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零五章蛊惑人心(上)
    翌日清晨,胡小天一觉醒来,睁开双眼一看,隔壁的明生已经不在,整个监房内只剩下他孤零零一个,他打了个哈欠,这一觉睡得也算安稳,想起昨晚的事情,却不知今天这帮和尚要怎样对待自己。

    正在琢磨的时候,听到外面响起脚步声,却是明证带着两名和尚走了进来,在外面打量了一下胡小天,摆了摆手道:“开门!”

    其中一名和尚打开了房门。

    胡小天道:“这是要放我走吗?”

    明证走入其中,冷冷盯住他的双目道:“算你走运,长老让你回去。”

    胡小天道:“你们让我走就走,让我回去我就回去啊?”

    明证低声道:“你不怕我们将长生佛被毁的事情告诉皇上,到时候你只怕担待不起吧?”

    胡小天听到明证居然出言威胁自己,不由得呵呵笑了起来,他想明证diǎn了diǎn头道:“我的确担待不起,你以为天龙寺就能够担待得起?皇上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你们?如果皇上坚持让你们交出毁掉佛像的罪魁祸首,只怕你们天龙寺上上下下全都有嫌疑。”

    “你……”

    “你什么你啊?一个出家人,你不懂的慈悲为怀与人为善啊?整天板着一张面孔,跟死了老婆似的,天龙寺的形象全都被你给败坏了。”

    “你……”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你看看你,同样是修佛,明生师兄就比你强多了,我看你这辈子也就是在戒律院打打杂,别想修成正果。”

    明证气得额头青筋暴出,若非不是当着两名师弟。若非不是师父早有交代,他一定和胡小天没完。强忍心中怒气道:“施主回去之后,应该怎么说怎么做自己掂量。”

    胡小天道:“我对天龙寺来说只是一个过客,各位大师都是修佛之人,你们应该懂得冤家宜解不宜结的道理,说穿了就是要多结善缘。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明证道:“领教了!”

    胡小天道:“我跟你无怨无仇,虽然未必能够做成朋友,可也不要做仇人,我这人的脾气一向不好,凡事都想争个对错,昨晚你带人将我押到这里。关了一夜,现在你说没事,又让我走,你以为我是你手下的小和尚吗?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关了我一整夜难道连一个说法都没有?”

    明证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等难缠人物,可是师父给他的任务就是让他将胡小天好生送回去,尽量不要将事情闹大,想到这里,明证压制住内心的愤怒低声道:“施主想怎样?”

    胡小天道:“三个条件。一,给我准备热水。再准备一身新衣服,我要洗澡更衣。”

    明证diǎn了diǎn头,怎么听着像两个条件呢?

    “二,你得给我道歉!”

    “什么?”

    胡小天道:“要不就让我关你一夜,咱们扯平!”

    明证头皮一紧,心中暗叹怎么招惹了这个魔星。却不知师父为何要让自己这样做,想了想向胡小天唱了一诺道:“胡施主,昨晚贫僧未经查明就将施主带到此地,让施主受委屈了,施主原谅则个。”

    胡小天diǎn了diǎn头道:“虽然诚意欠缺。可也马马虎虎,这件事算了。第三个条件,把明生给放了,他是因为我受到的责罚,现在既然放了我就证明发生的事情跟我没关系,明生自然也无需受到责罚。“

    “呃……这件事贫僧需请示师父之后才能做出回答。”

    胡小天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赶紧去请示,我洗澡更衣,对了饿了,给弄diǎn吃的。”

    一帮和尚真是哭笑不得,这厮简直是蹬鼻子上脸,可是长老既然答应放他,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按照胡小天说出的条件去办。

    胡小天洗了个温水澡,换了身新僧袍,正在吃清汤寡水的早餐的时候,看到明生和尚走了进来,原来明证请示之后果然将明生给放了。

    胡小天的三个要求等于人家全都答应了,这下胡小天也不好再说什么,在明生的陪同下离开戒律院。胡小天本想继续前往裂云谷,可是明生却道:“施主去哪里?”

    胡小天笑道:“叫我师弟,怎么十几天不见突然对我又生分了?”

    明生不好意思地笑了,改口道:“师弟,你这是要去哪里?”

    胡小天指了指裂云谷的方向:“皇上让我在裂云谷继续焚香诵经七日,算起来还差两日,我当然要完成皇上交给我的任务,否则就是欺君。”

    明生道:“师弟,你可能不知道,方丈已经决定从今日开始封谷清查,任何人不得进入其中。”

    胡小天挠了挠头,计划不如变化,看来天龙寺方面对裂云谷内产生了怀疑,不过这谷中发生的事情,相查也未必能够查清楚。既然通元方丈都已经发话,自己也没必要去触这个眉头,只能先去普贤院跟老皇帝说一声。

    胡小天和明生在西院分道扬镳,明生前往五观堂,胡小天去了普贤院。

    老皇帝听说他回来,让人将他传了进去,胡小天进去之后就大声道:“陛下,微臣未能完成陛下的嘱托还望陛下治罪。”双膝跪了下去,心中暗骂,老东西,十有**是个冒牌货,居然害得老子三番两次给你下跪,等我找出你的破绽,必然让你连本带利的一起还回来。

    老皇帝道:“怎么提前就回来了?”

