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医统江山 > 第四百零一章有偿合作(上)
    不悟宛如鬼魅般站在他的身后,虽然看不到胡小天的动作,可是胡小天的所作所为也没能瞒过他的眼睛。这小子做事也够坚忍果决,就算没有自己的出现,这两人也杀不了胡小天,最后也免不了这样的下场,他低声道:“他们的内力是被你吸走的!”

    胡小天内心一惊,佯装平静道:“你什么意思?”

    不悟道:“缘空那晚叫得那么凄惨岂能瞒过我的耳朵,只是我没有想到那老贼秃居然也在这里。”

    胡小天这才明白,原来那晚他和缘空以性命相搏之时,不悟始终在暗处偷听,他之所以没有现身,是因为神秘老僧空见的出现,以不悟之能尚且都不敢现身和空见正面交锋,可见空见的武功何等高深莫测。这六天六夜,他和齐大内始终没有受到不悟的威胁,想必也和不悟担心空见和尚仍然藏身在裂云谷有关。

    胡小天充满警惕道:“你想怎样?”内息自然流转,周身功力蓄势待发,如果不悟敢有害他之心,唯有舍命相博。

    不悟道:“你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缘空的一身内力震烁古今,放眼天下无人能及,想不到你居然可以将他的内力吸干而没有经脉爆裂,若是我没有猜错,那上半部《虚空大法》就落在了你的手中。”

    到了这种时候,胡小天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他点了点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修炼得究竟是什么功法,在缘空想要吸取我功力的时候我方才知道。”

    不悟道:“你知不知道修炼虚空大法最后的结果会怎样?”

    胡小天道:“走火入魔,经脉爆裂而死。”

    不悟点了点头道:“不错!吸取的内力越多,丹田积蓄的异种真力越是强大。距离大限就越近,缘空也算是因祸得福,如果没有你将他的内力吸走,他的性命根本超不过三个月,而你吸干了他的内力。虽然获得天下最为强大的内功,只可惜你的寿命不会超过三个月,照我看,你比缘空的内力还要强大一些,而你的根基和他却无法相提并论,所以你甚至连一个月都撑不到。”

    胡小天心中一沉。知道不悟这番话绝非危言耸听,自己过去修炼虚空大法修为尚浅,所以暂时不用担心走火入魔的问题,现在突然吸取了缘空的强大内力,等若丹田中住进了一头猛虎。这头猛虎随时都可能反噬自己。

    不悟道:“天下间无人有能力解救你的性命,因为你的内力已经达到后天至强的地步,除非有先天高手帮你。”

    胡小天想到了缘木,可是缘木大师也不是先天高手,难道能够帮助自己的只有空见大师?

    不悟道:“空见三年面壁仍然没有达到先天境界,所谓先天只不过是天龙寺为了震慑世人编出来的一个谎言罢了。”

    胡小天道:“谁都有死的时候,无非是早晚而已。”

    不悟冷笑道:“死了未必能够得到解脱,老夫被困了三十年。非但没有断绝生念,反而活下去的欲望一天比一天更加强烈,我知道有个办法可以救你!”

    胡小天望着不悟那张丑怪的面孔。当然不会相信他那么好心。

    不悟道:“你愿不愿意跟我合作?”

    胡小天呵呵笑了起来。

    不悟道:“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

    胡小天道:“你武功盖世,有什么事情不可以自己亲自去做,何必假手他人?”他意识到不悟必有所图,跟这种人合作等于与狼共舞,自己未必能够占得到便宜。

    不悟叹了口气道:“我之所以留在这天龙寺实乃无奈,我因为练功出错。所以经脉错乱,每隔半年都必须要由他们为我梳理内功。”

    胡小天道:“说起来他们对你也是不错。”

    不悟咬牙切齿道:“因为他们欠我的实在太多!”

    胡小天知道不悟生性乖戾。无意再激起他的愤怒,低声道:“你想怎么合作?”

    不悟道:“你想要活命唯有修炼天魔解体将体内的异种真气散去。这样做虽然武功尽废,但是可以保全你的性命。”

    “你肯教我?”

    不悟摇了摇头道:“我不懂那门功夫,不过天龙寺藏经阁却收藏着这套秘籍。”

    胡小天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去藏经阁将这套秘籍偷出来?”

    不悟冷笑道:“不错!”

    胡小天摇了摇头道:“我可没那个本事!”

    不悟道:“过去没有,可现在你未必没有。潜入藏经阁窃取秘籍的事情无需你亲手去做,你只需在我动手当日,在普贤院制造混乱,吸引天龙寺僧人的注意力,到时候我亲自潜入藏经阁。”

    胡小天道:“我怎知你是不是在骗我?”心中暗忖,这不悟被困了三十年都没有离开天龙寺,难道他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涯,决定孤注一掷,自己还有大好的前程何必陪他冒险,可转念一想如果不悟的那番话属实,自己只怕连一个月也撑不下,一个将死之人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不悟冷冷道:“你有选择吗?你不答应,我就将你修炼虚空大法的事情宣扬出去,到时候你就会成为武林公敌。”

    胡小天内心一凛,他呵呵笑道:“对一个性命已经没有几天的人来说,还有什么好怕?”

