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一十二章孰对孰错(下)
    缘尘道:“害你被囚三十年的那个人是我,当年的方丈也是我,此事与他人无关,师弟,你若是想报仇,就冲贫僧来吧!”缘尘缓步走向不悟,脸上毫无惧色。

    不悟道:“若非我抓住了这狗皇帝,你又怎敢现身?若非你们担心他的性命,害怕有所闪失而招致天龙寺灭顶之灾,你们又岂肯跟我单独相见?”

    他冲着胡小天的方向道:“胡统领是不是?你要牢牢记得,今日若是你们的皇帝死了,就是这帮贼秃所害。”

    胡小天道:“这位前辈,有话好说,天下间没有解不开的仇怨,你到底想要什么,不如明明白白的说出来,相信方丈也不会拒绝。”担心事态陷入僵局,胡小天此时站出来充当一个和事老。

    不悟冷笑道:“你又算什么东西?也配在我面前说话!”

    胡小天心中暗叹,太不给面子了,这是**裸地打脸啊!可他也明白不悟这样说也是为了撇清自己的嫌疑。毕竟是师徒,好歹还有份情义在。

    不悟道:“缘尘!当年藏经阁到底丢失了什么秘籍,你说给我听听!”

    缘尘道:“若是c贫僧说了,你可愿放了皇上?”

    不悟道:“先说再说!”

    缘尘道:“当时丢了一本《大手印》,一本《菩提无心禅法》,还有半册《虚空**》。”

    胡小天闻言心中一沉,他几乎已经能够断定李云聪十有**就是不悟的同胞兄弟,也就是当年陷害不悟的那个人,李云聪偷走了半册《虚空**》却没有修炼,而是传给了自己,这厮何其歹毒。应该是早就知道修炼《虚空**》对身体有害,最终免不了会走火入魔经脉爆裂而死,连他自己都不肯修炼的东西,却拿来祸害自己。

    不悟道:“《虚空**》?你是说虚空**的上半册也是那时丢的?”

    缘尘点了点头道:“不错!”

    不悟道:“下半册落在了缘空的手里。”

    缘尘叹了口气道:“那次藏经阁被盗之后,我让缘空师弟负责清点藏经阁的典籍,却想不到他竟然因此而陷入迷途。”

    不悟呵呵笑道:“说得好听。还不是监守自盗,他修炼了虚空**,因此而性情大变,此后做出屠杀同门的事情,你们天龙寺担心丑闻外泄,一直都秘而不宣,还将那些僧众的死全都算在我的头上,这些事是不是真的?”

    缘尘的脸上流露出愧疚之色,当年的事情实属无奈。虽然出发点是为了保全天龙寺的清誉,可毕竟有些违心。

    不悟道:“虚空**!我花了三十年的时间去寻找答案,想不到答案一直都在我的面前,我却看不到。”他忽然扬起手来,猛然击落在假皇帝的天灵盖上,只听到喀嚓一声,迟飞星连吭都没吭一声,就被打碎了头颅。尸体扑倒在了地面上。

    缘尘和通元大惊失色,任他们再好的修为也无法接受眼前的惨剧。皇上竟然在天龙寺被杀,这意味着天龙寺终将无法逃过这场大劫。胡小天也是吃惊不小,不悟为何要杀皇帝,他应该不知道皇上是假的,这样做非但是害了天龙寺,岂不是等于将自己一起给坑了?

    不悟抬脚将假皇帝的尸体向缘尘踢去。缘尘慌忙伸手托住,皇上纵然死了也是龙体,他保不住皇上的性命,无论如何都要保住龙尸。

    就在此时不悟足尖一顿,宛如一缕黑烟般射向胡小天。众人都没有想到他的攻击目标竟然会是胡小天,连胡小天自己都没想到,正在犹豫是不是要做做样子,脉门已经落入不悟的执掌之中,不悟抓住胡小天之后马上撤离。

    通元距离胡小天最近,虽然不明白不悟为何会抓住胡小天,可是处于本能的反应,第一时间还是想要营救,向前跨出一步,一拳攻向不悟,罗汉伏虎拳!

    不悟也以同样的一拳攻向通元,双拳撞击在一起,不悟身形微微一晃,通元却是接连后退五步,刚才他为了营救那名老僧已经硬生生承受了不悟一拳,现在又被不悟强大的拳力所震,马上感觉到气血翻腾,只觉着喉头一甜,再也忍不住,噗!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缘尘接住假皇帝的尸体,而却感觉一股潜力从尸体上送来,他的双臂竟然拿不住那尸体,尸体撞击在他的胸口,将缘尘撞得倒飞了出去,后背重重撞在书架上,摔得好不狼狈。

    胡小天心中诧异,缘尘怎么都是通元的师父,又是天龙寺的上任方丈,想不到竟然不堪一击。

    不悟不屑冲着缘尘道:“当年你跟我拼个两败俱伤,想不到会有今日吧!”

