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零二章 三个条件(上)
    不悟认准了胡小天是要趁机提条件,想从自己这里勒索点东西,负手在洞窟内来回踱了几步:“我这一生一共收了两个徒弟,一个被我杀了。”

    “还有一个呢?”

    不悟咧开大嘴一笑,显得格外狰狞:“被我吃了!”

    胡小天吐了吐舌头,干咳了一声道:“您老当我没说!”

    不悟道:“你体内的武功纵然算不上天下最强,可也应该在天下间屈指可数了,放着那么强大的内功不会运用,等若一个傻子守着一座金山不会花钱一样,简直废物,废物到了极点。”

    胡小天道:“我不是守着一座金山,是背着一座金山,你不是都说了,我最多活一个月,用不了多久我就得被这座金山给压死。”

    不悟道:“你倒是有些自知之明。”

    胡小天叹了口气道:“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想当个无忧无虑任性而为的败家子,可想想也真是窝囊,金山有了却花不出去,你说我活得憋屈不憋屈?不如这样,我反正留着这些内力也没啥用,便宜你得了,我把虚空大法教给你,等我临死那一天你把我的功力全都吸走,以你的武功再加上我的功力,我看你百分百就是天下第一高手,也别费尽心思找什么无相神功了,你也一大把年纪了,就算让你找到,你也未必来得及修炼,还是趁着现在帮我把这座金山给挥霍一空来的现实。”

    不悟明显被胡小天给弄得一愣:“你不怕死?”

    “我要是怕,能不死吗?”

    不悟桀桀笑了起来,不得不承认这恶僧笑得可真是难听,跟夜猫子差不多。

    不悟道:“你一身的内力全都来自缘空。我要是收了你当徒弟,岂不是等于缘空那假仁假义的贼秃就是我的徒弟?妙哉!妙哉!”

    胡小天道:“我是说你教我几手杀招,没其他的意思。”

    不悟冷冷道:“你当我的武功随随便便就交给别人?赶紧跪下拜师!”

    胡小天心说天下间哪有强逼别人拜师的道理。

    不悟道:“怎么?你反悔了?”

    胡小天道:“是有点后悔!“

    “嗯?”凛冽的杀气瞬间充满了整个洞窟。

    胡小天道:“我是为你担心,明知我那么短命还拜你为师,岂不是要让你白发人送黑发人。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父看到徒弟死了,如同当爹的死了儿子,你到时候要多么伤心。”

    不悟哈哈笑了起来,凛冽杀气瞬间消失于无形:“伶牙俐齿,明明自己后悔。却说得那么冠冕堂皇,当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可是我喜欢!你若是拜我为师,我便送你半年的寿元!”

    胡小天愣了一下,这不是要给自己续命半年的意思?看来这恶僧根本就是有办法搭救自己。果然大有好处,拜啊!必须得拜,当下扑通一声就跪在了不悟面前:“师父在上,请受徒儿小天一拜!”

    不悟点了点头,丑怪的脸上居然露出些许喜色,他低声道:“你既然入我门来,那就要遵守我门下的规矩。”

    胡小天暗叹果然有条件,不悟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早知道不会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胡小天道:“拜师还有条件啊?”

    不悟道:“你已经跪下去就是我的徒弟,所以这只是门规不是条件。你记住,第一个条件就是,如果你得到了无相神功,一定要送到我的手里,就算我死了,你也要将无相神功拿到我的坟前焚化。你能不能做到?”

    胡小天道:“没问题!”

    不悟又道:“这第二个条件,你拜我为师之后。这辈子都不可以再拜他人当师父,就算我死了也不可以。”

    胡小天心说你当我给人下跪成瘾啊?拥有了缘空如此强大的内力。再经过你指点我的武功,天下间能比你们厉害的人也只是屈指可数了,不拜就不拜,他点了点头道:“我这辈子估计再也不可能遇到比师父更厉害更威风的英雄人物了。”是表态也是在拍马屁,这厮毕竟是有过太监的职业体验,恭维的话张口就来。

    不悟明知他是在溜须拍马,可停在耳朵里也颇为受用,向前走了一步又道:“这第三个条件,你虚得帮我害一个人。”

    胡小天道:“什么人?”头皮顿时有些发紧,前两个条件还好说,这第三个条件显然是最为棘手的,以不悟的武功,想要杀人又何须劳动外人动手?这个人一定极难对付?难道是天龙寺的某一个?

    不悟道:“这个人叫穆雨明,乃是我的同胞兄弟!”

    胡小天道:“你要杀你的兄弟?”