    胡小天道:“陛下,乃是天龙寺对裂云谷封谷清查,所以把臣提前清理出来了。”

    老皇帝皱了皱眉头道:“因何要清理你?”

    胡小天没急着回答,先揉了揉膝盖。

    老皇帝看懂了他的意思:“起来吧!”

    胡小天赶紧站了起来,向他笑了笑道:“臣这十几日,日日夜夜都在长生佛面前跪着诵经,这膝盖都跪肿了。”这厮说的可怜,可压根没有在佛前跪过一次。

    “朕问你话呢?”龙宣恩有些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

    胡小天凑了过去。压低声音道:“陛下应当记得,臣跟您说过齐大内失踪的事情。”

    “怎么?”

    胡小天道:“臣在裂云谷的这几日,每天都听到鬼哭神嚎,估计天龙寺方面也听到了,所以他们才要封谷,应该是想要查探清楚。”

    龙宣恩diǎn了diǎn头:“可他们没必要将你赶回来。”

    胡小天道:“我看他们可能是怀疑齐大内失踪的事情跟臣有关。也可能是怀疑臣三番两次进入裂云谷怀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他前往裂云谷全都是老皇帝所派,这样说等于间接说龙宣恩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龙宣恩面露不悦之色:“你想多了吧。”

    胡小天道:“非是臣想多了,而是天龙寺方面明显在提防咱们,我能够断定五观堂的那个明生和尚其实就是派来监督我的,还有,臣回来这一路上,遇到不少和尚,都对我充满警惕,我看他们防得不仅仅是臣。还有皇上啊!”

    龙宣恩怒道:“大胆!”

    胡小天低下头去:“臣处处为皇上着想,还望皇上三思。”

    龙宣恩转过身去,缓缓走了几步,低声道:“你在裂云谷内还发生了什么事情?是不是有些事没有告诉朕?”

    胡小天心中暗自冷笑,诈我?老东西跟我玩心理战,只怕你还差了一些,他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过了一会儿道:“没什么事情啊!”

    龙宣恩道:“你还敢骗朕。昨晚你被抓去了戒律院是不是?”

    胡小天心中一惊,老皇上何以知道的如此清楚?莫非是他派人跟踪自己?不对。以自己的感知力一定能够察觉到那帮侍卫的踪迹,而且那些侍卫从西院潜入东院,未必能够瞒得过天龙寺众僧的眼睛,再说在裂云谷内还有不悟,裂云谷的任何变化也瞒不过他。可老皇帝既然这么说,证明已经有了确然的把握。难道天龙寺的僧人之中也有他的亲信?

    胡小天道:“皇上圣明,果然什么都瞒不住您。”此时已经由不得他不承认了。

    “你因何不说?”

    胡小天道:“臣不想让陛下担心。”

    龙宣恩怒道:“混账!根本就意在欺君!”

    胡小天道:“陛下,臣满腔热血一颗丹心,对皇上忠心耿耿,对大康精忠报国。天地可表,日月可鉴!”

    龙宣恩双目圆睁怒视胡小天,胡小天这次居然没有下跪请罪,而是无畏地望着这位大康皇上。龙宣恩怒视了他许久,方才diǎn了diǎn头道:“你有些胆子,难怪七七如此看重你。”

    胡小天道:“陛下,还记得当初在灵霄宫对臣说过的话吗?”

    龙宣恩淡然道:“时间太久,朕已经不记得了。”

    胡小天道:“陛下说过一国只有一个君主,让臣为您尽忠一世。”

    龙宣恩抿了抿嘴唇,叹了口气道:“难得你还记得这句话。”

    胡小天听他这样回答,心中越发认定眼前的老皇帝根本就是个冒牌货,当初他根本就没说过这样的话,自己为了救龙曦月还将他推倒在地,龙宣恩在自己面前却从未提及过。

    胡小天道:“臣碍于形势当时没有回答陛下,陛下很生气还赏了臣一个耳光,臣到现在还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呢。”

    龙宣恩道:“你记得就好,若是胆敢欺瞒朕,回去朕一定要了你的脑袋。”

    胡小天心中暗骂,要你麻痹,本以为你是皇上,搞了半天是个特型演员,害得老子给你磕了多少头?你丫给我等着,不管你是洪北漠还是黑北漠,老子都要让你摸不着北!(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