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零八章如愿(上)
    龙宣恩道:“她只是个小孩子罢了,随她去吧。”

    洪北漠diǎn了diǎn头。

    龙宣恩道:“爱卿,你相信这世上真有长生之道吗?”

    洪北漠道:“臣不知,但是臣相信可以通过一些方法延长人的生命。据我所知,无极观的张化极张真人已经一百六十三岁,可看起来外表和五十岁的样子丝毫无疑。”

    龙宣恩感慨道:“驻颜有术,永葆青春,朕不求长生不死,若是上苍能够再给我五十年岁月那该多好。”言语之中充满无尽失落。

    洪北漠道:“人可以通过修炼和医术两种方式来延长寿元,陛下乃天之骄子,必然会受到上天眷顾。”

    龙宣恩的唇角浮现出一丝苦笑,缓缓摇了摇头,然后道:“你安排一下,帮朕去请张真人过来,朕要当面请教他长生之术。”

    洪北漠面露难色:“陛下,张真人九十岁的时候已经不再离开北岭雪山,臣只怕做不到。”

    龙宣恩道:“北岭雪山位于大雍,朕又不方便去。”

    洪北漠道:“臣与无极教的许守心道长相交莫逆,他是张真人的徒孙,也是无极教六大长老之一,不如我请他过来。”

    龙宣恩diǎn了diǎn头道:“也好!”

    天龙寺悠扬的晨钟响起,胡小天早在三更时分就率领那群御前侍卫离去。

    除了值守在普贤院的二十名御前侍卫之外,其他的侍卫全都来到五观堂吃饭,包括昨晚负责在普贤院值守的左唐在内。胡小天先问过左唐昨晚普贤院的情况,得知假皇帝那帮人这一夜还算老实,并没有制造任何的麻烦。

    经过昨晚一战之后,胡小天已经在这帮侍卫心中树立了绝对权威的地位。众人都等着他的吩咐。

    胡小天将一百名侍卫分成五组,日夜轮班值守,并将过去布置在通往普贤院各个路口的侍卫撤回,这些布置本来就没有任何的必要,天龙寺本身就有武僧日夜不断的巡查,他们再在路口设卡纯属多余。

    经过胡小天的重新布置。防卫圈缩小了不少,不过人数布置还是一样。从过去的保护普贤院,防止外人进入,变成了将普贤院层层封锁,防止假皇帝一行外出,事实上等于将假皇帝一行软禁其中了。

    此时有侍卫过来通报说普贤院来了一名小太监过来催皇上的早膳。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出门去看,来得居然是尹筝。尹筝看到胡小天出来,马上满脸堆笑地走了过去。殷勤道:“大哥早!”

    因为附近并没有其他人,他方才敢这样称呼。

    胡小天道:“尹公公千万别这么说,胡某可担当不起。”

    尹筝一听就知道胡小天生了他的气,俨然要将他这个小弟清除出列的意思,慌忙道:“大哥千万不要生我气,小弟此来就是有些心里话想跟您说。”

    胡小天看了看周围,远处仍然有不少侍卫在朝他们这边张望,不过距离很远。应该听不到他们之间的对话。当下diǎn了diǎn头道:“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尹筝苦着脸道:“兄弟我有不得已的苦衷,我被人逼着服下万虫蚀骨丸。若是我不老老实实听话,恐怕连半年都活不到。”

    胡小天目光一凛,他顿时想到了葆葆和林菀,洪北漠不就是通过万虫蚀骨丸来控制她们吗?想不到他现在利用这种手段控制宫里的太监,看来这洪北漠比起姬飞花更加狠辣。

    胡小天道:“你现在跟我说这些不是太晚?”

    尹筝压低声音道:“大哥,我也是来到天龙寺之后发现皇上有些不对头。一个人就算如何掩饰,可有些细节还是能够露出马脚的,尤其是在我们这些宫人的眼里,我伺候皇上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皇上的起居习惯我多少还是了解一些。”

    胡小天低声道:“你是说……”

    尹筝凑近他的耳朵。小声道:“这皇上是别人假扮的。”

    胡小天故意将面色一沉:“休要胡说,你知不知道这句话若是让他人知道,必然会砍了你的脑袋。”

    尹筝吓得面色苍白,颤声道:“大哥,此事我从未向他人提及,我也不敢断定,不过从他的表现来看十有**是错不了的,大哥想想,过去皇上出巡全都是御前侍卫在负责贴身护卫,为何单单这次变了?为何会全都换成天机局的人?”

    胡小天道:“担心露出破绽,被我等识破?”

    尹筝diǎn了diǎn头道:“应该就是这个道理。”

    胡小天道:“此事还有没有其他人知道?”