    不悟缓缓点了点头道:“若非是他我怎会失去双目,若非是他我怎会失去家人,若非是他,我怎会身陷天龙寺,被这帮贼秃羞辱三十年?”他的情绪顿时激动了起来,胸膛不断起伏,面孔凄厉若鬼。

    胡小天担心他的情绪失去控制,轻声道:“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不悟摇了摇头道:“我若知道,就算是牺牲性命也一定会去找他,可是我不知道,我找了他三十五年,整整三十五年,他被我追得走投无路,最后设计我,将我引入藏经阁,让天龙寺的这帮贼秃来对付我!”

    胡小天看到不悟痛心疾首的样子,方才知道原来不悟也有着如此悲惨的过去,心中不由得有些同情他,如果不悟当真是被他的亲兄弟所害,变成如今这个怪戾的样子也情有可原,换成他的经历发生在任何人的身上,只怕会干出比他更加疯狂的事情。他的兄弟既然如此可恶,就算杀掉也不足惜。胡小天点了点头道:“好!我答应!只是我也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你又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就算迎面遇上也认不出来。”

    “你先起来吧!”

    胡小天站起身来。

    不悟从里面拿出一幅画像,缓缓展开,画像上却是一个丰神玉朗的少年,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长得风度翩翩,英俊非凡:“这就是我兄弟!”

    胡小天看到那幅画像不由得哑然失笑,这幅画看来不止三十年了,就算画得很像,这三十年来还不知要产生怎样的变化,可以说这幅画已经没有任何的参考价值。

    不悟道:“这是他十七岁时候所画,距今已经有三十五年了,仔细看着他的样子。”

    胡小天将自己的顾虑告诉了不悟,不悟道:“他还有一个特征,胸口生有三颗黑痣。”

    胡小天道:“如此明显的特征他大可以切掉。”

    不悟道:“对了,他还有一个特点,胯下之物很大。”

    胡小天听到这里不由得笑了起来,不悟的意思难道是让自己扒开每个人的裤子去看?这些根本不能作为参照,可转念一想,不悟既然这么说,他这位同胞兄弟的胯下之物那就不是一般的大,于是问道:“有多大?”

    不悟道:“是我所见过最大的一个。”说完他又叹了一口气道:“我也知道单凭这些线索未必找得到他,三十年了,早不知他变成了什么模样。”

    胡小天心中暗忖,如果当真如不悟所说,他的这位同胞兄弟想要好好隐藏起来,不排除将胯下之物一切了之的可能,想到这里,灵光一闪,难道他的同胞兄弟入宫当了太监?

    不悟道:“当年他趁着我被天龙寺僧人围攻之时,曾经趁乱从藏经阁内盗走了几本秘籍,只要查出藏经阁当年丢失得是什么书就可以推断出他修炼得是何种武功。”

    胡小天这才明白不悟想要潜入藏经阁的真正目的,他不是为了什么无相神功,而是要为了复仇。不过胡小天仍然觉得他复仇的机会极其渺茫,凭着这些三十多年前的记忆,再加上可能从藏经阁获得的线索,胡小天道:“如果这三十年来他根本没有修炼武功呢?”

    不悟摇了摇头道:“不可能,他好武成痴,绝不肯放过修炼秘籍的机会,只要查出天龙寺丢失的是什么秘籍,就能循着这条线索找到他。”他转向胡小天道:“你肯不肯帮我?”

    胡小天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这事儿我帮你留意,我若是能活一个月就帮你查一个月,我若是能活半年就帮你查半年。”

    不悟焉能听不出这小子在提醒自己刚才答应送他半年寿元的事情,他从怀中取出一个黑黝黝的瓷瓶,从中倒出一颗黑乎乎,看起来如同羊屎蛋一样的药丸,递到胡小天面前,摊开手心道:“吃了它!”

    胡小天道:“什么东西?”

    不悟道:“天龙寺秘制的易筋活血丹,缘空能够活到现在全都靠这药丸压制,不过随着吸取的内力越多,这东西的效果也就越小,你初次服用,应该有些作用。”

    胡小天望着那颗药丸吞了口唾沫,事到如今也只能硬着头皮试试了,捏了药丸塞入口中,虽然有些苦,但是没有臭味,确定不是羊屎蛋。易筋活血丹进入腹部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胡小天砸吧砸吧嘴,伸手去拿不悟手中的瓶子,不悟却察觉到他的动机,将黑色瓷瓶重新收回怀中,低声道:“之所以交给你驭翔术,不但可以提高你的轻身功夫,而且可以练习你掌控内息的能力。明日开始,每天子时,我过来教你武功。”

    胡小天道:“可是明天我就要回去交差了。”

    不悟笑道:“那是你自己的事情,若是没有多留几日的本事,学武之事休要再提。”(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