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零七章打铁需趁热(下)
    一位身穿灰色袈裟的年轻和尚从通往藏经阁的院门前缓步走了出来,胡小天看得真切,这年轻僧人正是明镜,他陪同七七前往大相国寺上香的时候曾经和他有过一面之缘。

    明镜来到明远身边轻声道:“师兄,师叔吩咐不得擅用武力。”

    明远点了点头,却没有下令让那些棍僧收起手中的齐眉棍。

    明镜的目光投向胡小天,胡小天跟他彼此对望,胡小天发现明镜的眼睛非常干净,如同明澈的泉水似乎可以一直看到底部,他的目光坦然而没有杂质,从他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始终都保持着温和的状态。

    胡小天想起小沙弥曾经对自己说过,明镜乃是天龙寺年轻一代中佛法最为精深的一个,观其言行神态已经觉察到他和同辈师兄弟的巨大差异,虽然年轻,举手抬足之间却已经有了大家风范。

    明镜向胡小天双手合什道:“施主,藏经阁乃是天龙寺禁地,即便是普通僧众也不得进入,还请施主不要乱了本寺的规矩。”

    胡小天扬了扬手中的圣旨道:“是天龙寺的寺规大还是皇上的圣旨大呢?”

    明镜淡然道:“皇上既然来到天龙寺修佛,就已经放下尘世中的一切,而且皇上对方丈有言在先,在天龙寺期间绝不以势压人,更不会踏足普贤院之外的地方半步。”

    胡小天呵呵笑道:“天龙寺还真是了不起,连皇上也要遵从你们的规矩。”

    “皇上敬的不是天龙寺,更不是寺里的任何人,皇上敬得乃是佛祖。”明镜英俊的面庞依然古井不波。

    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好。可是今晚有一名前鸡胸后罗锅的丑陋僧人潜入普贤院,意图行刺皇上,我们追出来看到他一路逃到了藏经阁。”

    明镜道:“施主是想搜查?”

    胡小天咄咄逼人道:“不搜也可以,前提是你们把人给我交出来。”这厮的目的就是要将如同一潭死水的天龙寺给搅浑了,只有如此才能浑水摸鱼。带人来藏经阁闹事,最主要的动机就是要搞清楚藏经阁周围的状况,如果这帮和尚迫于压力放行,那就更好不过,胡小天刚好可以修改一下不悟交给自己的那张地图。

    明镜道:“施主若是想搜也可以,这件事必须要请示方丈。如果方丈同意,施主就可以进入其中搜查,不过最早也要到明天了。”无论胡小天怎样强势,明镜都没有表露出丝毫的怒气,依旧风轻云淡。反观他身后的那群棍僧早已怒不可遏,修为高低一目了然。

    胡小天暗暗佩服,如此年轻的一个僧人居然拥有如此修为,难怪被天龙寺视为年轻一代中的翘楚人物,他虽然过来闹事,可是绝没有和天龙寺棍僧现在就翻脸火拼的意思,真正的用意一是名正言顺地观察一下藏经阁周围的情况,二是要制造动静。反正不怕事大,最后还有假皇帝撑着呢。

    他微笑道:“这位小师傅看着面善,咱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明镜道:“今年大年初一。贫僧和这位施主应该在大相国寺的塔林见过。”

    胡小天内心一怔,想不到明镜早已认出了自己,此人的记忆力还真是惊人。他呵呵笑了起来:“怪不得我看着如此熟悉呢,说起来咱们也算是有缘人。”

    明镜道:“还望施主体谅我等的苦衷。”

    胡小天道:“看在咱们曾经相识一场的份上,我也不好为难你们,这样吧。圣命难违,皇上让我们搜查。做属下的若是不从那就是抗命,我带着兄弟们就在这藏经阁的周围搜查一下。小师傅应该不反对吧?”

    明镜道:“施主请便。”

    胡小天挥了挥手,十人守住藏经阁的院门,带着其他人围着藏经阁展开搜索,一边走一边将周围的道路特征记下,回头要在地图上一一标注出来,胡小天今晚闹事的目的就是要让天龙寺僧众怀疑假皇帝另有目的,好为以后不悟潜入藏经阁设下伏笔。有了今晚的事情做基础,以后藏经阁若是出事,天龙寺僧众首先怀疑得就会是老皇帝,或许从今晚开始他们就要质疑老皇帝来天龙寺的真正动机了。

    龙宣恩坐在禅房内,脸色阴晴不定,刘虎禅将房门关上,以传音入密道:“大哥因何还不休息?”

    龙宣恩同样以传音入密道:“胡小天看来已经识破了我的身份。”

    刘虎禅道:“应该不会,以大哥的易容之术他怎么可能看破?”