    尹筝道:“小弟不敢跟任何人说,大哥,如果这皇帝是假的,咱们应该怎么做?”他这句话显然是向胡小天示好的意思。他也明白,想要重拾胡小天对他的信心没有那么容易。

    胡小天道:“没证据的事情还是不要乱说,总之你不要在他们面前显露出任何的反常,过去怎么样,现在依然怎么样,若是发现了任何不对的地方,第一时间向我禀报。”

    “是!”

    尹筝这边刚刚离去,天龙寺监院通净就到了,他身边只跟着那天陪着胡小天前往裂云谷的小沙弥。

    胡小天出门相迎,双手合什道:“通净大师早!”

    通净的脸上仍然笑眯眯的:“胡施主早!”

    胡小天知道他一定是为了昨晚的事情而来,不过从他的脸上看不到丝毫的不悦,果然是和尚都一样,修为有高低。乐呵呵邀请通净去自己住得禅房去坐,通净却摇了摇头道:“不必了,只是听说昨晚陛下那边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方丈特地让我过来问问。”

    胡小天将昨晚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然后道:“我们正准备在寺里到处找一找呢,兴许能够发现那名潜入的刺客。“

    通净脸色虽然平静如常,可是心中却极其不悦,这胡小天将他们天龙寺当成了什么地方想搜就搜?他轻声道:“老衲能够保证,天龙寺内并无一个像胡施主所说的和尚。”

    胡小天道:“天龙寺那么多僧人只怕通净大师不可能每个都认识。”

    通净道:“天龙寺两万多名僧人,贫僧虽然未必每个都能够叫得上法名,可是什么人是天龙寺的,什么人是从寺外进来的,贫僧一望即知。”

    胡小天呵呵笑道:“通净大师的意思是我们只是一帮外人喽?”

    通净唇角露出一丝微笑,没有回答他,可用意不言自明。

    胡小天道:“无论是不是天龙寺的和尚,可大家都是康人,陛下都是咱们的陛下,陛下在天龙寺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担不起,你们只怕也担不起。”这厮又开始威胁通净了。

    通净这么好的涵养也有些沉不住气了,眉头微微皱起:“天龙寺僧众对皇上只有恭敬之心绝无加害之意,胡施主这样说就有失公允了。”

    胡小天道:“通净大师不要误会,我也没说天龙寺有加害皇上的意思,只是昨晚刺客潜入被我们发现,我等一路追踪刺客在藏经阁外失去了踪影,本想进入藏经阁搜查,却受到百般阻挠。”

    通净道:“并非有意阻挠,而是因为藏经阁乃是天龙寺禁地,没有方丈的同意任何人不得随便入内。”

    胡小天道:“是藏经阁重要还是陛下的安全重要?如果陛下出了什么事情,我就不信你们还能够保全藏经阁。”这番话说得可谓是无礼至极。

    通净脸上也是瞬间呈现出怒容,不过他很快就控制住,diǎn了diǎn头道:“施主想怎样?”

    胡小天道:“我要去藏经阁看看,到底有没有那个前鸡胸后驼背的丑陋和尚。”

    通净道:“好,老衲此次前来就是为了满足施主这个心愿,方丈已经答应可以让施主进入藏经阁查询,不过也有个条件。”

    胡小天道:“什么条件?”

    通净道:“只允许施主一人进入!”

    胡小天心中一怔,莫不是自己咄咄逼人的行径激起了天龙寺僧人的愤怒,他们设了个圈套让自己钻,等自己单独进入藏经阁后,来个瓮中捉鳖,又或是干脆诬陷自己进入藏经阁盗取典籍?可转念一想这些僧人应该没有那么多的歹毒用心,更何况自己还dǐng着大康御前侍卫副统领的光环,他们想要对付自己之前必须要三思而后行。想到这里顿时有了底气,diǎn了diǎn头道:“好啊,就这么办。”

    通净又道:“如果胡施主在藏经阁找不到你说的那名僧人怎么办?”

    胡小天道:“那就继续在寺内搜查,直到找到那僧人为止。”这货当然没那么容易上了通净的圈套。

    通净缓缓摇了摇头道:“方丈说了,如果胡统领找不到那名僧人,就请胡大人提前离开天龙寺。”

    胡小天没听错,这帮和尚开始对他下逐客令了。老子本来就没想来这里,可既然来了也不是你们想请我走就能走的,有道是请佛容易送佛难,皇上不走,我怎么能走?进入藏经阁机会难得,千万不能错过了此次良机。权且答应你再说,我若是想留下,随便都能找出成千上百个借口,气死你们这帮老和尚。

    晨起第一更送上,今天力争四更送上,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