    不悟又道:“更何况这次对你并无坏处,你只要在普贤院制造混乱,造成有人刺杀皇帝的假象,整个天龙寺高手必然倾巢而出,所有人注意力集中在普贤院的时候,我才有机会下手。”

    胡小天道:“你若是得了东西独自逃离又该如何?我到时候找什么人去要秘籍?”

    不悟怒道:“我向来都是言出必行之人,这天魔解体乃是散功之法,我要来也没有任何用处。”

    胡小天道:“你究竟想要什么?”

    不悟犹豫了一下,方才道:“无相神功!”

    胡小天心中一怔。那无相神功不是在皇宫的藏书阁内吗?为何不悟说无相神功仍然在藏经阁内?不排除这种可能,当初李云聪教给了自己一套虚空大法,却哄骗自己说这就是无相神功,至于真正的无相神功可能他根本就没有。

    胡小天道:“可我听说真正的无相神功一直都收藏在皇宫的藏书阁内。”

    不悟桀桀笑道:“只不过是天龙寺那帮贼秃故意放出的假消息罢了,天龙寺镇寺之宝。岂能随随便便就丢了?当年朝廷剿灭天龙寺的时候,的确得到了一部分《无相神功》可是绝非原本,那原本自始至终都保存在天龙寺僧人的手中。”

    胡小天道:“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人从无相神功演变出了一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武功。”

    不悟道:“你是说无间诀?无间诀的确是从无相神功演化而来,可是你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看未必,而且那套功夫根本不适合男人修炼。”

    胡小天开始担心姬飞花的安危,现在姬飞花能够要挟不悟的无非是一本《无间诀》。若是不悟对无间诀不再看重,那么他会不会转而对姬飞花不利?

    不悟道:“你若是不肯帮我,我便将你井里的哪位朋友的下落也一并说出去。”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认为自己已经抓住了胡小天的弱点。

    胡小天道:“你不怕空见大师?”

    不悟道:“他对任何事情都不闻不问,一心只想修炼成佛。和一尊泥菩萨根本没有分别,管他作甚!”

    胡小天道:“我想和我的那位朋友商量一下。”

    不悟道:“好!咱们这就去见他!”

    姬飞花并没有想到胡小天会去而复返,而且这次居然和不悟一起同来,相隔六日不见,他的状况依然没有好转,静静坐在地洞之中,望着不悟道:“你好像违背了咱们之间的协定。”

    不悟道:“是他要见你!”

    姬飞花望着胡小天,目光中流露出几分不解。不知他好不容易才逃脱困境为何又要去而复返。

    不悟道:“不妨碍你们说话,我在外面等你!”他说完身躯一晃,已经消失在地洞之外。

    胡小天担心这厮偷听。跟着出去看了看,发现外面没有不悟的影子,这才回到姬飞花的身边,低声将刚才不悟找他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

    姬飞花皱了皱眉头:“难怪不悟这两天有些不对头,原来一直以来都是缘空在帮他梳理经脉,缘空被你所伤。他也就距离大限不远了。”

    胡小天以传音入密道:“我担心他会对你不利。”

    姬飞花摇了摇头道:“他暂时不会伤我!”

    胡小天不知姬飞花何以说得如此肯定,莫非他和不悟之间还有某种不为他所知的关系?

    姬飞花道:“如果他狠下心来。修炼无间诀未尝不可以解决他的麻烦。”

    胡小天当然懂得狠下心来是什么意思,欲练神功挥刀自宫。不悟应该是也不愿成为太监,所以放着唾手可得的无间诀易修炼,但是他又不舍得放过这个机会,他低声道:“他让我在普贤院制造混乱,由他趁机潜入藏经阁盗取无相神功。”

    姬飞花道:“藏经阁岂是什么人说闯就闯的?就算他武功盖世也未必能够来去自如。”

    胡小天道:“你是说他可能有诈?”

    姬飞花道:“无论他是不是骗你,你也只能赌上这一次了,如果不跟他合作,他将你掌握虚空大法的事情抖落出去,你知不知道会是怎样的结果?”

    胡小天道:“无非是天下人群起而攻之。”

    姬飞花道:“缘空就是因为修炼虚空大法而被困天龙寺后山三十年,你非但修炼了虚空大法而且还吸走了缘空的功力,你以为天龙寺的那些僧人会放过你?”

    两更送上,今天写得有些不顺,虽然三更,但是格外吃力。如有不足之处,还望多多提出,章鱼尽力调整。

    顺便求几张月票,本想往前冲冲,摸一摸前面的菊花,可今天的票数狼狈,有点自顾不暇,火烧屁股了!(未完待续)
29salon