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一十一章刺杀与被杀(上)
    胡小天朗声道:“保护皇上!小心中了敌人的调虎离山计!”

    梁宝和付平川两人慌忙回到院落之中,在外面驻守的御前侍卫也纷纷进来守住禅房。

    刘虎禅向胡小天道:“这里劳烦胡大人照应,我去接应一下傅兄。”他和傅羽弘向来交好,对他的安危很是关心。

    胡小天道:“等等,我跟你一起去!”胡小天心中很是好奇,到底什么人如此大胆,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潜入普贤院?看那人的轻功应该不弱,傅羽弘的身法也非同寻常他的那身衣服应该是特制,有点像现代社会的翼装飞行,不过翼装飞行必须要选择合适的环境,好像傅羽弘的这身衣服更为精妙,无需在特定的环境下就能够完成滑行。当然这比起胡小天刚刚学会的驭翔术还要差上不少,毕竟后者无需借助任何的工具。

    胡小天和刘虎禅奔出普贤院,却见那道黑影和傅羽弘先后进入竹林内。

    刘虎禅担心傅羽弘有所闪失,大步流星冲向竹林,胡小天虽然已经掌控了驭翔术,但是不能轻易在这帮人面前显露,不过胡小天已经拥有了雄厚的内力作为基础,过去掌握的那些步法无不威力倍增,就算是实力有所保留,在刘虎禅面前也不落下风。

    两人进入竹林内 ,刘虎禅大声道:“傅兄!”

    右前方传来傅羽弘的声音:“我在这里!”

    两人循声走了过去,却见傅羽弘独自一人站在竹林之中,前方毛竹之上沾染了数滴新鲜的血液,血仍未凝。却没有看到傅羽弘手上的兵器,他也未曾受伤,看来那鲜血属于刚刚那个潜入者。

    刘虎禅道:“人呢?”

    傅羽弘指了指前方:“钻入那个地洞中去了。”

    胡小天举目望去。果然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地洞,他缓步走了过去,刘虎禅提醒他道:“小心!”

    胡小天在距离地洞三尺处站定,倾耳听去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地洞之中应该没有人埋伏,他大胆走了过去。望向那地洞,目力所及已经可以看到洞底,这地洞只不过丈许深度,到底里面是不是有旁支和其他地方相通就不知道了。

    此时头顶忽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胡小天抬头望去,却见一道黑色身影踩着竹枝,向正东方向逃去。

    刘虎禅道:“他在那里!”

    胡小天心中却是一凛,黑衣人明明在头顶,傅羽弘因何说他逃入地洞?既然黑衣人已经逃离。为何又要去而复返吸引他们的注意力?难道?胡小天暗叫不妙,此时他的后背完全出卖给了刘虎禅和傅羽弘,深重的危机感让胡小天的汗毛竖立起来。

    刘虎禅和傅羽弘几乎在同时动作起来,两人从袖中掏出了一个长方形的黑色匣子,正是让天下高手闻风丧胆的暴雨梨花针。圈套,从头到尾都是圈套,他们利用胡小天的麻痹大意,将他引诱到竹林之中。然后利用暴雨梨花针将之击杀。在这样的距离下,而且是在胡小天背朝他们的前提下。暴雨梨花针绝不会失手。

    就在两人以为一击必杀的时候,胡小天竟然向那口地洞跳了进去,胡小天及时反应了过来,他今天竟然太过大意,险些要阴沟里翻船,抢在两人扣动机括之前。跳进地洞是他躲避暴雨梨花针的唯一机会。

    咻咻咻咻,一阵细微的破空声延绵不绝,刘虎禅和傅羽弘同时扣动机括,可是胡小天的反应速度终究还是快上了半步,在两人扣动机括之前。他已经跳到了那地洞里面。

    地洞只有一丈深,直上直下,下方并无暗道相通。

    刘虎禅和傅羽弘一击不中,紧接着大步向前,胡小天虽然躲过了第一轮袭击,但是他跳入地洞等于给了对方瓮中捉鳖的机会。

    刘虎禅和傅羽弘两人看到胡小天逃过袭击内心不由得一惊,看到胡小天跳入地洞马上又放下心来,这厮真是愚蠢透顶,跳到地洞等于是自寻死路。

    胡小天跳入地洞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一拳轰击在洞壁之上,他现在的内力之浑厚当世之中少有人及,这一拳砸得地面剧震。

    刘虎禅和傅羽弘身体一个踉跄,瞬间失去了平衡,就在此时胡小天第二拳再次轰击在洞壁之上,那地洞竟然轰隆一声坍塌下去,落石纷纷,将洞口填塞,胡小天的身躯被埋在落石之下。

