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零九章给面子(上)
    通净离开藏经阁后径直来到方丈通元清修的禅室,通元方丈起身相迎道:“师兄回来了。⊙小,..o”

    通净diǎn了diǎn头,转身将禅室的房门关上,两人来到蒲团之上相对而坐,通净将才的事情简单叙述了一遍。

    通元听完不禁皱了皱眉头,低声道:“这胡小天居然如此顽劣?”

    通净道:“何止如此,他还口出狂言,说就算将咱们天龙寺掘地三尺也要将那刺客找出来,真是岂有此理。”他气得脸色铁青。

    通元低声道:“师兄切勿动怒,你觉得这件事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原因?”

    通净道:“我看十有**是他们在故意制造事端,他们口口声声说有刺客潜入,可是谁看到了?咱们天龙寺那么多僧众为何没有一个人看到?那么多双眼睛难道还不及他们锐利不成?”

    通元diǎn了diǎn头道:“裂云谷的事情还没有查清到底怎么回事,如今却又暴出有刺客潜入普贤院意图刺杀皇上的事情,还真是不太平呢。”

    通净道:“胡小天只是一个御前侍卫,如果没有皇上给他撑腰,他也不敢有这么大的胆子在天龙寺如此嚣张行事,皇上先派他去裂云谷,现在又授意他在天龙寺内四处搜查,制造事端,依我看,真正想要跟咱们过不去的乃是皇上!”

    通元目光一凛,似乎责怪师兄不该将这番话说出来,可是他的心中也是一般想法。现在看来,这位大康天子前来天龙寺的目的绝不是为了超度亡灵更不是为了什么礼佛诵经,他对天龙寺肯定另有企图。

    通净道:“不知皇上有何图谋?”

    通元道:“天龙寺又有什么东西值得他图谋的?我们出家人无财无势,有得无非是佛门典籍,那些经文皇上是不会感兴趣的。”

    通净道:“难道他想要的是天龙寺的武学秘籍?”

    通元苦笑摇头道:“三百年前。天龙寺曾经毁在朝廷手中,当时藏经阁内的佛经典籍大都被朝廷运走,可以说那次是我天龙寺建寺以来最大的一场劫难。后来虽然高宗皇帝给我寺正名昭雪,但是那一次却让本寺元气大伤,有不少典籍流落在外,其中就包括本门的镇寺宝典《无相神功》。”

    通净叹了口气道:“其实咱们出家人本来就不该跟朝廷发生任何的关系。这一diǎn上咱们不如无极观。”

    通元摇了摇头道:“修行不在乎你在什么地方,而在乎心在什么地方。”

    通净闻言,面露惭色,他虽然是师兄,但是在佛法的领悟上远不如这个师弟,这也是为何上代方丈要选择通元为继任者的原因。

    通元道:“天龙寺能有今天的规模来之不易,上代方丈将寺院僧众委托于我,我深感职责深重,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也要保证寺院平安,也要保证天龙寺薪火永传。”

    通净道:“那裂云谷长生佛内究竟有什么秘密?”

    通元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甚清楚,可皇上既然如此看重想必那长生佛应该藏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咱们出家人对这些事情并不关心,也罢,看来我要亲自前往普贤院走一趟了。”

    通净diǎn了diǎn头道:“应当如此,是时候要探听一下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如果他真有所图。只要不是违背寺规的事情,咱们也没必要因此跟朝廷反目。”

    当日下午。通元在两名僧人的陪同下前来拜会老皇帝。他也听说昨晚刺客潜入的事情发生之后,各个路口设防的侍卫都已经撤了,目前防守的重diǎn全都放在普贤院周围,通元来到普贤院门前,居然被门前守卫的御前侍卫给拦住去路。

    通元微笑道:“贫僧通元特地前来拜会陛下!”

    几名侍卫对望了一眼,有人已经跑进去通报。不一会儿功夫左唐从里面迎了出来,笑眯眯道:“原来是方丈大人!”

    通元闻言真是有些哭笑不得,他是方丈不假,可不是什么大人。

    左唐道:“劳烦方丈稍等,我们这就去禀报胡大人。”

    通元稍感错愕。过去的半个多月他也曾经来过这里一次,可上次应该不是胡小天负责的,再说他要见的是皇上,又不是胡小天,难道想见皇上还得先获得胡小天的允许?

