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零二章三个条件(下)
    翌日清晨,胡小天一早就醒来,先检查了一下裂云谷的情况,确信齐大内和那两名黑衣刺客的尸体已经化得干干净净被河水冲走,这才放心,又在裂云谷内搜寻了一下,找出刺客的武器,潜入河底用石块掩埋起来。

    回到楚扶风供养长生佛的洞窟,发现佛像已经被不悟拍击成粉,若是被老皇帝知道,这事儿就足以让他掉了脑袋。

    胡小天将洞窟打扫干净,准备从隔壁洞窟中搬一尊长生佛像过来,反正老皇帝也不会亲来,先蒙混过关再说。

    清扫那堆佛像废墟的时候,却从中扫出一个齿轮一样的东西,铜钱般大小,在手中一掂颇为沉重,仔细一看,边缘的齿轮非常怪异,胡小天虽然不知这是什么东西,可也能够推断出此物非常重要,之前他曾经仔细检查过这洞窟,并没有发现这样东西,应该是不悟一巴掌拍碎佛像,方才显露出来的,楚扶风当年既然将这齿轮藏在长生佛像的肚子里,想必齿轮极其珍贵。

    胡小天将齿轮小心收好,清理好洞窟,然后从其他洞窟之中挑选了一个样子差不多的佛像扛了回去,原本沉重的佛像现在对胡小天而言已经是举重若轻,根本没有花费太大的力气就完成了搬运工作。

    等胡小天忙完这一切,已经是正午,两名送饭的僧人没有过来,这次倒是监院通净大师亲自前来,通净看到两人只剩下了一个,不由得有些错愕,诧异道:“你的那名同伴呢?”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一言难尽。他受不了这里的清苦,趁着我熟睡,独自一人逃之夭夭了。”

    通净吸了吸鼻子,胡小天担心被他闻到血腥味道,一颗心不由得怦怦直跳。还好通净没有闻到血腥气,低声道:“贫僧怎么闻到有荤腥焦臭的味道。”

    胡小天心中暗笑,说得那么复杂还不是烤鱼,他双手合什道:“说来皆因此事而起,昨晚他从小河之中叉了一条鱼上来,在岸上剖腹刮鳞。我看他居然在佛门净地杀生,于是多说了他两句,他一时气不过跟我吵了起来,我本以为事情就此作罢,却想不到他居然半夜就走了。”

    通净将信将疑。可是胡小天的这番说辞倒是也禁得起推敲,他低声道:“胡施主随我来,七日之期已经满了。”

    胡小天随着通净回到了西院五观堂,他不在的这段日子里,那帮侍卫倒是逍遥自在,听闻胡小天回来,一个个都暗叫不妙,这厮在裂云谷礼佛七日。等于被关了七天禁闭,现在回来只怕要将所有的闷气都撒在他们的身上,以后有的他们受了。

    看到只有胡小天一个人回来。也都是大感惊奇。

    胡小天也没有跟这帮家伙废话,洗了个冷水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径直前往普贤院去向皇上复命。经历了昨晚的事情,胡小天几乎能够断定,普贤院的这个老皇帝十有八九不是真身。所谓来天龙寺为安平公主超度亡魂,根本就是洪北漠安排的一个局。这厮想趁机把自己害死,让自己无法离开天龙寺。看来老皇上刚刚复辟。围绕权力的明争暗斗就已经开始。小公主毕竟年轻,锋芒毕露的结果就是引起了洪北漠过早的警惕,从自己目前的处境来看,洪北漠已经着手剪除七七的左膀右臂。这厮打得一手的如意算盘,说什么让自己替他去给楚扶风的长生佛上香诵经七日,根本是要寻找机会将自己干掉。至于齐大内只是一个倒霉鬼,自己当初将他拉去裂云谷垫背,也没有想到会把他害死,齐大内现在的下场也是他咎由自取。

    来到普贤院,仍然是尹筝迎了出来,低声道:“皇上在里面诵经,大哥请稍待。”

    胡小天点了点头,于是就在外面站了,这次老皇帝不知是不是故意在刁难他,等了一个时辰方才将他传入房内。

    老皇帝坐在蒲团之上,手中握着一串念珠,望着从门外走进来的胡小天,冷冷道:“齐大内身在何处?”

    胡小天心中暗忖,你昨晚才派去两个杀手害我,今天还明知故问,他躬身道:“陛下,齐大内因为受不得清苦逃了。”

    龙宣恩怒视胡小天道:“你以为可以像敷衍那帮僧人一样敷衍我吗?”

    胡小天道:“陛下何出此言,我和齐大内两人奉了陛下之名在裂云谷长生佛前,供了七日的香火,诵了七日佛经,不敢说自己立下多大的功劳,可这七日来兢兢业业,还算对得起陛下的重托,可是昨晚发生了一件事……”

    胡小天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

    龙宣恩道:“什么事?”