    刘虎禅和傅羽弘冲到洞口,扬起手中的暴雨梨花针再度施射,这一轮钢针全都射在落石之上,想要透过落石射中下方胡小天的身体已是不能。

    竹林梢头,那名黑衣人重新出现,扬起手中一杆长达丈二的黑色长枪,居高临下俯冲而下,枪尖瞄准了塌陷地洞,高速行进的枪尖刺破下方的空气,将周围气体排浪般想四周逼迫而去,带着一声刺耳的尖啸刺入堆满落石的地洞,长枪威势惊人,携带着万夫不当之势钻入落石之中,枪尖所到之处发出接二连三的爆裂声,一时间烟尘弥漫石屑飞扬。

    长枪地面只剩下两尺的长度,矛尖已经突破落石钻入到地洞的最底部。

    刘虎禅和傅羽弘仍然不敢有丝毫的放松,手中暴雨梨花针仍然瞄准地洞。粉尘被山风吹散,一切归于平静,沉寂,死一般的沉寂。

    突然他们的脚下传来一声沉闷的震动。

    黑衣人伸手抓住枪杆,想要将长枪从下方抽出,就在此时,脚下的地面蓬!的一声炸裂开来,一时间落石四处纷飞,烟尘弥漫,刘虎禅三人慌忙向后方撤去,烟尘之中,一道身影宛如飞龙在天向上方蹿升出去。

    傅羽弘还未来得及举起暴雨梨花针,就感觉到一股凛冽剑气迎面而来,傅羽弘吓得向后急退,身体近乎躺倒在地上,以极其狼狈的驴打滚应对方才躲过对方的致命一击,刘虎禅却没有那么幸运,握住暴雨梨花针的右臂被一道无形剑气横削而过,粗壮的右臂齐根落了下去,断臂处鲜血狂喷。

    黑衣人大枪在手,后撤之时陡然回身,猛杀了一击回马枪,枪尖直指胡小天的咽喉。

    此时的胡小天灰头土脸,可是周身却笼罩着凛冽至极的杀气,左手一探,玄冥阴风爪以惊人的速度抓住枪尖,全力一拗,硬生生将对方的枪尖折断,然后他的身躯犹如猛虎下山般向黑衣人冲了上去。

    黑衣人想要逃脱已经来不及了,抬脚向胡小天踢去,胡小天腾空跃起,身躯躲过黑衣人的这一脚,左臂前伸,枪尖噗!的一声刺入黑衣人的咽喉。右手凌空挥出,又是一道凛冽的剑气斩杀在刘虎禅的左臂,刘虎禅惨呼一声,左臂也齐根而断。他乃虎组统领,拳脚功夫相当了得,可是今天双拳还没有来得及施展,就已经被胡小天双双斩断,刘虎禅惊到了极点,怕到了极点。

    傅羽弘手中的暴雨梨花针本来还有一轮尚未发射,可是他此时已经被眼前的情景吓住,他并没有想到胡小天的武力竟然达到如此可怕的境地,集合他们三人之力偷袭都没有杀掉胡小天,而且转瞬之间已经一死一伤。傅羽弘在此时想到的不是营救同伴,而是逃走,在胡小天对付他两名同伙的时候,傅羽弘已经向竹林外逃去。

    胡小天觑定傅羽弘逃走的方向用力一挥手臂,这次定然要用无形剑气将这厮砍成两段,手臂挥得格外用力,却没能像前两次一样完成剑气外放。

    刘虎禅虽然失去了两条手臂,可是他仍然不想坐以待毙,挪动双腿拼命向竹林外逃去。胡小天用脚尖挑起地上断裂的枪杆,一个箭步赶了上去,刚好抓住枪杆,狠狠砸在刘虎禅的膝弯,喀嚓一声,刘虎禅的两条腿骨被他硬生生砸断,惨叫一声扑倒在了地上。

    胡小天冷冷望着浑身是血已经失去反抗能力的刘虎禅,目光中却没有丝毫的同情:“洪北漠?”

    刘虎禅咬牙切齿地望着胡小天:“去死……”

    胡小天抬起右脚狠狠踏在他的咽喉之上,右脚落处,传来清晰的骨骼碎裂之声。

    瞬息之间,已决生死。胡小天望着脚下死去的这两人缓缓摇了摇头,将他们的尸体拎起扔到了坍塌的地洞处,又捡起刘虎禅的两条臂膀扔了进去。

    虽然刚才竹林这边争斗正急,普贤院那边却没有任何人过来观望,因为所有人都在保护皇上。

    胡小天从腰间找出那个装有化骨水的小瓶,听了听周围的动静,这才将化骨水倒在两具尸体上,看着两具尸体在眼前迅速化成一滩血水,渗入碎石和土壤之中。

    胡小天转身离去,走了两步,从地上捡起暴雨梨花针的针匣,这里面还有一轮尚未来得及射击。不用问,这场袭击乃是洪北漠所为,从一开始他就不想自己活着返回京城。胡小天心中暗暗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洪北漠,从今天起这世上你就多了一个敌人!”

    第三更送上,疯狂搜刮诸君手里的月票,最后24小时,请君陪我打好最后护菊战!(未完待续……)R129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