    龙宣恩缓缓摇了摇头道:“单凭外表和做派他肯定是无法看破,但是他此前曾经说过一些缥缈山灵霄宫的事情,我在无意中作答只怕露出了破绽。”

    刘虎禅闻言一惊,面色凝重道:“难怪他今天的行事做派和往日截然不同。”

    龙宣恩道:“恩师一直让我小心提防这小子,只是我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厉害,虎禅,你的武功有没有胜过他的把握?”他真实的身份乃是洪北漠的徒弟迟飞星,擅长易容之术,在机关方面也颇得洪北漠的真传,这次假扮龙宣恩前来天龙寺礼佛也是洪北漠的授意。

    刘虎禅缓缓摇了摇头道:“我也低估了他,梁宝和平川竟然在他手下走不到一个回合。”

    迟飞星冷冷道:“武功再厉害又有何用?我不信他能够逃得过暴雨梨花针!”

    刘虎禅道:“大哥打算对他下手了?”

    迟飞星摇了摇头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师尊并没有下令,咱们还需耐心等待一段时间。”他停顿了一下道:“裂云谷的事情他必然有所隐瞒,老四和老五失踪的事情他肯定脱不开干系。”

    刘虎禅咬牙切齿道:“我一定要手刃此子给两位兄弟报仇。”

    迟飞星道:“师尊让我们找到那本《乾坤开物》,咱们来了半个多月却一无所获,只怕要让师尊失望了。”

    大康天和苑位于康都北郊,乃是大康最负盛名的皇家园林,凌风殿内,老皇帝龙宣恩忽然惊醒,霍然从龙床上坐起,他的额头上布满冷汗。他的动静惊醒了一旁伺候的老奴王千,慌忙上前道:“陛下又做梦了?”

    龙宣恩抬起衣袖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低声道:“天亮了吗?”

    王千道:“亮了,洪先生在外面候着呢。”

    龙宣恩道:“何时来的?为什么不叫醒朕?”

    王千道:“洪先生的意思,他说要让陛下好好休息。”

    龙宣恩点了点头:“让他进来吧,朕已经醒了。”

    王千准备传旨之时,龙宣恩却又改变了主意:“还是朕出去见他。”

    洪北漠在外面已经等了半个时辰,他的脸色看起来仍然有些苍白,不时还会轻轻咳嗽一声,和姬飞花的那场大战伤到了他的经脉,想要康复也非短时间的事情。

    看到龙宣恩从里面出来,洪北漠慌忙起身道:“臣洪北漠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龙宣恩笑道:“朕过去最喜欢听得就是别人称朕万岁,可现在却觉得这句话格外刺耳,别说万岁,朕就算是活上百岁也只怕不能,万岁是对朕的嘲讽吗?”

    “臣不敢!”

    龙宣恩笑道:“又不是说你,走,咱们出去走走。”

    君臣二人出了凌风殿,沿着殿外的圆木栈道走向前方的翠屏山,雨后清晨的空气格外清新,天空中飘荡着若有若无的晨雾,龙宣恩深深吸了一口气,舒展了一下双臂,向洪北漠道:“朕喜欢这里多过皇宫,宫里的宫阙虽大,可是光线昏暗,让朕心情很不舒畅,哪比得上这里清新开阔。”

    洪北漠道:“陛下刚好可以在这里休养一阵子。”

    龙宣恩道:“天龙寺那边怎么样?”

    “一切如常。”

    龙宣恩停下脚步,望向山下的小湖,目光变得有些迷惘,看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不知为何,朕总觉得楚扶风还活着。”

    洪北漠道:“臣亲眼看到他的首级,陛下不必多虑。”

    龙宣恩叹了口气道:“这两日,朕总是在反反复复地做同一个梦。”他并没有说梦的内容。

    洪北漠道:“姬飞花应当就是楚氏余孽。”

    龙宣恩道:“一天没有找到他的尸首,朕就心中难安。”

    洪北漠道:“陛下不用担心,臣一定会找出他的下落。”

    龙宣恩道:“你跟朕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对胡小天动了杀念?”

    洪北漠道:“陛下难道不清楚他和姬飞花的关系?”

    龙宣恩道:“朕之所以留下他的性命是想利用他向金陵徐家施压,只是没有想到徐老太婆居然如此绝情,面对她的女儿女婿,嫡亲外孙竟然不闻不问,看来根本没有将胡小天的性命放在心上。”

    洪北漠道:“臣始终认为,陛下对徐家实在太过仁慈了。”

    龙宣恩点了点头:“朕欠他们的人情,所以不想将事情做得太绝,你暂时不要动胡小天,朕拿他还有用处。”

    “是!”

    洪北漠道:“陛下,您有没有听说永阳公主想要重组神策府的事情?”

    求月票!(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