    胡小天道:“臣不敢说。”

    “你照实说,只要说得实话,朕就恕你无罪。”

    “谢陛下!”胡小天向前走了一步,他心中认准了眼前的龙宣恩是洪北漠假冒,恨不能上去饱以老拳,揍到他现出原形,可现在终究还不到时候,胡小天压低声音道:“昨晚,有两名黑衣人潜入裂云谷想要毁去佛像。”

    龙宣恩眉头微微一皱,双目中泛起一丝波澜。

    胡小天是故意这样说试探他的反应,不能全说实话,可想要让他相信,就必须要掺杂一些真话,这样才能让他真假难辨。

    龙宣恩道:“然后呢?”

    胡小天道:“我和齐大内担心他们会对佛像不利,齐大内先冲入洞窟之中包围佛像。”说到这里他又停下来。

    龙宣恩对他这种卖关子的行为颇不耐烦,催促道:“有话快说!”

    胡小天道:“我们去裂云谷之前,监院通净大师曾经对我们千叮万嘱,无论如何都不可冒然进入洞窟之中,所以我们一直都遵守他们的规矩,焚香诵经都在洞窟之外,昨晚他们三人同时进入洞窟,然后微臣就听到三声惨叫。”

    龙宣恩道:“怎么?”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臣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正准备冒险前往洞窟之中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长着一半人脸一半鬼脸的长毛怪物,从里面抓了三个人出来。”

    龙宣恩冷笑道:“你当朕是三岁孩童?一个人怎么可能抓住三个人出来?别的不说,齐大内的武功在御前侍卫中也属一流。”

    胡小天心中暗笑,屁的一流,齐大内那三脚猫的武功如今都架不住老子一拳。脸上做出委屈万分的样子:“陛下若是不信,臣也没有办法,可能是臣眼花,但是臣真是看到那半人半鬼的东西带着三道人影飞了出去,齐大内也在其中,一直飞到了正北边的石崖然后消失不见。”

    龙宣恩道:“你没有跟着追过去?”

    胡小天苦笑道:“不满陛下,当时我被吓得七魂不见了六魄,而且臣就算想追也没有飞起来的本事,就算追上去也只有送死的份儿,臣死不足惜,可若是无人回来给皇上报信,让皇上知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就是天大的罪过了。”

    龙宣恩冷哼一声:“说起来你贪生怕死倒是为了朕考虑了?”

    胡小天道:“陛下,这天龙寺内大大的诡异,我看咱们还是别呆在这里了,为了皇上的安全起见,还是早点返回皇城为妙。”

    “混账!”龙宣恩勃然大怒。

    胡小天佯装吓得魂不附体,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暗自咬牙想到,终有一日老子会让你加倍给我跪回来。

    龙宣恩道:“全都是信口胡说,以朕来看,根本就是齐大内受不得谷中清苦所以逃了,你身为他的顶头上司,担心替他承担责任,所以才编出了这番谎话来骗朕,你当朕老糊涂了?竟敢如此欺瞒?”

    胡小天叫苦不迭道:“陛下,微臣若是有半点欺瞒之处,就让臣内力全失,走火入魔。”他现在巴不得内力全失,走火入魔,反正早晚都会有这一天,也不算什么恶毒的诅咒。

    龙宣恩哪知道他心里所想,冷冷道:“你且退下,待朕查明此事再做定论。”

    胡小天想起不悟和尚还要教自己武功的事情,慌忙道:“臣自知对下属疏于管教,才发生齐大内逃离之事,甘愿前往裂云谷面壁,在长生佛面前再诵经焚香七日。”

    龙宣恩双目一转,满面狐疑,这小子居然主动要去裂云谷面壁,这其中必有玄机,他点了点头道:“朕没必逼你,既然你主动要求面壁思过,好吧,那就七日吧。”

    胡小天心中窃喜,行礼告退。

    胡小天离去不久,一个灰色的身影悄然进入龙宣恩的房间内,低声道:“老四和老五昨晚彻夜未归,看来已经凶多吉少了。”

    龙宣恩叹了一口气,从蒲团上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身躯,原本佝偻的背脊瞬间变得挺拔,双目也绽放出灼灼精光,低声道:“齐大内应该也已经死了!”

    “会不会是他下的手?”

    龙宣恩摇了摇头:“他的武功应该没有那么厉害。”

    “大哥,刚刚听到一个消息,天龙寺后山的往生碑倒了,现在寺里的几位高僧正在商议。”

    龙宣恩皱了皱眉头:“你去问问,这天龙寺里究竟有没有一个半人半鬼的长毛怪物。”

    “是!胡小天那里怎么办?”

    “暂时不要管他,等查清楚昨晚寺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再考虑他的事情。”(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