    说话的时候,胡小天率领一队侍卫从远处竹林的方向走了回来,今天他们在普贤院附近展开搜索,胡小天的真实用意当然是熟悉地形,好不容易才有了这样一个理直气壮的机会,他焉能不好好利用,这一天获得的情报比之前半个月加起来都要多,毕竟过去没有这样的机会可以光明正大地四处搜索,现在不同了,打着寻找杀手的旗号几乎将整个天龙寺的西院走遍,不悟也算是慧眼识人,选了胡小天来帮他做事,换成别人还真没有他这样的本事。

    胡小天远远就看到了门前的通元,他哈哈笑道:“通元大师来了,尔等为何将通元大师阻挡门外?难道你们不知道谁才是这里的主人?真是混账,赶紧让开。”

    一帮侍卫慌忙让开了一条道路。

    通元却没有急着进去,等胡小天来到近前微笑道:“胡大人辛苦了。”

    “不辛苦,为保障皇上的安全,就算流血流汗牺牲性命也是应当,佛祖不是说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从来吃苦受罪的事情我都是抢在最前!”

    通元笑道:“胡大人话中充满了禅理,佩服佩服!”

    胡小天道:“方丈抬举我了,我哪懂什么禅理,说得只是一些做人最基本的道理。”

    通元微笑道:“其实无论是道理还是佛理都是相通的,胡大人真的很有慧根。”

    胡小天笑道:“方丈这么一说我都有出家的心思了,不过可惜家里一群妻妾等着,我若是不回去,岂不是害她们全都成了寡妇?这种残忍的事情,佛祖应该不会允许我做。”

    通元身边的两名僧人不觉皱了皱眉头,表情显得有些厌恶,认为胡小天在方丈面前说这种话实在是大大的不敬。

    通元方丈却并不介意,轻声道:“胡大人心存慈悲,实乃大善!”

    胡小天道:“若是出家必须了断尘缘,可是了断尘缘却要让亲人难过,爱人伤心,本来遁入空门乃是为了寻求慈悲度人,可是却反倒害了自己的家人,方丈,我实在是想不通呢,您可以为我解释吗?”胡小天说得事情虽然简单,但是对佛门弟子来说确是最大的矛盾,几乎每个出家人都会经历这一关的煎熬。

    通元平静道:“这世界上的任何事都有小有大,且看胡大人要站在怎样的角度和位置,老衲不是你,当然不知胡大人的纠结和痛苦,胡大人也不是我,又怎知道老大的自在和平静呢?”

    胡小天心中暗赞,毕竟是天龙寺方丈,比起通济、通净那几个的修为不可同日而语。

    通元向胡小天合什道:“老衲先去见过皇上了。”

    胡小天道:“我带方丈过去。”

    通元向跟随他的两名僧人道:“你们在外面等我。”

    胡小天引着通元来到假皇帝的禅房前,恭敬道:“皇上,方丈来了!”

    里面传来老皇帝的声音:“请大师进来。”

    房门从里面开启,小太监尹筝出来将通元请了进去。他和胡小天交递了一个会心的眼神,彼此谁都没有说话。

    通元大师走入禅室,老皇帝仍然盘膝坐禅,向通元道:“大师请坐!”

    通元在他对面的蒲团上坐下:“贫僧前来特地向皇上当面致歉,昨晚之事实在是本寺疏于防范,方才让贼人有机可乘。”

    老皇帝淡然笑道:“反倒是朕要向你致歉才对,因为朕的事情,扰乱了寺内僧众宁静实在是罪过。”

    通元道:“贫僧已经让人去查,整个天龙寺内驼背的僧人只有七个,至于鸡胸者只有两个,既驼背又鸡胸者只剩下一个,贫僧已经让人将他们全都找来,回头陛下可派人去指认,看看其中有无可疑人物在内。”与其被动不如主动,你们不是想查吗?我们主动将人找齐了给你们查,如果没有你们要找的人,看看还有什么话说。

    老皇帝道:“朕本来的意思也不想张扬,不想将这件事情闹大,更不想惊扰到你们的宁静,只是这帮御前侍卫为了朕的安全非要将那潜入者找出来,搞得鸡飞狗跳人心惶惶,惊扰了你们的宁静,朕也是始料未及。”

    通元道:“今日上午,胡大人前往藏经阁搜查,还说奉了皇上的旨意。”

    老皇帝矢口否认道:“朕可没让他去藏经阁,藏经阁乃是你们天龙寺的禁地,他怎么这么不懂事?来人,将胡小天给我叫进来!”

    通元也没想到老皇帝居然来了这一手,没有他的命令胡小天难道敢进入藏经阁?此事还真是蹊跷了。

    胡小天很快就走了进来,心说这假皇帝又想搞什么花样?

    老皇帝指着胡小天的鼻子怒斥道:“混账东西,谁让你率人擅闯藏经阁的?”

    第三更送上,知道兄弟们都已经尽力,但是章鱼还是要高呼一声,月票有木有?看来想要护菊成功至少要六百张月票,章鱼拼了,今晚再来一更!(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