天射出了毛病,那么自己恐怕要懊悔终生了。

    胡小天道:“我辛辛苦苦才重新做回一个正常男人,想不到被你一箭就把我射成了太监,苍天啊!大地啊!难道真是天妒英才,非要让我胡小天英雄无勇武之地吗?”这货满面悲怆,只差没把眼泪流出来了。

    霍胜男看到他这番模样也觉得心底愧疚,小声道:“你扮成那个样子,谁能认出是你?”

    胡小天道:“我对你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所以回来想跟你小小地开个玩笑,谁能想到你竟然会对我痛下杀手。”

    霍胜男歉然道:“对不起了……”

    胡小天道:“一句对不起就完了?我这个样子已经成为一个废人,还有谁愿意给我当老婆?”

    霍胜男道:“没人愿意嫁给你的话,大不了我照顾你一辈子了。”

    胡小天道:“那我怎么好意思拖累你一辈子。”

    霍胜男道:“也不算拖累啊,你有手有脚,总比在灵音寺那时候好的多。”

    “可是我这里废了……”胡小天指了指双腿之间。

    霍胜男俏脸一红道:“废了就废了。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什么?”胡小天瞪大了双眼,霍胜男显然还没有充分认识到这件东西的重要性。他苦笑道:“你可能一辈子要守活寡嗳!”

    “无所谓啊!本来我也没打算要嫁人,大不了拿自己的青春赔给你就是。”

    胡小天道:“可是我不幸福啊!”

    霍胜男瞪了他一眼道:“你还想怎样?我误伤了你,可是我已经打算拿一辈子还给你了,是不是一定要我偿命,那好。你一枪戳死我得了,动手吧,我绝不会皱一下眉头。”

    胡小天道:“胜男!”

    霍胜男皱了皱眉头,没搭理他。

    “胜男!”这厮又换了一副温柔口气。

    霍胜男听得有些肉麻,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别叫我名字,我瘆的慌。”

    胡小天道:“有没有搞错,我才是受害者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一箭把我射得不能人事,以后我连孩子都不能生了,我是胡家的独自嗳,我要是不能生,胡家岂不是绝后?我有何面目再面对我爹我娘?”

    霍胜男咬了咬樱唇道:“不射都已经射过了,反正你都这样了,我怎么办?大不了,大不了……”

    胡小天眨了眨眼睛。

    霍胜男道:“大不了我以后生个孩子赔给你就是。”

    “嗬!说得轻巧。你怎么生?跟谁生?”

    “自己生咯!”霍胜男还嘴硬。

    胡小天道:“你见过哪个女人自己能生出孩子来?没有男人配合如何能够生的出孩子。”

    霍胜男啐道:“你无耻下流,当真什么话都说得出口。”

    胡小天振振有辞道:“我都惨到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好在乎的。”

    霍胜男从地上捡起那半截短矛,调转过来递到胡小天的手中:“你杀了我就是,如果能让你心底好过一些,我死不足惜。”

    胡小天道:“杀了你,又不舍得。不过……”

    霍胜男闭上双眸道:“别犹豫,你一枪刺下来。咱们之间的恩怨情仇就一笔勾销。”

    胡小天看到霍胜男的样子,不觉心中一动,凑了过去,轻轻在她樱唇之上吻了一记,霍胜男娇躯一颤。睁开双眸,并没有一把将这厮推开。胡小天得寸进尺,又抽了过去轻轻吻上她的樱唇,双唇交接,霍胜男霞飞双颊,娇躯酥软,一颗芳心狂跳不已,她不知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应该推开胡小天才对,怎么竟然听之任之,随他轻薄。

    胡小天展开臂膀,将她的娇躯揽入怀中,附在她耳边低声道:“你知不知道,这一个月我无时无刻都在想着你。”

    霍胜男偎依在他的怀中,感觉娇躯的温度迅速上升,羞不自胜道:“你就会骗我……”

    胡小天的大手却落在她的胸膛之上,呃……裹了好多层,一diǎn手感都没有,马上转移了一下,沿着霍胜男腰臀间完美的曲线落在她的**之上。

    霍胜男轻轻挣扎了一下。

    胡小天却道:“别动,我好像有些反应了。”

    第一更送上,从现在开始进入码字模式,月票榜现在的全名叫福布斯中国原创文学风云榜,听起来是不是很拉轰,这个月据说奖金全面提升,为毛不是上个月呢,兄弟姐妹们,风云榜的第一个月咱们不能太丢人,努力一diǎn,提升一diǎn,混个好diǎn的名次,不在乎奖金,在乎的是颜面!(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