    缘尘唇角泌血,惨然笑道:“你倒行逆施,即便是掌握了天下间至高的武功又能如何?”

    不悟道:“可以决定你的生死,可以决定天龙寺的存亡,对我来说这已经足够了。”他抓着胡小天向藏书阁的七层走去,一掌震开锁住楼梯通道的铁门,狂笑道:“今日就是你们天龙寺灭亡之日。”想起多年的大仇今日终于得报,杀死皇帝之事必然会让天龙寺遭受覆顶之灾,心中畅快到了极点。

    胡小天看到不悟癫狂的举动,心中暗叫不妙,以传音入密向不悟道:“师父,您抓着我有什么用?”

    不悟咬牙切齿道:“我这一生最恨的就是别人欺骗,你老老实实告诉我,是不是那混账让你故意接近于我,查探我的下落?”

    胡小天暗暗叫屈,或许李云聪有这样的念头,可是他并未对自己明言,更不用说让他查探不悟的下落了,胡小天苦笑道:“我何时骗过你?你吩咐我的事情,我又有哪件事没有为你办得妥妥当当?”

    不悟道:“这虚空**究竟是什么人传给你的?”

    胡小天道:“你放开我再说。”他深知不悟性情乖戾喜怒无常,不悟对他始终都是利用关系,想要跟他讲什么师徒之情根本是不可能的,唯有先想好脱身之策再说。

    不悟非但没有放他,反而扼住了他的咽喉,咬牙切齿道:“你若不说,我现在就杀了你。”

    胡小天被他扼得就快透不过气来,胡小天有个毛病,如果不悟好好问他,或许他会说实话,可不悟竟然翻脸不认人,你能做初一我就能做十五,胡小天艰难道:“洪……洪……”

    不悟将手放松了一些:“洪什么?”

    “洪北漠!”胡小天之所以不说李云聪而说洪北漠,一是为了报复洪北漠设计谋杀他的,二是厌恶不悟翻脸不认人,在胡小天看来洪北漠要比李云聪更加难以对付,李云聪只是个光杆老太监,而洪北漠的背后却有一个势力庞大的天机局,若是不悟和洪北漠对上,到时候就有热闹可看了。

    不悟点了点头,他在天龙寺被困了三十年,所以对外面发生的事情根本不清楚,只要稍稍知道外面的消息,不悟就不可能相信胡小天的这番话。

    胡小天低声哀求道:“师父饶命……”

    不悟阴测测笑道:“你骗我一次就会骗我第二次,我岂能饶你!”他右手准备加力之时,冷不防胡小天在袖中扣动了扳机,胡小天手中一直都暗藏着暴雨梨花针,他对不悟自始至终都没有放松警惕,这暴雨梨花针还是从刘虎禅的尸体上找到,此前刘虎禅已经发射了两轮,还剩下一轮。暴雨梨花针总共只能发射三次,胡小天将之视为救命稻草,不到最后关头万万不敢轻易使用,本来他还对不悟抱有一线希望,认为师徒一场,不悟怎么都不会对自己下狠手,却想不到不悟根本没有丝毫的情分可言。

    不悟实在太过自信,认为胡小天的生死尽在他的掌控之中,却想不到胡小天死到临头还有反击的本事,胡小天手中的暴雨梨花针几乎紧贴这不悟的身体发射,不悟武功再厉害也不可能在这么短的距离下躲开。

    暴雨梨花针射出的刹那,不悟已经有所反应,护体罡气顷刻间笼罩全身,周身骨骼筋肉紧绷起来,可惜一切为之太晚。

    求生的本能让胡小天将体内所有的能量爆发了出来,狂吼一声,竟然挣脱了不悟的手掌。

    暴雨梨花针虽然射入不悟的**,但是仍然不可能对他造成致命伤害,不悟因为这次袭击而被胡小天逃脱了掌心,怒吼一声,一拳重重击在胡小天的小腹,这一拳将胡小天打得横飞出去,接二连三地撞在书架之上,书架一排排倒伏了下去。

    不悟冷哼一声,一掌向胡小天倒地的方向劈去,一记无形掌刀铺天盖地向胡小天斩落而下,若是胡小天被掌刀砍中,免不了会被劈成两半。

    危急关头,一人抓住胡小天的肩膀,将他向一旁拖去,掌刀砍在胡小天左侧的地面上,立时将地面贯穿。

    不悟一击不中,并没有发动第二次攻击,随手扔出两颗磷火弹,蓬!蓬!两声闷响之后,藏书阁内的经卷熊熊燃烧起来。他不再逗留,腾空撞开藏的窗口,宛如飞鸟一般投向夜色之中。

    胡小天惊魂未定地望着一旁的裂口,此时方才看清刚刚从死亡边缘将自己一把拉回来的竟然是明镜。

    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